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59火辣   
  
V59火辣

g,更新快,無彈窗,!

--"你不喜歡我,也不是單純的來看一看炙焰雨家族長什麼樣的,而且你身上有一種強烈的不和諧感,你是整容手術沒做好,還是把人家主人的皮剝了往自己身上套呢?"

炙焰雨炫麗的話讓莫忘愁臉色驟然一變,目露驚恐之後便帶上了一抹不悅,"怎麼可能?族長大人莫名其妙的說這樣的話,真是太沒有禮貌了!"

"啊,真是抱歉."炙焰雨炫麗一如既往的淡然微笑,語氣溫和的如同鄰家哥哥一般的好相處,卻讓莫忘愁感到一種心慌,緊緊的攥緊了手上的包,掌心已經浸滿了汗.

"如果沒事,我想我先下去休息了."莫忘愁躬了躬身子,僵硬著轉身想要離去,卻十分堅決著要當炙焰雨家族族長夫人一般腳步沉重堅定.

"你不覺得作為要和我孕育新生命的女人,應該和我這個'陌生人’好好聊聊,互相理解理解嗎?"炙焰雨炫麗拿過一旁的花茶,姿態優雅,嘴角含笑的看著莫忘愁的背影.

"當然,但是我想族長大人很清楚進入這里的程序有多累人,我想您不會介意先讓我好好休息一番的."莫忘愁有些僵硬的道,那表情看起來就像在生硬的背著書.

炙焰雨炫麗優雅的聳肩,輕輕抿了一口花茶,直到莫忘愁的背脊濕透,他才松口道:"當然."

山一般巨大的壓力驟然一輕,莫忘愁幾乎想要狠狠的松上一口氣,極力的壓著自己狂跳的心朝炙焰雨炫麗點了點頭,優雅的轉身離去,輕輕的帶上門.

炙焰雨炫麗輕輕放下茶杯,精致典雅的杯子發出輕輕的磕碰聲,脆脆的,在寂靜的屋里特別的顯眼.

他勾過一縷銀紅色的發,發絲在燈光下越發的富有光澤起來,被眼罩遮著的左眼仿佛還在隱隱作痛,在這種時候,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古怪的女人來,還真是叫人心情不好差到了極點.還有長老會那幫人,似乎因為他對黑暗聖經的在意而對他們表現得太過放縱,讓他們忘記,在這里,誰才是老大的事了.

"叩叩叩."門被輕輕的敲響,然後輕輕的推開一條縫,炙焰雨飄飄的小腦袋小心翼翼的鑽了進來,"哥哥,你困了嗎?"

炙焰雨炫麗看著炙焰雨飄飄含笑著朝她招招手,"什麼事?"

看到哥哥溫和美麗的微笑,炙焰雨飄飄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走進屋內,把藏在身後的保溫盒拿出來,"我,我給哥哥燉了點吃的,這兩天哥哥都沒吃東西,肯定餓了."

炙焰雨炫麗怔了怔,聽到炙焰雨飄飄這樣一說,他還真感覺到一種饑腸轆轆的感覺,然後聞到從保溫盒里飄出的香味,頓時產生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謝謝你了,飄飄."

這個妹妹雖然說實在單純懦弱了點,但是偏偏善解人意體貼家人這種東西在人人強勢強大的炙焰雨家族是最稀少的,也難怪雖然能力弱小,但是卻能得到家人的寵愛.

有時候最好的不一定就是對得上心的,相反的,對上的心,就一定不會是不好的.

炙焰雨飄飄微笑內斂含蓄,把上層的飯菜端出來,露出最底部燉得濃香滾滾的湯,分量並不多,但卻恰好是空著胃兩天的人最好的分量和飽和度,一下子吃太飽是會胃疼的.

看炙焰雨炫麗吃得香,炙焰雨飄飄笑得很滿足,正想說什麼,忽的被門口出現的炙焰雨茉莉給打斷了.

"你怎麼還在這里?!"炙焰雨茉莉一瞬間變得尖銳的嗓音滿是敵意和不悅的響起.這個女人,明明已經把她趕回去了,為什麼還出現在這里?真是不要臉!

炙焰雨飄飄被炙焰雨茉莉嚇了一跳,連忙手忙腳亂的解釋,"我,我只是想給哥哥送點吃,吃的……"

"閉嘴!我看到你就煩!"

"夠了茉莉."炙焰雨炫麗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因為不耐溫和的嗓音不由得有些低沉了起來.

"哥!"炙焰雨茉莉對于每一次哥哥都站在炙焰雨飄飄那邊而感到委屈不滿,明明她才是他的親妹妹,一母同胞的妹妹!

"好了.飄飄先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每一次這兩姐妹待在一起就沒完沒了,煩死了.

炙焰雨飄飄聽話的點點頭,"那我先回去了,哥哥早點睡,晚安."

"晚安."

晚安個屁!炙焰雨茉莉恨恨的瞪了炙焰雨飄飄的背影一眼,走進屋內順便把門也給關上了.

"哥."把一袋面包放在炙焰雨炫麗面前,炙焰雨茉莉笑得很燦爛很討好諂媚,和方才那囂張跋扈的模樣完全不同,"我給你帶吃的來了!"

炙焰雨炫麗揉了揉太陽穴,"要說什麼你就說吧,把你的宵夜收起來."當他是笨蛋嗎?這丫頭天天晚上睡覺前啃面包的習慣他小時候就知道了.

炙焰雨茉莉摸了摸鼻尖,臉色很快嚴肅而焦急了起來,"哥,我聽說長老會的人給你送了個女人過來,是真的嗎?"

"剛剛離開."炙焰雨家族內部通道盤根錯雜複雜多變,她沒遇到倒也算正常.

"哥,難道你真的……"炙焰雨茉莉臉色一瞬間難看了起來,一想到炙焰雨炫麗有一天,並且就在不遠的將來的某一天突然死去,她便恐慌的仿佛世界要塌下來一般,炙焰雨炫麗還沒有說什麼,她便已經開始神經縈亂起來,"怎麼辦?一定還有其它方法的……手術!哥,手術把左眼弄掉可不可以?!"

炙焰雨炫麗有些頭疼的看著總是不在狀態里的妹妹,這種方法如果可以的話,曆代族長就不會都那麼短命了.

炙焰雨茉莉顯然也反應過來這一條方法的不可行,越想越煩躁,哭喪著一張臉揪著頭發,好一會兒終于在炙焰雨炫麗吃完了飯菜喝完了湯,正想把她趕出去的時候,眼睛驟然一亮,"哥!那個!也許還有辦法,那個女人……那個女人不是有異能嗎?!"

她雖然不清楚藍影的異能是什麼,但是看她那麼輕易就把瑰夜爵他們的傷口治好就可以猜到是和治愈系的東西有關的,還是那個黑衣華麗到了極點的女人,也許真的能夠幫助他們啊!

炙焰雨炫麗自然知道炙焰雨茉莉說的是什麼,只是心中升起一種怪異的別扭感,好像在下意識的抵觸藍影的靠近,但是又在失落著期望著什麼,莫名其妙的感覺,說起來,他的眼睛似乎也是從和藍影見面開始出現發熱的感覺的,難道就像自己猜測的那樣?

下一秒,炙焰雨炫麗壓下莫名其妙出現的欣喜感,臉色一瞬間陰沉了起來,滿腦子存在的是自己的命運注定被掌控的那種不甘心的感覺.

"哥?"炙焰雨茉莉擔憂的喊了聲.

"沒事,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你先出去吧."炙焰雨炫麗揉著太陽穴,他真的累了.

"……哦,那哥你好好休息."炙焰雨茉莉心疼的看著自家哥哥,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對了茉莉."炙焰雨炫麗忽的叫住炙焰雨茉莉,"讓夜鶯回來吧,東蘭璽那邊翻不起大浪了."是他高看了東蘭璽幾分了,那個少年雖然厲害,但還不到需要夜鶯出手監視的程度,現在第六塊板塊和黑暗聖經已經完全沒用,東蘭璽還能做什麼?

"哦."

"讓夜鶯好好注意莫忘愁,就是長老會帶來的那個女人,還有,長老會的事情,茉莉,去處理一下."蒼白的手指輕輕的摩擦,深色的藍色眸子泛出幽幽的寒光.

炙焰雨茉莉臉色徒然一變,眸子森冷了下來,"我知道了."長老會讓哥哥不高興了呢,既然如此,她不介意當個惡人出手處理一下,所有讓哥哥覺得不高興的東西,都該被處理乾淨!

"嘣!"幽幽晴空之下,一聲肉體與地面相撞發出的巨響響起.

巨大的黑色厚重的精玄鐵大門內,偌大的羅生若莊園內,練功房內,一地的美男挺尸.

唯一一個戰斗力值最強的涼禮都被狠狠打趴下了,齊蔚藍和典治難得的捂臉不敢看這'殘忍’的一幕,瑭剡小盆友嘴角一抽,正想轉身跑回自己的刑訊室躲著,只是下一秒便被一只纖細白皙的手給拎了回來.

"你想去哪里?嗯?"一雙大大的如同琉璃一般的貓眼,一張絕色傾城的臉,一身華麗至極的黑色,璃兒勾著嘴角看著這個企圖用爪子撓花她的臉的喜歡搞惡作劇的小正太.

瑭剡伸出驟然變得長長的指甲就想撓璃兒,只是下一秒便被一巴掌拍頭上拎起,小短腿碰不到地面的使勁踩踩,頓時叫瑭剡漲紅了一張可愛的包子臉,"該死的女人把我放下!有本事單挑!"

"啊嗯~你可以選擇圍毆,本小姐不會在意的."璃兒眯起眼看著這個小家伙,藍影的弟弟?藍影的弟弟就是她的弟弟,不過實在太弱了,比她弟弟行昆都要弱,不行不行啊.

"啊啊啊啊!放開我!把我姐姐還來魂淡!"想到自家美麗好脾氣的姐姐被這個壞女人藏了起來,瑭剡就氣得一肚子火,都七天了!他要想死藍影了!

"真是不華麗的姐控情節啊."藍影把瑭剡身子一轉,長腿一飛,踹上他小小圓圓的屁屁,頓時瑭剡化成天邊的一抹流星,"三天之內沒有靠自己回到羅生若家族的話,我就送你去三途川旅游."璃兒化身鬼畜教師.

看著自家兒子女婿神馬的被一個接一個的收拾掉,齊蔚藍和典治覺得心肝脾肺都抽了起來,偏偏這個年輕的女人是藍影的真正的親人和監護人,而且還深得霆戌老頭子的心,這不,剛把人收拾完,璃兒就跑去跟霆戌喝茶下棋了.

涼翰咬著一個包子偷偷的從門外探進來,沒見到璃兒的身影時頓時松了一口氣,快步走進場內,看著挺尸的一群人,頗為感慨的搖搖頭,"我說你們還真是不怕死,天天被折騰的死去活來很爽嗎?"幸虧自家老婆沒有這麼難搞的監護人,要不然他豈不是要悲催到死!

涼禮一個釘子甩了過去,涼翰淡定的咬著包子,任由釘子跟自己的臉擦身而過,"嘖嘖嘖,連瞄准的力氣都沒有了,真是可憐.我讓七娘給你們准備了補力氣的食物,起不起得來?"

"啰嗦."被連番收拾的男人們心情都差到了極點,當然不是因為身為一群男人卻打不過一個女人的原因,而是那種自以為是被那個女人生生撕開,然後露出丑陋難看的自己的那種難以置信和羞愧難當的不爽感覺.

--"你們這群不華麗的男人真是太弱了,我連百分之三十的力量都沒有發揮出來,這樣不華麗的你們是打算在遇到真正的危險時躲在藍影身後讓她保護你們嗎?"

--"太難看了,這個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們應該清楚我們和普通人是不一樣的,等藍影厭倦這個世界的時候,這樣沒用的你們是一定會被舍棄的."

--"真是的,本小姐都開始厭煩和你們打了,沒一個撐得過半個小時的……"

--"本小姐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們,你們永遠都不可能比得上紀傾然,你們永遠做不到像他那樣的華麗."

一字一句,那個女人的話就像刀子一般的刻薄,毫不留情的,生生的剜得他們心髒血淋淋的疼得幾乎站不起來,所有的驕傲都被她狠狠的踩在腳底,剩下卑微的一點點自尊只夠用來反思自己的驕傲自滿.

真是惡魔,真是惡夢,那個叫璃兒的女人簡直就是他們永遠都不可能湮滅忘記的噩夢!

璃兒倚在角落里,看著那邊氣氛低沉的一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是了,既然做不到被她認可,那麼就這麼退縮好了,否則接下去有他們好受的,這邊的世界時間流速和那個世界可是相差了幾十倍,她有的是時間折騰他們,想要這麼簡單代替紀傾然?沒那麼容易.

曲眷熾有些踉蹌的站起身,手中是被璃兒一腳踢彎的銀色浮萍拐,如豹一般泛著碧色幽光的眸子一瞬間黯淡,下一秒卻又燃起更加絢麗的光芒,"呵呵呵呵呵……"他捂住眼睛,低低的笑了起來,在安靜的偌大的練功場內異常的突兀響亮.

璃兒怔了怔,看著突然一個個站起來的男人.

"三十五分鍾."曲眷熾把手中的浮萍拐扔到一邊,曲起一條腿道.

"三十四."端木惑扒了扒濕漉漉的金發,紫眸彎起,魅惑萬千.

"三十六."單姜甯搧菑滮云獄管,夏夜繁星般的眸子越發的瑩亮美麗起來.

"四十."涼禮直線式的嗓音輕輕的響起.

"喂喂,你們說的什麼東西?我怎麼都聽不懂?"涼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看著他們,什麼三十四十的,說的什麼東西?

涼翰聽不懂,璃兒卻是一瞬間反應了過來,美麗的貓眸微微睜大,心中滿是震驚,這群男人……說的是在他們每一個在她手下撐過的時間啊!從一開始的秒殺,到現在撐過三十分鍾,一共才三次!這幾個男人……逆天了是要?!

原來他們從來沒有想過要退縮,從來沒有產生過放棄,哪怕那麼一瞬間?璃兒有些難以置信,竟然在她刻意的刻薄下反而越發的強悍起來了嗎?嘛……

璃兒嘴角勾起一抹淺淡的笑,看來,也沒想象中那麼差勁的,這樣也好,省得璃兒回來說她虐待她男人,跑去虐待她男人那就不好了.

夕陽西下,紫紅色的晚霞在天邊暈染出浪漫的意味.

熱鬧的菜市場一時間顯得有些別扭的安靜,應該屬于太太先生的地盤里出現了一朵該長在琉璃屋里的白色牡丹,難怪受到大叔大嬸們的關注.

藍影卻仿佛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看看這個看看那個,這里挑幾個土豆,那里挑一條魚,攤主們怔怔的收了錢,完全沒記住方才的菜是多少斤,手里的毛爺爺收多了.

紀傾然說過,真正新鮮的食材一定要去菜市場里找才能找到,還記得第一次跟著紀傾然來菜市場買菜的時候,藍影一時沒控制住獸主的氣息,導致菜市場里的魚蝦海鮮們暴走,一只螃蟹夾著他的頭發掛在空中,那貨委屈兮兮的看著笑得直不起腰的她,怎麼看都怎麼可愛.

買了食材,藍影便邁著慢悠悠的步伐往她和璃兒在這個世界的家里走,那是位于一個貴族住宅區,但是又離他們有那麼好幾百米遠的歐式小莊園,糅合她對白色的喜愛和璃兒黑色的華麗,看起來很顯眼也很特殊.

"哼哼哼……"藍影提著食材在乾淨的街道上輕輕的哼著歌,在湛藍的天空下顯得無比的愜意悠閑,清風拂過,撩起她如絲的發,露出她比珍珠還要明亮美麗的容顏,對于從一棟棟別墅內看過來的眼睛絲毫不在意,反正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待在這宛如娘家一般,帶給她無數的酸甜苦辣的世界.

華麗的鏤空鐵門自動打開,藍影邁著步子歡樂的走了進去,對身後尾隨了一路的或探究或愛慕或感興趣的目光完全無視.

小惡魔噴泉上漂著落葉,七彩的魚兒和幾只小烏龜歡快的游來游去,藍影從放在一旁的小背簍里抓了把魚食扔了下去,然後便走進屋內.

"我回來了."柔婉縹緲的嗓音輕輕的響起,藍影看著掛在客廳里的幾幅巨型相片,嘴角蕩起柔和的淺笑.

按下開關,頓時大廳里華麗的水晶燈亮了起來,藍影提著菜走進廚房,開始熟練的折菜洗菜切肉煮飯,每一個動作都完美的無以複加.

--"影,拜托你別那麼勤快行不行?快放下菜刀不准碰任何一個食材!紀傾然快把你女人拖走!"璃兒瞪著藍影激動的大吼.

--"有什麼關系,今天影心情好嘛."倚在廚房門口的年輕男人眉頭帶著點無奈和苦味,卻笑得一臉寵溺.

--"切,心情好就來禍害本小姐可憐的胃啊,不好意思了,我出去了,晚餐你們自己搞定."璃兒對藍影做出的東西表示心有余悸,落荒而逃.

--"啊,我一定會一點不剩的吃光光的."這男人痛苦並快樂著道.

明明已經忘記的往事浮上心頭,藍影嘴角的笑容越發的柔和,看著一桌子的飯菜,拿起筷子優雅的夾起小小的嘗試著.

"唔……"第一次吃自己做的東西的藍影頓時眉頭皺成一團,把嘴里的菜吐出來,連忙喝了幾口水漱漱口,真難吃,明明長得挺好看的,怎麼就那麼難吃呢?果然就像璃兒說的她和廚房天生不對盤嗎?要不然怎麼會做出這種她們在叢林里連蟲子都當成了食物吃的吃得下去,卻對這些毫無辦法的食物呢?

腦子里浮現紀傾然真正從未剩過一次的場景,藍影放下筷子,笑得有些無奈,難怪璃兒說紀傾然全身上下最華麗的就是他的胃了.

"恩啊?你又動了廚房?!"璃兒清冽的嗓音忽的響起,看著一桌子色香俱全味卻不行的飯菜,頓時翻了個白眼,她是不是應該離開過一會兒再來?

藍影側頭,看著璃兒,嘴角的笑意深了深,"吶,璃兒,吃飯."

"得了吧,本小姐才不吃這麼不華麗的東西呢."璃兒一屁股坐在藍影對面的椅子上,目光在牆上的相片上掃過,"你去看過他了?"

"啊,送了他最喜歡的小雛菊喲."藍影淺笑嫣然的點點頭.

"切."璃兒不甚在意的扣扣指甲,"現在送有什麼用,都成一把骨頭了."死了幾十年的人了,都不知道有沒有化成灰了,當初藍影可是不允許紀傾然被火化,而是花了大價錢直接入棺埋進了地里的,只不過當時她根本不理解藍影的做法,也不懂到底是為什麼,現在想想,不是因為喜歡嗎?強烈的占有欲叫藍影即使是把紀傾然送進火化場被焚燒也不願意.

藍影只是笑笑,把面前的飯推到了璃兒面前,頓時璃兒臉色跟吞了蒼蠅一樣的難看.

"好了啦,你要不要回去啊?"璃兒受不了的摸摸鼻尖連忙轉移話題,尼瑪她可沒有紀傾然那樣愛藍影愛到連胃都因為愛而披上了愛的盔甲的胃,一口就足夠她不華麗的倒下了,比生化武器還要牛氣哄哄啊這是.

藍影也不跟璃兒玩了,點點頭,站起身走到樓梯拐角處的,指著掛在牆上的那副相片,"把它也帶過去."

璃兒看了眼,一瞬間沉默了下來,那相片是聖誕節的時候拍的,紀傾然被迫的帶上紅紅的帽子,穿上紅彤彤的聖誕老人一樣的衣服,鼓著臉頰一臉別扭的看著一旁笑得很嗨皮的同樣一身紅色的藍影,這是他們一起過的最後一個聖誕節拍的,那時候的紀傾然已經是個富有魅力的三十歲的成熟男人,卻在藍影面前總像二十年前的那個少年一樣被欺負著.

璃兒看著藍影,咽喉突然有些干澀的出聲,"要不然……本小姐送你回到過去……"

"你在說什麼啊?"藍影挑了挑眉梢,有些無奈的道:"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

璃兒的能力是穿越時空,她可以隨意的穿梭任何的空間,但是不代表可以隨意的回到過去,因為曆史和未來是息息相關的,過去的一點點小事被改變了,未來都可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更何況這是她們的主世界,過去本身就有她們兩個存在的影子,就和一山不容二虎一樣的道理和規矩,她們從未來回到過去是不被允許被排斥的,否則人生就不會有遺憾了.

所以不要妄想什麼回到過去讓紀傾然活過來這樣的想法,她們能力堪比神,卻終究不是神,這個世界也沒有神.

璃兒被藍影一口氣噎在咽喉里,看著藍影那嬌小的個子在那里費勁的搬相片,有些無奈的邁著筆直修長的腿走上前幫忙搬了下來,藍影眨眨眼,笑道:"果然還是高個子好啊."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的頂著.

璃兒173堪比模特的身材和藍影那160纖細嬌小的身材對比,差距甚大.

璃兒翻了個華麗麗的白眼,以藍影那控制細胞的能力,只要讓細胞分泌點激素出來,她要多高有多高,要多凸多翹就有多凸多翹,在那里說什麼風涼話.

"對了璃兒,你……是不是有了?"藍影突然盯著璃兒的肚子看,而且最近璃兒的脾氣貌似比過去更見長,動不動就一個不華麗,以往她可沒那麼膽子這麼直接的評判她的廚藝的說.

"欸?"璃兒怔了怔,下意識的低頭看看自己平平的小腹,"不是吧?"但是想想貌似也挺有可能,野霄那魂淡她不過是那邊世界有半天是不在的而已,就跟瘋了似的折騰……

藍影看著璃兒的肚子,很確定的看到那子宮內多出了一些正在形成人體的小細胞,很干脆的點頭,"是真的喲,而且是龍鳳胎,你還是快回去養胎吧,我想抱我干兒子和女兒."

"……"璃兒想抽她,她說了把她兒子和女兒分她一半了嗎?就算她本來就有這個打算好了,但是乃這麼無恥的連問都不問一下她很沒面子耶!得,全世界都知道璃兒這個女王陛下只對這個沒節操臉皮比城牆還要厚的女人沒轍.

該帶的東西帶上,璃兒手指在虛空一劃,頓時空間被撕開了一條縫,璃兒利落的帶著藍影跳上去,不用兩秒鍾,就帶著藍影回到了瑞比斯公國布迪斯市瑰夜爵送給藍影的莊園內.

"欸?"藍影看了看空蕩蕩的屋子,感受到空氣中沒有一絲存在的人氣,看著璃兒,"你把我的男人們怎麼了?"以那群家伙的性子,還不立馬收拾東西住進這里,怎麼可能還這麼空蕩蕩的?

璃兒高傲的揚起下顎,"想要抱得美人歸,還得本小姐--啊!干嘛打本小姐?!"璃兒摸著被砸了下的腦袋,郁悶的瞪著把書扔回桌上的藍影.

"也許我得找個時間好好測驗一下野霄配不配的上我的璃兒."藍影笑得溫柔的道.頓時讓璃兒氣得咬牙切齒,這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家伙,一有男人就不要死黨了,這樣她就更不能讓那些個男人這麼輕易抱得美人歸了,她才不承認這是在遷怒呢!才不承認這是在公報私仇呢!

"然後,我餓了,璃兒."藍影特別無恥而理所當然的看著璃兒,笑得一臉純良.

所以你剛剛去買菜做飯神馬的到底是想干什麼啊魂淡!璃兒在心里掀桌,卻還是特別女王君臨的邁著鏗鏘有力的步伐走進了廚房,很快拿了個小蛋糕出來.

"無糖的,先吃點墊墊."泛著高傲與寒意的貓眼深處,流瀉著動人心弦的溫柔.

"好,謝謝."藍影笑容柔和,滿是包容與放縱.

這是屬于藍影和璃兒之間任何人也無法斬斷和分開的羈絆,即使她們都各自成家擁有生命一般重要的家人,她們也依舊是屬于璃兒的藍影,屬于藍影的璃兒.

夜色漸深,璃兒給藍影做了一頓晚餐之後便離開這個世界回到玄天大陸去了,估計是去和她的男人分享有喜的事情了.

藍影吃完最後一口飯菜,打開電視想看看這個世界有沒有什麼新鮮事,倒是沒想到一打開,就看到了炙焰雨炫麗要訂婚的消息,藍影眉梢挑了挑,這可真是稀奇了,炙焰雨炫麗那個男人竟然有看得上眼的女人嗎?

換了換台,沒發現什麼好玩的,藍影一個人窩在空蕩蕩的莊園里,一時間有些無聊的打哈欠,然後上樓洗澡換衣服,然後拿出黑金撲克牌,啟動視頻通話系統,聯系了子牌黑桃三,那是曲眷熾的子牌.說起來她回去那個世界並沒有把黑桃皇後帶在身邊,也忘記通知他們一聲了,還不知道得多急呢.

那邊的黑桃三很快被接起,入目的便是曲眷熾略顯急躁的面容,"影?!你去哪里了?"

藍影趴在浴缸邊緣,好笑的看著他明顯被揍了一拳的左眼,"璃兒打的?"

黑心蘋果11:55:12

"你還笑!"看到那邊嫋嫋霧氣中的藍影,溫泉事件頓時浮上腦海,曲眷熾臉色一紅,不知道是羞還是惱,"你現在在哪里?在莊園里嗎?"

藍影嘴角的笑意深了深,漫不經心的撫過自己圓潤的肩頭,"怎麼?要過來嗎?"

"……"曲眷熾死死的盯著藍影.

"不過來嗎?我可是剛剛吃飽哦."言外之意,她吃飽思**中……

視頻頓時被切斷,藍影眨眨眼,看著黑掉的屏幕,調出GPS定位系統,意料之中的看到曲眷熾那個紅點正在快速的移動中,藍影笑得邪惡又勾魂.

她有說過嗎?她可不是禁欲系的吶.

享樂主義者,可是包括肉欲之事的喲~

泡了個香香的花瓣牛奶浴,藍影直接跳過了內衣內褲的步驟,披上件松松垮垮的浴袍,穿著毛茸茸的拖鞋走下了樓,在酒櫃里找了瓶紅酒,享受的坐在沙發上品著酒,這麼看怎麼該死的慵懶而愜意.

"叮咚叮咚."門鈴聲在客廳內響起,藍影意外的看到出現在門口的不是曲眷熾,而是……端木惑.

莫名其妙的感覺到有點囧的藍影囧囧有神的按了按遙控器,把鏤空的大門打開讓端木惑進來,心里有些疑惑,端木惑怎麼知道她回來了?

"影!"端木惑金燦燦如同陽光組織起來一般的發顯得有些凌亂,臉色顯得的焦急,有些涼意,看起來就像飆著車過來的一般,他把藍影緊緊的摟進懷中仿佛找到了失而複得的寶貝.

藍影有些怔住,第一次覺得自己這次真的做的有點不對,莫名其妙的消失,把他們嚇壞了吧?

"吶,抱歉啊."藍影伸手回抱住端木惑,尤記得這傻男人那副天塌掉的模樣,這家伙該不會是根本就沒離開,而是守在莊園外面吧?身子這麼冷?

"影,我以為你不要我了."端木惑抓著藍影的雙肩,淚眼汪汪的看著她,透徹的紫眸蒙上一層水霧,顯得異常的惹人憐惜.

"怎麼可能,藍影可是一諾千金的喲."藍影好笑的踮起腳尖蹂躪他的發,卻沒有注意到從衣襟處跑出來的春光,直到看到端木惑的眼睛粘到了某一處,狠狠的咽著口水,藍影才眨眨眼反應過來.

"色狼!"藍影含笑嗔了他一眼,把衣襟拉起來,然後推他,"你快回去吧."

"不要,我要住在這里!"端木惑才不要就這樣把到嘴邊的肥肉丟掉呢,話說他也是藍影的男人,憑什麼其它三個都吃到了美味的肉,他連藍影的小嘴都沒啃到一下?不行,太不公平了!

"今天不行."藍影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她已經約了曲眷熾了,端木惑在這里干嘛?看真人版肉搏戲嗎?

"為什麼?"端木惑扒著沙發死賴著不走.

"一會兒阿熾會過來."藍影不覺得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隱瞞的,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害羞的,反正都是她男人.

端木惑怔了怔,然後一雙紫眸迅速黯淡下來,輕輕的低喃自言自語般的響起:"果然,影最喜歡的就是阿熾了,為了和阿熾在一起,竟然把守在莊園外好幾天的惑趕出門,我好桑心啊!"

"惑……"藍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覺得貌似在這種事情上面,她怎麼說都不太對勁,但是這種事情本來就是男女兩個之間的事,第三者在旁邊看著算什麼?

端木惑忽的一撲,把藍影撲倒在單人沙發上,一邊舔著藍影的臉一邊委屈兮兮的道:"影不喜歡惑!"

"才……"藍影剛開口,就被滑進口腔攻城略地的游舌給打斷了.

本來就因為是自己的男人所以沒有太過強硬的拒絕的藍影在作為女人的一方,自然敗在熱情似火,並且存在對情敵的潛在敵意和安全感不夠的男人更加急切而肆意的索求中,不過她也沒失去理智,客廳響起的門鈴聲更是叫她有些氣喘的道:"惑……阿熾來了……"

這下好了,一句話頓時叫端木惑加快了動作,"管他的,大不了一起."

"什麼?"藍影猛然睜開眼,驚訝的看著按下遙控器讓曲眷熾進來的端木惑,這家伙瘋了嗎?他確定曲眷熾見到這一幕不是直接亮出浮萍拐把他抽飛?

端木惑笑得邪氣萬分,所以說藍影果然還不是很了解男人,如果此時藍影只屬于一個男人,那麼被擁有者看到這一幕後果自然不堪設想,但是如果她屬于很多個男人呢?而且這麼多個男人經過一起接受璃兒的調教挨揍被損,然後漸漸的磨合和接受對方的存在,並且對于這種事情早有心理准備,曲眷熾是看到這一幕熱血沸騰起來,還是亮出浮萍拐誰都別想吃到香噴噴美味至極的肉呢?

端木惑笑得邪氣萬分,所以說藍影果然還不是很了解男人,如果此時藍影只屬于一個男人,那麼被擁有者看到這一幕後果自然不堪設想,但是如果她屬于很多個男人呢?而且這麼多個男人經過一起接受璃兒的調教挨揍被損,然後漸漸的磨合和接受對方的存在,並且對于這種事情早有心理准備,曲眷熾是看到這一幕熱血沸騰起來,還是亮出浮萍拐誰都別想吃到香噴噴美味至極的肉呢?

上篇:V56真實的冒牌貨?    下篇:正文番外戀母情節(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