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019被扳回的劇情   
  
019被扳回的劇情

g,更新快,無彈窗,!

輕輕的呼吸聲響起,藍影已經進入了睡眠狀態,自從懷孕之後她總是特別的嗜睡.舒榒駑襻

小口微張,嫩紅色的小舌似乎若隱若現,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仿佛蝴蝶翅膀那般,現在正在跑到的睡床明顯不受她的喜愛.脆弱而美麗,她連一只腳丫子都能夠迷亂天下,更何況一張無暇的睡顏呢?

西索和伊爾迷絲毫不掩飾他們的目光,就這麼赤果果的當著庫洛洛的面盯著藍影直看.

庫洛洛低頭看她,結實有力的雙臂輕輕的抬高,讓她睡得舒服一些,也讓她的腦袋面向他的胸膛,阻絕了兩個男人的目光.

西索哼哼笑得妖孽,"團長真小氣~."雖然如果藍影屬于自己,他也一樣會把她藏起來.想到了那里,西索淺灰色的眼眸微微的染上一層金色,越發的笑得妖嬈起來.

伊爾迷則是對著庫洛洛一陣火星語"噠噠噠……"後,看了藍影一眼扭回頭.

時間滴滴答答的過去,長跑終于到了尾聲,出口的那一道光,簡直就是撐到最後一秒的考生們最大的救贖.

出了出口,入目的便是一片沼澤地,飄蕩著霧氣.

"這里是被稱為'欺詐師的巢穴’的沼澤地……"沒有嘴的考官在解說,藍影睡得暈暈乎乎的很不舒服,從來沒有這麼虛弱過的身體並不能讓她馬上就適應,這個孩子來的突然,能力減小也來的太過突然.

看出了她的不舒服,庫洛洛只是淡淡的掃了眼這個沼澤地,這種考試對于他們來說根本只是小孩子玩的游戲,對于藍影來說更是如此,來參加獵人考試也不過是因為藍影一時好奇,再加上他多番阻止才導致藍影非來不可而已,現在依藍影的情況看來,他們似乎已經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想著,庫洛洛抱著藍影轉身就要離去,忽的,在一陣推搡中,酷拉皮卡不小心撞了庫洛洛的肩膀一下.

"抱歉,先生."酷拉皮卡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藍色的眸中掃過他懷里抱著的明顯臉色不好的藍影,更是一陣懊惱.

庫洛洛黑色的眸子掃了他一眼,"無妨."撞到他沒事,如果撞到影……就算他有足夠的實力加入旅團,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藍影已經醒了,半眯著眼眸掃過跑向莫影和小男孩主角的酷拉皮卡,眉間微微的蹙起,"……酷拉皮卡,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他竟然喊庫洛洛'先生’?那樣的疏離的眼神,可不像之前那個看著庫洛洛一臉崇拜和努力想要變強加入旅團為家族報仇的酷拉皮卡啊.

"現在問題出的比較嚴重的是你."庫洛洛淡淡的回應了聲,輕而易舉的把獵人協會剛剛關上的隧道入口給踹開了往回走,雖然時間明顯長了點,但是實際上還是隧道比較快.

庫洛洛運上了念力,耳邊的風飛速的呼嘯著,藍影有些虛弱的把腦袋埋進他的懷中,她現在似乎的確沒有什麼資本多管閑事了.

帶著藍影飛速的離開考試會場來到一家上好的酒店,庫洛洛把藍影安置在柔軟的大床上,如同琉璃般純粹,卻比夜色更加濃郁的黑眸看著藍影顯得越發脆弱的面容,安靜而專注,從不倒映任何東西的眼眸清晰的倒映出藍影的面容,帶著繭子的大手輕輕的撫上她的額頭,除了有點冷汗之外,倒也沒有顯得有什麼大問題……

大手輕輕的滑下,最後落在她細小的脖頸上,那樣的細小,那樣的脆弱,他一手就能全部掌握……

真是奇怪……

蜘蛛明明都是只會掠奪不懂珍惜的生物,他們更是從來都強勢邪惡,怎麼就偏偏對這個闖入蜘蛛窩的脆弱生物產生了不一樣的感覺?是因為她太強大太美麗了嗎?不置可否,藍影確實強大而美麗,即使她外表看起來那樣的脆弱弱小,如果他是在知道她的強大後愛上,他並不會那麼迷惘,因為他愛得很有目的地和明確,他喜歡她的強大,她能夠給蜘蛛帶來很多好處,和她在一起,不會危害到旅團的存在,更不會讓自己覺得反感,兩全齊美不是嗎?

然而事實是,在她還在水晶棺材中開始,他同樣把手放在她脆弱細小美麗如天鵝的脖頸上,可是他沒有殺了她,然後日複一日,她一直在睡,他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沒事的時候便盯著她,他自己都恍若未覺般的盯著她看,他一閉上眼睛就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身影,然後,仿佛著了魔,他就愛上了,即使他那時對她的利用一直沒有減少,但是屋子外面的保護念力卻是自己身體比腦子快了一步做的,倒是意外的和計劃相符.

就像流星街的人難以置信庫洛洛.魯西魯竟然會愛上一個人那樣,庫洛洛自己也驚奇自己竟然會愛上一個女人,從小到大都在有目的地的算計著一切,利用著所有非同伴的人,這樣的他竟然會愛?很可笑,可是更可笑的是,他竟然愛上了這種可笑的事,並且甘之如飴.

大手輕輕的握住她的脖頸,又輕輕的松開,他以為他可以試著把她殺掉,事實卻證明,只是看著自己的手對她做那樣的動作,自己都覺得難受抗拒和憤怒到了極點.

怎麼會這麼矛盾呢?他都矛盾了兩年了,一邊越陷越深,一邊卻又越發的對自己的感情難以置信,所以即使那麼愛,他也不曾對藍影說過'我愛你’,說的最多的,怕就是'你是我的’這霸道占有性的一句話.

全能的蜘蛛頭子,在遇上屬于自己的感情問題的時候,在習慣了掠奪之後突然要那樣的接受和付出,即使做的很好,卻還是不容易說出口的,或者說,藍影也從未跟他說過任何的喜歡的字眼,在他的意識范圍內,也許這是一場誰屬于誰的競賽,誰先說出口,誰就輸了.

而老謀深算的蜘蛛頭子,怎麼會允許自己輸掉呢?藍影是屬于他的,而他一樣屬于藍影.

大手撫過她的臉頰,庫洛洛低下頭在她額頭落下一個吻,流星街外的人似乎說過,在額頭上的吻代表平安祝福.

"團長?"電話那邊傳來俠客的聲音.

"九月份全員集合友客鑫."

"全員嗎?我知道了."全員的意思,是要包括西索那個討厭鬼啊,嘛……叫瑪奇去叫好了.

掛上手機,庫洛洛又打了個電話訂了兩張飛艇票,距離九月份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他決定帶藍影到之前到過的小鎮上去休養,事情發生太突然,藍影跟他說過她的能力,照理說不該有什麼問題的,如果真的是那個孩子的問題,那麼他會讓他消失掉,但是在這之前,藍影的身體需要確認到底有沒有怎麼樣,那孩子弄掉到底是對她會好還是更加的不好,而這一切,都需要時間.

那個小鎮比較偏僻環境也很好,藍影也喜歡那里,正好了.

事實證明,藍影真的只是需要時間來緩過這道勁罷了.

在小鎮上休養了兩天之後,藍影表面又回到了以前的狀態,淡然優雅淺笑嫣然,沒錯,是表面.

她的身體很健康,只是異能的強悍度下降了百分之九十八,藍影依舊是獸主,只是細胞反應速度慢了許多,也就是說她的自愈能力從原本的不到一秒加長了需要好幾天一道傷口才能愈合,只比普通人快了那麼一點罷了.除去藍影並沒有開發出任何技能的念外,也就是說,藍影現在就是個擁有控制獸類行動,聽得懂獸類語言的普,通,人.

驕陽似火,蟬聲嘶鳴.

藍影坐在庫洛洛擺放在陽台上的靠椅上,一把大大的白色的遮陽傘撐在一旁,還有一個鏤空的白色小桌,上面是冒著熱氣的鮮牛奶,庫洛洛坐在一旁看書,卻隨時注意著她這邊的狀況.

--剩下的文因為突發狀況木有了,蘋果會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一段一段的修正回來,親們見諒,明天再回來看喲~

……

比夜色更加濃郁,比琉璃更加純粹的眸子一瞬間仿佛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本就叫人忍不住沉迷的黑眸越發的顯得勾魂奪魄起來,藍影眸光微動,忍不住伸手撫上他的眼眸,真是一雙漂亮到了極點的眸子,黑暗而危險,可偏偏又是那樣的純粹,仿佛他天生屬于黑暗,誕生于黑暗,天生的黑暗帝王.

身子忍不住越發的靠近他,直到整個身子都窩進他的懷中,她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小庫洛洛童鞋已經打起了精神,可是這男人卻竟然還能一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動的模樣,藍影眉梢不由得挑了挑,庫洛洛是要跟她比淡定嗎?不得不說,女人在看到自己喜歡的男人對自己的挑逗還這麼淡定,都會覺得挫敗和不爽,而藍影,一向自信自己的魅力,她喜歡庫洛洛,看他那副模樣,雖然稱不上不爽,畢竟這家伙起了反應,不過惡趣味卻是已經被挑了起來了.

要比比誰更淡定,誰先忍不住嗎?

澄澈乾淨的眸子一眨不眨的與那雙黑眸對視,兩人似乎已經儼然忘記了躲在13-看-網館管理員少女.

白皙的手指頓在他柔軟的唇上,很性感的薄唇,唇色淡淡的……

她一手抵著他的胸口,櫻唇緩緩的朝他靠近,吐出的氣息如蘭,每靠近一分,氣氛便仿佛越發的火熱一分,漸漸的,呼吸仿佛顯得不那麼正常了.

噗通……噗通……噗通……

心髒不正常的加速跳動.

這個女人臀部輕動,銷魂萬千的挑逗,放肆到了極點,然而她的表情又是那樣的純潔無辜,淡淡的高貴不可侵犯的氣息縈繞,這樣極端的反差,反而更加叫人覺得欲罷不能.

很危險……

他的身體對她已經完全沒有防備了,才多長的時間,蜘蛛頭子的身子竟然已經被她侵蝕到了這種地步……

四片柔軟的唇瓣相觸,一股電流仿佛隨著親吻席卷兩人的身心,和自己愛的人親吻觸摸的感覺是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上一次她輕輕的在他唇角印上淡淡一吻的時候他只覺得腦子一片空白,還未來得及反應,她已抽身離去,然而這一次,她深深的,仿佛主導了這個吻一般,香滑的小舌滑入他的口中,勾著他的共舞,仿佛要將人引入深淵的墮天使,這樣的危險,美妙到了一種極度危險的味道,卻偏偏叫他……

甘之如飴.

--蘋果會告訴你們這里漏了的那小段竟然被禁了嗎??當初蘋果是有多幸運竟然過了……噗……哇咔咔……

窗簾被拉下,惡意的念驅趕了在圖書館中的所有人,一時間整座圖書館空了下來,那個羞射的愛上庫洛洛的管理員也早在第一時間因為太過震驚難以接受而逃跑了.

破碎的嬌吟在略顯暗色的圖13-看-網中響起,桌上的書被凌亂的掃到地上,他想親吻她,卻又想聽到她的聲音,想聽聽他們這一場歡愛集合了各種聲音演奏出的樂聲.

都怪她,這個無恥沒節操的壞女人誘惑了蜘蛛頭子,勾引了蜘蛛頭子,然後自找苦吃的累趴在他懷里,卻依然不見身上的男人有半毫的松軟,于是……禁欲系的生物真的很可怕!禁欲了不少時間的蜘蛛頭子更是可怕!

時間滴滴答答的過.

藍影醒來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她動了動手指,還有點累,她都不知道庫洛洛是什麼時候結束的,藍影從來沒想過,自己強悍的體力和能力竟然會敗在庫洛洛的持久力身上!

不過身子竟然已經被清理乾淨了,身上穿著薄薄的睡裙,這一點藍影有點驚訝,庫洛洛那種隨心所欲的家伙,竟然還知道給她清理清理啊,嘛……真是意外的體貼呢,畢竟是蜘蛛啊,喜歡就收藏,玩厭了就丟棄,字典里估計從沒有'珍惜’這個詞呢.

身邊的位置涼涼的,藍影在被窩里打了個滾,打了個哈欠,然後把臉埋進有庫洛洛的味道的枕頭里,模模糊糊的輕喃出聲,"庫洛洛,我餓……"

而此時的庫洛洛正坐在他們臥室外面的客廳里,白熾燈在頭頂灑下一片白芒,他額頭解下了繃帶,露出了那顯得叛逆邪惡的十字架,柔順的烏發垂下,他的五官精致,搭在一起顯得溫潤如玉,靜靜的坐在深色調的沙發上,如同貴公子般的優雅而矜貴,任誰也想不到他竟然會是囂張的a級犯罪團伙幻影旅團的團長,邪惡的蜘蛛頭子.

他習慣性的捂嘴思考,黑眸如玉,仿佛在思考什麼重大的問題.然而,事實上,對于庫洛洛來說,也確實很重大.

他本來不想碰她的……

藍影給他的感覺真的很危險,他知道自己愛上了那個女人,蜘蛛一向確認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就開始結網,朝獵物結下天羅地網,然後讓她徹底成為他的所有物,可是他還沒有准備萬全,他一直都知道那個女人像毒品一樣的會叫人上癮,所以他不碰她,也許碰過一次之後,自己便再也逃不開了.

而事實似乎完全證實了自己的猜想,那樣比起報複社會搶劫殺人更讓人沉迷的瀕臨死亡般的快感,從未有過.

流星街的人從來不掩蓋自己的欲望,他們從流星街成長,地地道道的流星街人,他因為藍影克制自己的欲望,卻同樣因為藍影理智被本能取代,現在在抽身,似乎已經不可能了呢.

"庫洛洛,我餓……"軟綿綿的聲音嘟噥的從臥室里傳來.

庫洛洛眸光微閃,看了看並沒有完全閉合的臥室門,把書放到一邊,站起身往屋外走,沒一會兒便端著一份比較清淡的食物上來了.

藍影睡得迷迷糊糊,卻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沒辦法,經過那麼一場長達好幾個小時的激烈暈倒,藍影的細胞也早就把能量什麼的用得差不多了,是該補充了.

清淡的小米粥味道傳來,藍影迷迷糊糊的在被子里拱了拱身子,然後探出一個小腦袋,眼睛在凌亂的烏發下睜開一條小縫,"唔……"

"起來."庫洛洛把粥和小菜放在床頭桌上,把藍影從被窩里挖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沒睡醒,還是故意的,總之藍影像只貓似的往庫洛洛懷里鑽,就是不出來,烏黑的發,白色的睡裙,纖細嬌小的身子,跟只在撒嬌的貓咪似的.

"……不餓了嗎?"庫洛洛有些無語的看著縮在他懷里不出來的藍影,那種被填滿的不再無聊和空虛的感覺又湧了上來.

"餓."藍影從他懷里抬起頭,笑得眉眼彎彎,儼如一副小女兒的備受溺寵的可愛姿態,"你喂我."

讓蜘蛛頭子喂飯,藍影絕對絕對是史無前例的第一個,她也不怕被蜘蛛頭子喂毒藥.

喂飯這種事,庫洛洛還真沒做過,在流星街,從小到大,受傷了自己處理,發燒快要燒死了也得自己爬去找藥解決,否則你就只能死在旮旯里,而長大了成為強者的庫洛洛更是從來不需要別人真正的照顧,即使被砍斷了手腳,也只是找瑪奇把它們又縫上,然後自己解決罷了,最多不需要自己費時費力去找藥,更何況被人喂或者喂別人.

如果是以前有人跟庫洛洛說他會這樣寵愛一個女人,那麼他一定只會嗤之以鼻,然後面不改色的送他下地獄,現在?呵……

"呼……有點燙,你要吹一吹啦!"無恥的女人絲毫沒有自己被幻影旅團的團長親自伺候應該非常非常感恩戴德的想法,反而理所當然的指使來指使去,被庫洛洛那雙帶著危險魔力般的雙眸靜靜的看著的時候,她便使出她無敵的天使般澄澈的微笑和無辜聖潔的眨眼,天知道在知道她的真面目有多麼強大的時候再看到這樣無辜的模樣,對于庫洛洛來說真的是一種極大的誘惑,一種無與倫比的好奇欣賞……和喜愛.

他以為他的皮囊已經夠富有欺詐性了,卻沒想到人外有人,藍影的假面,無人可拆.或者說,那不是假面,而是她本就如此.

"那個那個,那個泡白菜很好吃."櫻紅微腫越顯嬌豔的唇輕輕開啟,含下一口香軟的小米粥,大大的眼睛就盯著那盤這里的土產看,不添加任何防腐劑和化學物品的泡白菜,酸甜辣都恰到了好處,又香又脆,因為老板娘通過這幾天知道了她的口味,所以總會在冰水里過一遍,讓味道變得很淡,然後放在藍影這里便被放大了好幾倍,剛剛好!

放下勺子拿起筷子,庫洛洛神色一如既往的溫和安靜,卻仿佛比以前更亮了一些,夾了條被切成條狀的大白菜骨頭,喂進那張張著嘴仿佛嗷嗷待哺的雛鳥一般的小嘴里,那雙澄澈美麗的曾經叫他忍不住想要挖出來收藏的眼睛頓時享受的彎了起來,好似兩弧彎月.

似乎……也是一種挺有趣的活動吶.

"我們走的時候跟老板娘買一點走吧,小飛小滴窩金他們肯定也會很喜歡."藍影笑眯眯的說道,然後驀地想到了什麼問題,"庫洛洛,你身上有到戎尼的吧?"旅館什麼的,因為這個小鎮很淳樸什麼是走人的時候才付賬啊,連帶的吃喝神馬的……

庫洛洛似乎被藍影突如其來的問話給弄得怔了下,特別看到藍影眼里那你不會這麼窮吧,窮得養不起女人的那種眼神,更是無語凝咽,也不知道當初是誰把他的卡都拿去賭光光的,還有,俠客新給的卡,貌似也是在她身上吧?

"不用擔心."以前遇到這種狀況都是直接走人的,要什麼也直接打劫,他們是蜘蛛,是強盜,你見過哪個強盜要東西還付錢的嗎?庫洛洛一向是頂著那副極具欺詐性的表皮,真才實料的淵博知識,誘人犯罪的勾魂嗓音,騙心騙財還偶爾騙騙色的蜘蛛頭子,不過既然藍影都這麼說了,他當然不可能那樣,看她那個小眼神,尼瑪太銷魂了有木有!

"庫洛洛吃了嗎?"藍影叼著一條白菜骨頭終于有點良心的問道.

庫洛洛看著她,然後嘴角勾起迷倒萬千妹子的微笑,忽的傾過身,張嘴就把藍影留在唇外的白菜給叼了去,因為藍影一時沒反應過來還被拉出了一些,反應過來的時候嘴里都只剩下一點了,連忙咬斷,這是最後一條了!

"原來真的那麼好吃啊."放下勺子筷子,他微笑,溫潤如玉,貴族般的矜貴帥氣.

別指望藍影那厚臉皮的家伙會臉紅,翻了個白眼之後又毫不客氣的窩進庫洛洛的懷里睡覺.

山上傳來狼孤寂悲涼的哀嚎,亮著燈的屋內卻顯得異樣的溫馨,白色的身影安心舒適的把腦袋放在坐在雙邊的男人的腿上,穿著白襯衫西裝褲的男人手里拿著一本書,一邊專注的看著,一邊撫摸著她柔順的烏發,宛如熱戀中的男女般的甜蜜.

郎才女貌,叫人稱羨.

然而,也不是誰都看得順眼的.

圖書館的一場情事仿佛把庫洛洛心中的一些東西給剔除掉了,從冷靜自律到把感情都在自己的腦海中算計千萬遍到仿佛把自己的感情順應自己的心釋放了出來,這個男人笑如春風,溫和帥氣,周身的魅力卻一瞬間更加強烈了起來,仿佛隨時隨地都散發著荷爾蒙一般.

而身為主角之中的一人,藍影自然沒少引人注目,一大早的和庫洛洛手牽手在農田間散步,如同女神一般叫人心動,卻也心碎了.

之前因為藍影和庫洛洛來的時候,雖然同住一間房,但是因為表現得並不是很親密,再加上一個天天往山上跑,一個天天泡在圖書館,三更半夜才回旅館,于是某些人紛紛猜測自動進行各種坑爹的腦補,其實他們是兄妹或者關系很有的友人什麼什麼的,只是今天一大早他們這麼甜甜蜜蜜的一出,是要鬧那樣啊是!

藍影拉著庫洛洛走著,步伐一如既往的優雅動人,那隨意的一舉一動仿佛都是被藝術家精心擺設過一般的美麗優雅,一天到晚都看著她都不會顯得無聊,更何況這個女人還如此的百變,她的基本是優雅,可是優雅之中卻可以時而嬌俏,時而傲然,時而溫柔,時而任性……

因為看不透,所以一直都想這麼看下去,而估計等那天看透了,那麼他們之間的愛已經升華到了一種天地都不能將其分開的地步了.

嘀嘀嘀……手機響了,藍影在庫洛洛的口袋里掏出手機.

"咦?竟然拋棄人家……真過分,不理你了……哦."兩腮鼓了鼓,又把手機塞進庫洛洛的口袋里,她穿的是很簡約的連衣裙,也沒帶包.俠客那家伙,說了一起去考獵人證的,結果他竟然自己跑去考了,這會兒已經拿著那張價值上億的獵人證在網上到處亂晃了.

"獵人考試,明年一樣有."庫洛洛溫和的嗓音輕輕的飄蕩在耳邊,萬分的悅耳.他會告訴藍影是他不准俠客告訴藍影獵人考試的時間嗎?不能讓區區一個獵人考試來打擾了難得讓他覺得喜歡的清淨日子吶.

"我知道啊."藍影微笑道,她也沒真生氣,只是跟俠客開玩笑罷了,不過要是璃兒在明年之前來接她走,那怎麼辦呢?話說她在這個世界也待了快一年了呢,莫影說這是個二維世界,可是在藍影看來,身周的每一個人都是那樣的真實啊,看,昨天庫洛洛還讓她那樣勞累了一番呢.

庫洛洛還未來得及說什麼,看不順眼的人便出來了.

"魯西魯先生!"一道略顯囂張嬌縱的女聲尖銳的響起.

藍影和庫洛洛的腳步頓住,扭頭看著身後突然冒出來的幾個人,其中比較顯眼的是一個穿著嫩黃色洋裝的少女拉著一個滿臉通紅一臉傷心欲哭不哭的少女,那少女可不就是昨天藍影在圖13-看-網管理員麼,而其它的男男女女,估計是跑來當靠山或者看好戲的.

"你認識?"藍影眨眼,很是無辜的看向庫洛洛.顯然她已經把昨天的覬覦庫洛洛的可憐的管理員給忘記了.

"……"藍影堪比小滴的讓人無語的破記性旅團都知道了,庫洛洛不知道是該說藍影傳染了小滴,還是小滴傳染了藍影.

"有事嗎?"庫洛洛即使面無表情,那張上佳的皮囊都有著一種溫潤如玉的感覺,仿佛他天生就是這般溫和.他記得這個少女好像叫妮爾,是圖書管理員小姐的好朋友.

妮爾少女拖著管理員少女就朝庫洛洛和藍影走去,目光銳利十足的掃了藍影一眼,然後趾高氣揚的哼了聲,"魯西魯先生,卡莉絲很喜歡你."她的語氣如此的嬌縱,仿佛她嘴里的卡莉絲喜歡庫洛洛,是庫洛洛多大的榮幸一般.

"妮爾!"管理員小姐又急又羞又期待的看了庫洛洛一眼,然後看了藍影一眼又急忙低下頭,仿佛受到了什麼傷害似的.

藍影眨眨眼,看了眼庫洛洛握著她的手一如既往的干燥溫熱,絲毫不見半點變化,他的眼眸依舊那般的黑暗濃郁而純粹,然而,藍影卻看到了那雙眸底隱隱浮現的危險.竟然在沒有絲毫利用價值的情況下,跟蜘蛛頭子用這樣的語氣說這樣的話,她以為,她是第二個藍影嗎?

"卡莉絲別怕!"妮爾姑娘安撫了下卡莉絲,然後又看向庫洛洛,"魯西魯先生,卡莉絲喜歡你."

"哦?那又如何?"庫洛洛嘴角帶著淺笑,醇厚磁性的嗓音輕輕的響起.

"卡莉絲是城市里的貴族小姐,只是這幾個月待在這里度假而已,家世好又清白又喜歡你,怎麼也比你身邊那個女人好!"妮爾不屑的看了眼藍影,魅惑的大眼又一動不動的黏在庫洛洛的臉上,眼底一閃而過一抹想要占有的欲望,抓著卡莉絲的手微微的收緊了一些.

藍影眉梢挑了挑,身子靠近庫洛洛的懷里,柔和縹緲的嗓音頓時叫她們身後的幾個男人更加的癡迷口水直流了起來,"你又不認識我,怎麼知道我不好呢?"確實,藍影即使穿著這里的種稻谷的村姑們穿的衣服,那一身氣質也無法叫人忽略,那般無與倫比的皇家貴族氣質,可不是什麼貴族都比得上的.

"哼!天天往山上跑,跟山里的農夫親親熱熱的女人,別以為你做的那些勾當沒有人知道!"妮爾一聽藍影的身影只覺得更討厭,卡莉絲不算什麼,就算她家里有錢又怎麼樣,還不是被她玩在手心,但是這個女人卻讓她感覺到了一種強大的危機感,再加上庫洛洛對她的態度,更叫人擔憂緊張了!

感覺到握著自己的大手一緊,藍影眉梢挑了挑,看向庫洛洛.

這個小氣鬼,別人瞎掰兩句都不行?

你是我的.

第一次,庫洛洛這麼明確的表現出他的占有欲,藍影是他的,蜘蛛的東西會用網一絲不漏的緊緊包裹,絕對不會讓她逃脫,更不會讓其他人來搶走,哪怕是她的一根頭發.

庫洛洛一早起了殺心,對于看不順眼的東西就除掉,沒必要放著聽他們說些汙染耳朵的話,做些汙染耳朵的事,只不過藍影在一旁嘀咕著泡白菜還沒有拿,什麼土特產還沒有到手神馬神馬的,叫他有些無奈,敢情她是完全沒把這幾人放在眼里,只想著吃呢.

"抱歉,如果沒事,請不要妨礙我們散步."庫洛洛淡淡的說著,牽著藍影沿著方才前進的方向繼續走.

"喂!庫洛洛--"嗓音戛然而止,妮爾一群人臉色驟然煞白難看了起來,沒有人看到,庫洛洛身上惡意的念潮水般的朝他們湧去,那種惡心和恐懼感叫人不受控制的全身顫抖,從心底生出可怕的念頭.

"嚇唬小孩子啊."藍影看了眼後面癱坐在地上起不來的一群人,邁著一如既往優雅緩慢的步子跟庫洛洛又走了起來.不得不說,氣這種生命能量真的很好用,而用氣開發出的念能力更是居家旅行殺人放火必備能力,不懂念的人都是經受不住這樣強大的生命能量的.

"你希望我殺了他們?"溫和的語氣,悅耳的嗓音,然而那雙眸底卻是真真正正的冷漠無情.如果不是藍影在耳邊嘀咕,庫洛洛一根手指都足以秒殺他們.

"呵呵……當我沒說."藍影輕笑道.

藍影以為,璃兒最多在兩年內會來接她,可惜事情似乎往一個她未知的方向拐了去,兩年時間,她依舊過得那樣淡然優雅又惡趣味,沒事戳戳飛坦的痛腳氣得他炸毛,閑著調戲調戲庫洛洛滾床單,無聊嫌錢多找伊爾迷為社會做做貢獻,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又好像發生了許多的事情.

比如,酷拉皮卡成功接受了流星街的洗禮出去外面曆練了,為了成為旅團的一員和複仇.

比如,莫影被西索殺了,按照團規,西索頂替了被他殺掉的莫影,成為了旅團新的四號成員,天天扭著小腰湊在她面前求sm!找抽.

比如,幻影旅團團長夫人這個名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她腦袋上呆了多久,流星街的人都知道了.

比如,她一直錯過的獵人考試她終于報上名了.

再比如,她的肚子貌似發生了很詭異的變化.

那天,她站在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依舊那樣的如仙美麗,依舊那樣仿佛稍微用力就會碎掉的纖細,白皙透徹到幾近半透明的手指輕輕撫過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藍影眉頭動了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可是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細胞卻看不到,這也算是她異能的一個可以忽略不算的小限制,不過現在卻成了她頗為苦惱的一個東西,她覺得自己的肚子里好像多了個異常的細胞,但是又看不到是怎麼了,只知道對自己的身體沒有害處.

"怎麼了?"庫洛洛會屋拿東西,門一開就看到藍影盯著自己的肚子直看.

藍影抬頭看向庫洛洛,指著自己的肚子,"好像有點怪怪的."

那天,她站在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依舊那樣的如仙美麗,依舊那樣仿佛稍微用力就會碎掉的纖細,白皙透徹到幾近半透明的手指輕輕撫過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藍影眉頭動了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可是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細胞卻看不到,這也算是她異能的一個可以忽略不算的小限制,不過現在卻成了她頗為苦惱的一個東西,她覺得自己的肚子里好像多了個異常的細胞,但是又看不到是怎麼了,只知道對自己的身體沒有害處.

里好像多了個異常的細胞,但是又看不到是怎麼了,只知道對自己的身體沒有害處.

"怎麼了?"庫洛洛會屋拿東西,門一開就看到藍影盯著自己的肚子直看.

那天,她站在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依舊那樣的如仙美麗,依舊那樣仿佛稍微用力就會碎掉的纖細,白皙透徹到幾近半透明的手指輕輕撫過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藍影眉頭動了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可是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細胞卻看不到,這也算是她異能的一個可以忽略不算的小限制,不過現在卻成了她頗為苦惱的一個東西,她覺得自己的肚子那天,她站在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依舊那樣的如仙美麗,依舊那樣仿佛稍微用力就會碎掉的纖細,白皙透徹到幾近半透明的手指輕輕撫過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藍影眉頭動了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可是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細胞卻看不到.

那天,她站在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依舊那樣的如仙美麗,依舊那樣仿佛稍微用力就會碎掉的纖細,白皙透徹到幾近半透明的手指輕輕撫過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藍影眉頭動了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可是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細胞卻看不到,這也算是她異能的一個可以忽略不算的小限制,不過現在卻成了她頗為苦惱的一個東西,她覺得自己的肚子那天,她站在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依舊那樣的如仙美麗,依舊那樣仿佛稍微用力就會碎掉的纖細,白皙透徹到幾近半透明的手指輕輕撫過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藍影眉頭動了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可是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細胞卻看不到.

上篇:正文番外風影隨行(下)    下篇:正文番外戀母情節(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