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一彈   
  
婚後生活第一彈

g,更新快,無彈窗,!

踏,踏,踏……

紅色的高跟鞋踩在光滑溜溜的清晰的倒映著人影的走廊上,發出輕輕的聲響,穿著紅色緊身群的女人妖嬈的扭擺著腰肢,就像在炫耀美麗的羽毛的孔雀,在一雙雙明明是不屑嘲笑的她卻以為是羨慕嫉妒恨的眼睛下勾著唇角走進了電梯,朝最頂樓的總裁辦公室進發,從包里拿出口紅塗了塗,然後拿出香水噴了噴,眼睛眨了眨,確定電力十足後,電梯門也叮的一聲,打開了.

這里是全球最大的企業--魅世.

她今天的目的是打著合作案的幌子要勾引到被稱為業界的"高嶺之花"的男人,從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她就已經下定了這樣的決心,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那樣的男人配得上她.

"木小姐,把計劃書給我就可以了."黑色的大理石上倒映出秘書的身影,看到她眼中帶著一絲不可察覺的嘲諷和不屑,哼,就這樣的女人還妄想跟她心目中的女神比,還想搶她的男人?做她的春秋大夢吧!

木心表情高傲,塗著紫色眼影下的眼眸帶著幾分銳利和不悅,"把計劃書給你?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價值上億的企劃案,還能讓你來處理不成?讓開,本小姐時間很寶貴,沒空跟你啰嗦!"說著,長手一把把秘書推開,踩著步子便走了進去.

被推的踉蹌了一步差點摔倒的秘書長也不生氣,只是嘲諷的扯了扯嘴角,她見多了這種不自量力的女人,自以為有點姿色有點錢就想染指他們家總裁,哼,卻不知道他們家的總裁夫人才是最美麗動人,最溫柔有人氣的,全公司的人都愛死她了!

古銅色木制的低調而華麗的大門緩緩的推開,入目的便是乾淨整潔的顯得空曠甯靜的房間,簡單的擺著幾張黑色的真皮沙發,中間是一張黑色的大理石桌子,再遠一些,一個男人坐在辦公桌後面辦公,黑金色的鋼筆在骨節分明的手中勾勾畫畫,僅僅這樣的一舉一動卻透著一種尊貴的感覺,然而更多的卻是一種叫女人們總是忍不住興起征服欲的孤狼般生人勿近否則去死的氣息.

這個男人……

叫人蠢蠢欲動,想要征服.

聽到動靜,男人手下微頓,抬起頭看著前面不請自來的女人,帥氣冷酷的面容上,眉頭微微蹙了蹙,"有事?"

"當然有事啊."女人嬌滴滴的道,笑容豔麗的扭著腰肢走了過來,胸部白花花的大半都快要擠爆胸口似的露在外面,裙擺都要包不住屁股了,"爵先生難道忘記了今天我要把合作案拿過來跟您詳談一番麼?"

她走過來,把手中的文件拿出,目光看著男人,動作緩慢的推過去,身子跟著緩緩的傾過去,香水味彌漫,木瓜似的胸部幾乎整個露在男人的眼下,她想要釣到手的男人,可從來沒有釣不到過.

然而,男人卻一瞬間仿佛聞到了什麼惡心的東西,眉頭皺起,站起身快步的走到窗邊把窗戶給打了開,風吹進屋內,頓時把濃郁的香水味給吹散了開來,也叫木心一瞬間表情僵硬了起來,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她還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情況.

"Shit!這麼難聞的味道,熏到影了怎麼辦?!"瑰夜爵把窗戶又開大了一些,不悅的自言自語道.

"爵先生……"木心臉色難看的出聲,不管怎麼樣,這個男人也太失禮了吧?這是一個紳士該對淑女做的嗎?都說魅世的瑰夜爵不解風情,現在看來根本有過之而無不及!

"把計劃書給秘書.出去."瑰夜爵臉色不好的道.

木心怔了怔,臉色一變正想發怒,但是忽的想到了前天的報導魅世總裁夫人的出軌報導,眼角一瞬間染上了笑意,看來就算對那個女人沒感情,只要是男人都會不喜歡被戴綠帽子的,要說為什麼知道瑰夜爵不喜歡他老婆?

拜托,業內誰都知道,因為瑰夜爵從來都不帶那個女人出現在公眾場合,當初魅世平地而起的時候也沒有公開過那個女人,想想,如果愛一個女人的話,難道不是希望公布全世界這個女人是他的嗎?而且,那個女人丑事頻頻曝光,和各個不同的男人出現在各種場合,哪一副不是一副柔情蜜意親親愛愛的樣子?被某些有心之人偷拍,雖然總是那麼"恰好"沒辦法把她的臉拍下來.

腦補過度自以為是的女人以為瑰夜爵只是因為老婆出軌而心情不好所以才會對她態度那麼差,她自認為自己可是德才兼備的女人,而且長得這麼漂亮,絕對不可能會有釣不到的男人.

想著,非但沒有離開,反而沒臉沒皮的貼了過去,目光充滿暗示性的看著他,"爵先生,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為了一個不知檢點的女人讓自己花時間浪費在生氣上可就不好了,像您這麼優秀的男人,當然需要足夠優秀的女人才配得上你啊,要不要跟我去喝一杯呢?"

瑰夜爵眼眸一眯,"你說什麼?"他剛剛是不是聽到了某些讓他討厭的字眼?

木心正想要再貼過去,然而辦公室大門忽的吱呀一聲,緩緩的開了,有一縷清幽的叫人覺得舒適異常的淡香傳來,一縷烏黑如絲的發飄了過來,鏡頭仿佛變得緩慢,白色乾淨的纖塵不染的裙擺輕輕的被從窗外吹進的風輕輕的拂動,這個女人的出現叫天地一瞬間黯然失色了起來.

身上只穿著一條簡單的白色連衣裙,一頭烏黑的長發烏黑如絲,絲毫不顯得累贅,這樣的簡單,卻全身上下仿佛都籠罩著一層光芒,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一種尊貴優雅的感覺便彌漫而出.

一出場便奪人眼球成為主角.

木心呆住.

"嗯?"藍影似乎沒想到辦公室里還有別的人,每一下都仿佛要眨出朵朵漂亮的水花的眼眸輕輕眨了眨,腦袋微微的歪了歪,嘴角一如既往的勾著淺淡卻驚豔天地的笑,"在辦公嗎?爵."

"沒有."瑰夜爵冷酷的眼眸一瞬間仿佛冰雪消融,嘴角勾起一抹溫柔寵溺的笑,朝她走了過去,自然而然的就把纖細的仿佛稍微用力就會捏碎的人兒摟入懷中.

和人前完全不同完全不曾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的一幕,叫木心更加的瞪大了眼眸,難以置信.

這個女人……是誰?

然而藍影和瑰夜爵卻仿佛一瞬間把木心給屏蔽掉了,轉身就走了出去,把她一個人留在了辦公室里,下一秒,門又打開了些,藍影漂亮的腦袋探了進來,淺笑嫣然的看著她,"雖然我男人不可能丟下我這麼完美的妻子爬牆,但是作為妻子我還是要盡一下妻子防禦狐狸精小三的職責."她的笑容那樣溫柔美好純淨,眼眸卻妖冶如泛桃花,"再打我男人的主意,就對你不客氣哦."

木心徒然瞪大眼眸,一種冰涼刺骨的感覺徒然躥進腳心,心髒噗通直跳,有種無法反抗的感覺.

秘書團里的秘書們各個站著身子倚在他們的辦公桌邊緣,雙眼紅心的看著如同畫卷一樣美好的兩人.

"啊……不管怎麼看,我們夫人還是像仙女一樣漂亮啊."

"美麗,優雅,高貴,博學多識,尊貴動人,對待敵人該出手時就出手,果斷!也不顯得嬌柔做作!完美!"

"我的女神!為什麼我不是男人?!嚶嚶嚶嚶嚶!"

"總之,先把里面這個月陣亡的第九個蠢蛋'送’出我們魅世吧."秘書長一扶眼鏡,笑得與有榮焉十分驕傲自豪,哼,這種貨色還妄想跟他們的女神夫人相比?踹飛不解釋!

"嗨~!"

外面陽光很明媚,萬里無云.

現在是他們來到這個世界第七年,嗯,還在保鮮期內.

"今天要跟大哥去買菜,然後跟阿熾一起烤蛋糕,炫麗和惑好像又因為工作不認真被留住了,大哥嫌他們上個月交的生活費不夠讓他們沒工作完不准回來的說."藍影坐進車內,掰著手指頭跟瑰夜爵說道.

瑰夜爵正准備幫藍影扣上安全帶的手一頓,嘴角微抽,"跟涼禮去買菜?!跟阿熾烤蛋糕?!"

不是吧,那個一毛不拔坑死人不償命的坑貨要去禍害老百姓了嗎?還有,藍影這個廚房大殺器要和曲眷熾那個同樣廚房殺器烤蛋糕,這是什麼奇怪的組合?!這簡直比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兩個搞組合去當偽攪基模特還可怕啊!

藍影笑眯眯的點頭,眼眸一如既往的澄澈透明沒有絲毫雜質,烏黑細軟的發輕輕的垂在身前,發梢搭在肩上將落未落,看著他就像一只嬌俏婉美的純白無暇的小貓咪.

似乎才突然意識到自己距離藍影很近,瑰夜爵心尖兒顫動了下,連忙直起身子坐回駕駛座,一只手手背擋著自己的唇鼻,擋住臉頰因為心髒跳動過快而泛起的紅暈,心覺得有點丟臉.

怎麼這樣,明明都結婚好多年了,連孩子都養大了三個,但是就是不知道怎麼的,時間越是長,對她的抵抗力反而越來越低,別說對她有絲毫的厭倦了,倒是他們怕死了藍影會突然對他們厭倦,畢竟這家伙的本性他們早就摸得透透的了,對什麼都會喜新厭舊,不管是人是物甚至是這些對于她來說不是主世界的世界.

"嗯?"藍影小腦袋傾過去看他,看到瑰夜爵微微泛紅不好意思的眼神,漂亮的眼眸眨了眨,表情是那樣的純潔無辜,"爵想要我嗎?"

一如既往,一副無辜純淨的樣子卻理所當然的說著些無恥的話,極端的差異,叫人欲罷不能.

實際上,她的男人們哪個不是見到藍影就想撲倒她的?越是愛就越是想做,越是愛就做的越深,越深就越愛.

有了性不一定就會有愛,但是愛了就一定會想要有性,隨時隨地,無時無刻.

如果不是因為今天是輪到他陪藍影吃飯,他怕餓著藍影,早就化身成狼撲上去了.

伸手握住藍影一副理所當然伸過來想要干點壞事的手,瑰夜爵壓下被她那無恥又純淨的小樣勾起的火,"別鬧,我帶你去吃飯."

藍影眨眨眼,順著被瑰夜爵握著的手的力靠向他,纖細的身子輕而易舉的就坐在了他腿上,"可是爵餓了呀."勾住他的脖子,想了想,嘴角勾起淺笑,"我也餓了.想要把爵吃掉.在這里.用這里."身子輕動,就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輕蹭,藍影從來不是個會禁欲的人.

粉嫩誘人的舌尖伸出,輕輕的舔過對方性感的薄唇,鼻尖碰到了男人忍得有點冒汗的鼻尖,"嗯,有咖啡的味道,還是我早上煮的沒喝完苦咖啡,爵不乖哦,怎麼可以偷喝我的咖啡呢."

眼眸一瞬間暗的帶出性感危險的氣息,手掌由下而上的撫上她的背脊,狹小的駕駛座上,曖昧滾燙的泡泡在不斷的冒出.

又來了,這個女人總是這樣,明明知道他們對她沒有任何的抵抗力,明明知道她的一句話往往可以燎原,這個叫他們心甘情願墮落的壞女人!

手掌滑到她的後腦,壓下,含住兩片香甜誘人的唇,手指順著烏黑柔順的發滑下,停頓在她後頸處的隱形拉鏈,緩緩的拉下……

呼吸交纏,溫熱而粘稠,停車場內,黑色的高級跑車內溫度在不斷的升高,女性的嬌吟和男性粗重的喘息聲不斷,整個車身都在震動著.

忽的,不遠處傳來腳步聲,是高跟鞋撞擊地面的聲音,是被秘書長們'送’出了的木心,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待遇的大小姐滿心的不開心,高跟鞋重重的踩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嘀咕著不知道什麼,走著走著,忽然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腳步一頓,腦袋探了過去,"誰在那里?"

黑色的跑車一動不動,藍影軟綿綿的趴在瑰夜爵懷里,衣衫半解,晶瑩剔透無暇的肌膚仿佛絲滑的牛奶一般,叫人愛不釋手.

身下男人全身僵硬,炙熱還那樣有精神的埋在柔軟中,卻一動不動的,叫藍影輕笑出聲,"唔……好像在偷情."

溫熱的氣息灑在脖頸間,叫男人身子抑制不住的又一次緊繃了起來,"別惹火!"外面那個該死的礙事的家伙!雖然他們家的車子窗戶都是單向可視性的,外面的人想要看到里面絕對不可能,想聽到里面的聲音也絕對不可能,但是車子震動什麼的是怎麼防也防不住的啊,雖然藍影不在意,但是他才不要讓她的名聲有一絲一毫的損害呢.

"噗嗤……"藍影輕笑出聲,摟著他的脖子,身子緩緩的動了起來,"爵總是這樣,這麼性感隱忍的表情,是在誘惑我嗎?"

"嗯……"瑰夜爵忍不住舒爽的出聲,卻引來女人壞壞的輕笑,就像個玩弄男人的壞女人.

外面木心認出這是瑰夜爵的車子,魅世經典版的跑車,全球10色限量版,這輛黑色的是瑰夜爵的,誰都知道.

木心看不到里面的景象,只以為剛剛是自己聽錯了,一想到剛剛的遭遇,氣得一腳踹上車子,車子頓時發出警報聲,嚇得女人連忙往後退了一步左看右看,確定沒有人後才趕緊跑了.

木心一走,黑色的轎車霎時便劇烈的震動了起來,比之前的還要震動上不知道多少倍,某個女人一向愛惹火,某些男人也總是會被輕易挑起火,不滅是不行的.

等這輛車子離開停車場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的事了.

女人裹著男人的西裝外套趴在後座上,烏黑的發披在如絲細滑白皙此刻卻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吻痕的肌膚上,紅唇嬌豔,眼眸妖冶,魅入骨髓.

藍影也沒有睡著,只是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一條鏈子,上面掛著十個不一樣的戒指,造型各異,但卻不難看出每一個都是那樣名貴美麗.

這是她的男人們送的結婚戒指.今天是他們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日.

二十年啊,不長,在他們漫長的生命之中,只不過是滄海一栗,但是算在她身上,確實可以說有點不可思議,她竟然和這十個男人一起過了20年.

任性又自私,容易喜新厭舊還健忘,她的收藏閣里,依舊所有東西沒有絲毫例外的三個月一換,偶爾看到一些可愛的小男人還是會想走上去搭訕拐回家收藏,她還是喜歡欣賞美男偶爾搭搭訕,好像還是有點花心,但是要說讓誰誰誰當她的男朋友玩戀愛游戲,那還真再也沒有過.

很不可思議吧.

她也對自己的耐心,或者說對這些男人的喜愛程度有點稍微的驚訝呢.

一個女人,十個男人,一段永遠不會結束的人生,幾年搬一次家,幾十年換一個世界,永遠不停的腳步.

就像帶著一個家在旅行,這種感覺意外的不錯.

"爵准備翹班嗎?"看了看時間,藍影問道,馬上就要到上班時間了呀.

"沒關系,先帶你去吃東西."上班這種事,怎麼可能比得上藍影的肚子?

藍影眼眸微彎,"可是大哥說下午要去查你的財務狀況哦."

不出意料,瑰夜爵表情一瞬間微微的扭曲了下,不是吧,那個家伙……

不得不說,涼禮這個皇後娘娘做的真的灰常的成功,除了莫洛左翼那個不怕死的厚臉皮硬漢派之外,其他男人們都被他坑的有點怕怕,時不時打著家用的名義伸手要生活費也就算了,最要命的是他還老是面癱著一張臉進行各種各樣坑爹式教育,抓到一點點關于錢的小把柄就一字一句毫不間斷好不喘氣不把人打擊到半死絕對不停口的那種!

也不知道是不是幾年前他好不容易做成功了一個饅頭,藍影忘記誇他一下給刺激的,越來越坑爹了!

雖然說當被教育者不是自己的時候,看皇後涼涼教育人真的是見很有趣可樂的事.

"你送我到英才去好了,我想去聽睋蕭.不過在那之前爵要先幫我買一件衣服才行吶."藍影從座椅上坐起身,輕輕的打了個哈欠,西裝從赤裸的身上滑下,露出的美景叫男人連忙把眼睛從後視鏡上移開.

不一會兒,一只白皙的小手伸了過來,藍影嘴角勾著淺笑,"紙巾.爵的東西太多了,都流出來了."

"影!"不要老是說這種惹火的話!

藍影又是一陣輕笑,她覺得她男人們好像越來越容易臉紅,雖然覺得有點不符合發展,但是真的很可愛啊,害她總是忍不住想要逗他們.

嗤--!

車子猛然停在一家服裝店前,瑰夜爵習慣性的手背擋著從心髒炙熱到了臉頰的紅暈,微沉的目光顯得性感而費洛蒙發散,叫女性店員們各種臉紅心跳.

英才學院是這個世界很著名的一所和布迪斯皇家學院類似的貴族學院,學生會集權自治,非常有趣,她的幾個男人都在里面擔任教授,而單姜琣b是里面非常特殊的一個被稱為"帝王班"的《帝王陰謀學》的教授,這個班里的學生每一個都是未來社會上的超級王者甚至未來的皇族帝王等等,除非教授點頭或者學生會長簽字許可,否則是不允許旁人旁聽的.

而藍影,理所當然的是因為單教授的允許而可以來去自如的旁聽的.

正是上課時間,跟門衛出示了男人們給的特殊許可入內證,藍影輕易就進去了,巨大的歐式貴族學院,雖然比不上布迪斯皇家學院,但是卻也是非常不錯的.

正是上課時間,在校園里晃蕩的人很少,藍影直接就朝那個特殊的班級走了去.

帝王班後門是開著的,但是有人看守,出示了單姜痤鼓疑狻之後才被放行,如同天籟般的嗓音回蕩在偌大的教室里,人不多,但是身上的氣勢卻一看就和外面普通的學生有著天地一樣的區別,男女皆是如此.

藍影剛一走進,站在講座上的男人便注意到了,原本冷漠的精致美麗的面容一瞬間柔和了下來,叫正在認真聽講的學生們都驚訝的瞪大了眼眸.

藍影坐在最後面,四周都沒有人,嘴角勾著淺笑的看著前面正講著極其精彩的陰謀論的帝王一樣的男人.

一如既往的美麗,只不過因為太美麗了,藍影有點不願意被學院里的男女學生看了去,所以很任性的要男人戴上了一副平光眼鏡,男人欣然接受,不過即使遮住了那雙仿佛藏著宇宙星河天生叫人覺得有點憂郁心碎的眼眸,這個男人也依舊那樣美麗動人氣場強大.

從單姜琤蘌儘鴞b前段時間里,整個英才從初中部到大學部,平均每天有三十封情書十八個告白者.

要不是後面單姜琝埽L可忍再次認真的,把他說過好幾遍但是都被當成是拒絕的借口的話--我有妻子了,並且很愛她,愛到沒有她就活不下去的程度了--鄭重的說了一遍之後,情況才稍有好轉,不過依舊有不少不相信或者發下狠話要把單姜痡q那個不知名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女人身邊搶走balabalabala……

看吧,她的男人們實在都太優秀了,連在高中部當保安的曲眷熾天天穿著那身難看的制服都有貴族女人為他瘋狂不已.

啊?問為毛曲眷熾會是這麼這麼慫的一個職業?啊,不瞞你們說,那個懶貨是因為別的男人們都選好了自己要干的職業,他還在那里挑來挑去,不是嫌那個忙得他沒時間睡覺,就是嫌那個地方太遠他不能早點回家見藍影等等等等,最後被皇後涼涼忍無可忍一把敲定,隨便一指,就指上英才學院高中部用來抑制某些混亂班級里的不良學生的保安了.

幸好,雖然職業稱號挫了點,但是完全符合曲眷熾雙拐抽遍天下,然後睡個地老天荒的人生理念,曲豹子很滿意.

聽單教授講課,是一件從身到心的享受,天籟般的嗓音,絕美的容貌,一舉一動卻又都透著一種不容侵犯的尊貴感.

藍影趴在乾淨的桌面,下巴抵在手臂上,幾縷烏黑的發柔順的垂在兩邊,卷出優美動人的弧度,長長的睫毛如同蝶翼,輕輕緩慢的眨動,耳邊聽著她男人天籟般動人的嗓音,掩嘴可愛的打了個哈欠,干脆趴在桌上睡了過去了.

這個時候一向是她的午睡時間,更何況剛剛還被某只孤狼啃了一遍.

似乎正在認真講課其實根本就是盯著藍影不放的男人見此立刻就停了聲,邁著修長的腿在學生們一雙雙驚訝奇怪的目光下往後面走去,干脆利落的脫下西裝外套把纖細的人兒裹住,看著那張美麗又透著幾分可愛的睡顏,眼底滑過一抹無奈和寵溺.

"影,去我辦公室睡."忍不住伸手輕戳她的鼻頭,結果藍影直接轉開腦袋鳥都不鳥他一下.

嘴角無聲的勾起一抹絕美的笑,他直起身子看著一群盯著他們直看的男女學生,那笑那溫柔仿佛從來未曾出現過,"今天就上到這里了,下課."說罷彎下腰把任性到極點的女人抱起來走出去,留下若干學生面面相覷,若干嫉妒死那個不知名的女人.

單姜琲疑h抱很溫暖,帶著一種叫人感覺十分舒適的乾淨的味道,藍影下意識的蹭蹭,把臉蛋向著他的胸膛,溫熱的呼吸將男人胸口炙熱了起來.

嘴角勾著笑,美麗的男人懷抱一個美麗的女人,在安靜優美的校園中,宛如一副美麗動人的風景畫.

忽的,他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影的衣服怎麼換了?早上出門的時候明明穿的不是這一套.

上篇:正文番外戀母情節(上)    下篇:婚後生活第二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