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九彈   
  
婚後生活第九彈

g,更新快,無彈窗,!

邊上的男孩們目瞪口呆,似乎沒想到這樣一個女人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什麼叫一不小心把她打死了?說的好像她很暴力似的.

"我認為斯巴達式教育是最有效並且最快速的教育方法,身體經過刺激後形成的身體記憶和條件反射會讓你迅速記住短時間內要記住的東西."藍影很好心的給他們繼續解釋,雖然有一部分可能只是短期記憶,不過這有什麼關系,藍影一定會用斯巴達方式讓她牢牢的記住某些東西的.

她的嗓音那麼好聽溫柔,面容那樣精致柔和,眼眸微斂,如剪剪秋水,不知道為何,一本正經似的說出這樣不符合外表的話,神經大條的人會覺得有種異樣的萌感,神經纖細敏感的人,則覺得叫人有種想要打冷顫驚悚感.

"好像不怎麼好惹的樣子……"站在稍微遠一些的女孩見此心有余悸的道.

她身邊的女孩看了藍影一眼,冷冷的扯了扯嘴角,"怕什麼?女生會的學姐們晚點也會過來的,前輩們可都是厲害人物,還怕她一個弱不禁風的鄉下女人不成?"

藍影確實看起來纖細弱小,弱不禁風的.但是她身邊的女孩子很想說,她覺得她應該不是什麼鄉下女人,那衣服的料子上好,款式也很優雅高貴……

……

不同于藍影今日的愜意舒心,歌家今日可快熱鬧翻了.

八卦新聞,娛樂頭條,標題大大的!--天後小心眼,害怕風頭被搶解雇和音!

從來沒有過任何緋聞和不良信息的歌遙竟然被爆出這樣的新聞,一瞬間引起了諸多的連鎖反應,不知道是有人故意黑她,趁機落井下石,還是她本就如此,許多不知名的三流歌星或者幕後和音都冒出來指證這女人心胸狹隘,搶走原本屬于別人的好歌,一聽到可能會動搖她地位的聲音就會遭到打壓balabalabalabala……

網民紛紛驚呼,人不可貌相啊!雖然也有人在維護她,但是歌遙還是快氣瘋了.

"該死的!這該死的女人!"華麗的大廳內,歌遙氣得肩膀抖動,走來走去坐不安穩,手上緊緊的抓著那份報紙,都揉成了團,她本來是不看這些沒什麼營養的垃圾新聞報紙的,所以今天去公司注意到有人對她指指點點眼神怪異她也沒猜出是怎麼一回事,直到經紀人米蘭急匆匆的拿報紙給她看她才知道.

歌遙認為,她一個天後竟然要和一個名不見經傳甚至根本不在圈內混的女人放在一起對比,簡直就是對她的天大侮辱!而後面那些不要臉的下三濫的女人冒出來,更是讓她氣憤不已,不過是垃圾!為了一首歌也可以被人上,她只是讓她們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實力唱將,而不是靠關系上位的花瓶而已!竟然因此而遭到譴責,這些人還有沒有腦子?!

米蘭在一旁勸著消氣,"你別著急,這些八卦你別理她們,遲早要沉下去,你一急反而還給別人炒作的機會了."

"不氣,我能不氣嗎?!真是氣死我了,那個女人是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家的人對吧,好,很好!"她眼里滿是陰狠,任何妨礙她道路的人,她都要清除掉!

歌森懶洋洋的坐在沙發上,見此嘴角扯了扯,"丑事被爆出來還怪別人."

"你閉嘴!"歌遙回頭就怒吼,瞪著歌森很不開心,"木苒都跟我說了!我告訴你,你在外面玩玩可以,你未婚妻是木苒你也只能娶她,別讓外面的狐狸精偷了你的心,要不然最後苦的是你!"

"還真是多謝你啊,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像你這麼蠢的."歌森嘲笑道.

"你……"歌遙本來就在氣頭上,歌森還要對她陰陽怪氣冷嘲熱諷的,他還是不是她弟弟?!

"啊~"歌森打了個哈欠,站起身懶懶的扭了扭腰,走上樓的時候慢悠悠的說:"至于狐狸精啊……聽說莫洛左翼是有妻子的,軍演完了就立刻回家跟妻子過結婚紀念日了,你這個妄圖勾引他的人,不也是小三狐狸精麼?"

歌遙臉色驟變.

歌森卻還不停口的繼續道:"如果你能做到也就算了,偏偏你一路費盡心機走到天後這個位置上,光彩奪目光鮮亮麗的,人家連眼角都不給你一個,你丟不丟人?說你犯賤還不服氣,嗤!"

"歌森!"歌遙氣得全身顫抖,她的事,需要你管?!

歌森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桀驁不馴的轉角不見蹤影.

歌遙把米蘭趕出歌家,紅著眼眶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邁著步伐上了二樓,她沒有房間,而是走進了歌嵩的書房,她看到桌面上有許多文件,她記得自家大哥有暗中搜查過莫洛左翼的信息,如果有的話,那麼一定會把他妻子也一並搜查出來的……

她翻了翻,看到了一張搜查證,一個逮捕令,她怔了怔,快速的翻了翻,然後看到莫洛左翼要被逮捕的罪名是……重婚罪?!

這……這是什麼?!重婚罪?!

歌遙呆住.

她看到了一張照片,照片上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白色的裙子,細長的發……不正是她在TMT公司見到的那個女人嗎?她是莫洛左翼的妻子?可是重婚罪應該是……也就是說,犯了重婚罪的人不是莫洛左翼,而是這個叫藍影的女人?!她欺騙了莫洛左翼嗎?!

歌遙覺得心髒跳得飛快,血液都沸騰了起來,很緊張很激動!

再看下去,她還嫁給了誰……炙焰雨炫麗?!端木惑?!單姜,曲眷熾……瑰夜爵?!

天啊!

歌遙覺得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瑰夜爵?這不是魅世的總裁嗎?!她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騙過這些天之驕子們,把他們當成傻子在耍?她到底是如何周旋在十個男人之間的?他們都被她迷得團團轉了嗎?!太可怕了!

歌遙被驚得腦子都亂套了,把一些小細節都忘記了,滿腦子都是藍影欺騙了十個男人的感情,把他們當成傻子耍的團團轉,她一定要告訴莫洛左翼,告訴他他被騙了,然後莫洛左翼那樣驕傲的男人就會離開她,然後她就有機會了!沒錯!就是這樣!只要把她踹掉,莫洛左翼才會看到她的好!

"你在這里干什麼?"歌嵩皺著眉頭出現在書房門口.

歌遙驚了一下,卻沒什麼忌諱,歌家就他們三兄弟互相依靠扶持,還有什麼不能說?

"哥,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歌遙拿著藍影的相片有些激動的走過去問道,"她怎麼能騙了十個男人?而且每一個似乎都不平凡啊!"要知道即使是紀傾然也是在貴族幼兒園里的金牌教師,每個月拿的工資和在貴族圈內名聲是呈正比的,誰家的孩子都想塞進他的班級里讓他帶,那身氣質實在太叫人喜歡和信賴了.

歌嵩看了眼相片,眉頭皺的更緊了,一把搶下,"你出去,別攙和我的案子."歌嵩也沒想到,只不過是深入調查一下莫洛左翼他們這些可疑人物,竟然會查出這種事,而且這個女人還是他今天剛剛見過的,很難想象那樣氣質的女人會是一個騙子,雖然也有可能只是假象,但是誰會這麼蠢把這明顯把他們牽連在一起的事情紀錄進國家公民信息機密庫里?當初紀錄的工作人員怎麼也沒發現不對勁?

其實這還得怪藍影她男人們,當初藍影他們剛到這個世界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侵入國家檔案,然後讓男人們一個個自己去填,結果他們一個個的都很默契的填"已婚配",妻子那欄填上"藍影",結果現在就出現這種狀況了.

歌遙哪里肯就這樣,一把抓住歌森的手臂,激動的問道:"哥,你明天是不是就要去逮捕這個女人了?"

"你別管,快出去."歌嵩煩躁的把人推出去,好一會兒冷靜下來走到辦公桌後,作為一名軍人辦案的時候是絕對不能帶入私人感情,所以就算對藍影有好感,既然她犯了法,那麼就必須接受法律的制裁!

都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不,那邊歌遙卻已經按捺不住了,拿出手機就急急忙忙的給莫洛左翼打電話,噼里啪啦就把事情給說了,還說得聲淚俱下,義憤填膺……

……

等周純子氣喘籲籲的跑完的時候,家教時間已過,藍影和宮飛鳥正准備回去,一群穿著華麗高貴,與在場的這些女孩明顯氣場更加凌人的女人出現了.

腳步聲穩重而清脆,每一下都帶著一種撞擊人心的感覺,目光凌厲,看著和宮飛鳥站在一起准備出門卻被她們擋住了去路的藍影,仿佛判官審判犯人似的審視著.

宮飛鳥茶色的眼眸微微的眯起,這些人,是英才女子學生會的高層吧?終于還是來摻和一腳了嗎?

"宮飛鳥教授."為首的穿著金黃色長裙的女人冷豔高貴的出聲,氣勢十分的凌人,猶如女王般,叫原本在場吵鬧的男孩子都禁了聲,"我們剛到你們就要走了嗎?"

她目光轉向藍影,壓迫感十足,若是普通人定是要被嚇得腿軟或者往後退的.

偏偏這兩人對之視若無睹.

"我們要走要留,需要得到你的允許嗎?"藍影有些疑惑的出聲.

"看來你很瞧不起我們女生會."那女人一句話就把藍影說成了刁蠻可惡的女人.

藍影眨眨眼,目光掃了下這群人,點點頭,"確實沒什麼值得我瞧得起的."

誰也沒想到她竟然真的敢這麼說,連那個女人都被驚得有些說不出話來,她有沒有搞錯?她們可是英才的女生會,那意味著將來里面的每一個人必將在社會上成功而富有名氣!她竟然敢說瞧不起她們!

周純子此時連忙拖著疲軟的雙腿走了過來,可憐兮兮的看著藍影,"老師你多留一會兒吧,不是還沒有教我什麼嗎?"她心底著急,為什麼都那麼長一段時間了,那藥還沒有發作?難道是拿錯了或者她喝太少了?好不容易才弄這麼一次party,而且她還這麼狼狽的跑了這麼久,絕對不能白白放她走!

藍影驚訝,"不是已經教你了嗎?"

周純子怔住,"沒有啊."

"難怪你叫純子,真是又純又蠢."藍影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她連罵人都罵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甚至理所當然的樣子,叫剛剛聽到動靜從樓上下來的周南端臉色都變了,只是還來不及出聲便聽到藍影又道:"首先教你的第一件事:要給別人下藥挖陷阱別露出那麼一副明顯在算計別人的表情,老師我都不得不看在你那麼渴望的份上喝了一口了;第二,要做壞事就要做絕一點,否則到時候悲劇的會是你,你剛剛是不是喝了我放在桌上的那杯你親自給我的酒?看,你的臉頰紅的不正常,全身是不是都熱起來了?"

周純子臉色驟變,她全身確實滾燙燙的,但是她以為這是因為她剛剛跑了二十圈的原因,而她剛剛確實在桌上拿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想要解渴……

周南端臉色更是難看,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家寶貝女兒,他剛剛聽到什麼了?下藥?這兩個字聽起來就是那樣的難聽肮髒!而且現在還自食其果了?

場面隨著周純子的藥發作到處抓男生親而變得混亂起來,周南端簡直就要氣死了,臉色難看的跟藍影道了歉又把藍影和宮飛鳥送出了門,叫藍影不禁猜測,這麼一個知書達理的男人怎麼會生出這麼蠢的女兒.

"管他們呢."宮飛鳥黏著藍影不放,鼻子這里嗅嗅那里嗅嗅,然後就跟小狗似的舔了起來.

"別鬧,開車呢."藍影把宮飛鳥的腦袋推了回去,不一會兒宮飛鳥又粘了過來.

"影身上有那群臭小鬼的味道,那些都是細菌!一定要清除掉!我給你消毒!"

"你的口水就乾淨麼?"藍影一如既往的誠實.

"怎麼可以這樣說!嗚嗚……明明你都吃的!"

"那是因為你會撒嬌耍無賴啊,要不然以後別把舌頭伸進來."

"不要……影今晚幫我洗頭好不好?"眨巴眨巴妖豔的茶色眼眸,撒嬌的蹭著她的胳膊.

"好."

"然後再一起洗澡,好不好?"他是得寸進尺的好手.

"好."

"然後親親小飛鳥好不好?親一親舔一舔,小飛鳥會很幸福的!"

"……"

宮飛鳥這一路都在不要臉的纏著藍影撒嬌賴皮著給他"咬",卻不料他們車子剛在他們家的地下停車場,就看到莫洛左翼的車子飛速的停在了他們身邊.

"影!"莫洛左翼臉色嚴肅,把宮飛鳥扯到一邊,把藍影摟進懷里往屋里帶,"進屋說."

藍影眨眨眼,沒說話的任由他摟著大步進屋.

他把從歌遙那里聽到的事情跟所有人說了,頓時又引起了一片喧鬧.

"誰讓你們寫的?!"曲眷熾目光銳利如豹,他認為他是第一個寫信息的,他第一個就占了藍影是他妻子的身份,後面這群家伙根本就是在抄襲!看吧,這下害藍影犯了重婚罪了!

涼禮眸光死寂死寂的,一根釘子直接甩了過去,難道他不是應該理所當然的在妻子那一欄上填上藍影的名字的人麼?

"他們想抓影嗎?"單姜琤X聲道.

"抓我?"藍影坐在電腦前,歪著腦袋看他們,"為什麼要抓我?我犯法了嗎?"

"重婚罪."瑰夜爵道.

藍影驚了下,恍然大悟,"好像真的是,我應該進監獄啊!和十個男人結婚,這是犯了九次重婚罪?他們會判我多少年?還是只是罰錢呢?"

"影,別玩了."紀傾然笑得有些無奈,她可千萬別一時興起想去監獄里玩.

藍影輕笑,可愛的吐了吐舌頭,手指頭在回車鍵上一按,頓時她家所有男人的資料上都成了未婚,曾經的紀錄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翌日.

歌嵩正准備讓人去辦案,卻聽到沒有證據的消息,再看那些資料,所有人都是未婚,哪里來的重婚罪?但是再看他打印下來的那些資料……太蹊蹺了,歌嵩不是傻子,他也不相信自己會看錯,所以……果然那群人有古怪.

而歌遙則是氣得半死,她都准備好要去十九區找莫洛左翼,要去趁虛而入,要……可是誰告訴她只是一夜之間,事情為什麼變成這樣?!那明明就是個賤人!

他們的世界似乎因為藍影這個女人的出現而變得不正常了起來,歌森天天去魅世俱樂部堵人,和藍影關系似乎漸漸的熟絡了起來,藍影告訴他他已經結婚了,但是他回去一查資料,沒發現藍影有什麼丈夫,以為藍影是間接拒絕他,那男人越挫越勇,把自己越陷越深,木苒在邊上看得著急,又偏偏沒什麼辦法,最後想出了一個餿主意.

反正歌森就是那種吃到了就不會再珍惜的人,既然如此,她就趁他還未泥足深陷的時候幫他吃到好了,省得日後真的愛上了,吃到也只會更愛.

"有事嗎?"藍影微笑著看著對面的女人,對于這個人竟然會那麼鄭重的在魅世留信約她,有點好奇.

上篇:婚後生活第八彈    下篇:婚後生活第十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