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正文番外戀母情節(上)   
  
正文番外戀母情節(上)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單韻熙來說,愛情必須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因為在她看來,人心只有一個,人的精力也只有那麼一點,愛情怎麼能夠分享?一個人又怎麼能夠把心切成幾瓣,把愛分成幾份呢?

所以,她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和超級花心的藍影成為死黨,自己會為了藍影的事忙東忙西牽腸掛肚,更不會想到,自家如同天神一般的哥哥竟然會嫁給一個女人,還是有許多男人的女人,而自己,竟然會嫁給她最不喜歡的妖孽男.

所以說,愛情這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有些人因為對方的出軌要死要活,有些人裝作視而不見卻被認為沒有尊嚴,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沒辦法找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撒,這玩意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陽光從葉間透過,在泊油路上灑下斑駁點點.

單韻熙坐在羅生若家族的頂樓陽台上,遠遠的便看到藍影牽著他們龍鳳胎小寶貝悠然悠然的晃了上來,眸中頓時滑過一抹欣喜,快步走下樓,"媽媽,小影來了."

正在書房的齊蔚藍聞言臉上一喜,然後看到單韻熙跑動的身影頓時眼睛一瞪,"小熙!別跑那麼快!"

只見單韻熙大著六個月的肚子在樓梯上健步如飛,哪里有絲毫大肚子孕婦的樣子.

被齊蔚藍那麼一喊,單韻熙立馬吐了吐舌頭緩下腳步,她這不是開心過頭了嗎?要知道藍影那家伙因為太會惹桃花,第一次去接懶懶就被一個優質熟男給纏上了,所以她男人們果斷用那種很淫色的方法把藍影累得每天只能待在家里,這一次她都兩個月沒出門了,跟被金屋藏嬌了似的,而她因為肚子越來越大的緣故,又因為一出門就會干些太過矯健帥氣的事,比如狂奔!(那是追小偷!),所以被勒令待在羅生若家,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出門了.

所以這會兒見到藍影,她別提多開心了.

那邊,阿布爾山半山腰上.

兩邊梧桐一如既往的青翠,微風徐徐,撩動她美麗的烏發和白色無塵的裙擺,白皙無暇如同凝脂般的肌膚泛著美麗的珍珠色,她嘴角的笑容是最叫人無法移開目光的美麗.

她兩手,看起來最多只有兩歲的小奶娃,一個銀紅色的懶羊羊的可愛便便發型,一個褐色的卷卷發型,穿著可愛的小兔子連身裝,一人抓著藍影的一根手指,邁著小短腿嘿咻嘿咻的走著,顯得無比的可愛.

精致美麗的女人,精致可愛的孩子,形成一道美麗特殊的風景線,這一路藍影和妖妖淺淺小盆友無疑受到了數不盡的目光關注.

看,你還看!再看就把你吃掉!發現有人盯著自家最愛的麻麻直看,妖妖小包子張牙舞爪的瞪著關注者,好似護花使者一般,可惜小包子太過可愛,只讓人覺得更加的想要湊近去跟藍影搭訕,這麼大的兩個小孩子,怎麼看也不像是她的孩子……雖然長得似乎有幾分像.

兩個小包子,除了瞳色和發色完全遺傳了自家父親之外,面容是長得和藍影有些像的,但是也不是非常的像,妖妖因為頭發顏色妖豔,長得又似乎糅合了藍影和炙焰雨炫麗的美,所以顯得特別的妖孽,小小年紀就這樣,長得之後得魅惑多少男男女女已經可以預知了,而淺淺小餃子親爸雖然是宮飛鳥那妖孽,但是卻詭異的繼承了藍影那騙死人不償命的純潔味道,長得再妖豔都會顯得聖潔無比.

這會兒穿著小白兔連身裝,小屁屁上有兩個白絨絨的兔子尾巴,隨著他們小短腿一動一動的,可愛到了極點.

"麻麻,耶耶在家嗎?"淺淺小盆友眨巴著茶色的鳳眼一邊抓著藍影的手指,一邊咬著自己的小指甲.

"不知道,不過應該在家的.不可以咬指甲哦,快點放下來."藍影看向淺淺,嘴角含笑.淺淺小盆友很聽話的立馬把小手放下,藏到自己的身後去,又手癢的忍不住抓自己的兔子尾巴玩.

"麻麻,奈奈在家嗎?"妖妖小包子不甘示弱的出聲,深藍色的眼眸眨巴眨巴的看著藍影,乖巧的像期待著什麼的小兔子.

藍影沒忍住的彎腰啵的親了親他白嫩嫩的臉頰,頓時讓妖妖小包子羞射的直搖小白兔尾巴,最愛麻麻了~!

啊……她家小寶貝們多可愛啊,真是太可愛了呢.

藍影與有榮焉,這可是她生的喲~.

"喂,你們是還要蹭多久?"實在等得不耐煩的單韻熙終于還是跟著齊蔚藍走出了家門,一臉不耐煩的瞪著走得慢悠悠還跟自家小寶貝玩鬧的女人,你是有沒有自己當媽的覺悟啊?怎麼可以調戲自家小寶貝呢?!這樣他們一個個的戀母情結什麼時候才能消失掉啊?

"小影.小妖妖小淺淺,到奶奶這里來."齊蔚藍眉開眼笑的朝兩個小家伙招手.

"奈奈~."對于這個疼愛他們的年輕奶奶,小家伙們還是非常的喜愛的.

小家伙被齊蔚藍一步三回頭的帶走,藍影和單韻熙走到了花園散步,齊蔚藍為藍影種下的梅花依舊在每年冬天都那般冷豔綻放,美麗動人.

"什麼時候走?"單韻熙忽的出聲,一如既往的表情,眸底卻微微的沉了沉.她不知道他們有多少秘密有什麼秘密,但是她知道他們是為了她好才沒有告訴她,既然如此,她單韻熙也沒有強人所難的習慣,更何況,那是他們的人生,她再喜歡藍影,再重視自家的哥哥,他們也終歸是不同的個體,她一直有預感,藍影和她的那些男人們都會離開,離開這個城市,這個國家,去更遠更遠的地方.

藍影倒是沒想到單韻熙會突然問這個,怔了怔,嘴角勾起笑,"還早呢,最少……等懶懶已經能夠照顧好自己和弟弟妹妹的時候."

懶懶現在十三歲,等他能夠照顧好自己和弟弟妹妹,按照道理,最少需要到成年才對,別忘記瑰夜爵的商業帝國還有莫洛家族的勢力什麼的,都是要三個孩子繼承的,而懶懶和妖妖淺淺年紀相差太大,也就是說在妖妖和淺淺長大之前,藍影男人們旗下的各種產業都需要他一個人承擔.

可是事情放在藍影身上似乎就不能按照常理來算計了,而且,她注意到了,很多人也都注意到了,十年時間過去了,藍影和她的男人們都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別說皺紋了,就連精力都不曾少上一分,她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是如果再十年之後他們還是那個模樣,那麼絕對會引起亂子的.

一直都知道藍影還有她那個總是神出鬼沒的監護人朋友帶有奇特的能力,但是……

不管怎麼說,還是舍不得吶,相處了十幾年的人,突然說就要離開,並且還不知道歸期是什麼時候,心情便不由得抑郁了起來.

"干嘛那樣一副表情,又不是不回來了."藍影有些失笑的看著單韻熙那副難得的苦大仇深樣,也許是她本性太過薄涼,也許是她本就如此無情,藍影覺得,雖然現在不舍,日後也會想念,但是時間總是最好的治愈良藥,更何況他們都不孤獨,身邊都有厮守終生的人,有時候有缺憾的結局才是最好的結局吶.

"什麼時候?"單韻熙追問.

"等你白發蒼蒼牙齒掉光的時候."藍影笑得燦爛卻一如既往的不失優雅,頓時讓單韻熙額角冒出好幾個十字路口.

"藍影!"

"在!"她像個裝乖的頑皮的小學生那樣舉起手,眨巴著的乾淨澄澈的黑眸,讓人明明知道她有多惡劣,卻還是下不了手.

"……滾!"單韻熙覺得萬分的憋屈.尼瑪明明都是女人,為毛她就要疼惜她被吃得死死的呢?明明這女人才是最坑爹的啊喂,是不是設定出問題了?其實她就該性別為男,然後跟自家老哥搶女人的吧?(不……如果你是男人,蘋果一定會讓你跟涼翰攪基的……)

藍影輕笑,抱住單韻熙的腦袋就是一陣蹂躪,不要那麼惆悵,人生本就是在離別和相遇之中沉沉浮浮來來去去,而我們也將在這樣的離別相距中越發的成長起來,撒,這都是時間給予我們的曆練吶.

曆練這玩意兒……

其實很多很多年以後,單韻熙坐在院子里的梅花樹下看著冷豔綻放的梅花,總會忍不住歎息一番,其實她很想說,她不想要那玩意兒,無情的女人自己帶著男人們逍遙自在,卻留給還在原地的人滿心的念想惆悵.

很多時候,單韻熙都在想,如果沒有藍影,她不會和涼翰走到一起.

她和涼翰在網上認識,她當他是無聊時的發泄,隨著時間滴滴答答的流淌而過漸漸的萌生感情,可是他們之間中間橫著各種事,她的正義,羅生若家族的殺人犯罪,注定兩人之間多災多難,可是藍影橫插一腳,把她拉下水,顛覆了她心中所謂的正義,于是矛盾在還未開始前就消失了,他們少了苦難,多了幸福.

于是那個女人總是叫人又愛又恨,就像神出鬼沒的璃兒曾經在酒桌上跟他們爆出的料,她說她永遠也無法理解這個叫藍影的未知星球的生物腦子里所想的一切,這一句話,簡直說出了所有人的心之所想,你以為你很懂她,可是她卻在下一秒顛覆你所想象的一切,你以為她很透明,然而你去猜去探究,卻立馬發現,那是一層層透明無色的紗,你掀開一層,還有無數層.

所以說,上天可不可以收了這個妖孽,別讓她四處亂晃就乖乖的待在這里算了,反正他們這里的人,該禍害的都禍害了.

說到底,單韻熙不舍的藍影離開,即使那個離開還是幾年後的事情.

時間滴滴答答的過去,又是一個五年.

繁華的市中心,一輛深藍色的爵士跑車飛速的停在一個高級休閑場所內.

白色的襯衣,黑色的牛仔褲,一頭碎碎的烏發下一雙深邃銳利的墨綠色眼眸透著一種年輕氣盛張揚的青春感,左耳戴著一枚深藍色的耳鑽,帥氣鋒利的面容一出現便掀起一陣尖叫高潮,"藍少!竟然是藍少!天啊!"

高級的休閑場所,包含酒吧舞廳和包廂,能夠入內的只有一年交納五十萬的會員可以入內,也就是說,能進這里的都是非富即貴的人,這樣的人竟然會這樣激動尖叫的宛若追星族,著實叫新來的侍應生驚訝不已,這個年輕的男人出現後,整個場面都失控了,這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自然就不是小小的侍應生可以去追問的了.

卻見帥氣年輕的男人淡色的薄唇微微的抿成一條直線,墨綠色的銳利如鷹的眸子絲毫都不分給犯花癡的女人,修長的雙腿直直的就邁進了高級VIP會員專屬的電梯,然後在女人們失望的目光下消失在了一樓大廳.

電梯到達四樓高級包廂處,他的目標直指其中一個包廂.

而此時,那個被鎖定的包廂中.

一個長相清純的少女眼眶紅紅的看著對面穿著白色裙子,淺笑嫣然,優雅的宛若天鵝般的年輕女子,眼里滿是祈求,"我求求你,我是真的很愛很愛阿佑的,你不要把他搶走好不好?"

這個女人讓她很有危機感,一直都知道藍冪佑是個冷情花心的男人,可是她從來沒有見過他真的對哪個女人好過,可是上一次她竟然看到他和這個女人在一起散步,她挽著他的手,他笑容前所未有的燦爛單純,仿佛把最真的自己都表現在她的面前,頓時讓她心急不已.

精致的咖啡杯被輕輕的放下,白皙晶瑩的手指交握在桌前,她嘴角一如既往的淺笑嫣然,卻疏離淡漠,"我沒有搶走他,他本來就屬于我的呢.如果珂亞小姐今天把我找出來的原因是為了這個的話,我想你直接去找小佑會比較好哦."

小佑……

這樣親密獨有的稱呼頓時讓珂亞斕手指僵直握緊,純潔無暇的面容染上一抹妒忌,"我愛了阿佑八年了!"從十歲那年他邁著比其它孩子更加堅定帥氣的步伐出現在她面前,並且摸了她一下臉之後,她就愛上他了!

"那又如何呢?"藍影微笑,三天前的事情她都能忘得一干二淨,就別指望這個女人能記得這個珂亞斕就是懶懶小盆友剛去上學時調戲的珂亞家族的大小姐,反撲不成被一腳踹暈的大小姐了!

沒想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竟然這般油鹽不進,珂亞斕臉色不由得有些難看了起來,"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她用盡了一切方法都沒有辦法查到她的信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藍影會告訴她其實我是藍冪佑那個十八歲年輕的帥哥的媽媽嗎?她自己看起來都像十八歲,說出來估計也沒人信,更何況藍影兩年前就帶著她的男人們丟下自家三個水嫩嫩讓人垂涎的包子去了一趟異世界玩,在這邊的任何消息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再加上男人們把資料神馬的都處理的很好,自然不可能被查的到.

藍影怎麼也沒想到,她幾個月前才回來,就遇上了這種戲碼,話說這種戲碼自從她有了那幾個男人之後就再也沒有發生過了,所以藍影一邊郁悶的被兒子的愛慕者當成情敵,一邊有趣的看著這一切等著自家兒子過來笑話他.

"連自己面對的人都不知道是誰,你就敢把我叫出來,不知道該說你有勇氣還是沒腦子呢."即使說著這種話,這女人依舊淺笑嫣然著,在別人眼里是那般的欠扁惡意.

"你……"珂亞斕氣得全身顫抖,她是珂亞家族的大小姐,被奉承的世界貴族!這個該死的女人身份即使是皇族也只不過和她持平罷了,她有什麼怕的?!

藍影還未說話,包廂門便已經被一腳踹了開,藍冪佑站在門口,目光落在驚呆的珂亞斕身上,銳利冰冷而無情,轉瞬間,落在藍影身上,一瞬間仿佛冰雪消融,那樣天地般的待遇區別,更是讓珂亞斕握起了手指.

藍影眸中柔化了些,看著自家長得健康帥氣的大兒子,笑得眉眼彎彎,"小佑~."懶懶這個小名,在他十五歲的時候便被強制要求不准喊了,真是的,越長大越不可愛了.

"走了."藍冪佑眸中冰雪消融,修長的雙腿邁動走到藍影身邊把她拉了起來,牽著她的手就往外走.

"阿佑!"珂亞斕不甘被忽視,咬著唇瞪著藍影,她和藍冪佑青梅竹馬感情就算稱不上好,但卻也算說的上話,可是這個女人一出現,他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

藍冪佑腳步一頓,緊緊握著藍影的手,微微側頭看著珂亞斕,眸中折射出冰冷的寒光,"敢碰她一下,別怪我不念舊情."藍影對于他來說,永遠都是最重要的,沒有人可以比得上.

藍冪佑有很嚴重的戀母情結,無疑的!

上篇:V59火辣    下篇:婚後生活第一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