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三彈   
  
婚後生活第三彈

g,更新快,無彈窗,!

單姜琲漫d子?曲眷熾躺在原地茫然的眨眨眼,腦袋上的豹耳似乎很可愛的往下折了下,然後猛然豎起,從原地蹦了起來,臥槽!單姜琲漲拲C不就是他老婆嗎?!藍影啊!

那邊還未走遠的兩個女孩子被突然從樹叢後面蹦起來的曲眷熾給嚇了一跳,還未回神,只見眼前一陣白煙,一眨眼,人沒了!

曲眷熾跑得跟豹子一樣快,豹子般的眼眸銳利而泛著幽綠的光芒,握著拐子緊緊的好像好把誰一拐子抽飛似的,好啊,單姜琩滬荅銈a伙,藍影來了竟然不通知他,別以為他不知道那家伙在打什麼主意!

想著,曲眷熾手中的拐子不由得抽了幾下,把空氣都撕裂了一般的銳利,然而忽的,他眼眸一轉,看到了什麼,手中的拐子一下子從手中脫出,砰的一聲正要收回來的拐子由于慣性,把曲眷熾的腦門給砸了.

臥槽!

曲眷熾抓住拐子捂著被自家拐子砸痛的腦門連忙躲到距離最近的那棟教學樓後面,探著腦袋往外看去.

只見那個正在往大學部走去的男人,一身很簡約的黑色衣褲,一頭半長的烏發微微的卷曲的十分漂亮,腰杆挺直,步伐很輕,但是絲毫不顯得緩慢,就像貓在走路一樣,一張白皙精致帥氣的面容上,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平靜無波的仿佛一灘幽深無底的死湖,沒有表情的就像一個精致的人偶,應該放在櫥窗里供女孩子爭奪著想要.

曲眷熾有些蛋疼,皇後涼涼怎麼來了?看看時間,啊,都下午快四點了!他這個來接藍影去買菜的啊,該死,錯過時間了!曲眷熾有點咬牙切齒,但是看著涼禮卻走不出去,為什麼?因為曲豹子這個月在家里抽壞了兩張床,兩個花瓶,三幅畫,還有兩架藍影收藏的原始人骨架和一個霸王龍的恐龍蛋化石,欠下了皇後涼涼的大筆債務,皇後涼涼見他一次碎碎念一次,曲豹子耳朵都快起繭子了,簡直要瘋了.

明明闖禍的不是只有他一個,可是涼禮就是喜歡抓著他的小辮子不放,別以為他不知道那家伙還在記恨藍影第一個喜歡上的人是他……好吧,其實是紀傾然,但是紀傾然一開始就和他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所以除外除外!反正,皇後涼涼就是一只一毛不拔小氣吧啦還愛記仇的小心眼鐵公雞!

只是這鐵公雞只對藍影一個大方,哼哼.

涼禮算准了時間來接藍影的,頎長帥氣的身影,所過之處都引起一陣注目,目光落在他身上跟要跳出來跟著他一起走似的,和曲眷熾單姜琤L們給這個世界的人的感覺是一樣的,一種"強者"的味道,總是叫他們在人群中顯得特別的耀眼和與眾不同,每個人一看就有那種不同感,不過涼禮顯然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注目,勾人的桃花眼毫無波瀾,腳步不停的輕而快的往單姜琲瑪鴗蔚ヮ咱h.

啊,對了,皇後涼涼也是有工作的,他的工作和他的愛好息息相關,是在銀行數錢的!天天數著一張張紅彤彤的鈔票他也不嫌眼睛累,兩疊肥皂一樣厚的紙鈔放在一起,少一張他都能跟電子眼似的馬上發現,工作效率那是嘎嘎的,就是有點毛病,就是每次數完後都恨不得數好了揣進兜里,每次銀行錢運向別處的時候,那張臉面無表情的簡直跟死人似的,叫負責人和持槍的武警都冷汗直冒,生怕他突然就撲上去把自家銀行的錢給搶了,整一個掉進錢眼里出不來的坑爹貨.

此時這坑爹貨要帶藍影去商場買菜.

單姜睊鴗蔚ヰ糷f擠了很多個學生,都探頭探腦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往地下按去透過那縫隙看到里面的場景,涼禮腳步輕的叫人根本察覺不到,這是常年當殺手練出來的,羅生若家族做生意畢竟主要是暗殺啊.

涼禮一看這些男女學生就知道他們想干什麼,二話不說,一人賞了一根釘子,當然不是殺了他們,這個世界殺人是犯法的,雖然他有辦法做到讓人怎麼也查不到他身上,但是與其花時間去搞那個,他還不如多跟藍影約約會坑坑曲眷熾單姜琤L們的錢或者回銀行多數點錢看看什麼時候能塞一摞到自己口袋里呢.

涼禮那顆腦袋的思想就是被藍影和錢塞滿的.什麼?單姜琣捲窒K他們?多拿點錢孝敬他他會給你好點臉色看的,雖然他一直都是面癱.什麼?羅生若典治和齊蔚藍?啊,他們還欠了他好多分成沒給他呢,雖然他們估計已經老的牙齒掉光光了.什麼?藍冪佑那幾個小鬼?想要搶他老婆呢,一釘子賞你丫的還得把他釘子費還來!

一個個學生一瞬間倒地昏迷,涼禮又是一個釘子把門鎖給弄壞了,一路走來,腳步停都沒停一下,動作流云似水,好像都不知道做過幾百遍了似的.

咔嚓……

房門打開,一瞬間飄進鼻中淡淡的某種很熟悉的不和諧的味道叫涼禮腳步微微的頓了頓,下一秒又邁了進去.

"就知道肯定是你來了,全世界也只有你會這麼無所顧忌."穿著一件白色襯衫沒有扣扣子,倒了一杯水在喝的顧譯軒沒有絲毫驚訝的道,嘴角含著笑,眼角眉梢都帶著一種吃飽饜足的笑,叫涼禮直接抬手一釘子射了過去.

"喂喂."顧譯軒微微側了側腦袋,釘子從他耳邊頸側滑過,男人笑容依舊,"我覺得你可以去找爵的麻煩,那家伙一個人霸占了影一個中午呢,還沒給影吃飯,把影都餓著了."顧譯軒十分無良的禍水東引.

涼禮沉寂的如同死湖一般的眼眸沒有波瀾的掃了顧譯軒一眼,直接推開內室的門走了進去,一入目的就是一片狼藉,可見剛剛戰況之激烈,單姜琣P樣只是套著褲子穿著沒有扣扣子的襯衫,正優雅十足的如同帝王般的交疊著雙腿坐在黑色的沙發上,仿佛在休息和回味著什麼,見到涼禮只是輕輕的抬了下眼眸,宮飛鳥則是整個人沒發現涼禮站在門口的光溜溜著身子在濕噠噠的被子里欲求不滿的直扭動.

"怎麼這樣怎麼這樣……影影怎麼可以這樣啦!跟涼禮那只鐵公雞出去買菜一定會很丟臉的,他一定會連少一毛錢被人多算一兩都算出來的,影~不要管涼禮嘛,我們繼續嘛,人家還沒有做夠嚶嚶嚶嚶嚶人家還沒有做到讓影用紙巾擦也擦不完的程度嚶嚶嚶嚶嚶……要不然……要不然……"宮飛鳥委屈兮兮的抽抽鼻子,身子在被子下夾著藍影睡過的枕頭干點猥瑣無節操的事,"要不然你把那些東西都留在身體里不要弄出來嘛……"

下一秒,宮飛鳥就覺得屁股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宮飛鳥頓時扯著嗓子尖叫了起來,整個人捂著屁股從床上跳了起來,"誰咬我?!"

鬼咬你!

單姜琠M顧譯軒很默契的在心里吐槽道.

宮飛鳥光明正大的坦著蛋蛋,在看到涼禮的一瞬間表情一僵,下一秒又想到了什麼,瞪著涼禮吼道:"可惡!你拿你的釘子紮我屁股了對不對?!你果然是嫉妒我挺翹渾圓漂亮的屁股了!太可惡了!我要跟影告狀!你又欺負我!"

看吧,宮飛鳥這貨仗著藍影寵他囂張得瑟,即使每次都會被揍個半死,他不用多久時間就又會活蹦亂跳的跟打不死的小強似的繼續囂張,然後繼續被揍個半死……

"我沒欺負你."涼禮涼涼的出聲,語氣是一如既往的直線式的嗓音,沒有任何的波瀾起伏.

"胡說!你用你釘子紮我了!"

"證據呢?"

"證據不就是……證據……"宮飛鳥努力的扭頭看自己的屁股,結果發現自己的屁股果然白皙光滑又翹又圓,稍微為自己美麗的屁股驕傲自豪得意一下,然後努力的找釘子,從屁股找到小飛鳥所在的鳥窩,好一會兒才想起,涼禮那坑爹貨的武器也很坑爹!那釘子接觸過人體之後不到半分鍾就會升華消失啊魂淡!

涼禮雙眸死寂的看著他,直線式的嗓音緩緩響起,"你無恥不要臉的自摸行為刺痛了我的眼睛."

"……"宮飛鳥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踩到一個枕頭,連忙把枕頭抓起來擋住自己的下身,生怕涼禮一會兒一個釘子射爆他的蛋蛋.茶色的眼眸看了眼正在傳來水聲的浴室,嚶嚶嚶嚶嚶影你快出來拯救他家小飛鳥!

"你今晚要麼躺在浴缸里睡要麼坐在馬桶上睡要麼給我增加三倍家用."涼禮面無表情的道.

"什麼?三倍?!你坑我?!"宮飛鳥驚得花容失色,他這麼美麗動人的人怎麼可以睡浴缸或者坐馬桶上睡?這種悲催苦逼的事,只要一晚他一定會馬上變丑的!如果不漂亮,活著就沒有意義了!

但是三倍家用……臥槽!他還要留著私房錢跟藍影約會的魂淡!不給!死也不給!

"就是坑你."涼禮面無表情,"反正我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

"……別這樣……"宮飛鳥內流滿面.他錯了還不行麼……

此時,浴室門緩緩的打開,藍影穿著白裙走了出來,長發微濕,澄澈無塵的眼眸仿佛蒙上了一層水汽,雙頰泛著誘人的粉色,櫻唇嬌豔如瑰,整個人透著一種剛剛歡愛過的嫵媚,伴著幾分純潔,更加的嬌豔誘人.

藍影一出現,就受到了幾個男人的注目,被那麼幾個優秀到極點的男人這樣看著,女人絲毫不覺得有半點的不好意思,甚至理所當然到無恥的程度.

"大哥."看到涼禮,藍影嘴角蕩起一抹淺笑,一如既往的溫柔和小小的調皮,叫人還未反應過來,便已經心軟成水.

死寂的眼眸蕩起波瀾,沒有表情的男人一瞬間仿佛柔和了許多,朝藍影伸出手,藍影從善如流的把手放進他的手心,然後在宮飛鳥和其它兩個男人各種意味不明的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下被帶了出去.

忽的想到了什麼,藍影扭回頭看單姜,",下班有空的話幫我去看看炫麗和惑吧."那兩個家伙快被涼禮榨成干尸了,雖然藍影挺想看看活著的干尸是怎麼樣的,也想要解剖來看看,但是那是自家男人啊,她會心疼的.

想到了什麼,單姜痦援雪さL一抹幽深,然後在藍影的眼神下點頭,"好."

最後一節課已經上課了,但是還是有許多學生為了逮到單姜琲漫d子躲在辦公室外面的灌木叢花叢後面,那些被涼禮弄暈的學生還躺在地上,兩人手牽手跟沒看到似的,偶爾還踩尸體似的踩著過去,叫本來看到倒在地上的學生就嚇得怕怕的人更是目瞪口呆,目光看著藍影和涼禮就跟看殺人狂魔似的.

咔咔咔……

手機拍照的聲音不間斷的響起,不管那個跟陌生男人牽手的女人是不是單姜琲漫d子,總之就是有關系的,拍下來再說!

"嗯?"藍影目光轉向聲源處,那雙眼睛跟有魔力似的,一下子叫偷拍的學生看呆了,手機啪的一聲掉在地上.

"處理掉?"涼禮眼角瞥了那隱藏技術爛到家的學生一眼,問道,那語氣那眼神,儼然就跟看死人似的.

藍影搖搖頭,嘴角帶笑,"不用."最近挺無聊的,正好找點樂子.

藍影很喜歡逛商場,這是件很有趣的事,特別是喜歡跟涼禮來逛.

兩個跟金童玉女似的的人所過之處自然受到不少的注目,不過兩人早就習慣了站在人群中間,也不覺得有絲毫的不自在.

其實跟涼禮買菜也不會像宮飛鳥說的那樣討價還價很丟人,這是商場,沒有討價還價的地兒,而且怎麼算涼禮都不會虧的,他總是撿有質量的買,別人想給他缺斤少兩都不行.

"傾然喜歡吃甜椒……阿熾喜歡吃肉……痝萲w……"藍影一邊小聲的念叨著,然後拉著涼禮往各處跑.

涼禮在後面伸著耳朵悄悄聽她的嘀咕聲,聽她把她十個男人從頭到尾愛吃的東西都念了一遍,心中驀然就升起一種自豪感,他家小影真厲害,竟然記住了!要知道她那爛到極點的記性,真的很坑爹,涼禮絕對不會告訴你們,曾經有過藍影和紀傾然出去三天後回來看到他們驚訝的問他們是誰的經曆,那一天簡直就是他們結婚以來最大最可怕的災難日,藍影竟然把他們給忘了!雖然很快就在一些提示下想了起來,但是還是讓人很難以接受!

紀傾然在一旁看著,笑得十分乾淨動人,但是別以為他們不知道那家伙肯定在心里樂翻了,紀傾然表示圓滿了.

"嗯,好了!"藍影把稱好的最後一樣東西放進推車里,然後拉著涼禮便要走出市場區,涼禮一下子把人拉回來,目光死寂死寂的盯著車子里的那一堆東西,紀傾然喜歡的曲眷熾喜歡的單姜痝萲w的顧譯軒喜歡的……莫洛左翼喜歡的……

沒有涼禮喜歡的!

簡直就像晴天霹靂.

涼禮面無表情的盯著里面的東西好像想把它們紮得稀巴爛似的.

藍影微微歪了下腦袋,疑惑的眨眨眼,"怎麼了?"

怎麼了?!

涼禮看向藍影,看到那雙眼眸清晰的倒映著他的面容,帶著稚子般的懵懂不解,叫他都不舍的質問她為什麼偏偏沒有他的,是不是把他喜歡的給忘記了……

"你有沒有忘記什麼東西?"涼禮問道.

藍影眨眨眼,歪著腦袋努力的想了想,然後看向涼禮,"沒有啊."就算有,但是只要是藍影記憶里沒有的,那麼就是沒有,所以說可怕的不是藍影容易忘記東西,而是藍影根本不相信自己忘記過什麼東西!

"真的沒有嗎?"涼禮視線指了指推車.

藍影跟著看了看推車,奇怪的看著涼禮,"沒有啊,怎麼了?"

"沒有."唇角微微的往下拉,在沒有表情的臉上並不明顯,但是仔細看的話,卻能看出一絲委屈.

藍影這才放心似的勾起唇角,"那走吧,還要買點零食回去."

涼禮被拉著走,腳步都變得不輕不快了,看著前面藍影的腦袋,心里想著回去一定要把那九個男人給狠狠的壓榨,最好榨成干尸!肯定是因為他們太不聽話的老是惹麻煩,所以才讓藍影把他們的喜好都記住的,身為正宮管家管錢的皇後涼涼是一定要高貴大方不容許出一點兒差錯的!話說這樣就變得無趣了嗎?藍影總是對有趣的東西比較喜歡.

想到這個,涼禮便想到了前幾天看的古裝劇,他覺得他現在比被打入冷宮似的不受寵的皇後還要可憐,唇角更是往下拉了一些,死寂的眼眸盯著藍影的背影看,好委屈好委屈好委屈……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好委屈好委屈好委屈……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藍影在前面仿佛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家男人森森的怨念,邁著輕快的步子在一個個架子上面挑著東西,澄澈的眼眸微微的彎成漂亮的半月,心情十分的好,時不時還不回頭出聲的刺激一下涼禮,說這是誰誰誰喜歡的什麼什麼的.

話說他就站在你身後你真的把他忘記了嗎?好憂桑……

涼禮忽的想到了什麼,走到藍影面前,然後從架子上拿起一盒巧克力,死寂的眼眸微動,"影,這里有你喜歡的巧克力."是很苦但是很貴的那種.

藍影把自己的眼睛從兩盒薯片上面移開,看了眼,點點頭,"嗯,上一次傾然跟我說過是在這里買的."

涼禮一下子就蔫了.雖然面癱的臉看不出有啥變化.

微微馱著腰跟著藍影後面,忽的又看到什麼,大步走過去,搶過導購員小姐手上的東西,"影,這是你說覺得用著很舒服的那個."

邊上的導購員本來還有點生氣,但是抬頭一看是這麼好看的男人,頓時羞紅了臉,看著涼禮又看著外面的藍影,更是有點蕩漾了,這年頭肯陪女朋友買衛生巾的男人可都是好男人啊!

藍影怔了下,點點頭,發現了涼禮有點不對勁,神情有些思索起來,涼禮這是怎麼了?以前他可話不多啊.

涼禮有點小期待,看著前面的銀台,有點著急.

"大哥."藍影腳步微頓,在涼禮有點期待的心髒都砰砰跳起來的心情下靠近他,伸出手摸上他的額頭.

欸?

涼禮一下子有些呆住.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涼禮大哥死寂的眼眸微動,好像黯淡了許多,搖搖頭,沒說話,于是藍影很心安理得的推著車排隊結賬了.

涼禮站在藍影身後,這人一心情不好就容易胡思亂想,涼禮腦子里開始出現各種不順利讓人心情不是很好的畫面,比如他發工資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就少了十塊錢(其實那十塊錢是他在路上看到沒見過的炒年糕花掉的,結果試吃了一下覺得太辣了不適合藍影吃就扔了),比如他今年春節的時候他想跟藍影紀傾然一起包餃子結果卻莫名其妙的成了饅頭(其實他根本就是隨便把一坨和好的面粉給扔進了烤箱,他在後面很認真的解釋,其實他是想弄成空心餃子捉弄別人),比如今年那到銀行運鈔票的車子比去年多來了N次(其實涼禮是今年才去銀行工作的,他的去年的數據完全是他偶爾經過銀行看到的次數算下來的).

更嚴重的是,涼禮腦子里突然冒出了"七年之癢"這四個字!

面癱臉上一瞬間僵了僵,陰影籠罩了下來.

難道藍影已經對他沒興趣了嗎?是嗎?臉色在一瞬間盡褪,涼禮身子一瞬間僵硬成冰,沉寂的眼眸清晰的倒映著前面的人影,心髒疼得仿佛被刀割了.

是因為他太無趣了嗎?所以藍影對他已經失去興趣了?藍影說過紀傾然陪了她二十年,他都被她拋棄了……

涼禮一直都覺得自己和宮飛鳥曲眷熾他們相比,真的很無趣,他不喜歡穿花俏的衣服,不喜歡除了藍影和錢以外的任何東西,不喜歡看電影,不喜歡人體解剖,不喜歡藍影收藏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也不會說甜言蜜語哄藍影開心,不懂得弄一些驚喜給藍影,他曾經也試過像單姜琱@樣偶爾給藍影一點很浪漫的驚喜,但是貌似都會被他搞砸……

越想越糟糕,越想越害怕,涼禮整個人都跟冰雕似的手腳冰冷,面無血色了.

前面在前進,涼禮卻站著不動,後面的大媽有些不耐煩直接就越過涼禮跑到了前面,藍影回過頭想要跟涼禮說話的時候,一瞬間看著後面皺巴巴的老太婆臉,嚇了一跳,然後才往後探去,便看到涼禮看起來很不好的站在那里,把推車推到一邊讓後面的老人先去,藍影走了回去.

"大哥?"藍影站在他面前,眉頭微微的蹙了起來,伸手握了握他的手,冰涼冰涼的,血液都跑到心髒去保護心髒了啊,怎麼回事?

涼禮看著她不說話.

"怎麼了?"藍影踮起腳尖捧住他的臉揉了揉有點僵硬的精致臉蛋,擔憂的看著他.這是怎麼了?以前從來突然沒有出現過這種狀況,藍影有點擔心啊,剛剛還好好的,他們家的皇後涼涼怎麼突然一副遭受巨大打擊的樣子?就跟當初她生藍冪佑好像要死掉似的的樣子一樣呢.

藍影還沒得到解答,身子忽的被拉扯進一個炙熱剛硬的懷抱,一種純男人的陽光味道撲面而來,精致的下巴被抬起,嬌嫩的櫻唇被含住,一個火辣辣的充滿霸道味道的吻落了下來,一如既往的狂野而具有侵略性.

"哇哦!"一些年輕人看到這一幕,頓時睜大了眼眸發出某種驚歎聲.

"好帥!"

"有種酷斃了的感覺……"

這是一個穿著十九區軍裝的男人,特殊的深黑色,閃耀的徽章,挺拔高大的身軀,猶如刀削斧刻般硬氣剛毅帥氣的男人,穿著這一身軍裝,簡直要閃瞎人眼,帥到掉渣.

十九區是特種兵訓練基地,每一個訓練者都是在國防建設中十分珍貴的資源,享受著國家給予的軍人中的最高待遇和重視.

莫洛左翼是十九區的軍長.把他在那個世界奧國軍營中的名號都搬到了這邊,人稱"翼爺",軍營流傳著莫洛左翼准備永遠都帶著的座右銘--違抗莫洛左翼的人,即使是上帝也要死!

好一會兒,藍影才被放開,無意識的舔了舔被吮吸的有點紅腫的唇,無視男人一瞬間暗下的眸子,習慣性的拉著她男人的手微微搖晃,好似在撒嬌的嬌柔美麗又可愛的樣子,總是叫男人偶爾的大男人心理得到滿足,而且因為藍影的強大和無情,偶爾的小女兒姿態是叫人越發欲罷不能的.

"我以為你要晚上才能回來呢."

這幾天有國防演習,莫洛左翼帶著十九區的人出去了.

"我想快點見到你啊,想死我了."莫洛左翼抱著藍影不撒手,低頭又是狠狠的親了一口,起來就看到涼禮站在幾步遠周身都散發著很詭異奇怪的氣息.

中邪了?

莫洛左翼奇怪的想到,隨即看到他們三個被圍觀了,頓時心生不滿,霸道的把藍影藏在懷里不給別人看,摟著藍影就走人.

"走吧."

藍影記性差,突然間被莫洛左翼給偷襲了,腦子一空就忘記還有菜還有涼禮了.更何況以藍影這種性格,爭寵什麼的真的是需要自己去爭的,雖然藍影是會把愛平分,但是總會有一些小特殊,比如宮飛鳥那家伙就因為愛撒嬌愛耍賴愛裝可愛久而久之便多出了一份藍影疼愛寵物一樣的額外疼愛.

換而言之,對藍影,只需要你想要什麼就跟她索取或者跟她說,藍影很懶,懶得去想什麼陰謀詭計,懶得去猜你什麼心思,你很在意,你就跟她說很在意,有多認真你就多認真跟她說,反正就是得厚顏無恥一點,要像宮飛鳥和端木惑學習!藍影會很努力的去記住的,好吧,雖然到最後還是有可能會忘記Orz……

涼禮站在後面,看著走遠的兩人,沒有像以往一樣對莫洛左翼一釘子過去,默默的走向那邊的菜,默默的結賬,默默的拎東西走人,連收費人員把一毛錢換成了一顆糖給他,都只是看了一眼沒讓對方把一毛錢還給他.

看吧,他才不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呢!宮飛鳥那只死挫鳥黑他!

藍影和莫洛左翼去了停車場,看到他那輛很酷很帥的軍用越野車,頓時眼睛微亮,理所當然的出聲,"我要."

莫洛左翼就知道會是這個樣子,藍影有收藏各種車子的愛好,雖然每一批都不會超過三個月,實在敗家的可以,可是偏偏他們一個個就是寵著.

"好."

"軍長."兩個人光顧著說話,沒注意到,原來車邊還站著一個穿著軍裝的女人,一頭烏發一絲不落的紮在腦後,露出一張帶著幾分英氣卻不失美麗的瓜子臉,懷里抱著幾份文件,走了過來,對莫洛左翼敬了個禮,目光掃過已經走過去打量車子的藍影,眼底滑過一抹暗色.她就是莫洛左翼這麼著急趕回來的原因?漂亮是漂亮,但是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像個嬌滴滴的大小姐,怎麼看怎麼和莫洛左翼不相配!

莫洛左翼看著來人,沒有什麼情緒,"什麼事?"

"有兩份公文急需你處理一下,有兩個從十七區調來的新兵,您看該怎麼處理?"女人說著把懷里的文件攤開,走過去道,于是很是熟稔,一副辦公事的樣子,一副私人幽會的態度.

"這種事需要我處理嗎?"莫洛左翼看都沒看那文件一眼,銳利的眼眸射在女人身上,叫女人不敢逾矩半分.強大的存在感,強大的侵略氣息,總是叫十九區的一些人又怕又是欲罷不能的原因,這個男人像天生的暴君,讓他們水深火熱,卻又不得不臣服崇敬.

"因為兩個新兵很特殊,他們的數據不符合我們的要求,但是他們身後有很硬的後台……"

"不管他們身後是主席還是誰,在我這里都是狗屁."莫洛左翼不耐煩的打斷女人的話,"我還不知道木茗你連這點事都處理不好,我的規矩你不懂的話就換個懂的來."莫洛左翼怎麼會不知道這女人打得什麼主意,早就軍營里傳他要回來跟妻子過紀念日的時候他就知道那一群人在打什麼鬼主意,有時候女人真是討厭,就連軍營里的女人也是這樣,不管怎麼說怎麼警告,都控制不了那賤賤的小心思,藍影是她們比得上的麼?你是女神都比不上藍影一根寒毛.

木茗有些委屈的咬咬唇,收回文件退遠了一些,"我知道了.……這位就是軍長夫人嗎?"

她看到藍影走了過來.

藍影看著木茗,手被莫洛左翼溫暖厚實的手包住了,溫柔可愛的朝男人笑了笑,看向木茗,"你好."

"你好,軍長夫人,我叫木茗,是軍長的秘書."敬了個禮,頓了頓,認真嚴肅的道:"很抱歉軍長夫人,我想跟你說一聲,這輛車子是中央獎勵給十九區的,送給你的話,軍長的名譽會有損."雖然說一般獎勵給某某區,其實都是獎勵給軍長的,但是她怎麼看藍影那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怎麼覺得不爽.

藍影聞言看向臉色一瞬間臭臭的莫洛左翼,眉梢挑了挑,看著木茗淺笑,"沒關系."

"?"木茗一下子有點沒反應過來,什麼沒關系?

"我男人很樂意為我名聲受損."藍影眨眨眼,更加理所當然的表情讓莫洛左翼一瞬間表情好了不少,木茗臉色僵硬難看.

"走吧."今天是結婚紀念日,藍影才懶得跟陌生又不討喜的女人綿里藏針的說話呢,看到涼禮也走進了停車場道.

"嗯."莫洛左翼也不再鳥木茗,心里冷酷的想著這女人還是調到別的地方去省得看著礙眼.

"我來開.給我鑰匙"藍影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這輛車子.

"好."

帥氣的軍用越野車咆哮了一聲,猛地一下沖了出去,叫原本還想要跟莫洛左翼說什麼而靠過去的女人嚇了一跳,跌坐在地上,發髻都被她甩得松了一些,顯得有幾分狼狽.

可惡!

木茗站起身氣惱的在原地跺腳,心道那該死的臭女人真不要臉,一點兒都不貼心,竟然說出那種無恥的話,遲早會被甩掉的!氣呼呼的喘著氣,下一秒剛彎下腰撅起屁股想要撿地上的文件,結果後面一輛車子開了過來,車身擦在她屁股上,把她撞得頓時往前一撲,以撲街的形式撲到了地上.

"噗哈哈哈……"幾個年輕人拎著開party要用的東西走進停車場的第一眼就看到這麼一幕,頓時笑噴了,把木茗氣得臉色鐵青,肺都要炸了.

軍用的越野車在馬路上狂飆,那種好像不要命的速度,叫前方的車子不由得連忙停下,連交警都以為這是武警在追什麼重大犯人呢.

好一會兒,車子駛入人跡稀少的郊區,轉過兩個大彎一個小彎,眼前便出現了一座帶花園的白色大別墅,白色的鏤空花紋鐵門自動開啟,車子駛入地下停車場,入目的便是一輛輛放在展台上似的的車子,燈光布置的很亮,好像真的是車展一樣.而實際上,這不過是藍影的收藏品.

兩人下了車,藍影掃了眼屋內的車子,很快便知道她男人除了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和單姜琱坏~,都回來了,看宮飛鳥那騷包的檸檬黃跑車.

大廳里很熱鬧,白花花的一片到處都是面粉,藍影一進屋,宮飛鳥便頂著一腦袋的白面粉可憐兮兮的告狀,"影,阿熾又闖禍了!他把烤爐炸了,把我的頭發都弄丑了好討厭,影,幫我洗頭啦,好不好,幫我洗頭,然後我們再一起洗澡--"

話還沒說話,就被一拐子抽飛了,在空中劃出一道彎弧,然後砸在白色的沙發上.

"讓你胡說!"曲眷熾臉上同樣帶著幾道白痕,眼眸銳得仿佛要實質化似的,死挫鳥,明明就是你在一邊指導才會出現這種狀況的!不過……臥槽他曲眷熾是傻了才會聽這只挫鳥的話魂淡!肯定是今天被自己一拐子砸昏頭了!

"呀~,左翼也回來了."不同于下面曲眷熾和宮飛鳥鬧得慘兮兮的,在二樓室內獨特設計的小陽台上,顧譯軒瑰夜爵和紀傾然正坐在白色的小型沙發上喝茶,"嗯?涼禮呢?為什麼影是和左翼一起回來的?"

"確實呢.皇後涼涼竟然會讓別人搶了和影單獨相處的機會?"紀傾然彎著腰倚在白色的圍欄上看著藍影,笑容一如既往的清秀乾淨的讓人覺得春風拂過,只是看這以前曲眷熾他們鬧的時候還會有點擔心的阻止的人,現在都知道跟顧譯軒他們一起在上面喝茶看戲了,就知道,這家伙已經黑了.

藍影正想說什麼,曲眷熾見涼禮沒回來,立刻眼睛一亮,拉著藍影往廚房奔去,"我們去做蛋糕!"

"砰!"的一聲,把廚房門給關上了.

"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打電話跟裝修公司預約一下?"紀傾然扭頭看向後面的兩人,藍影是廚房大殺器,曲眷熾也是廚房大殺器,不出半會兒,就會把廚房給炸掉的吧.

"也許應該去看看胃藥還有沒有."瑰夜爵出聲道.

"我要告狀!"宮飛鳥跟打不死的小強似的又從一樓大廳蹦了起來,妖豔的臉上都是白粉,漂亮的褐色卷曲的發也是一片白,義正言辭,"我要告狀,你們說影的壞話,到時候一整個蛋糕都給你們吃!"

三人面面相覷後,武力值高的兩人走下了白色的旋轉樓梯,手指掰得咔咔響,"二十年前看這只挫鳥很不爽,現在還是覺得很不爽."

"嗯哼,贊同."

宮飛鳥嘴角一抽,往後退去,"你們想干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嫉妒我的美貌嫉妒我的身材!別過來……啊!不准打我美麗的臉魂淡!"

藍影看著廚房一地的狼藉,再看已經把門都鎖起來的曲眷熾,"我覺得我們需要傾然做個指唔--"

指導?做這種事需要指導嗎?才不需要!

上篇:婚後生活第二彈    下篇:婚後生活第四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