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第十一彈   
  
婚後生活第十一彈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只手很好看,純男人的手,小麥色的,骨節分明,按在古銅色的門上,好像很輕,只有歌森知道,它重的仿佛他絕對撼動不了的山.

歌森站在門後,皺著眉頭看著瑰夜爵,不知道他要干嘛.

其他人同樣奇怪的看著瑰夜爵,卻看到他烏黑的發絲下,一雙孤狼般的眼眸銳利滲人,高大的身影存在感很強,有種他沒說散去,圍觀的人就得跟著他站到世界末日那一天似的.

"……有,什麼事嗎?"歌森被看得有些發毛,心里有點怵,不由得出聲道,氣焰不複方才,他不是蠢蛋,雖然脾氣沖了點任性了點,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魅世的總裁擋住他關門的動作……也許是他哪里讓他不高興了,這時再凶,萬一他一拳頭揍過來怎麼辦?!

瑰夜爵沒有回話,而是手臂微微用力,把門推開了一些,歌森不得不後退一步,下意識的想要擋住藍影的身影,不想讓她被外面那麼多人看了去,卻不料瑰夜爵根本沒有把門全部打開的打算,他只是打開了一個能夠讓他不失形象又不會讓藍影曝光的距離,然後走了進去,對歌森冷冷的說,"出去."

歌森一怔,下意識的回頭看了藍影一眼,猛然回神似的,看著瑰夜爵,"你什麼意思?"

瑰夜爵臉色沉了一些,"出去!"

歌森身子一抖,這個男人身上令人窒息的壓迫感讓他覺得害怕,他是新生的小豹子,眼前的男人卻是已經經曆過各種風雨的風中一匹狼,怎麼能夠與之相提並論?

外面的人只能看到一個縫中瑰夜爵黑色的身影,其他的看不到,但是聲音卻聽得很清楚,陸堯冷靜下來,擦掉嘴角的血連忙靠過去,卻也沒敢多靠近多少,"森,快出來,回去了!"

趙里昂一聽,也驟然回神,連忙跟著道:"阿森,伯母發信息過來讓我們去找她呢,快出來!"

他們都知道歌森傲氣任性喜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一套,但是現在情況不同,在絕對壓倒性的人物面前,他們可沒有任性頂撞的資格!剛剛那個女人他們不知道是誰,也不熟,自然不在意,但是看歌森那態度明顯對她很特別,現在瑰夜爵來這麼一下,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這種事無所謂,他們相安無事了才是重點!他們生怕歌森脾氣沖一下子跟瑰夜爵頂撞起來,到時候歌家可要倒大黴了!

歌森身子微顫,理智告訴他這種時候應該馬上順從著離開,但是潛意識里卻不願意,這里還有藍影在,這個男人突然闖進來反而要他出去,他沒有看到藍影嗎?還是說他根本就是看到了,所以才要他出去的?他想對藍影干什麼?!

"歌森!"陸堯急了,連名帶姓的喊.

歌森不為所動,拳頭攥得緊緊的,點頭,"請稍等."他說著轉身想要把藍影抱走,然而還沒走進兩步,便被攔住了.

歌森硬脾氣梗在那里,"你干什麼?她是我朋友!"言外之意,才不可能因為你大總裁看上了他就會不道義不仗義的把她留在這里讓你糟蹋!

瑰夜爵居高臨下的看著歌森,銳利的眼眸微微的眯起.

外邊陸堯和趙里昂簡直想一頭撞死在牆上,真是怕啥來啥,但是現在歌森都出聲了,他們兩個從小跟他一條褲子長大的死黨當然不可能就讓他一個人去送死,這不不敢推門進去,卻也走到了門縫處.

"瑰總,歌森年紀小不懂事,你別跟他一般計較,只是那姑娘今天是跟我們一起的,我們自是沒有把她丟在這里的道理,你看是不是……"陸堯比較老練成熟的道,臉上還帶著被歌森打出來的輕腫,嘴角還帶著沒擦乾淨的血跡,木苒卻往後退了一步,就像生怕受到牽連的小獸,隨時准備逃跑.

"沒錯沒錯,做人不能不仗義,是不是?魅世俱樂部是高級的消費場所,又不是那什麼煙花之地,這姑娘也是清清白白的人家,我們--"趙里昂話還未說完,便被驟然打斷了.

"沒關系!"木苒忽的發神經似的出聲,把一雙雙目光都吸引到了她身上,陸堯和趙里昂完全反應不過來,便聽到木苒又道:"瑰總,沒關系,你可以把她帶走,她是我的人,本來也是靠那種事過活的."

木苒被嫉妒沖昏了腦子,她以為藍影是乙醚的效用出現了,被瑰夜爵看上,瑰夜爵要什麼有什麼,比歌森優秀千百倍,藍影說不定會愛上瑰夜爵,或者瑰夜爵不會放她走,這樣的話就遠離歌森了,歌森就是她的了.

"你他媽給我閉嘴!"歌森一聽,立刻就暴怒了,一把拉開門就要沖上去給木苒一巴掌,只是被眼疾手快的陸堯和趙里昂攔住了.陸堯和趙里昂雖然直覺木苒是胡說八道,但是奈何發小的感情在那里,怎麼也不可能為了一個陌生人讓青梅竹馬受傷啊.

木苒這才猛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但是事到如今,她也沒打算收回方才的話,目光灼灼的看著瑰夜爵,"你可以把她帶走."

站在個包廂門口和堵塞在走廊路口的人聽來聽去,終于揪出一點點現在情況的"真相"了,原來是他們傳聞有錢有勢有樣有貌卻零緋聞愛老婆的瑰夜爵大爺看上了某個賣身體的女人,而這女人本來是歌森要的?這是什麼意思?瑰夜爵終于要過上正常有錢人的生活了嗎?--家有嬌妻,外有嬌花,偶爾嘗鮮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代表他們終于可以用世上對于男人都是最強大的武器--女人--去攻略他了呢?

瑰夜爵冷冷的看著她,高大的身影站在門口,陰影籠罩之下,叫人敬畏的幾欲窒息.

"你是木苒?木家二小姐,木苒?"瑰夜爵面無表情的問道.

木苒唇瓣微顫,有些害怕卻又不敢不應聲,僵硬的點了點頭.

"很好,我記住了."瑰夜爵冷酷的說道:"她值多少錢?"

"你給我閉嘴!"歌森顧不得其他的想要沖進去保護藍影,卻又被陸堯和趙里昂攔住了,媽的,事情怎麼好像越鬧越大的樣子?!木苒簡直是瘋了,這種人根本不是他們招架的住的,要是一不小心踏進什麼陷阱里就糟糕了!

瑰夜爵又多看了歌森一眼,木苒卻被瑰夜爵的問題說著一怔,腦子里飛速的想著醉香閣里的妓女標價,只是還不等她說話,瑰夜爵又出聲了.

"不知道嗎?我可以告訴你."瑰夜爵在若干疑惑好奇的觀眾下緩緩的道:"她的價值,足夠讓整個木家垮掉也抵不上."他的寶貝,全世界都沒辦法跟她的一根頭發相比.

瑰夜爵突然的這一句話,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連歌森都怔住了.

整條走廊寂靜無聲.然而此時,屋內腳步聲響起,所有人只見一支白皙纖細仿佛玻璃般易碎的手輕輕的挎上了瑰夜爵的手臂,一抹白色的身影輕輕的貼了過去.

"爵."軟軟的聲音,還帶著幾分睡意.

瑰夜爵順手把人攬到懷中,讓藍影背對著那一走廊的人,寬厚的胸懷暖意十足,熟悉的味道乾淨清香,叫被一堆陌生人的汗臭味酒臭味口臭味等等混雜的臭味給吵醒的藍影心頭一暢,打個哈欠,抱著男人的腰不撒手,大有就這樣站著在他懷里繼續睡的架勢.

瑰夜爵干脆把她抱起來讓她好好睡,面部那一瞬間的柔和和笑意給人的沖擊就和突然看到瑰夜爵懷里有女人一樣有些過大,所以都只能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木苒更是瞪大了雙眼,呆住了.歌森幾人同樣驚住了.

藍影真的就這麼靠著自家老公的懷抱睡過去了,對于在場的那麼多人,至始至終,根本連個眼角都沒有給一個.

瑰夜爵這才抬起頭看著在場的幾人,目光掃過歌森最後落在木苒身上,面無表情,語氣冰寒冷酷的道:"看來我心愛的妻子被沒什麼教養沒什麼大腦的人纏上了,果然是演戲演多了,智障腦殘了嗎?"

"妻,妻子?"木苒全身僵硬,呆的跟木偶似的,血液仿佛都要凍結成冰了似的.

瑰夜爵帝王般俯視著所有人,俯視著木苒,"沒錯.這個女人就是魅世的總裁夫人,我很想知道,什麼時候成了你口中的靠賣肉為生的女人了?"

木苒白眼一翻,暈倒在地.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承受不住的暈了.

瑰夜爵冷冷的哼了聲,抱著藍影走了出去,人們即使怔怔的回不過神,卻還是很自覺的讓開一條道,眼睛忍不住的想要往瑰夜爵懷中的人飄去,誰都好奇這個傳說中的魅世總裁夫人長什麼樣子,只可惜瑰夜爵在那里呢,他們不敢放肆.

歌森目光直到瑰夜爵身影已經消失在了轉角都沒回過神來,陸堯卻是先一步回了神,看著歌森看著暈倒的木苒,臉色難看,頭疼萬分.上帝!他們到底是招惹上了什麼樣的女人啊?!這是反轉劇嗎?真他媽是神一樣的反轉劇啊臥槽!還要不要人活了?

陸堯一推趙里昂,趙里昂猛的回神,連忙掏出電話打給木心,"姐啊!你快給木苒准備一副棺材,快讓伯母去廟里上上香祈禱祈禱,讓伯父趕緊去找……"

陸堯一巴掌拍他抽風的腦袋上,搶過電話對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木心道:"苒苒招惹上魅世集團的總裁夫人了,最糟糕的是當著瑰夜爵的面侮辱了人家,你最好看看有什麼辦法挽救,我還有小三兒阿森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你們自己看著辦!"

陸堯越說越生氣,怎麼想怎麼覺得,木苒他媽是被愛情沖昏腦子了,腦殘了!但願瑰夜爵手下留情,別對他們趕盡殺絕.

瑰夜爵剛剛把藍影放床上蓋好被子,偷了個香,手機便響了起來,正是幾天前向魅世提出合作申請的木氏大小姐木心,這女人倒也識相,見過藍影見過瑰夜爵對老婆的寵愛程度之後,便沒在糾纏,見面說話都是工作,瑰夜爵覺得還算沒那麼討人厭.

木心聽到陸堯說的便急急忙忙的跟瑰夜爵聯系,跟瑰夜爵道歉請原諒木苒不懂事什麼什麼的,不過瑰夜爵如果是這種別人求求情就能原諒你的人,他就不是瑰夜爵了,自己放在心尖上手心里,捧著愛著寵著的寶貝竟然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說出那種侮辱的話,他這口氣不出的話,就真不是他的風格了.

"木心小姐,你的態度我予以肯定,但是你妹妹我卻沒辦法原諒,為什麼這點誰都清楚,就這樣了."啪的一聲,電話掛掉.

那邊木心聽著電話里的忙音,面如死灰,世界死一般的寂靜.

在幾個人戰戰兢兢害怕又全面戒備的情緒下,第二天一早,木家還是出狀況了,先是魅世取消和木家的合作關系,再是股票大跌,某些大小公司也因為魅世的原因撤資的撤資,合作案取消的取消,在商業這個圈子,魅世是龍頭老大,關鍵時刻,一呼百應.

木家忙著向四處合作,歌家陸家趙家卻繃緊了神經害怕下一個就輪到他們,自然不可能向木家伸出援手,幾個大少爺當天回家就被得到消息的父母狠狠的罵了一頓跪了一晚上的搓衣板,歌遙知道這事之後一邊嚇得冷汗直冒心想自己還沒有得罪藍影,一邊卻又打著某些算盤,然而第二天木家糟糕情況出現的同時,歌家接到了魅世的電話,之前原本要交給木氏做的案子,全部給他們做,魅世和歌家可能達成長期合作的關系.

歌家幾人呆的不能再呆,沒想到他們擔心受怕了一晚上,結果得到的不是噩耗,而是天大的喜訊!歌家兩老連忙問歌森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歌森把自己關在屋子里根本就不出來,陸堯跟他們解釋了下當時的情況,估計是瑰夜爵覺得歌森面對這樣的強勢的對手都沒把藍影丟下,覺得欣賞,畢竟換個角度想,如果當天這個強勢的人不是瑰夜爵而是其他強大的男人的話,拋下和不拋下,結果可想而知.

而陸家和趙家聽到歌家這遭遇之後,連忙問陸堯和趙里昂什麼反應,聽到他們說有幫歌森一起維護,但是後面還是選擇了青梅竹馬的木苒,頓時氣得一口氣差點嘔出來,偏偏又不能說什麼,木苒和他們從小一起長大,關鍵時刻胳膊肘往外拐確實不好,但是就怕瑰夜爵會不高興啊!

陸家和趙家期待的事情沒發生,害怕的事情也沒發生,瑰夜爵沒給他們甜頭獎勵也沒給他們教訓,是陸堯和趙里昂幫歌森說的那兩句話的功勞.不過木家卻不知道這狀況,再加上木苒醒來面對這種事情,嚇得只知道哭,解釋也是挑著輕點的部分說,叫木家的人一邊惱怒瑰夜爵小心眼,一邊暗恨其他歌家陸家趙家竟然在這種時候大發錢財,前途無量,而且還拒絕對他們伸出援手!

只可惜,他們再恨,木家依舊朝著搖搖欲墜的糟糕狀況進發,其他三家知道不該摻和進去便袖手旁觀,誰也不想為了木家把自己的身家都毀掉,即使他們曾經是朋友.

藍影正靠著自家皇後涼涼的懷抱看電視,烏黑的長發被涼禮不斷的把玩,一下子卷在手指上纏繞,一下子又編出一條條歪歪扭扭的小辮子,最後再把手指頭插進去,輕輕一劃,看到烏黑柔順的發絲毫不打結的散開,心情跟那頭發一樣,開花兒般的好.

香軟在懷,不想去上班了.

涼禮抱著藍影不撒手,後面曲眷熾都催他好幾聲了,老大,還不快去上班,你丫抱著藍影不撒手,這不是故意在讓他們羨慕嫉妒恨麼?快去上班!

藍影正轉台轉的專注,下巴忽的一緊,被捏住了轉向一邊,男人有些涼涼的很舒服的柔軟唇瓣覆了上來,輾轉反側,纏綿入骨,身後忽的又覆上一層炙熱的溫度,一雙手從後面輕輕的滑過她的腰肢,然後抱住,撫摸著緩緩向上,男人的發撓得藍影脖頸癢癢的,濕熱仿佛要把她吞下下去的吻一下下的在白皙剔透的勃頸上留下一枚枚紅色的吻痕.

一個個先後起床的男人剛下樓就見到這麼叫人獸血沸騰的一幕,恨不得圍上去把藍影給啃得連渣都不剩,只是宮飛鳥才剛沖過去,親到藍影的頭發,那邊正開著的電視頻道,一條現場直播的記者會正在播放.

"……如果早知道她是魅世總裁夫人的話,我是絕對不會答應她的請求的……"木苒在一個個話筒前說得聲淚俱下,話里的意思大體是藍影對歌森有興趣,在歌森生日宴會的時候恰好和她在咖啡廳里喝了杯咖啡,她以為藍影只是想跟歌森說聲生日快樂,卻沒想到對方是另有打算……話說得很隱晦,但是偏偏就是這麼隱晦,所以叫人浮想聯翩.

木苒在賺取同情票,原本她就是公眾人物,還是一代天後,粉絲自然不會少,她這一哭一暗示人們魅世無理取鬧對木家出手,自然讓腦殘粉們奮起支持她了,木家正在崩盤的股市稍微的緩和了一些,不再跌的那麼厲害,卻還是在跌,有些粉絲揚言不再去魅世的場所消費,不再買魅世出產的東西balablabalabala……

顯然,腦殘粉就是腦殘粉,魅世出產的東西的主要消費者都是有錢人,魅世俱樂部啊魅世珠寶啊魅世度假村啊……哪一樣不是腰包要夠鼓的人才能去的?而有錢人家,哪個會那麼腦殘的幫著木苒跟魅世作對?所以,那根本對魅世毫無影響,只是讓人很不爽.

"這該死的女人……"曲眷熾一邊繼續在藍影脖子上種草莓一邊不悅的嘀咕.

"爵會處理."涼禮抽空也回了句,不到一秒又親下去,男人們都這樣,如果不是時間不允許,他們一個人可以什麼都不做的吻藍影吻上一整天,絲毫不覺得膩煩,往往都是藍影覺得不應該把時間都浪費在親吻上,先把人推開,然後看紀錄片或者去她的收藏閣里擺弄她的收藏品,或者去自家醫院里的太平間里玩玩解剖研究研究人體.

瑰夜爵當然會處理,而且處理得相當迅速,木苒記者會才剛剛發布完,魅世便發出了一條短片,正是藍影和木苒在頂樓咖啡廳里見面的場景,藍影的臉被塗了馬賽克,木苒和她的對話卻一清二楚,包括藍影去洗手間,木苒在藍影的咖啡里下藥的動作等等,短片一出,唏噓一片,網上抓住了兩個重點,一個木苒真是不要臉,一個魅世總裁夫人太有個性了!

那句--如果每一個喜歡我的人我都要親自去解釋去勸告他們不要喜歡我的話,我早就死了,累死了--更是眨眼間成為網民們效仿的說話格式"如果每次上廁所都忘記帶廁紙的話,我早就死了,臭死了.""如果每天XXXXXXXX,我早就死了,X死了"……

當然,這是後話.

木苒沒想到竟然還有錄像,而且她跑去開記者會完全沒有跟木家說,現在已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狀況,木心更是一巴掌拍過去,氣得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他們木家的三小姐木茗卻給他們帶了個更加原子彈般威力巨大的消息.

"沒錯的!這個聲音,這個身影,絕對沒錯!"一身深綠色軍裝的木茗盯著電視屏幕,咬牙切齒的道:"她絕對就是莫洛左翼的妻子藍影,前段時間我見過她一次!"

木苒一聽,忙道:"她是叫藍影!"

歌遙剛到木家想要跟他們說這事,看看能不能借此打壓藍影把莫洛左翼搶走,卻恰好聽到木茗說道這個,頓時腳步一急,也顧不上木茗是她情敵的身份,連忙把歌嵩調查出來的藍影犯了重婚罪但是第二天證據又全部消失的情況說明了一遍,四個女人坐在客廳里,木心這個算是正常人的越聽越覺得不可能.

"你們確定沒看錯?"想到了什麼,木心神色一冷,掃了眼木苒一眼,"可別給我添油加醋胡說八道,嫌木家死得不夠快."

"姐,我親眼所見還能有錯?那女人太囂張了,把上級獎勵給十九區的頂級越野車都要走了!"木茗一想到當天她在停車場的狼狽模樣,便不由得咬牙切齒.更恨的是,第二天她就被調到了別處去,再也沒機會近距離的和莫洛左翼相處,她快氣死了!

歌遙也連連點頭,"我很確定沒看錯,看,這是我從大哥那里偷偷複印過來的."歌遙把一張紙從包里拿出來,木心接過一看,驚訝萬分,藍影竟然和十個男人有婚姻關系?而且其中還有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這一對有名的同性戀情侶?!

"這怎麼可能?"木心眉頭皺了皺,"就算這事是真的,也沒人會相信的,既然都有記錄,就代表他們有去民政局領取結婚證辦理婚姻手續,不可能連續十次政府工作人員都沒人發現,歌遙,你最好好好問問你哥哥,也許是信息庫系統抽了也不一定,至于茗茗……"木心看了木茗一眼,自己妹妹她知道,這個小妹雖然不成熟,但是從來不會跟她這個大姐說謊,但是要說藍影這一個女人騙了莫洛左翼和瑰夜爵這樣的大款大牌,還真是叫人不敢相信……

"不管如何,姐,現在木家面臨生死存亡,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啊!"木茗道:"這女人這麼囂張,還不是仗著兩個男人愛她寵她?當她的倚仗沒有了,當那兩個男人看清了這個女人一腳踏幾船的真面目,他們那麼驕傲,難道還會跟她在一起嗎?姐,你怎麼不想想,如果瑰夜爵身邊沒有這個女人,你不就有機會了麼?看他那寵老婆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樣子……"

不得不說,木心被說得有一絲的心動,那天她看到藍影的時候便自慚形穢,看到藍影和瑰夜爵站在一起又覺得神仙眷侶她無從插手便決定放棄,現在被她們這麼一說……

"那……你們想怎麼做?"木心遲疑的問道.

怎麼做?當然是跟蹤偷拍收集證據啊!

……

TMT公司,端木惑和炙焰雨炫麗正在拍新一輯寫真的海報,內容卻因為歌森的缺席而暫時沒辦法進行下去.

歌森一身黑藍色的帥氣牛仔裝,氣勢如虹,大踏步的走進屋子,打斷了他們的拍攝,歌森畫了煙熏妝,依舊那樣帥氣,沒人看得到他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和疲憊.

"干什麼?"TMT公司會客間里,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坐在歌森對面的沙發上,對于眼前這個之前對他們家老婆有企圖的男人沒啥好氣,尼瑪的,竟然背著他們跟藍影不知道約了幾次會!欺負他們工作忙麼?!

炙焰雨炫麗他們不客氣,歌森也不是個會客氣的人,他聲音有些沙啞的問:"藍影結婚了?"

這一句話出來,兩個男人便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了,炙焰雨炫麗身子往後一靠,銀紅色的卷發在燈光下光澤如玉,單片眼鏡顯得儒雅又有個性,"當然."

歌森身子一瞬間僵硬,背脊繃緊,"什麼時候的事?"明明他讓人去調查,根本沒有查出他們和藍影有什麼關系,也沒有查出藍影有和誰結過婚!

"很早以前了."端木惑一只手撐著自己的腦袋,一邊含著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棒棒糖,紫眸掃過歌森,和炙焰雨炫麗對視了一眼,他們在商量要直接一棒子把他打到谷底,還是狠狠的虐一頓,讓他再也不敢對藍影死灰複燃神馬神馬的.

"你們和藍影什麼關系?"

"干嘛告訴你?你在調查戶口?就算你是在調查戶口,我們也沒必要開口告訴你吧."端木惑不客氣的道,手上橘子味的棒棒糖舔阿舔,勾人的可以.

跟著藍影到處旅游生活,他們對這種被藍影吸引的男人已經多得見怪不怪了,人是需要進行對比才更加懂得珍惜的生物,他們本來就那麼愛藍影,而越是融進她的生活,越是看到每個世界對她癡情為她是生是死的男人女人,他們便越發的覺得自己是如此幸運,那麼多的世界那麼多的人,茫茫人海中,她偏偏選中了他們,他們如此幸運的被她選中,只要稍微想象一下,如果自己是那些對藍影愛而不得的人,便覺得痛苦萬分難以接受,所以每一天每一天,除了越來越愛,越來越怕失去,手抓得越來越緊之外,根本別無他法.

所以,面對敵人,即使有些人的癡情程度真的連他們男人都覺得惋惜和欣賞,但是要說把藍影再分一點點給誰,想都別想,休想!他們十一個人已經形成了一個默契一個世界,誰也別想再插進來,誰也別想.

歌森看著他們,好看的雙眸中有血絲,把臉上的妝去掉的話,就可以看到一張蒼白臉色難看的臉,從那天開始到現在,已經三天了,他三天沒合過眼,三天只在剛剛為了不讓自己沒精力昏倒才啃了點面包喝了點白開水,他活了二十四年,狂妄不羈自以為自由,絕對不會像某些人那樣為情所困為愛所恨,但是現在的情況卻完全顛覆了他的自以為是.

他喜歡藍影,從一開始的好奇玩樂的心態到不知不覺的被吸引和愛上,他沒辦法接受自己第一次愛上的女人竟然是有夫之婦,他的初戀無疾而終,夭折在自己毫無心理准備的情況下.

"我想見藍影."歌森道.這幾天,他天天在魅世頂樓咖啡廳,可是藍影卻沒有出現,他站在頂樓,恍惚的覺得世界那麼大,那個女人卻飄渺無蹤,仿佛不在眼前,就不存在這個世界一樣,叫人心慌難耐,所以他來找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

"管我們什麼事?"淡然優雅的嗓音有些無情的響起,炙焰雨炫麗交疊著雙腿,拿起桌上的咖啡,海藍色的雙眸微斂,長長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剪影,"既然知道影已經是有夫之婦,還是趕緊收了心吧,否則到時候苦了自己,還要麻煩我們收拾爛攤子,最討厭你們這些自己貼上來的人了."

JM楊在外面偷聽,聽得心驚膽戰,覺得里面好像潛藏硝煙不斷,對于那個來過他們公司一次,就讓他們公司的幾個王牌出現問題的女人挺氣憤的,但是又有氣無處發,人家是無辜的啊,歌森自己倒貼上去的,木苒自己腦殘欠虐的啊!而且人家是魅世總裁夫人,誰有那個膽子去教訓她?要知道,他們周凱旋參演的好萊塢大片最大的投資商就是魅世,萬一惹得藍影一個不高興,瑰夜爵要求主辦方撤掉周凱旋的戲份和參演資格怎麼辦?說白了,人家財大氣粗,他們動不了.

不過歌森是個人才,即使現在都在說他和木苒是一伙兒的,想要勾搭人家總裁夫人,但是TMT公司不願意放掉他這個潛力股,他被委以重任,要不然也不會趴在這里聽牆角啊!

歌森這次該不是真栽了吧?JM楊額頭冒汗,他沒見過藍影長什麼樣,那天藍影戴著眼鏡戴著口罩,除了一身動人的氣質之外,還真不知道她哪里吸引了,不過看瑰夜爵都那麼愛她的情況,怎麼著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的.

"楊哥,你在干嘛?"經過的姚小桃看到JM楊這模樣,奇怪的問了句,頓時嚇得JM楊撞在了門上,本來就沒鎖沒關緊的門頓時開了,JM楊摔在了地上,屋內的三個男人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叫JM楊神色尷尬,卻還是站起身走了過去.

……

木心幾人的跟蹤計劃終是沒能開啟,因為當天下午,木家股市突然崩盤了,到了晚上的時候,他們已經搖搖欲墜,只差宣布一個破產了,而TMT公司在魅世的重壓下,不得不棄車保帥,封殺了已經不可能有出頭機會的木心,保住似乎被瑰夜爵看好的歌森,仿佛只在瞬息之間,木苒這個千金大小姐在短短時間內,從高高在上風光無限的名門天後到娛樂圈再無一席之地的落魄千金,巨大的反差,叫木苒一度暈厥.

木心和木茗忙著至少讓他們能吃口飯不至于餓死,都沒空搭理她,甚至已經恨上了她,如果不是她沒腦子,他們家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還不都是木苒這個女人害的嗎?!每當被人嘲笑,她們卻要像狗一樣腆著臉去假意奉承迎合,木苒卻躺在醫院里等著她們供她醫藥費,供她吃喝的時候,更是如此,全世界只有她一個人嬌貴麼?!

木苒日子過得苦不堪言,歌遙忙著暗中請人守在TMT公司等著跟蹤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找到藍影的住處,而終于有一天,她逮到機會了,並不是因為找到了藍影的住處,而是看到藍影一個人晃去了魅世咖啡廳了.

歌遙給木苒打電話,木苒一聽,根本沒想歌遙為什麼打電話給她,便換上衣服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歌遙合上手機,嘴角扯起一抹冷笑,躲在暗處緩慢的跟著藍影前行,既然知道藍影是魅世總裁夫人,她當然不可能傻乎乎的上前讓好不容易因為魅世而登上事業黃金期的歌家出現問題,所以,木苒成為了她的利用工具,反正木家已經完了,不是嗎?既然如此,已經沒什麼可失去的人,就好好的把利用價值展現出來吧.

藍影被男人們勒令撒嬌耍無賴的困在屋子里三天,今天終于手癢的受不了,上午跑去魅世醫院研究了下神奇的人體之後,跟瑰夜爵吃了午餐,便想到俱樂部去喝杯咖啡,享受一下,誰讓今天是陰天,沒有大太陽沒有雨,很適合在高樓吹風看紀錄片.

腳步輕悠,纖塵不染的裙角晃動,她嘴角含著微笑,所過之處引得人們駐足觀望卻猶然不知,等視線中失去了那抹白色,才恍然回神,哎呀,錯過公交了!上班要遲到了!看到天仙般正點的美人了!

她走進魅世,在一樓拿出黑卡刷了下,便上了電梯往頂樓上去.

小臣都不需要問藍影要什麼了,自發的給藍影上電腦上咖啡上蛋糕,順便再自我介紹一遍,在聽到藍影果然也自我介紹的時候,第一千零一次的歎息,他果然是別想被她記住的,三天不來,都忘得徹底了,真悲劇!

藍影看動物世界的紀錄片正看得專注,對面忽的坐了個人,藍影微微抬頭,看到了這幾天娛樂新聞天天在報導的木苒,然後又低頭看頻幕,一副你是陌生人干嘛要鳥你的模樣.

木苒有些焦急,她戴著墨鏡,卻看到小臣等幾個服務生好像認出她似的盯著她直看,好像隨時都會把她趕出去般的,"藍影小姐.藍影小姐,拜托你,可不可以原諒我?"

藍影沒看她的點點頭,面容一如既往的柔和動人,"可以啊."其實藍影根本不知道要原諒她什麼,她說難聽的話侮辱她的時候她睡著了,後面新聞報道什麼的,又說得極隱晦,藍影也懶得專門去看.

"真的嗎?!"木苒一怔,激動的靠過去,嚇得那邊小臣連忙打電話通知瑰夜爵,生怕一不小心讓藍影在這上面發生什麼意外.

"嗯."藍影點頭.

"那你可不可以請瑰總放過木家,不要封殺我?"木苒發現,這個女人好像也不是那麼難招惹.

藍影抬起頭看她,眉梢輕挑,"為什麼?"

木苒怔住,"你不是原諒我了嗎?"

"我是原諒你了,不過我原諒你,就代表我有義務去阻止世界末日或者你木家的生死存亡嗎?"藍影腦袋微歪,眸光一如既往的澄澈明亮,她不是在嘲諷嘲笑,而是在她的概念里,就沒有原諒和拯救畫上等號的公式存在.

上篇:婚後生活第十彈    下篇:婚後生活最終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