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十彈   
  
婚後生活第十彈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覺得有點好笑,對面那個女人,那個名為木苒的天後竟然一副放低了姿態來討好她的樣子,可她一邊這樣做,一邊又趁她去了一趟洗手間的時候,給她的咖啡里下了乙醚,可惜了,雖然藍影看她那麼辛苦挺想真的暈倒來配合配合她的,可偏偏她的身體異于常人,這些藥物都會被細胞自動排出體外,很難產生作用啊.

當然,如果她下的是在單姜琤L們的那個世界的奧國生產的藥的話,可就不一定了,他們的藥劑強力到能突破藍影身體承受范圍的底線呢,藍影曾經不是在奧國的藥上面吃過虧麼?

木苒盯了藍影半天,卻怎麼也沒見到藍影有要昏迷的跡象,不由得心里焦急,"藍影小姐,你有覺得哪里不舒服嗎?"

藍影微笑的看了她一眼,"我很舒服啊."涼風習習,溫香飄蕩,她喜歡.

木苒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買錯了藥,但是她總不能現在又跑去藥店買啊,這女人一副馬上就要走人的樣子……

她咬咬牙,雙眸盈上一片水意,出聲道:"藍影小姐,實話跟你說了吧,這一趟邀你出來,是為了歌森的事."

切入主題了嗎?還是一計不成再生一計呢?嗯……真煩,最討厭這種費腦筋的事了,所以藍影決定不想了,隨心所欲一向是她的風格.

"嗯哼."

"歌森喜歡你,你知道嗎?"木苒咬了咬唇道,睫毛微斂,藏住了眼底的嫉妒和陰狠.

"我知道,那家伙的纏人勁很討人厭呢."藍影攪著前面的咖啡,笑容溫柔的道.

木苒有些錯驚愕的看著藍影,有點不敢相信她說的話,難道一直以來不是這個女人在勾引歌森,而是歌森在死皮賴臉的倒貼嗎?她眉頭一皺,徒然把這個想法踢飛,一定是她在欲拒還迎的勾引,歌森才會被她迷得神魂顛倒!要不然她木苒自問長得也不差,氣質更是上佳,根本不可能比不上她,果然還是因為這女人手段比她高明!

"如果你不喜歡他,可不可以請你跟他說清楚,我是他的未婚妻,我愛他."木苒道.

藍影眉梢輕挑,"關我什麼事?"

"什麼?"木苒眉頭一蹙.她沒想到藍影竟然會這樣回答,在這種時候,正常人難道不是應該點頭答應嗎?

白皙的手指輕輕的滑過精美的咖啡杯邊緣,她靜靜的坐在座位上,便如同一幅畫般動人,"歌森喜歡我那是他的事,我也已經很明確的告訴過他不喜歡他,我已經表明了我的態度,他自己要倒貼是他的事,而你是他的未婚妻,在我這個疑似第三者的人出現的時候沒有及時的制止他的不合理行為,現在卻還要我這個外人幫你處理?再說,如果每一個喜歡我的人我都要親自去解釋去勸告他們不要喜歡我的話,我早就死了."她頓了頓,繼續微笑著道:"累死了."

木苒目瞪口呆.這女人……

"那麼,我走了."藍影站起身,看向櫃台的小臣,小臣點點頭,那意思是結賬,至于給錢什麼的,聽說過自家老板夫人在店里吃飯還要給錢的麼?

木苒愣了好一會兒,連忙抓著包包追了上去.

遠遠的就看到藍影走路慢悠悠的,仿佛不是在走廊中行走,而是皇家的花園里閑庭漫步,白色的裙角輕飄,每一下都叫人覺得有種莫名的動人感……

她連一個背影都極度的礙眼!

木苒抓著包包的手驀地一緊,咬著牙快步的追上去,"藍小姐."

藍影沒理她,自顧自的走進了電梯,木苒大步跟進.

"藍小姐,今天是歌森的生日,他就在樓下的包廂里,就算你不喜歡他,既然來了,就跟他說一句生日快樂吧,他這幾天心情不好,工作都失常很多天了,自從上次和炙焰雨炫麗端木惑的寫真集大賣之後,TMT公司決定拍出第二輯,他工作狀態不好的話,會影響炙焰雨炫麗他們的工作進度的……這樣可以嗎?"木苒目光十分的誠懇.木苒不是傻子,她發現了,只要事關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的,她總是會稍微的退一小步.

這不,藍影點頭了,這幾天那兩個家伙又開始加班了,看到他們的黑眼圈,藍影心疼呢.

木苒微笑.

"藍影小姐和炙焰雨炫麗端木惑是親人?"因為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是同性戀,所以她下意識的不把藍影和他們兩人的關系想曖昧了.

"嗯."藍影應了聲.純屬禮貌回應.

見藍影一副不怎麼想鳥她的樣子,木苒心底不屑冷笑,也不再說話了.

此時,三樓301包廂內,酒杯碰撞的聲音,人們哄鬧的聲音,女人嬌笑的聲音,這是歌森和他的狐朋狗友們.

"森,今天你生日,你說吧,你想怎麼玩?"歌森從小一起混到大的朋友陸堯拍拍胸脯,一副勞資包了的樣子.

歌森坐在單人沙發上,其他的人都是左擁右抱著美女,只有他一個人一副清心寡欲的樣子,交疊著雙腿,雙臂張開,一只手上搖晃著一杯紅酒,沒有說話,五光六色的燈光時不時的掃過他的臉上,叫邊上的一些女人蠢蠢欲動,偷偷吞咽口水.

那一副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壞男孩氣息的樣子,叫女人們難以抵抗.

"每年都過的日子,有什麼好激動的."歌森漫不經心的道,心里悄悄算著,藍影一星期有兩天下午喜歡到頂樓的咖啡廳里坐一個下午,上一次她來是兩天前,明天應該會過來了……

想到了什麼,他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連眼眸都彎成了很好看的月牙,亮亮的,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壞男孩.

陸堯見此,眼眸大睜,誇張的叫了起來,"喂喂!你們快看快看!大新聞啊!我們阿森竟然露出這樣的笑!你快老實交代,是不是看上什麼人了?"

"滾."歌森笑容一收,踹了陸堯一腳,添亂!

"喂喂,你這樣太不夠意思了!勞資連小時候尿了幾次床都告訴過你!"

"陳年舊事,你也好意思搬出來說."

"噗……哈哈哈哈……"

包廂里哄笑一片.

"好了,該上大餐了."陸堯推推歌森,"吶,別說哥兒我不講義氣,醉香樓這批我都沒舍得動,今天就便宜便宜你了."雖然覺得歌森那笑有古怪,但是同樣是花花公子的陸堯可不懂那代表什麼意思,再說了,要他們突然相信歌森同學轉性了,還不如讓他們去撞牆一了百了呢.

歌森眉頭皺了皺,還沒來得及出聲,便聽到陸堯叫喚了一聲,內廂的門開了.

每一個大包廂里都有一個內廂,里面有床有廁所浴室,用來讓人睡覺上廁所和干點眾人心知肚明的事的,醉香樓是地下有名的高級妓院,按理說是不允許把那些妓女帶到魅世俱樂部這種高級會所來的,不過陸堯在這邊有人,悄悄把人帶進來不是件麻煩事.

一個個穿著或清純或豔麗,但是長相都上佳的女人從內廂里魚貫而出,然後站成一排在歌森面前,頗有種玲琅滿目的感覺.

陸堯笑得賊兮兮的,"這些可都是處,和娛樂圈那些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的女星強多了吧.今天隨你挑,當然,今天你老大要是有能力,全部帶走也可以."

"哈哈哈……"

歌森沒說話,目光掃過前面一排排的女人,有人嬌羞有人魅惑,可偏偏那一雙雙眼睛,他怎麼看怎麼覺得惡心,以往他們吃喝玩樂,美酒和女人必不可少,但是他忽然恍然大悟,那日子過得比什麼都沒勁,還記得那個女人靜靜的坐在露天的咖啡廳內,他一個人跟傻子一樣的坐在她對面就像有說不完的話在那里嘮叨,有時候非常生氣她不理他,但是偏偏最後還是自己又湊了上去……或者他什麼話都不說,只是趴在她對面睡覺,都覺得日子過得莫名的充實和滿足.

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感覺,這些胭脂俗粉從來不曾給過的感覺.好像心靈都被洗淨了一般.

"森!"陸堯見歌森吃吃不說話,不由得大喊了一聲.

"滾!"歌森被嚇了一跳,沒好氣的吼回去.

"臥槽!你發什麼神經?柳下惠上身了嗎?"這麼多可以被隨便蹂躪的美女在前竟然沒有一點兒動靜?

"滾,要玩你們自己玩去,別煩我."

"誒,你們說阿森是不是掉進去了?"

"掉進哪里?"陸堯奇怪的問道.

"愛情陷阱啊!你看他那副樣子,以前什麼時候出現過?聽說這幾天工作還一直心不在焉了,經常傻笑盯手機看,對以前那些相好嫌棄的跟什麼似的,這會兒還潔身自愛了,不是掉進去了是什麼?"經常看女性言情小說的趙里昂道.

"不是吧?!"這話一出來,其他人都驚呆了,陸堯更是臉色大變,"森,不是真的吧?木苒怎麼辦?"他們都知道,歌森不喜歡木苒,但是木苒也是他們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他們沒辦法,好在歌森花心最多也就玩玩,最後也會娶木苒,但是這會兒歌森要是真愛上誰了,木苒怎麼辦?!

歌森皺著眉頭把人推開,"煩什麼煩,閃遠點."木苒那事是家長們自作主張的,他懶得應付他們才隨便答應的,現在他還真想解除掉了.

"你……"陸堯還想說什麼,包廂門便打開了,他們剛剛話題中的女主角出現在了門口.

"森."木苒微笑著,"堯,小三兒."趙里昂家中排名三子,被好朋友們喚作趙小三兒.

"苒苒,上哪兒去了,就等你了,快來."陸堯招手.

"我給森准備禮物去了."木苒看向歌森,"森,我給你准備了禮物,包准你喜歡,快來."

歌森不想去的,邊上陸堯一胳膊肘上去,尼瑪,要木苒傷心了大伙兒合起來圍毆你,這里那麼多人,想讓她沒面子啊!

歌森不得不站起身,雙手插在褲兜里走了出去.

陸堯和趙里昂面面相覷,站起身悄悄跟了上去,歌森從小到大一向任性,想到什麼就是什麼,說風就是雨的,他剛剛一副要和木苒解除婚約的樣子,可別一會兒真說了,木苒愛他那麼多年,要是一時想不開發生點什麼事就糟糕了.

包廂內很熱鬧,可走廊上卻是十分的安靜,包廂的隔音非常的好,

木苒走在前面,歌森走在後面,木苒雙手有些緊張的握緊,以前這種事她也沒少做過,卻從來沒有這樣的緊張過.

藍影被木苒帶到了一個空空的包廂,她說歌森在的那個包廂人太多了,她可能會不喜歡,所以要去把歌森帶過來,所以藍影便坐在這里等了,不過這一等時間似乎有些長,長到到達藍影的午睡時間了,生物鍾特別准時的藍影就這樣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反正就算她睡著了也沒人能對她做什麼.

所以當木苒把門打開,兩人入目的就是美麗的女人躺在紅色的長條沙發上熟睡的模樣,烏黑的長發幾乎都垂到了地面,有些鋪散開在她腦袋下面,她合著眼簾,睫毛又長有密,看起來就像一個易碎的水晶娃娃……

歌森眼眸徒然睜大,大步的走進包廂內,走到藍影面前蹲下身,想要碰觸,但是又不敢碰觸,"藍影……藍影!"

藍影一動不動的,仿佛死去一般沉靜.其實這很正常,藍影男人們都習慣了,由于藍影可能會經常睡很長的時間,特別是冬天的時候,所以她的身體機能們都很默契的在藍影進入睡眠狀態的時候保持在最低耗能狀態,連心髒都跳動的極其緩慢,一不小心還真會以為她是死掉了.

只可惜,別人不知道這一點.

"你對她做了什麼?"歌森臉色一瞬間就難看了起來,猛然就轉過身看向木苒.

"禮物啊,你不喜歡嗎?"木苒看著歌森道,眼里滿是愛戀,他不是喜歡這個女人嗎?那她就幫他吃到,然後再回到她懷里啊.一直以來,不都是這樣的嗎?

"禮物?!"歌森聲音突然拔高,走到木苒面前,臉色沉得叫木苒覺得有點害怕,"誰要你多管閑事?!誰允許你碰她的?!"

歌森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火大的想要揍木苒,以往這種事根本不算少見,但是他往往都是來者不拒,既然有興趣,干嘛要拒絕?但是這一次,他非但沒有那種心思,反而覺得各種憤怒和侮辱.

木苒在侮辱他,侮辱他好不容易付出的真心和初戀!

"森……"木苒被吼得連連後退.

那邊陸堯和趙里昂一聽到不對勁,連忙大步跑了過來,陸堯把木苒拉到身後護著,看著氣得眼底都冒出血絲的歌森連忙問道:"干什麼?怎麼回事?"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歌森發這麼大的火.

"哇哦……"趙里昂發出意味不明的驚歎,目光怔怔的看著屋里睡覺全然不知人間疾苦似得女人,"這女人好正,極品!"

"你閉嘴!"歌森把人推出去,砰的一聲帶上身後的門,擋住他們的視線,目光穿過陸堯看著木苒,冷酷無情,"你給我滾,別再讓我看到你!"

"森……"木苒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她被歌森嚇到了.

陸堯一見,立刻就怒了,"歌森,你發什麼神經?!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非得把場面搞得這麼難看?

"你也給我閉嘴!"歌森正在氣頭上,他一生氣是翻臉不認人的,就像正值青春期的男孩.

陸堯也生氣了,他覺得歌森今天實在太莫名其妙的,好好的一個生日聚會干嘛惹木苒哭!

這邊頓時就打了起來,勸架的勸不住兩個大少爺的任性脾氣,木苒又怕的只知道在原地哭,動作大的把其他包廂的人都引出來看了,這一看,不得了,這不是天後木苒和當紅名模和歌家公子歌森麼?看好戲的多了,事情也就越鬧越大了.

那邊經理帶著人冷汗涔涔的上來,這幾個祖宗是怎麼回事?不知道今天他們魅世的老總在這邊和客戶見面嗎?!而且就在這一樓層啊!

"怎麼回事?"經理想著趕緊處理了,卻不料還是晚了一步,被打擾到的瑰夜爵已經皺著眉頭打開了包廂門,不同于普通人的氣場一出現,頓時便叫看戲的人收斂了臉上的表情不敢有大動作,打成一團的人也緩下了動作.

木苒連忙擦掉臉上的淚,她知道他,魅世的總裁,當下最值錢最有錢的男人,她姐姐木心一直想要泡上的男人,只可惜聽木心說,他竟然真的有妻子,而且他還特別愛她,所以就放棄了.周凱旋最新參演的好萊塢大片,他是最大的投資商.

陸堯和趙里昂臉色也微微的變化有些尷尬,他們家的公司和魅世都有合作關系,他們也沒想到瑰夜爵竟然就這麼恰好的在這里.

歌森看了瑰夜爵一眼,收斂了一些氣焰,卻還是臭的可以,"沒什麼,私人問題."說著不打算再理任何人的打開後面的包廂門,他想要帶藍影去醫院,然而卻不料,他剛要關上門,就被一只手給擋住了.

那是瑰夜爵的手.

上篇:婚後生活第九彈    下篇:婚後生活第十一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