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八彈   
  
婚後生活第八彈

g,更新快,無彈窗,!

處于樓頂的露天咖啡廳十分的幽靜美麗,一出來就看到一個幾乎蓋住了半個陽台的翠綠色葡萄藤架,下面是一張張精致漂亮的座椅,有三三兩兩的女性在輕聲談笑,也有獨自坐在安靜的一角喝著咖啡敲著筆記本電腦的知性女人,優美動聽的純音樂從設置在入口處邊上的櫃台內傳出,再過去一些,還有一架白色的鋼琴……

藍影喜歡這里,這是瑰夜爵專門給她設計的,他們都知道藍影沒事干的時候喜歡坐在咖啡廳里享受靜謐的時間,她可能會回想一下不久前發生的,她還有記憶的事,也可能搬台電腦看人與自然或者任何與動物們相關的紀錄片,也可能只是單純的發發呆,喝喝咖啡.

藍影無疑是這里的熟客,她一走進這里,一個拿著托盤的年輕男人便驚喜的走了過來,"影小姐!"

藍影歪了下腦袋,微笑的看著他,有一點點的印象,不過顯然她已經忘記他叫什麼名字了.

"我是小臣."男人卻已經習慣了每一次見她都要自我介紹一下,雖然無奈又挫敗,但是也沒辦法啊,他把藍影引到藍影最喜歡的位置--在葡萄藤外的座位.因為有些客人有時候會喜歡徹底露天,所以有一半的座位是沒有在藤架下面的.

"謝謝."藍影微笑道.

小臣也微笑,"還是老樣子的無糖抹茶蛋糕和苦咖啡嗎?嗯……還有一台電腦?"

他完全知道藍影的打算,藍影雖然不記得人名,但是卻記得自己是這里的常客,因此也不意外對方會知道她的喜好,點點頭.

至于電腦,他們這里是免費提供給客人使用的,只是不能帶走也不能損壞.

今天是陰天,非常適合坐在這樣的天空下喝咖啡享受時光.

清風微熹,輕輕撩動她的發,白色的裙擺微微的蕩漾,明明是很單調的黑白,然而她就這麼靜靜的坐在那里,都像一副美麗的風景畫.

"請問我們可以坐在這里嗎?"短暫的癡迷過後,歌森便帶著木苒走了過來,十分紳士的問道,仿佛方才在里面走廊說出那些下流話的人不是他似的.

木苒打量著藍影,下巴有些緊繃微抬,和歌森一模一樣的墨鏡下面的眼眸帶著警惕和不喜,歌森是什麼德行她這麼多年還不清楚嗎?他想泡這個女人!

以前她是放任著他的,因為她知道,她管他,只可能讓他離開她,歌森這樣的男人最恨束縛,最討厭別人管他,連歌嵩的話有時候他都不聽,更何況她這個女人呢?歌森要的是一個聽話不會讓他覺得不自由的女人,所以她放縱他,甚至有時候還會幫他把想要的女人釣到手,因為只要吃到了,他就不會再感興趣,這也是她放心的原因,但是如今,此刻眼前這個女人,卻讓她莫名的警惕了.

絕對不能讓歌森和這個女人靠太近!

腦子一刹那冒出這樣一個信息,快得把她自己都打得有點慌亂措手不及.

藍影看著他們,微笑淡然,"不可以."她不喜歡和沒好感的陌生人坐在一起.

"謝謝."歌森卻沒臉沒皮的拉著木苒坐了下來,在別人看來就像藍影已經同意把座位分給他們一半似的.

藍影嘴角的笑容淡了一些,"不請自來的客人很惹人討厭呢."那天籟般的嗓音輕聲道,毫不給面子.

"有什麼關系,就當交個朋友不行嗎?我為剛才的事向你道歉,看在我和端木惑和炙焰雨炫麗是同事的份上,原諒我這一次?"歌森說的很誠懇,那張嘴皮子很厲害.

在這里的幾個女人目光時不時的輕輕瞥過這邊,落在歌森和木苒身上,只不過到魅世俱樂部休息找樂子的一般都是有錢人公子哥兒千金小姐,明星們自然不少,所以她們也沒有什麼特別激動的,只是女人難免八卦.

不得不說,歌森還說到點上了,他提到了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這讓藍影稍稍的思考了下,覺得不能讓辛苦賺錢還他們家皇後涼涼的兩個男人和鄰居搞僵關系,雖然交朋友那是不可能,不過分一半坐就分一半坐吧,反正她無視他們就好了.

木苒看了藍影一眼,雙手輕輕的抓著歌森的手臂,"森,不要強求人家,我們坐別的座位吧."

歌森不理她,見藍影沒再趕他們走,連忙喊來侍者,問藍影想要點什麼,藍影說她已經點了,歌森又問有什麼好介紹的,藍影說不知道,歌森就跟侍者說要和藍影的一樣.

侍者奇怪的看了歌森和木苒一眼,但願他們不會後悔.

不一會兒,小臣便親自把藍影的那一份從小廚房里端了出來,看到坐在藍影對面的歌森和木苒怔了怔,沒說話,不一會兒又把已經連好了wifi的白色電腦拿給了藍影,于是藍影便徹底的無視了歌森的喋喋不休,找到了紀錄片戴上耳機專注的看了起來,不一會兒卻又被打斷了.

歌森拔掉了她耳機插頭,把聲音放了出來,笑得壞壞的道:"放出來一起看比較有感覺不是嗎?"

藍影同意了,只是很快歌森就後悔了,為什麼?因為藍影在看的竟然是各種動物解剖的紀錄片,甚至為了教學,還有人體解剖做對比,血淋淋的場面,真的超級惡心的!

木苒捂著嘴,壓下反胃想吐的感覺,不得不放開歌森的手坐回藍影對面,她道:"藍影小姐是醫生嗎?對這種事情很感興趣的樣子."

藍影聞言沒有抬眼的道:"還好,比起對尸體進行解剖,我更喜歡活體解剖."頓了下,"我不是醫生."

木苒和歌森都呆了呆,上來給他們送咖啡和蛋糕的侍者打斷了他們的呆怔,墨鏡擋住了他們有點被嚇到的表情,但是看藍影那樣子,又覺得她是在跟他們開玩笑的.

不由得拿起剛剛送上來的香濃誘人的咖啡,想要安撫一下被經嚇到的心髒,哪知絲滑的液體在味蕾上釋放出味道,頓時叫兩人臉色驟變,怎麼會這麼苦!就算他們還沒有加糖也不應該這麼苦啊!

連忙拉過綠色可愛的抹茶蛋糕,想要把苦味緩和一下,然而下一秒,表情卻更難看了,明明是蛋糕,但是為什麼會沒有味道!沒有味道的蛋糕好難吃,連奶油都難吃到極點!

"因為這是無糖抹茶蛋糕和不加糖不加奶精的苦咖啡,這不是你們兩位要的嗎?"送咖啡的侍者這樣回道,心想果然後悔了吧,影小姐的喜好可不是誰都能承受得了的.

歌森臉色難看的看了藍影一眼,結果藍影卻一邊輕輕的優雅的喝著咖啡,一邊目光專注的盯著電腦屏幕,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這邊的場景,好像他們是陌生人一樣,敢情剛剛他說了那麼多討好她的話,都是白費的嗎?

不得不說,歌森很不高興,從小到大順風順水,都是女人倒貼他,沒有他這麼討好過女人的,哪怕是口頭上的!

歌森站起身,不理會木苒便大步的走了,木苒連忙拿起包包想要追上去,卻又莫名的停下腳步看了藍影兩秒,才離開.木苒已經決定了,一定要想辦法讓藍影離歌森遠點,歌森從來沒有因為哪個女人而出現過這樣的情緒!

藍影卻是眼都不抬一下,仿佛沒有注意到他們的離開似的.

陌生人而已,需要注意麼?

清風徐徐,咖啡廳內人多了又少,少了又多,但是總是那麼安靜舒緩,人們三三兩兩的,總是時不時的看向那抹白色的倩影,看到上去搭訕的男人很多,女人竟然也不少,多半都是穿著光鮮亮麗的有錢人,只是藍影對打著這種主意的人都沒什麼交友的興趣.

天色漸暗,藍影卻看紀錄片看得入迷,要不是紀傾然打電話過來,她都差點忘記她應該去吃飯,然後去周家當什麼家教了.

……

周家,低調的華麗味道濃重的大別墅內,燈火通明,鶯歌燕語,穿著禮服的男孩女孩們談笑風生,目光時不時的看向門口,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你們說教授會不會陪她一起過來?"有個女孩很期待的問道.

"應該不會吧?他們又不知道我們設了宴會."又一個女孩道,這哪里是什麼宴會,分明就是要給不知死活看不清自己所在的世界的土包子一個好看的鴻門宴.

"如果有來就好了!"一個女孩搖晃著手中的酒杯,眼眸微微的眯著,擋住里面肮髒的想法,宴會嘛,人多酒雜,有時候不小心情迷意亂了很正常啊.

當然,有這種想法的可不止她一個,雖然她們都很想要跟單姜琩茪@場意亂情迷的歡愛,但是現場那麼多個男人,單姜琲漫d子又是如周純子說的那樣好看的話,讓他們來個意亂情迷也不錯啊,弄髒她,單姜琩獐侚u秀的男人都是高傲的,到時候就不會再愛她了吧.

女孩們交換目光,會心的邪惡一笑,低頭喝著手中的香檳.

男孩們幾個擠在一團,他們對單姜琲漱k人可沒什麼興趣,雖然單姜痧u的很漂亮,但是他終歸是男人,又不是所有人都是同性戀,而單姜琲漱k人,那就相當于已經有主的二手貨,他們才不要呢,他們現在只對從劉書呆的手機上的那個女人感興趣.

"……什麼時候去堵人?"

"可是又不一定人家會再次出現."

"靠!管他啊,不堵的話說不定就永遠看不到了!"

"那這樣吧,一人一天蹲點……"

……

藍影車子剛停穩下來,就覺得周家彌漫著一股挺熱鬧的氣息,眉梢輕挑,拿著包包便走了進去.

雖然沒經驗,也不知道到底要教個什麼東西,不過藍影對于未做過的事還是很期待的,所以拒絕了單姜琲熙郎餼n求和其他男人的陪伴要求,不過顯然,她男人才不會那麼聽話呢,特別是已經知道這些學生在打什麼壞主意的……宮飛鳥.

宮飛鳥這家伙永遠都是最會撒嬌賣萌最會纏得藍影舉手投降的家伙,所以偶爾任性幾次,反而更招藍影寵愛,按照藍影說的,宮飛鳥那就像一只漂亮可愛卻又很喜歡鬧騰的……薩摩耶.

于是藍影看著撲過來不斷蹭著扭著的家伙,無奈的揉揉他褐色卷卷的發,然後挽著人進去了.

宮飛鳥樂得眉眼彎彎,茶色的眼眸如同明月,亮亮的.

他們一點兒都不在乎,那些學生會很奇怪和懷疑,為什麼他們的宮飛鳥教授會和單姜痡訇穠漲拲C一起出現,話說宮飛鳥你妻子不會吃醋嗎?難道你和單姜琤L妻子有一腿?

他們果然很奇怪很懷疑,連剛到嘴角得意惡意的笑都僵住了.

一襲很簡單的白裙,一頭沒有任何點綴的黑發,嘴角含著淺淡柔和的笑意,眸亮如明珠,五官是那樣的精致典雅,一瞬間便讓周圍的燈光暗了下去,而她身邊的男人,高瘦的身材,看起來比其它男人要纖細上一些,美得有些妖氣妖豔的面容,很潮很帥氣的打扮,站在女人身邊,仿佛天生一對……不對,其實更像被主人牽出來遛遛的鬧騰狗狗……

誰都知道那是誰,他們英才同樣人氣超高引得各路英雄盡折腰的宮飛鳥教授啊!

這是宮飛鳥教授和他傳說中的妻子嗎?

"奇怪,藍影小姐應該是單教授的妻子才對啊,為什麼會和宮飛鳥教授一起?"周純子出聲打破了連呼吸都變得極淺的甯靜.

"什麼?她就是單教授的妻子嗎?她就是那個鄉巴佬?!"

"可是看起來像貴族小姐……"

"雖然看不出衣服是什麼牌子,但是看料子和款式都不可能是路邊貨啊……"

"……"女孩們驚訝的嘀嘀咕咕的,有些警惕不敢上前,本來被單姜皕d得暈頭轉向的腦子在看到藍影的時候也不由得冷靜清醒了一些,那麼明顯的與眾不同的氣質,如果你還敢隨便上去無禮惹事的話,那麼就是腦殘蠢貨了,更何況她身邊還有個宮飛鳥.

最後還是周純子走了上去,純真如初生小鹿的看著兩人,"藍影老師.宮教授."

藍影看著周純子,沒出聲,宮飛鳥則笑眯眯的打招呼,"你好."

周圍人見周純子上前,也慢慢的圍了上去.

"宮教授怎麼會和單夫人一起來呢?"

"是啊,教授,你妻子不會吃醋嗎?"

"教授,你今天還是非常的漂亮!"

"……"

宮飛鳥臉色越來越臭,目光看著被女孩們擠出去後被男孩圍起來的藍影,這就是所謂的家教嗎?臥槽!幸好他跟過來了,要不然藍影還不知道怎麼被這群人圍攻呢,雖然他知道藍影是怎麼也不會被圍攻成功的,但是看著那群毛都沒長齊的魂淡圍著他們家藍影,真的超級不爽的!

大部分的女孩擋住了宮飛鳥,周純子和幾個女孩子則負責找茬,目光交彙,彼此心知肚明.

"老師."周純子把酒遞給藍影,怯生生的笑,"謝謝你願意教我."

藍影接過酒杯,搖晃了下里面的紅酒,笑容淡淡的看著她們,一瞬間竟叫她們心虛害怕了下,不由得握緊了雙手.

"如果你真的願意學的話."藍影道.

"當然!"周純子心虛的道,目光看著藍影手上的紅酒,心里焦急,連忙拿過一旁的香檳,"老,老師,我敬你!"說著連忙喝了一口,看著藍影.

對方這麼期待她喝,藍影怎麼能不滿足她的願望呢,這可是"拜師宴"吧?

猩紅的液體緩緩的滑入唇中,叫幾個女孩眼睛微微的亮了一些,有一種奸計得逞的味道.

小孩子的小伎倆.藍影放下還剩了一半的紅酒,"那麼,開始吧."

沒反應過來的周純子怔了怔,"啊?"

"你以為我會浪費一個小時的時間在這里跟你進行無聊的宴會節目嗎?"藍影微笑著道:"既然作為我的學生,那麼就必須做好聽話吃苦的准備,要不然後果很嚴重哦,你父親說的話還記得嗎?忘記的話,我會實施暴力行為的哦."

周純子被嚇得往後退了一步,她明明笑得那樣好看,可是她卻莫名的有種她說到做到的感覺……她不會真的想要打她吧?!不對,爸爸才不可能讓她這樣做呢!

"首先,嗯……你身子骨好像非常弱的樣子,先繞著你家跑上二十圈吧."藍影微笑著道.

"什麼?"周純子大驚,這個女人在胡說什麼啊?!這個時候,竟然要她跑步?

"不願意?那我回家了."藍影說著往外走,周純子和其它女孩立馬就急了,這藥效發揮還需要一會兒時間呢,讓她走了豈不是白費心思了?不得已,周純子只能咬著牙去跑步,提著粉色的裙腳三兩下就跑得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偏偏藍影還站在門口計數計時,要她想偷個懶都不行.

"為什麼要她跑步啊?"粘著藍影的幾個男孩奇怪的問道,這個點要人跑步的還真奇怪.

"因為看她跟弱不禁風的小白蓮模樣,有點不爽吶."藍影微笑,"而且如果不把她訓練結實一點,我不小心把她打死了怎麼辦?"

上篇:婚後生活第七彈    下篇:婚後生活第九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