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二彈   
  
婚後生活第二彈

g,更新快,無彈窗,!

宇宙般美麗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瑰夜爵那家伙又對藍影做了什麼壞事了吧.

輕輕的開了他的獨立辦公室的門,里面有一個學校特殊給他的休息間,有床有浴室,他就算不回家也完全沒問題.

掀開被子把藍影輕輕的放上去,蓋好被子,坐在床邊看著她,嘴角勾著美麗動人的笑,美麗的眸中清晰的倒映著她的面容,滿滿滿滿的,滿是愛戀,好一會兒,外面的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眉頭微微擰起,在藍影額頭落下一個輕吻才放輕了步子走了出去.

"喂?"即使冷漠,但是那聲音卻依舊是叫人覺得天籟般美麗的.

"老,老師,是我."那邊傳來一陣怯怯的聲音,"我今天上的課有些沒搞懂,可不可以去找你?"

單姜甯傱Y微蹙,這些女學生真是煩人,難得一次藍影會在白天過來找他.

"老師?"

"我現在沒空,有什麼事在課堂上再提問吧."說罷剛要掛上電話,那邊怯生生的女聲卻驟然發出小動物般嗚咽嚶嚶的哭泣聲,一副好像被單姜痚V斥了似的.

"對,對不起老師,打,打攪你了,再見."明明說了再見,卻不掛電話,一副期待著什麼的樣子.

單姜痚婗痐@聲掛上電話,眼里滑過一抹厭惡,愛哭的女人真是討人厭又煩人,果不其然,不一會兒,電話又響了,這次是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喂?姜痚,純子雖然有點笨,但是真的很努力的,我記得你下午沒課了,你能不能幫她補習一下?工資我會照算給你的,這樣好不好?"

說話的人是英才學院現在的校長,口中的純子是剛剛那個怯生生的少女,是他的寶貝女兒.

"我下午沒空."單姜痤歇@不給面子的道,雖然他是在這里當教授,但是不代表他缺錢啊,要不是皇後涼涼表示不能讓藍影覺得膩煩,每個人隔段時間就換一種職業,還得應付皇後涼涼那坑死人不償命的家伙的話,他才不要到這種煩人的男女那麼多的地方教課呢,把他陪藍影的時間都浪費掉了不少.

那邊的人卻已經習慣了單姜琲犖A度,也不覺得尷尬,反而語氣十分的高興,"那明天呢?明天是禮拜天,抽出兩個小時應該沒問題吧?我聽說今天你妻子到學院來了?正好我請你們吃飯,純子覺得能配得上你的女人一定十分的優秀,想要跟她學習學習呢,怎麼樣?"

"這種事,我需要問過我妻子再做決定,她不喜歡跟人應酬."雖然很想一口拒絕,但是想到畢竟對方給自己開了那麼高的工資,還是給點面子吧,畢竟人家都退了一步.

"哎~什麼應酬,就是純粹的交流一下,你也知道對這個女兒我多無奈,難得她有一個模仿的目標,你就當幫幫忙,就這樣決定了啊,我有點事,先這樣了,再見."說罷也不等單姜琤X聲的就掛斷了電話.

單姜甯傱Y擰了擰,剛掛上電話,就聽到有人敲門,隨後門被推了開,一頭長發飄舞,發梢微微的卷了個彎,精致柔美的五官,如沐春風般的微笑,聽到動靜的顧譯軒動作比誰都快的跑了過來.

"才剛下課你就出現在這里?"單姜琱@點兒都不意外.

顧譯軒嘴角勾著笑,手上拎著一盒蛋糕,"影呢?"

"在里面睡覺.別吵她."

"嗯~真過分,說的好像我特別不懂事的樣子.明明我是最不任性的一個."顧譯軒把蛋糕放在桌上,抱著雙臂臀部半倚在桌邊,雙腿伸直著交疊了起來,身上穿著白色的西裝,優雅的如同一個王子,"怎麼辦呢?現在八卦比火箭還快速,單教授的妻子出現在學校的事傳得沸沸揚揚的,我剛剛過來的時候都聽到一群女生在計劃著怎麼調查影對付影了."

嘴角帶著溫柔的笑,眼底卻帶著幾分嚇人的冰冷,似乎不管他們到哪一個地方,總是有各種不長眼的男女來打攪他們的生活呢,要是和藍影一起就他們幾個人生活在一個島上多好.

……如果不是藍影喜歡熱鬧喜歡人類這種生物的話.

還真是應了那句話,有人的地方就必然有紛爭有羨慕嫉妒恨啊.

雖然他們的實力完全可以不把他們放在眼里,藍影也不是誰都對付的了的,但是一想到那些人因為嫉妒而在暗地里對藍影進行各種詆毀想象,就覺得百般的不滿.

"那也沒辦法,你管得了他們的嘴?"單姜琝牄U譯軒帶來的蛋糕放進冰箱里,放在這里一會兒就要融掉了.

"我就是在發牢騷,為什麼影每次來都要去找你不找我呢?"

"她對你的音樂教學不感興趣."而且還是教一群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高中生,藍影喜歡小孩子,喜歡成熟美麗的青年,對介于成熟與青澀之間對什麼都處于一種易碎狀態的少年沒興趣.

"是嗎?那我也去教陰謀論好了."有著一顆完全不輸于單姜皒ㄢU的男人微笑著如是道.

"如果你去教解剖學的話,影會十分願意跟你湊在一起研究怎麼讓人把腸子流出來卻死不了的."單姜琩S什麼表情的道.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藍影那沒有最詭異只有更詭異的興趣愛好了,活體解剖什麼的,恰好是她十分喜愛的一項,就是可惜了他們這一群人里沒有一個是學醫的.

宮飛鳥那沒節操的家伙上一次無恥的掛著要跟藍影學習的借口去觀摩了下,結果接下去的一個月死纏爛打的表示他被嚇到了,晚上不跟藍影睡會睡不著,藍影又一向是寵著那家伙的,自然就被他占了不少便宜,真真是氣煞他們也!

"……"顧譯軒嘴角抽了抽,這家伙……

藍影在睡覺,男人們怎麼可能會去妨礙她睡覺呢?恨不得一人一邊盯著她的臉看個地老天荒,但是一想好像有點肉麻有點變態,就跟癡漢似的,肯定會驚到藍影,還是乖乖的一人一台電腦坐在辦公室里處理各自的事情,別看他們在學校乖乖的教課,實際上他們也有炒點股,要不然就學校這點工資哪里養得起藍影這個超珍貴的寶貝?

跟藍影出去約會花現在他們中存款最多的瑰夜爵的錢神馬的太丟人了,堅決踹飛!

時間一點一滴過,藍影的生物鍾很准時,午睡一般在不被某些忍不住的家伙騷擾的情況下是兩個小時.

但是,根據藍影和這些男人結婚後的各種數據記錄看來,只要藍影睡覺范圍圓周十米之內有她男人存在,那麼她是絕對不可能安安穩穩的睡完兩個小時的.

這不,剛剛還在外面認認真真的炒股票的男銀,莫名其妙的就出現在了藍影床邊,跟個癡漢似的盯著藍影的睡顏不放,那一副渴望的咽喉聳動的樣子,整一只眼睛發綠的狼.

不管怎麼看,他們家藍影都是那麼優雅又可愛,即使睡覺都是那麼叫人欲罷不能.

烏黑的健康發亮的發鋪在白色的床頭,在腦後形成一個不規則的圓,有幾縷俏皮的落在她微側的臉頰上不放,襯得那張精致典雅的面容更加的白皙剔透,她睡的很沉很舒適,呼吸綿長,胸口微微的起伏著,櫻紅的唇微微的開啟.

太誘人了!

咕咚……

咽喉艱難的咽下一口口水.

柔順的發從肩頭滑落,精美泛著柔意的眼眸微微的暗了,顧譯軒抬頭看向床的另一邊的單姜,單姜琱@只手背掩著唇,那雙美麗的眼眸碎光點點,泛起了漣漪,仿佛流動的星河.

想……

男人和男人之間不需要明說便能夠知道的默契.

室內空調開得正好,纖細而顯得水晶般易碎的女人還在沉睡中,睡的很舒服,屋內都是她男人熟悉的味道,她很放松,很信賴,于是對于身邊正在湊近眼冒綠光的餓狼全然不知.

忍不住的湊上前去想要親吻她白皙得幾近透明卻絲毫不顯得病態的肌膚,但是又對那誘人的櫻唇渴求不已.

藍影在今天之前是經期,連續六天男人都處于禁欲狀態,他們的生命被停止的時間恰好是年輕氣盛精氣滿滿的時候,只要藍影不動手,他們便永遠是這個身體狀態,所以,正直熱血的年齡段在面對心愛的人總是有那麼點忍不住的猥瑣想法的.

真想把她吃掉,吞進去消化在肚子里跟自己永遠融為一體的那種.

那種占有欲總是叫他們心里冒出各種有點小變態的想法.

溫熱的氣息灑在她的皮膚,有些癢癢的,藍影有些不適的側了個頭,于是叫正好在另一邊湊過來的單姜琤握F個正著,就這麼恰恰好的吻到櫻紅的唇,世上最甜美的毒品似的,叫人一吻便上癮.

然而,兩個男人還沒來得及多做點什麼,一直以來都貼身帶著的黑金色紙牌忽的發出的求救信號,貼在皮膚上的震動和發熱十分的明顯,叫單姜琠M顧譯軒眉頭驟然一蹙,黑金色紙牌的持有人只有他們這一家子,而在這種和他們所誕生的世界完全不一樣,完全沒有'人體藝術’'以武為尊’的世界,誰有那個能力讓他們之中的誰發出緊急求救?

"挫鳥?"顧譯軒看了看紙牌有些驚訝.

單姜甯搕F眼藍影,站起身和顧譯軒走了出去,那個沒節操的家伙可是很受寵的,要是出點什麼意外肯定又要占藍影和他們一堆便宜,那家伙給根竹竿他都能爬到天上去.

還是去看看好了,那家伙在音樂上的造詣無人能及,但是在武力值上可比他們差多了,被撂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輕輕的把門關上,然後外面辦公室的大門也輕輕的關上了,只是不一會兒,又輕輕的打開了.

吱呀……

內室的門緩緩的打開了,一道身影緩緩的在門後出現,在內室的地面拉出一道陰影.

褐色的發在梳在腦後紮成了一個圓包,太陽穴兩邊有兩縷紮不上去的垂了下來,一副橢圓形的眼鏡擋住了一雙茶色勾魂的桃花眼,眼鏡一邊有一條細細的銀鏈垂下,在臉側滑出一個圓潤動人的弧度然後消失在肩後,巴掌大的瓜子臉,五官精致妖豔到一種雌雄莫辯的程度,身上穿著一件粉綠相間的格子V領T恤,一條銀色的十字架掛鏈長長的垂到胃部,下身是一件緊身的豹紋褲,腳下踩著一雙黑色的高幫靴子,看起來又潮又騷包.

此時他筆直的站在門後,茶色的眼眸倒映著躺在床上熟睡的人兒,豔紅的薄唇勾著妖豔的微笑,手上很斯文的抱著兩本暗紅色書封的書,白皙漂亮的手上,左手中指上戴著一枚結婚戒指,手背上有一個藍色的刺青,是一個字,有些不正經的"影"字.

這兩樣東西被愛慕他的學生們覺得又愛又恨,愛的是他們看起來妖孽又騷包的老師竟然是個那樣專情深情的男人,在學校從來不跟女學生女老師搞曖昧,對待誘惑從來連眉梢都沒動一下,恨的是既他們學院被稱為'絕代雙驕’教師單姜痡訇穢M顧譯軒教授之後,宮飛鳥教授竟然也是有婦之夫.

這真是太傷人了!長得這麼好看又有個性,就應該一輩子單身嘛,當個花心男也沒關系,至少她們都有機會,結果一個個都專情的要死,實在太氣人了,獨占他們的那些女人真是該死,享受霸占這麼美這麼優秀的人,她們一定會折壽的!

他慢慢的走進屋內,然後把門輕輕的關上,落鎖,走過去,把書放在床頭,慢條斯理的摘下眼鏡,脫下鞋襪,也沒有對藍影做什麼,跑進浴室去洗了個戰斗澡,然後光溜溜的身子出來了.

看起來比一般男人纖細,但是實際上脫下衣服後卻是意外的有料,肩寬臀窄,雙腿修長結實,肌理分明,每一塊都富有美感與爆發力.

悄悄的進屋,悄悄的洗個澡,再悄悄的爬上藍影的床,然後各種無節操的撒嬌賣萌然後干各種猥瑣的壞事,宮飛鳥玩不厭的把戲.沒辦法,武力值比不上其它男人,他就得仗著自己的小計謀和藍影的寵愛做點壞事啊,反正藍影寵著他,他就愛被藍影寵著!

藍影的那點尿性,大家都知道,這貨在冬天的時候只要有適宜的溫度適宜的地方,她管身邊有什麼人隨時隨地都能進入冬眠,唯一的區別就在于,如果身邊的人是她信任又不介意被做點什麼事的人,比如她男人,她的身體是不會進行條件反射的攻擊甚至殺人的,如果不動手動腳的厲害的話,藍影也不會醒過來的.

所以,宮飛鳥悄悄的把藍影的被子拉開,看到她身上的裙子裙擺微微的撩開,心里小人垂涎三尺,更是興奮的難以自抑,心里不斷歡呼.

總之,每個月的那幾天就是男人們的災難期,那個期間,他們就跟一樣進入月經期間似的,脾氣各種不好,臉色各種臭,一副欲求不滿似的樣子.

不要啦,影醒過來知道他把單姜琠M顧譯軒鎖在外面肯定會不理他了,所以一定要在那之前先干點讓他們家的妻子沒辦法說不的壞事才行……

茶色狹長的眼眸滑過一抹光亮,身子跟螃蟹似的僵硬的往後移去,然後蹲在藍影身上.

"……飛鳥,別鬧."柔軟的嗓音輕輕的響起,藍影微微睜著帶著水霧的眼眸,看著一副極度猥瑣沒節操的蹲在他身上的宮飛鳥,忍不住張開小嘴輕輕的打了個哈欠,只是還沒有來得及合上,男人便已經撲了過來,急得跟什麼似的.

唔……都是你勾引我的!

那邊顧譯軒和單姜琤縝b辦公室門口額頭頂著無數個十字架,尼瑪宮飛鳥竟然敢用這種方式坑他們,簡直就是討打!

"鑰匙."顧譯軒冷靜的問道.

"被從里面反鎖了,有鑰匙也打不開."單姜盚D.

"砸了它."

"……"

等兩個男人終于把門搞定進去的時候,就聽到宮飛鳥沒有節操有些氣急敗壞的聲音從內室傳來,"啊啊啊啊啊瑰夜爵那個魂淡!我不管我不管!人家也要讓影拿紙巾擦也擦不乾淨才行!……要嘛,人家一定要啦,影~影~影~"

"……"

藍影的男人們,在英才的有四個,一個教陰謀學的單姜,一個教音樂的顧譯軒,一個交社交禮儀的宮飛鳥,還有一個當保安的曲眷熾.

單姜痡訇繞УD中的妻子出現的消息就像龍卷風似的席卷整個英才,誰都想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女人竟然敢和單姜痝o樣的人站在一起卻不會自慚形穢,到底是怎麼樣的女人才配得上這麼優秀的男人,到底她優秀到怎麼樣的地步,才能讓這樣的男人愛上她.

高中部被安排在所有教學樓中最角落,距離前端最遠的教學樓中,氣壓有點低.

一向在英才橫著走各種野蠻不聽話又囂張的學生們這六天來一直都戰戰兢兢的,今天同樣繼續戰戰兢兢著,要說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一年前他們把新來的五個保安弄進醫院後,學校重新招來的那個保安,如今他們的頂頭老大每個月的那幾天又來了!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他們這群流氓混混似的學生老大心情會很糟糕,你上課玩游戲?玩游戲還來學校干毛啊?抽飛你丫的!你在走廊上跑?尼瑪吵著他睡覺了!抽飛你丫的!在很不滿?尼瑪不滿也給勞資憋著,再不滿?抽飛你丫的!總之,這幾天,干啥都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最好老遠看著他就繞道走,否則後果很嚴重!曲老大他啊,那幾天比女人經期還准時!

"啊!"一個頭發染成紅色的少年從開著的窗戶里摔了出來,摔在了走廊上,見到這一幕的打扮或花俏或時尚的男女學生連忙躲開,紛紛趕緊跑回教室,生怕一不小心被無辜殃及.

走廊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卻依舊有女生悄悄的探著頭往窗外看去,眼里滿是崇拜愛慕.

有人從那間教室走了出來,黑色的皮鞋錚亮,藍色的T恤外面是一件白色的制服外套,烏黑的發有些蓬松和小卷曲,精致帥氣的臉上,一雙如豹般帶著幽綠暗芒的眼眸,顯得懶散的半聾拉著,卻絲毫不減少他的危險性,脖子上戴著一枚戒指和一個藍色的十字架,隨著他的走動微微的搖晃,銀光閃爍,兩條銀鏈一長一短,藍影說只戴一個戒指的話會很單調,跟宮飛鳥要了一條十字架銀鏈給他,藍影覺得好看,所以他才一直戴著,要不然誰想戴那只挫鳥的東西.

他手里拿著一對銀色的浮萍拐,上面帶著銀白色繁複的花紋,十分的漂亮,然而此時卻沒人有那個心思欣賞這個美麗.

少年表情有點害怕,但是卻還是一副不羈高傲的樣子,這是今天剛剛轉學過來的問題學生,因為聽說英才高中部有個制得住不良少年的保安,所以才被家人送到這邊來受管制教育的.

"你干什麼?!我可是安家少爺,是英才的大股東,你區區一個保安竟然敢這樣對我?!"少年覺得好像聽到了四周圍傳來的嗤笑聲,更加的惱羞成怒了.

曲眷熾懶洋洋的看著他,抓著拐子一步步的朝他走去,每一步都顯得如同獵豹在林間散步一般的優雅慵懶而具有危險的爆發力,叫少年無意識的挪動著屁股往後,咽了口口水大吼,"你別過來!你沒聽到我說的,我可是安家少噗--"

一拐子抽了過去,這位安家少爺腦袋被打得一側,牙齒都掉了一顆,沒有暈過去,曲眷熾畢竟要交皇後涼涼家用的,是要拿英才的薪水的,誰讓他這人太懶,懶得再去找別的工作,只好把握好力道,雙拐改造這群不聽話的小鬼了,反正在學校他們給他乖乖的就行,出去後,誰管他們死活?

曲眷熾居高臨下的看著被打懵的少年,面無表情,手中的拐子寒光閃爍.

"馬上就讓你知道,在這里,誰是規矩."帶著一絲懶勁兒的聲音很是慵懶迷人,手中的拐子光芒在陽光下光芒閃爍,刺痛人眼.

"啊!……啊!"這一塊,尖叫聲不斷,偶爾經過的教師遠遠的躲開,生怕被殃及,畢竟曲眷熾也不是沒干過抽老師的一些事,不過據說被抽的對象都是一些企圖染指他的人,男男女女都有,當然,男學生女學生也不少,可偏偏他們被抽了之後一邊怕,一邊卻更愛這男人,每一次看都覺得那樣的不可皮及,越是仰慕就越是渴望.

就像英才女生論壇里對他這個保安的終極評語:暴力美學傾盡天下!

小心哦,你可能會被抽成受虐狂滴喲!

這邊的壞學生自成一個天地,連教師都和其它教學樓的不一樣,也就意味著,這邊的消息總是不比前面的靈通,要不然曲眷熾這家伙再懶,在聽到藍影出現的一瞬間,早就化身狂野豹子沖過去了,尼瑪昨天是藍影經期最後一天啊!憋死神馬的不要,禁欲神馬的更不要!要藍影!要滾床單魂淡!

等曲眷熾把這個新來的欠虐學生搞定之後,下課鈴已經響過好一段時間了,曲眷熾收了拐子,眼眸輕輕一掃,原本在激烈的嘀嘀咕咕著什麼東西的學生立馬噤了聲,曲眷熾對他們討論的內容也不感興趣,收了拐子就走到一棵陰涼的大榕樹下睡覺.

有女生悄悄的靠近,滿眼愛慕的看著他,輕手輕腳的把便當放在他身邊,然後羞紅著一張臉跑了,曲眷熾懶洋洋的抬眼掃了眼,不甚在意的翻個身懶洋洋的打個哈欠繼續睡.無聊的小鬼.

時間一久學生們都摸准了曲眷熾的尿性,整一暴力懶貨,醒來抽抽不聽話的學生,抽完就睡覺,有時候懶起來連飯都懶得去吃,一開始知道這一點,大小姐們紛紛都想當賢妻良母的送飯送菜,只不過沒想到這看起來隨隨便便懶懶散散的家伙竟然連碰都不碰一下,一副莫名其妙忠貞不渝的樣子,只有下午放學,他們下班的時候,他才特別積極,下課鈴一響,學生們書都沒收進去,他就已經消失在工作崗位了.

據說,是回去陪老婆了.

不知道從哪里傳出來的謠言,讓女生們心碎了一地.

今年同期進來英才的三個教授一個保安,竟然都是有婦之夫,而且都是專一專情不搞花天酒地不受誘惑一下班就回家絕對不應酬不參加學生聚會的絕好丈夫!這簡直就是要這些如狼似虎的男生女生男老師女老師們的命啊!

"……什麼?不是真的吧?"有兩個經過大榕樹前的走廊的女學生聊得太入神了,沒有看到躺在榕樹下睡覺的曲眷熾,徒然拔高的聲音,叫正要如睡的曲眷熾眉頭皺了皺,就像正在休酣的豹子被蒼蠅煩到了,可愛的豹耳動了動.

"怎麼可能?!真的出現了嗎?天啊!"

曲眷熾不耐煩的微微握了握手上的拐子,竟然忘記他的規矩了,就算是女孩子也是要給教訓的!

"嗯嗯,我也嚇了一大跳呢!單教授的妻子竟然出現了,聽說有好多學生都悄悄的想要去單教室的辦公室看一看,找了各種借口理由,可是都沒辦法看到."

"那個,女生會那邊呢?"

"後援會那邊已經准備妥當了!"想到了什麼,女生表情有點陰霾凶狠,"哼,這次一定要抓住那個女人的把柄,我倒要看看什麼女人敢霸著單教授不放!"

"女生會不會放過她的."女生會是英才女子學生會,英才有兩個學生會,一個是男子一個是女子,兩權互相制衡,當然,也可能同仇敵愾.

女生們早就對單姜硠U譯軒宮飛鳥曲眷熾這幾個家伙要瘋狂了,不僅僅的因為那各有特色的美麗相貌,更重要的是,他們是氣質和實力,他們全身上下都透著一種他們從來沒有見到過的"強者"的氣場,人這種生物是喜歡美麗的東西,喜歡屈服崇拜不可超越的人的,而這四個人,恰好極其了美貌,氣質,強大,個性等的完美生物,是叫人會喜歡到欲罷不能的.

即使是暴力美學實行者的曲眷熾,那雙拐子都暗地里讓男生女生們覬覦甚至偷偷找人定做了和他類似的.

這就是來自不同世界的從里到外的差異,在曲眷熾他們那個世界,以武為尊,浮萍拐,唐刀,權杖,劍什麼的,各種稀奇古怪高科技版的冷兵器隨處可見,在這里曲眷熾拐子一弄出來還會引起各種新奇驚歎的目光,相反的,曲眷熾等人還驚奇,這些世界的虛偽和平和無趣的甯靜呢,連找人練手都得找自家人.

上篇:婚後生活第一彈    下篇:婚後生活第三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