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四彈   
  
婚後生活第四彈

g,更新快,無彈窗,!

三輛各色的跑車很快停在了他們家的地下停車場,藍影的車子收藏閣里,深藍色的內斂,紅色的熱情,檸檬黃色的騷包,從車上下來的人物是誰不用多說也知道.

銀紅色的波浪卷發,左眼戴著一個黑色的海盜眼罩,嘴角帶著淡然柔和的微笑,和藍影幾乎如出一轍,帶著一種一本正經的妖孽風華.

金燦燦的發猶如光絲,紫眸深邃神秘,自帶費洛蒙發散機仿佛行走的人形春藥,魅惑如妖,叫人看著就有種蠢蠢欲動的想要將其撲倒蹂躪的感覺.

這兩個人在今年春天被星探看中挖去當模特兒,但是為防娛樂圈莫名其妙的討人煩的潛規則和自動貼上來的男男女女,端木惑想出了個讓腐女們熱血沸騰的餿主意,那就是兩人裝一對搞基情侶,兩個這麼好看的人,誰看著都自卑不會妄想取代對方跟誰在一起,並且因為這樣的絕對美型同性戀情侶模特的招牌,兩人迅速躥紅,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已經是國際男模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了.

不過最近兩人工作有點不順利,為毛?因為公司想給兩人拍一本曖昧又情意綿綿的寫真,這會兒一向在公司勾肩搭背時不時冒出兩句曖昧的話的兩人不淡定了,要他們真的含情脈脈的看著對方什麼的好想shi,好想吐,他們又不是真的同性戀情侶,什麼腦袋枕你腿上,什麼靠在耳邊嚼悄悄話,什麼親吻……呸!惡心死了!跟藍影這樣還差不多!

一想到這個,兩人便不由得互相嫌棄的看了一眼,看吧,出的什麼餿主意,一張照片拍N久,再這麼下去不用幾天全公司的人就都會看出貓膩了,真的情侶哪里會這樣,只是一個含情脈脈的眼神都弄得僵硬怪異.

端木惑瞪炙焰雨炫麗,沒有這個餿主意,都不知道有多少煩人的家伙貼上來想跟他們潛規則了臥槽!

總而言之,因為這本戀愛寫真,兩人這幾天天天晚歸,抱著藍影睡覺的權利福利什麼的都被其它男人霸占了,這才是最讓他們不爽的!

"就你們兩個這樣,遲早曝光."剛剛去看了他們的拍攝狀況的時候,單姜琲G斷噴了,之前因為兩人拍的都是一些比較單純的好看小曖昧的,注意的是動作,這會兒要他們拍這種帶著小劇情,要眼神要感情的,這餿主意果然崩了,要是拍的出來就怪了,對著對方那張臉估計也沒辦法把對方想成是藍影.

"讓它曝光算了,反正都玩得差不多膩了."端木惑關上車門不甚在意的道.

"是啊,讓它曝光算了,到時候我們銷聲匿跡,讓網絡上鋪天蓋地的都是我們是騙子的信息,出門約會得戴著墨鏡和帽子,都不能和影一起出現在公眾場合……"炙焰雨炫麗從車內拎出一個禮物,關上車門,笑容淡然的道.

端木惑表情一下子僵住,回頭就見單姜琣乎有點期待他們趕緊曝光的表情,立刻就鼓起兩腮,"想得美!"這下死也不能曝光了!攪基攪到底啊!

別以為他不知道他們都想著能干掉一個是一個,能搶走一個人的時間是一個,這麼多年,老套路了玩不厭,你算計算計我,我算計算計你,都巴不得有更多的時間跟藍影膩在一起呢!跟宮斗似的.

三個人走進屋內,回來的人都聚在了在客廳沙發兩米後的凸起兩層樓高的室內小陽台上,正在玩打牌,而他們家的廚房卻在冒著滾滾黑煙……

三人緘默.就知道讓藍影和曲眷熾一起烤蛋糕什麼的,絕對是不爆才怪的.但是他們不知道,之所以廚房會爆掉,完全是因為曲眷熾獸性大發做的太激烈了才會導致的,至于怎麼做才能做到把廚房都爆掉神馬的,自行想象去!

"呀,只剩下皇後涼涼了呢."坐在圍欄上藍影所坐的沙發後面的顧譯軒回頭,看到三人,眼眸一彎,出聲道.

"管他呢,先決定出誰出去買東西再說."曲眷熾半眯著眼眸懶洋洋的出聲,歪歪扭扭的靠在沙發上,就像一只吃飽饜足曬太陽的大貓,骨節分明的手上是一排呈扇形的紙牌.

因為廚房烤爐炸掉的原因,廚房內一片狼藉,所以食物蛋糕什麼的都得去外面買,可是因為藍影的特殊口味,必須得有人親自去一趟跟廚子說一些注意事項什麼的,要知道藍影嘴很刁,要是不合口味的,任他們軟磨硬拉她都不吃一口,但是誰都不想再出門,藍影在的地方總是那麼神奇,他們一靠近就不想出去甚至有些排斥離開,就跟上癮了似的,這個女人一開始就毫無退路的給他們准備了最為甜蜜也是最為牢固的牢籠.

"早知道就別讓阿熾進廚房不就好了,反正傾然下班那麼早."瑰夜爵甩出一張紙牌道,紀傾然在幼兒園當老師,三點多就下課了,偏偏還要藍影和曲眷熾進廚房,後果不是在預料之中麼.

"什麼啊?"曲眷熾不滿了,"有本事明年你別和影進去."本來一年一次的結婚紀念日他們就是這樣說好的,輪著來和藍影進廚房做蛋糕食物神馬神馬的,曲眷熾當然知道自己是廚房殺手,但是他甯願把廚房炸了也不要便宜其他人!再說了,進廚房又不一定只能做飯,廚房里可以當做玩具的東西可是很多的,比如黃瓜草莓什麼的,這是增加感情增加夫妻樂趣的好地方!

"不要."

"我已經看到我勝利的曙光了."宮飛鳥看著自己手上的牌,高興的同時還不忘撒嬌賣萌,"影,我贏了,你晚上要抱我睡哦~"

"想贏?哼,看我的槍允許不允許."莫洛左翼換下一身軍裝,看著也依舊像軍人.

藍影坐在單人小沙發上看著四個男人各有個性的身姿,眼眸微彎,清澈的毫無瑕疵,身後顧譯軒在幫她按摩,每一下都是恰到好處的舒適……

時間是個神奇的東西,二十幾年前,她是藍影,一個人自由自在,喜歡闖進別人的家庭成為有家人的人,喜歡勾搭富有個性的男人與之玩戀愛游戲,本質上卻是冷漠無情的,說到做到,絕情的……嗯,像璃兒說的,很可怕,雖然藍影自己一點兒都不覺得做到自己說過的話有什麼不對,畢竟游戲就是游戲不是?你自己要陷入游戲中與她何干?既然玩不起一開始就不要答應,她又沒拿槍逼你.

說走就走,沒有絲毫的留戀,不管後面的人是如何卑微的乞求,連頭都不回一下.

二十幾年後的今天,她還是藍影,思想從來沒有任何的改變,生活態度也沒有改變,改變是只有那顆稍微因為這些男人而變得柔軟和落根的心,就像帶著一個家在旅行,雖然依舊自由,但是卻不會那樣無所顧忌的放蕩不羈.就像如今即使藍影看到一個很帥很有個性的男人,最多也只是去搭訕一下說幾句話聊會兒天,不會再邀請別人跟她玩戀愛游戲,因為她也會在乎她男人們的心情了.

男朋友是用來玩的,床伴是用來上的,老公是用來愛的.

藍影本性如此,男人們都知道,能為他們改變那麼多,已經足夠他們心滿意足了,再說,他們本來愛的也就是這樣的藍影不是嗎?

端木惑和炙焰雨炫麗用最快的速度回房間洗了澡換了衣服下來,端木惑紫眸一轉想到了什麼湊到藍影身邊坐著,臉蛋湊到她頸窩,藍影特有的淡香和柔嫩的肌膚叫他忍不住的蹭蹭,"影~."

"嗯?"藍影軟軟的應聲,端木惑那頭金燦燦的發刺激的她有點癢,叫她不由得把腦袋往邊上移了移.

"影明天跟我們去公司好不好?"端木惑趁機就把整個人靠了過去,把藍影壓倒在沙發背上,臉頰枕在她的柔軟的胸部上,無恥的輕輕咬上一口,在白色的布料上留下一個口水印子.

那邊炙焰雨炫麗很上道,一聽就知道端木惑在打什麼鬼主意,湊過去咬藍影的耳朵,淡然溫雅的嗓音在耳邊微低的響起,顯得特別勾人,"影,去吧."

藍影還沒說什麼,剛剛走上小陽台的單姜瓻K出了聲,"影明天要跟我應酬."言外之意,你們快滾吧.

"啊哈?!應酬?你應酬重要還是我們工作重要啊?影,不要理他,那家伙還需要什麼應酬,明明就是掛羊頭賣狗肉!"端木惑緊摟著藍影腰不放,兩只手在後面從腰到屁股的不知道摸了藍影幾下,豆腐吃的十分不客氣.

"影明天已經有日程安排了."紀傾然在那邊微笑出聲,"她明天要跟我去幼兒園看可愛的孩子們哦."

紀傾然這話一出來,立刻讓幾個男人有點蔫了,孩子神馬的,尊素硬傷!比起其它的,藍影果然還是更喜歡小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藍冪佑那三個小家伙,現在藍影看到一可愛點的孩子就喜歡上去逗逗,遇上特別可愛的還喜歡順便誘拐誘拐,一副要把人家拐回家養的樣子,本來他們也不是沒想過再生一個給藍影玩兒,但是藍影卻不願意了,生了沒辦法一直帶在身邊,大了他們就要拋下他離開,別看藍影一副不在意理智的冷血的樣子,她也是會心疼的,畢竟她曾經是那樣期待著他們降臨.

"影~."端木惑可憐兮兮的看著藍影,"我們照片再拍不出來就要完蛋了,這幾天公司的人都在竊竊私語了,影~你怎麼忍心看我們被罵是騙子……"

"本來就是騙子."宮飛鳥在一旁不客氣的吐槽.

"滾!"端木惑瞪了他一眼,然後扭回頭繼續撒嬌,紫眸閃亮亮的,跟紫水晶似的透徹美麗,"影~影~"

"影."單姜琱ㄔ怚飫z,靜靜的站在那里,一雙黑眸如同布滿星光的夜空,碎光點點.

其它男人沒有說話,看這兩方人明爭暗斗好不歡快,反正一會兒等藍影答應了,他們就能順著杆子爬占便宜,要知道藍影一般是不經常跟他們膩在一起,因為他們總是忍不住干點啥讓她一天時間一下子就晃過去了,按照她的話來講,有點浪費時間……這話有點傷到他們,哪個男人不喜歡跟自己心愛的女人做啊,恨不得死在她身上都有!竟然被說成浪費時間……

藍影耐不住自家男人的這種攻勢,伸手捧住端木惑不斷在她胸部上蹭來蹭去的金燦燦的腦袋,"要多久時間呢?"

端木惑和炙焰雨炫麗頓時眼睛一亮,"不用多久,有影在的話,一個上午我們肯定就能把那本寫真拍完!以後就不用天天晚歸了,好辛苦,你看看,人家都瘦了."一邊說著,一邊不要臉的把藍影的手往自己胸口里塞,藍影眉梢微挑,從善如流的一捏他胸前,頓時叫端木惑輕吟了一聲,不要臉的跨坐到藍影腿上,腿根抵著藍影小腹,抱著藍影的脖子不撒手,費洛蒙發散的厲害,一副恨不得把藍影勾上床的樣子.

在他們家,宮飛鳥是第一,端木惑是第二,啊,指的是沒節操不要臉排行榜.

男人們都見怪不怪了,雖然還是覺得很不爽.

藍影想了想,點點頭,"那好吧,明天上午跟惑和炫麗去他們公司,中午再跟琤h應酬吃飯,然後再去傾然那里看小朋友順便接傾然下班,好嗎?"

單姜痦散隊@瞬間柔化,如同緩慢流動的星河,美的叫人不自覺的沉淪.

紀傾然一向都是順著藍影的,又怎麼會說不好?更何況早就知道了,男人們真的需要她的時候,她基本都不會拒絕的.

"我愛死你了,影!"端木惑噘著嘴就要親上藍影,那邊炙焰雨炫麗卻搶先一步勾住藍影的下巴轉過去吻住了,叫端木惑啾的一下,親在藍影的臉頰上,回過神來,就看到炙焰雨炫麗和藍影交纏的厲害,氣鼓了一張臉.炙焰雨炫麗魂淡!又跟他搶!

那邊幾個男人已經決定出要誰出去買菜買食物了,正好是剛剛還一臉得瑟自己要贏了的宮飛鳥,被莫洛左翼來了個逆襲,剛淚眼汪汪的准備出門,那邊他們家的門便被人推開了.

"哇哦~"顧譯軒挑高了眉梢,興味濃重的出聲.

所有人扭過頭去看,皆是一陣驚訝,只見他們一向一毛不拔翹著腳等著別人來孝敬的皇後涼涼竟然一手拎著一個大蛋糕,一手拎著一堆打包好的食物還有從超市里買回來的菜和零食,一進屋就一陣飄香,叫本來就有點餓了的家伙更是肚子一陣咕嚕叫.

天要下紅雨了麼?皇後涼涼竟然也有那麼乖那麼勤勞的一天?要知道就算他手里有一堆用不完的家用,他也喜歡花別人的錢,因為他們家皇後涼涼就是個掉進錢眼里的家伙,口袋里突然少一毛錢他都要知道那一毛錢上哪里去了才行.

涼禮看著沒有多壯,但是身為曾經羅生若家族的王牌殺人機器可不是什麼好惹的家伙,手里拎著那麼大一堆東西,腰杆依舊挺直,腳步依舊輕的跟貓似的沒有聲音,輕輕松松的拎著東西放到餐桌上,那邊紀傾然很賢惠的走下去幫忙把東西都拿出來,看了看時間,晚上七點了,他們也該開始了.

一個個這麼多年了還是大少爺的大爺們這才站起身擁簇著藍影走了下去,藍影目光落在一言不發的和紀傾然一起把東西都弄到一個個盤里去的涼禮,眉間微蹙,這是怎麼了?

藍影走了過去,手輕輕的搭在他的手臂上,感覺到男人一瞬間有些僵硬的身軀,微微怔了下,"怎麼了?"

其他人也看過來,一起生活了二十幾年,皇後涼涼突然這樣,要說沒問題那就怪了!

涼禮脖子有些僵硬的轉過來看向藍影,一雙沉寂的桃花眼泛著波瀾,毫無表情的臉上臉色有點蒼白,"我不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

藍影怔了怔,伸手貼上他的臉,"嗯.我知道."

眼角掃過正在偷吃菜的宮飛鳥,頓時叫宮飛鳥叼著一根海帶鼓著兩腮縮到桌底去,噘著嘴跟松鼠似的把海帶嚼進嘴里,茶色的眼眸委屈兮兮的透過桌椅看著藍影,皇後涼涼本來就是鐵公雞嘛,又不是第一次說這個詞了,誰知道他怎麼會突然一副莫名其妙想太多的樣子.

"我會很努力變得有趣起來的."涼禮又道,直線式的嗓音中,微不可查的帶著一絲輕顫.他會努力讓自己能夠做出其它表情,讓自己說話可以有許多情緒,讓自己開始穿花哨的衣服,去學習怎麼欣賞藍影收藏的那些東西……他真的會很努力去學的!

其實涼禮在回來之前因為打擊過大一時有點想不開,想把他存折里的錢都捐出去給福利院的那些孩子,心想著這樣藍影會不會看在他身無分文的情況下有一點兒遲疑,只要有一點點,他一定會緊緊抓住不放的,這麼多年一直跟藍影在一起,現在叫他一個人生活,涼禮覺得活著還不如死了算了,但是偏偏在福利院的院長一臉期待的等著他簽名的時候,涼禮那只手啊,是怎麼也下不去,還是舍不得!

其實真不是在涼禮心里藍影比不上錢,而是因為,涼禮知道藍影如果真的要丟棄一個人的話,你做再多的事情都是沒辦法挽回的,這種情況即使在他們和藍影結婚後,在某些世界也遇到過,大多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在哪里見過藍影一面就暗戀上她了怎麼樣,最後搞得要死要活,但是藍影卻從頭到尾連眼角都沒給他們一下,不在意到一種冷血無情的程度.

也正是因為這些襯托,所以他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麼幸福多麼幸運的能夠得到這個女人,能夠與她一起組成一個家庭.

在不知不覺中,藍影已經充滿了他們的世界,沒辦法離開她,離開她會死的!

就像當初藍影和單姜琲滷B禮第二天,明明被下藥的是兩個人,主動的也是藍影,涼禮在看到藍影不高興的一瞬間說的話是:"我讓你不高興了嗎?"一樣,這個男人總是把錯誤歸咎在自己身上,強悍的外表下,有一顆意外極度偏袒著藍影的心.

藍影沒想到涼禮會突然冒出這一句,驚訝的出聲道:"大哥本來就很有趣啊."

"我有趣嗎?"涼禮被自己打擊的有點厲害,都忘記,如果藍影真的要丟棄一個人的時候,是絕對不會跟你多羅嗦一句話的.

"嗯."

"哪里?"涼禮一點兒沒覺得自己哪里有趣了,做不出很討喜的表情,說話也沒什麼起伏,都不會像宮飛鳥端木惑幾個一樣知道怎麼拉長了尾音發出軟軟的很可愛的撒嬌聲.

"很多啊……嗯……大哥愛錢的時候很有趣."藍影想了想,總結出這麼一句話,涼禮他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有多萌多可愛,那雙眼睛死寂死寂的面無表情的盯著人發散著一種'快把錢交出來’的土匪氣息,別人不交出來,他還會跟著對方身後死死的盯著他們的那種樣子,見一次她就忍不住笑一次,特別是他對上家里的不交錢出來的時候還會一邊跟著一邊用沒有起伏的語氣碎碎念的那種,直到跟到念到他們受不了了把錢交出來,他才一副心滿意足又傲嬌的走人.

藍影愛死這樣的涼禮,誰說涼禮無趣的?這家伙明明就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盯著你看都散發著一種萌死人不償命的反差萌好嗎.

藍影這一句話出來,頓時叫涼禮眼眸微亮,其他男人苦著一張臉,親愛的,你確定你不是在鼓勵皇後涼涼狠命的坑死他們嗎?!

"可是我沒有……"心髒被那麼簡單的一句話給填滿了,脹脹的都是喜悅和幸福,但是涼禮還是很在意,指著那一袋他們去超市買的食材和零食,眼里帶著一絲微不可查的委屈,"為什麼我沒有?"

為什麼藍影記得其它男人喜歡吃的東西,他卻沒有?要不是這樣,他能胡思亂想麼?

藍影怔了下,原來是因為這個啊……

"抱歉."藍影握了握涼禮的手,"因為我覺得,比起這些東西,你會更喜歡這個……雖然折得有點不怎麼好看."藍影說著,從璃兒之前給她的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個禮物遞給涼禮.

禮物!

男人們頓時一個個湊了過來,宮飛鳥一個激動,一腦袋撞到了頭上的桌沿,卻還是齜牙咧嘴捂著腦袋的硬擠了進來,一雙雙目光炙熱的盯著涼禮手中包裝的很好看的禮物.以往結婚紀念日誰生日什麼的,藍影都是不送禮物的,因為她覺得送了一個還得送其它九個,太麻煩了,而且她又記不住,讓他們自己挑的話又一般都會把她拖到床上去,所以就干脆都不送了.

涼禮顯然也有些驚住了,看著這一雙雙眼睛,直覺應該塞進懷里藏起來,但是皇後涼涼又有點得瑟的想要炫耀,畢竟他在不久前可是還狠狠的傷心難過了一番呢!

"能現在打開嗎?"藍影還沒回答了,那幾個男人就齊齊點頭了,費什麼話,快打開!

"嗯."

小心的撕開包裝紙,再小心的把封口打開,然後取出一罐用一張張紅彤彤的紙幣折成的心……

"啊啊啊啊啊我也要!"宮飛鳥一個激動,一把就把一罐心從涼禮手里搶走了,只是下一秒又被搶了回去,還被賞了一個釘子.

"這是我的."涼禮涼涼的看著宮飛鳥,抱緊了這一罐的心,又是他喜歡的錢,又是藍影親手折的心,涼禮圓滿了.

"別這樣,分我一點嘛~."宮飛鳥悲戚戚的盯著那一罐罐紅彤彤的心,"一顆,就一顆!"

"滾."涼禮現在就是真正的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他連蓋子上的一丁點兒灰塵都不給任何人,這是他的!藍影送給他的!

"嘛……我都嫉妒了呢."顧譯軒目光掃過現在跟獨寵後宮似的涼禮,眼底好像有點陰影,嘴角的笑都叫人覺得有點發寒了.

"很嫉妒.影,我也要."曲眷熾看向藍影,不客氣的道,反正藍影就是這樣,你想要還藏著掖著,她要看出來還好,她要看不出來又忘記了她曾經做過什麼了讓你這麼渴望,那你就一輩子都別想得到想要的東西,說不定她後天就把她送了涼禮一罐心的事給忘了,所以得提前跟她多念念,省得她忘透了,到時候她又是不相信自己忘記事情了.

"我也要!"

"人家也想要."

"影~"

"不可以偏心啊,我會傷心的."

"……"

看吧,男人多就這點不好,偶爾還不能心血來潮點什麼東西,因為他們會爭寵啊!不給他們?等著吧,他們會輪番上演各種美男計,裝苦逼,裝可憐,裝低沉,裝憂傷……等等技能給你看的!

叫她想無視他們都不行.

等把藍影纏得同意了之後,一群早就餓得咕嚕咕嚕叫的家伙們才連忙入座,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菜是涼禮買的,而涼禮只會對藍影一個人花錢大方,也就是說--

"靠!沒味道!"

"皇後涼涼你敢再一毛不拔一點……別甩我釘子!弄一兩份我們吃的不行啊!"

"給錢."

"……"

藍影看著桌上又開始鬧起來的她的男人們,笑得眼眸微微的眯了起來,形成兩弧美麗的月牙灣,水波蕩漾,看似柔和,卻美得驚心……

翌日.

金燦燦的陽光從窗外滑入,落在皮膚上帶出癢意,白色的大床上一片狼藉,除了連周日都要上班的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其他人都在屋里,每年的結婚紀念日都是這樣,你絕對想象不到昨晚在這種大得有點誇張的床上發生了怎麼荒唐的激烈情事.

隨著時間緩緩過去,男人們一個個的小心的從床上爬起洗澡穿衣出門,唯一一個舍不得起來抱著藍影不撒手的曲眷熾都被拖出去了,尼瑪留這麼一只肉食生物在這里,藍影還能繼續睡好覺嗎?趕緊起來收拾屋子!

大廳里,連單姜琠M莫洛左翼都撩起了袖子擦桌子打掃地面,一開始就說好了,這是他們家,不讓別人進來,哪怕是鍾點工,掃地拖地做家務什麼的都是輪流來的,不過結婚紀念日是特殊的,嗨過頭了弄太亂,所以大家一起來.

皇後涼涼站在一邊狠狠的把一大早跑去公司實則更像是逃避做家務的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給狠狠的記上一筆!

室內小陽台上,宮飛鳥頭頂紮著一塊三角花布不讓灰塵掉到自己的頭上給他的美貌打折,身前圍著同款的圍巾,抱著一根拖把,整個人還沒睡醒的靠在上面睡得快要摔地上了.

紀傾然正在他後面清理沙發,看到這一幕,嘴角笑如春風,明明比起其他人那張臉不算出色,卻偏偏給人一種傾國傾城的感覺,他湊到宮飛鳥耳邊,"有蟑螂爬到你臉上了."

"哇啊!哪里哪里?!"宮飛鳥一瞬間給被電擊了似的,立刻睜開眼一邊原地蹦一邊快速的拂自己的臉,臉上一片驚恐,全身都在哆嗦,尼瑪蟑螂那麼惡心的生物怎麼能玷汙他這麼美麗的容貌!滾開踹飛踩死!

噗……

紀傾然無聲的噴笑出聲,縮回腦袋吐了吐舌頭,裝無辜的繼續干活.

那邊廚房里,同樣沒睡醒的曲眷熾又迷迷糊糊的打爛了一個盤子,涼禮在邊上面無表情的盯著,"第四個了,你這個月抽壞了兩張床,兩個花瓶,三幅畫,還有兩架影收藏的原始人骨架和一個霸王龍的恐龍蛋化石,現在還多上四個骨瓷盤,你從這個月開始到明年一月工資必須一毛不剩的上交,另外孝敬我的,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給你打九點九九折……"

直線式的嗓音沒有絲毫的起伏,一段話下來不喘一口氣,字與字之間間隙不過0.00幾秒,讓人想插個嘴都不行,皇後涼涼在對于錢的事情上,一如既往的固執和不容反駁.

曲眷熾聽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本來就是吃飽了就睡有時候睡飽了都懶得去吃的懶貨,這會兒想打個盹兒都有人在耳邊碎碎念,一個不耐煩就下意識的把拐子亮出來想抽人,後果就是拐子一不小心把他剛剛洗好的一疊名貴的瓷盤給掃到地上去了……

那聲音特別的響亮,連廚房外的幾人聽了都不由得動作頓了頓.

涼禮目光死寂死寂的盯著一地的碎片,好一會兒緩緩的抬頭看著一瞬間清醒過來的曲眷熾,涼涼的小眼神,叫曲眷熾嘴角抽了下,見涼禮拿起手中的筆准備在他的賬本上寫下什麼,曲眷熾豹眸微動,動作快如閃電的出手,絕對不能讓涼禮下筆記賬!要不然他一定會被無限的拉長債務的!這個坑爹的家伙是連利息都要算的,而且還是按照當初羅生若家族那種計算方法,一天好幾萬啊泥煤!

涼禮又豈是能讓曲眷熾輕易得手的人?他可是羅生若涼禮,羅生若家族曾經的王牌殺手,要不然好歹也比曲眷熾年長了四五歲呢.

黑影和白影交纏,整個廚房里頓時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響.

"阿熾完蛋了."顧譯軒笑眯眯的道,沒有誠意的給他在胸前劃了個十字架.曲眷熾那個笨蛋,明明知道他們家皇後涼涼有多坑爹還跟他鬧,越鬧到時候你就越苦逼,廚房里連一個茶杯都是涼禮精心為藍影挑選買的,作為一個掉進錢眼里的家伙,藍影弄壞了沒關系,但是別人打爛一個都是要命,曲眷熾還跟涼禮在廚房里打,廚房要是毀了,嘖嘖,曲眷熾要苦逼了.

"我不會借錢給他的."瑰夜爵正在擦吧台的酒杯,聞言冷酷的出聲.看皇後涼涼訓人和追債是件非常有趣的事,只要那個被訓和被追債的對象不是自己,所以他們樂得看戲,誰管曲眷熾苦逼不苦逼,反正那家伙已經欠下一屁股債了,估計都債多不怕欠了,照樣吃吃睡睡.

藍影收拾好自己下樓的時候就看到涼禮在訓人,曲眷熾站在前面垂著腦袋跟乖寶寶真的認錯似的,但是把腦袋垂下去往上看你就知道了,這家伙根本就是已經睡著了!

她家男人一個個都是這麼可愛啊.

藍影例行的感歎一聲.

"影.過來吃早餐."大廳清理好了算著藍影差不多就要起床了的紀傾然給藍影做了早餐.

"我拿到車上去吃,炫麗和惑還在等我."藍影看了看時間,已經九點了,再下去那兩個家伙幾個小時是拍不完一本寫真的吧.

"我送你去."莫洛左翼說著便走了過來,拉住藍影的手,他這幾天因為工作一直在外面,老想藍影了,恨不得自己背上長了翅膀飛回來,偏偏這男人一向就是個霸氣軍人,雖然很任性,但是對于工作的要求還是很高,所以才沒有不負責的跑回來.

其它男人也不跟他搶,反正他們有的是機會拐騙藍影,這送美人的活就讓莫洛左翼占占便宜好了.

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所在的影視公司是在國內首屈一指的,里面與他們共事的有好幾個著名導演和影帝影後,天王天後,跟莫洛左翼一路過來,看到一些大樓上面的大篇幅海報上的人,除了背靠背攪基樣的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還有這個世界得過國際電影大獎的影後周凱旋和天後木苒,周凱旋是很傳奇的草根出身的大明星,而木苒則是名門之後,富家女出身,兩個人一個在熒屏一個在歌壇,偏偏不知道怎麼的就鬧在了一起,據說起因是因為木苒接了一部電影,拍出來很賣座,但是偏偏周凱旋說了一句木苒的演技不好,所以就鬧起來了.

車子停在門口,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的經紀人早就在門口等著接這個被兩個祖宗鄭重交代的親人了,所以莫洛左翼也就不下車陪藍影進去了,他對這種地方有點反感,對于娛樂圈的潛規則肉體交易什麼的特別不屑,連帶著連對那些明星也不怎麼感冒.

"戴上口罩和眼鏡,別被別人看到了."莫洛左翼給藍影戴上一個口罩擋住口鼻和一個平光眼鏡,一是因為這種地方肯定少不了各種脂粉味,藍影的五感又比正常人強上許多倍,味道會被放大很多倍,到時候藍影聞著難受;二是這種地方各種狼肯定少不了的,什麼影帝啊超級男名模啊導演啊藝術監制什麼什麼的,總而言之,就是把這種漂亮的臉和讓人看著便忍不住淪陷的眼睛遮住比較好,省得到時候又像以前一樣不小心引來許多狼和怪物史萊克,雖然他們一定會很英勇的把他們都打跑!

藍影靜靜的被男人打扮著,聞言笑彎了眼眸,"嗯."

莫洛左翼一怔,發現這眼鏡好像有點不管用,但是偏偏藍影說話或者聽別人說話都習慣性的喜歡看著對方……

那邊經紀人很忙,見車上的人遲遲不下車,有點不耐煩的上前敲了敲玻璃,藍影見此也不跟莫洛左翼說什麼,吻了下唇之後便下車去了.

經紀人叫JM楊,是個戴著一個很潮的豹紋眼鏡,粉紅色的長袖體恤和格子小腳褲,帶出過許多個王牌,所以也是有驕傲的資本的,這會兒在樓下等了藍影二十幾分鍾,早就有點不耐煩了,見藍影戴著白色口罩和很土的眼鏡,眉頭蹙了蹙,"你怎麼這樣打扮?"

"不行嗎?"仿佛從遙遠的地方傳來,顯得有點空曠靜籟的聲音從口罩後面傳出,驀地叫JM楊有點怔住,看著藍影有點難以置信,這聲音真好聽!比他們公司的靈魂唱將歌遙還要美!

還想說什麼,JM楊的電話便響了起來,很匆忙的掛了電話便大步的往前走,讓藍影自己跟上,"我告訴你,我們公司正在忙碌的時間段,一般是不容許探班的,是因為炫麗和小惑的請求我才特殊允許的,現在里面有許多大明星在里面化妝錄音和拍電影,你不能隨便亂跑也不能上去纏著他們要簽名,大家都是有點脾氣的,我知道你肯定也崇拜……欸?人呢?"JM楊說著扭頭往後看了眼,然後驚訝的發現,藍影沒了.

上篇:婚後生活第三彈    下篇:婚後生活第五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