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正文番外婚禮進行曲完,小包子來了!   
  
正文番外婚禮進行曲完,小包子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懷孕了……

"什麼?"從廁所出來的藍影怔住,她剛剛是不是聽到幻聽了,要不然怎麼聽到了某些對于她來說很不可能,卻很珍貴的字眼?

不過顯然,現在男人們都沒有功夫理藍影的問話,一個個擁簇著她回房,根本讓藍影來不及喊暫停就被抱到了床上,蓋上被子,一副她快要碎掉了要很小心很小心的模樣.

"影,想不想吃點酸的?還是想吃甜的?辣的?"

"影,要不要喝點什麼湯?我馬上去煲!"

"影……"

"影……"

"……"

藍影無語凝咽,相比于他們這樣緊張兮兮的態度,自己的驚訝和狂喜倒是被他們給消磨掉了……

齊蔚藍很快帶著人馬過來了,先是羅生若家族的頂級醫療隊給藍影做了個全身檢查,確定已經懷孕八周了,然後就是七娘的各種食療孕婦的營養餐的碎碎念,幾個男人拿著筆記本唰唰唰的記筆記,就差一人戴個眼鏡當認真嚴謹的學者了.

……她只是懷個孕,不是要捅破天了,不需要這麼興師動眾的吧?這要是要生了,那還得了?

可是事實證明,藍影懷孕了確實和天要破了一樣,第二天璃兒一來,聽到這個消息,立馬僵硬石化半分鍾,然後驚聲尖叫,"真的假的?!"

藍影笑容一如既往,"我也覺得很驚訝."更重要的是,她一直想讓宮飛鳥懷孕來著,怎麼就成了她呢?

"等等!"璃兒覺得這個消息讓她有點消化不良,說著快步走到藍影身邊給她把了下脈,然後確定藍影確實肚子里有了小寶貝後臉色複雜了兩秒,"……該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吧?"

"唔?"

"你有察覺身體有什麼不適嗎?"璃兒不放心的道.

"並沒有什麼不適.我也是很正常的女人,璃兒."藍影似乎有些無奈的看著杞人憂天的璃兒,這是個很和平的世界,盡管以武為尊,但是也不是滿大街打架的那種,就算她的能力只剩下十分之一,也足夠在這個世界位于強者之位,怕什麼?再說了,她的哪一個男人都有足夠的能力和勢力保護她,如果她需要的話.

"沒說你不正常."璃兒瞪了她一眼,只是覺得有點太過驚訝罷了,物以稀為貴,存在越少越稀有的生物繁殖能力總是越弱,藍影的能力比自己的還要逆天,這樣的存在按理說是並不容易孕育後代的,因為不知道生出的孩子會不會是同樣逆天或者更逆天的存在,不過藍影既然已經懷孕了,並且想要孩子那麼久,她除了小心注意點還能怎麼樣?

"好了,我會留下來照顧你的."

"你要妨礙我男人們的獻殷勤和剝奪我孩子和父親們交流的機會嗎?"藍影微笑.

"……那我像現在這樣經常過來可以了吧?"尼瑪個重色輕友的家伙!

"嗯."藍影點點頭,看著璃兒覆上薄冰的面容,嘴角笑意滿滿.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只是男人們都仿佛一瞬間成熟了很多那般,不會動不動就亮出武器抽人了,當然,主要是不會在藍影面前抽,不爽的時候拖到角落里去抽也是有可能的,本來就一切以藍影為主的男人們更加的是恨不得代替了藍影的手腳,喂她吃飯,幫她上廁所洗澡,幫她走路,走個樓梯都要緊張兮兮的扶著.

即使是藍影也忍不住黑線,她到底是有多金貴?!她完全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好吧?可是不讓男人們做,他們又可憐兮兮的一副他們被拋棄的眼神,不安極了,更是叫藍影不得不配合他們,當個金貴的祖宗.

拍攝完婚紗照,婚期也到了.

各路的請柬都已經發了出去,禮堂神馬的也都布置好了,藍影是要以羅生若家族養女的身份娶這十個男人,所以盡管驚世駭俗,盡管這等八卦足夠掀起大浪,可是真正敢去大肆報導和添油加醋說些須有其名的話的人基本上沒有,但是小小八卦一下的人倒是不少,所以客人們知道的不知道的,想來的不想來的,都不由得懷了一顆好奇之心.

聽說這個女人美若天仙,僅僅一眼就能勾魂奪魄,難怪把這些個優秀的男人都給勾引走了!並且願意跟其他人一起分享,可見其美貌驚人!

聽說那個女人三頭六臂,三眼兩口!那些男人都是被她逼迫了的,否則哪個男人願意跟其他人分享自己的老婆?

聽說那個女人已經懷有身孕了!

聽說那個女人讓哪個男人懷孕了!

聽說……

聽說……

各路八卦,層出不窮,各種新意各種有趣.

藍影一邊啃著瓜子,一邊笑得眉眼彎彎,真的太有趣了.因為時間逆流,她沒有參加過四校聯賽,沒有悔過聖地,沒有拉響小提琴"女神",她還只是個突然冒出來的羅生若家族養女,認識她的人很少,見過她的人更少.

"別笑了!"正在給她弄發型的璃兒翻了個白眼,頭發都笑散了!"還有,你的嘴巴就不能閑一閑?一直嗑嗑嗑,你是出門沒吃飯呢?"明明身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纖細,肚子也沒見大,這家伙就吃個不停了,她真懷疑以後她會不會生出個大胃王來!

"誒誒?璃兒不喜歡我吃東西嗎?"藍影無辜的眨眨眼,手里拿著個瓜子,歪了歪腦袋,無辜又水靈的看著璃兒.

"……你吃吧,我喜歡你吃!真的!"璃兒幾乎咬牙切齒的從牙縫里蹦出一個個字,尼瑪這家伙把自己都變得不華麗了!撒嬌賣萌神馬,真是太討厭了嗚嗚……藍影快到本小姐懷里來,不要那些不華麗的臭男人了!

"呵呵……"

幫藍影換上婚紗,屋外一排排華麗的轎車已經准備好了,雖說是娶,但是形式上和嫁並沒有什麼區別,你總不能要藍影穿著西裝,讓那些男人們穿著婚紗吧,這要怎麼見人呢?即使是宮飛鳥那貨,都會因為身高太高而不太像個女人的……為了不破壞整場婚禮的美感,璃兒果斷拍案決定,果然還是正常一點的好!

坐上裝扮的漂亮的爵士加長轎車,前面五輛後面五輛的豪華陣容,從阿布爾山羅生若家族出發到布迪斯市中心皇家禮堂,一路叫人瞠目結舌震驚不已,十一輛爵士限量版的頂級定制車啊!根本就是有市無價!

瑰夜爵……

真不愧是世界第一的首富.

羨煞死旁人了!

禮堂內已經坐滿了人,除去各方家屬之外,還有他們的親朋好友,說起來這一場婚禮並不具有商業意圖,所以受到邀請的人基本都是有權有勢和羅生若家族頗有交情的人,只是被這一女娶n男的驚世駭俗的事情給嚇壞了,所以才會顯得這般的僵硬生疏.

"踏,踏,踏……"高跟鞋踩在光滑的瓷磚地板上的聲音清脆響亮.

教堂大門口,一道身影逆著光,緩緩而來.

霎時間,陽光黯然失色,燈光消失,只有她在發光,只有她的身影存在.

所有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生怕壞了這一副絕美的風景,生怕驚到了這個美麗而脆弱的天使.

難怪……

難怪他們這般為之著迷.難怪他們甯願分享也不願失去.難怪他們甯願成為世俗人口指指點點的對象,也要和她舉行婚禮昭告天下……難怪……難怪……

一切仿佛都有了解釋,一切也都仿佛成為了理所當然的東西,這就是個足以禍亂天下的妖精,這就是個足以讓他們放棄一切的惡魔,這就是他們最愛的愛人……

愛情,這種東西總是叫人覺得如此的不可思議.

璃兒把藍影送到男人們面前,泛著冷意的絕美貓眸掃過他們,然後落在藍影身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要幸福哦."你可是我的救贖,如果你不幸福,那麼她也不會幸福的吶,璃兒是屬于藍影的,藍影是屬于璃兒的,即使時過境遷,日轉星移,也沒有人能改變這一點吶.

藍影含笑的看著她,然後走向新郎們.

"新郎涼禮,單姜,曲眷熾,瑰夜爵,紀傾然,顧譯軒,端木惑,宮飛鳥,莫洛左翼,炙焰雨炫麗,你們願意嫁給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于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們願意嗎?"那一連串的新郎名字一出來,即使牧師再淡定都不由得冒出了幾滴冷汗.

"我願意."十個聲音,整齊的響起,每一個都顯得如此的鄭重而虔誠,他們愛藍影,用生命去愛,永遠永遠都愛著!

"新娘藍影,你願意娶這些男人嗎?愛他們,忠誠于他們,無論他們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藍影嘴角蕩起笑,迷亂了所有,"是的,我願意."

巨大的幸福將他們籠罩,我願意三個字顯得如此沉重而珍貴!這是他們渴求了已久的東西啊!

結束了.

他們准備已久,期待已久的婚禮,十一本特殊的不具有任何法律效應的紅本本被他們示弱珍寶的收藏起來,雖然他們不需要,但是有是一回事,沒有是另外一回事.

新婚之夜?乖乖的守在藍影身邊照顧,乖孩子們都要禁欲了!雖然痛苦,但是也是甘之如飴,藍影的肚子里可是他們難得的小寶貝,一個個都希望是個小公主,像藍影一樣的小公主,他們一定會把她寵上天的,寵壞了也沒關系,他們的小公主再囂張跋扈也肯定很可愛,看藍影就知道,任性囂張神馬的,哎呀,真是太可愛了!

時間飛速,滴滴答答的過去了幾個月.

陽光明媚,美麗的大莊園,美麗的花園里花叢錦簇,綠樹成蔭.

白色美麗的搖椅上鋪著白色軟綿的狐裘,輕輕的搖擺著,坐在上面的美麗少婦,小腹凸出,看起來有五六個月了,然而她膚如凝脂,黑發如玉,瓊鼻,櫻唇,還有一雙美麗到了極點的柔和似水的眼眸,她手里拿著一本書,專注的閱讀著,或許是因為有了孩子,她本就聖潔的光芒仿佛越發的柔和聖潔了起來,叫人忍不住駐足觀望,移不開眼,卻不敢褻瀆.

從羅生若家族派來的管家趕走了第六批今天從他們家門口經過卻忍不住停下車盯著藍影看的人,然後再一次忍不住在心里道,他們家夫人就是妖孽啊!聖潔美麗到了這種地步,就是妖孽了,比妖孽還妖孽!

一個俊美的男人從屋里走了出來,手里端著一碗甜湯,放在一旁的小桌上,如豹般帶著幽綠的琥珀色眼眸看著她,柔的似水,拿過她手里的書,蹲在她面前握住她的手,"累嗎?"

藍影看著曲眷熾,嘴角勾起笑,輕輕搖搖頭,"不累."

"今天小寶貝乖不乖?有沒有又踢媽媽?"曲眷熾說著耳朵貼到藍影的肚子上,仿佛要聽到小家伙的回答似的.

他輕輕合上眼,覺得連風都帶上了幸福的味道……

他一直都以為他永遠不會知道幸福是什麼滋味的,因為他是曲眷熾,一個不受自己母親歡迎的孩子,一個強奸犯留下的種.

母親死在自己面前的那種怨恨又解脫了的眼神,她一次一次的說你要為我報仇,要他記住仇恨,鮮血從她的嘴角和腦後滑出,如同毒蛇,侵蝕著他的身心,于是,夜晚變得很可怕,他不得不把日夜顛倒過來,否則黑暗的夢魘會將他淹沒,世界將變得黯淡無光,他將會活得更加的痛苦……

有一天,他在網上成立了一個盜賊團伙,陸續加入了幾個家世豐厚卻嫌日子過得太沒意思的人,漸漸的,旅團成了有規格有計劃的犯罪團伙,日子卻反而因此而過得更加容易了起來.

然而有一天,有個女人朝她伸出手--

"你願意和我玩三個月的戀愛游戲嗎?"

柔婉的嗓音很好聽,從她身上傳來的馨香比助眠香更加舒適有用,他昏昏欲睡,舍不得這美好的助眠器,于是,他鬼使神差的答應,然後開始一次次的折磨,一次次的深陷,在他以為幸福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時候,她卻突然朝他伸出手,他沒有自尊,沒有憤怒,只有滿滿的驚喜,想要靠近她,不想離開他,他愛她,瘋狂的愛著她.

即使時間逆流一次.

"小家伙很乖的."藍影微笑的看著曲眷熾,摸了摸肚子,這個世界上大著肚子卻依舊這般風華絕代迷死人的人,也只有藍影了.

"如果生下來也這麼乖的話就好了."曲眷熾說著,把放在桌上涼了些的甜湯拿起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准備喂藍影.

曲眷熾哪里知道他一語成讖,小家伙是很乖,可偏偏只對著藍影的時候才乖,對著他們的時候,朝他們撒把尿都是輕的了!

"飛鳥做的?"藍影喝了一口,就知道是誰做的了,雖然都很好吃,但是畢竟口味和切東西的方式都不同.

"嗯,太甜了嗎?"太甜了就去揍他!

"不會,剛好."

"……哦."語氣竟然貌似有點遺憾?

藍影有些失笑的搖頭,這群家伙關系還是這麼好啊,雖然宮飛鳥和端木惑有點悲催,但終歸還是過得有滋有味的嘛.

一輛車子駛進莊園,單韻熙和涼翰走了下來,手里又提著一堆東西,沒錯,就是又,這兩人每一次來手里都得提一堆東西.

"影."單韻熙一臉累斃了的模樣,看到藍影頓時又眼睛一亮,"影!"

"這一次又是什麼?"藍影挑了挑眉梢,有趣的看著單韻熙.

"嘿嘿,這次的很有趣啊,你看!"從袋子里掏出一個很可愛很可愛的尿布,單韻熙笑得有點白癡,仿佛想到了藍影肚子里可愛的小家伙穿著這個尿布時的可愛模樣.哎呀,太萌了,受不了了!

"……這麼喜歡小孩子的話,讓二哥努力一點……"

"閉嘴!說什麼呢你?!"單韻熙連忙打斷藍影,英氣美麗的雙眸瞪著藍影,耳朵卻紅了起來,這個壞女人,口無遮攔的干什麼呢?!

涼翰嘴角笑容邪氣妖孽,相當給力的在她耳邊吹氣,"我會努力的."

"……找死!"果然,女王陛下手里鞭子一揚,又是一場馴夫記.涼翰那貨果然皮厚,要不然怎麼被抽了那麼多次都不怕?偏偏老愛往槍口上撞,又不是不知道那貨臉皮薄又傲嬌?怎麼能當著藍影和曲眷熾的面說這種話呢?抽死你丫的!

唉……

日子真是太美好了.

藍影這邊一邊喝著曲眷熾喂的甜湯,一邊看著單韻熙和涼翰你追我跑,覺得日子真是美好啊.

日子又是一天天的過去了,藍影懷著孩子比常人多了好幾個月,不正常的狀況嚇到了所有人,因為醫生也沒有辦法確定藍影到底什麼時候會臨盆,所以男人們只能越發的小心注意了起來.

莫名其妙的,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不安的感覺開始彌漫上心頭,整個莊園慢慢的,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特別是藍影肚子開始疼的時候,更是壓抑了.

"我說,你們這群不華麗的家伙,影是去生孩子,不是去死,你們什麼表情?"璃兒手里的東西不悅的往桌上一砸,相當不爽的看著他們,實際上她也有些擔心,藍影的狀況太過特殊,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難以預料的事情,想著,璃兒不由得連忙劃開空間到手術室里偷偷劃開空間看著手術室里的生產.而一群被攔在外面的男人則在這一刻只好羨慕嫉妒著璃兒的能力.

事情並不樂觀.

藍影額頭都是細細滿滿的汗珠,眉頭緊緊的皺著,因為沒辦法順產而動手術的醫生更是滿頭大汗,雙手滿是猩紅的血,情況越來越不妙,醫生的手便越發的顫抖起來,躺在他手術台上的可是傳說中的那位夫人啊,她的丈夫們此時此刻可都在手術室外面呢!如果出了一點差錯……他真不敢想象後果會怎麼樣!

我靠!

璃兒真特麼想殺了那個蠢貨,竟然在手術台上一心二用嗎?想都沒想,璃兒跳出空間,一把推開給藍影動手術的男人,利落的給自己戴上手套,身上植物的力量將藍影包裹起來稍微讓藍影的眉頭松了一些,然而璃兒的臉色卻越來越糟糕.

藍影為什麼沒有跟她說,這個孩子讓她的細胞運動得那麼慢?植物的能量是最容易吸收的,可是她的細胞竟然到現在百分之一都沒有吸收完,這是怎麼回事?藍影沒有跟她說過!而因此而引起的身體變化便是血液流速過慢,一下下的全部跑出體外了!

"孩子……"藍影虛弱的聲音細如蚊蠅的響起,卻叫璃兒更覺得晴天霹靂,她已經多少年沒有見過這樣虛弱的藍影了?即使是在那地獄的十年她都沒有見過這樣的藍影!是這個孩子讓她變成這樣的嗎?如果……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會這樣,那麼她……

"璃兒……"

"我知道了!你別死掉了!"知道不會死是一回事,但是看著她生命流逝卻又是另一回事!天知道這種從未有過的狀況,藍影會不會因為這個孩子而異能消失,不老不死也消失,她也是會害怕的!

時間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外面的走廊上已經站滿了人,齊蔚藍一臉焦急的看著還亮著的紅燈,"怎麼這麼久?為什麼會這麼久?!"

"冷靜點,沒事的."典治連忙摟住她安慰道.

"可是……"

"哇……"嬰孩的哭聲打斷了齊蔚藍的話,所有人怔住,然後驚喜,結束了?

然而,事實是,孩子被帶出來了,手術卻還在進行當中.

"影怎麼了?為什麼還在動手術?!"曲眷熾揪住主刀醫生的衣領,嚇得他臉色蒼白,說不出一句話來,壓力山大啊!

"請冷靜一點,請冷靜一點!"抱住小包子的護士連忙出聲,"是里面那個穿黑衣服的小姐把我們趕出來的."

璃兒?

心髒不由得微微複蘇了一點,是了,璃兒在里面,那麼應該沒事的,沒事的,對吧?

------題外話------

于是,今天番外二更,獵人卷不更……編讓俺把番外更完再更獵人卷的說……挖鼻孔……

上篇:正文番外婚禮進行曲(二)    下篇:正文番外小包子無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