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婚後生活最終彈   
  
婚後生活最終彈

g,更新快,無彈窗,!

木苒覺得自己被藍影耍了,臉上又急又惱,臉色青白交錯,最後忍無可忍,抓起桌面上剛送上來的咖啡猛然朝藍影臉上潑了去.

這樣的速度當然不可能潑到藍影,只是那一時被忽略掉的電腦則遭了秧,滾燙的咖啡落在鍵盤上,不消一會兒,電腦鍵盤上閃過幾抹藍光,啪的冒出白煙,廢掉了.

那邊小臣等人臉色一變,連忙跑了過來,"影小姐,你沒事吧?"

藍影還在可惜自己剛剛正看到興頭上,沒想到這電腦就被廢掉了,聽到小臣的問話,藍影搖頭,嘴角依舊帶著淺淡的微笑,"沒事."

木苒也被自己沖動的舉動給搞得怔住了,她怔怔的看著廢掉的電腦,然後怔怔的看向焦急擔心著問藍影有沒有事的小臣,最後又落在藍影那張淺笑悠然的臉上,眼底漸漸的湧現一種瘋狂.

"都是你!"木苒嘶厲的尖叫出聲,那聲音穿透力極強,而且距離藍影又很近,強的讓藍影因為那突然過于放大的尖銳聲音而覺得腦仁刺痛,叫藍影不想把注意力給她都不行.

木苒情緒非常的激動,先是愛人被搶走,再是家族垮台最後還要被封殺,本來就不是能夠承受重壓的千金小姐,她不像木心是木家當家,堅韌不拔,不像木茗在部隊訓練過,雖然任性卻沒那麼容易被挫折壓垮.

她排行第二,上有姐姐下有妹妹,姐姐被寄予厚望,妹妹則是被寵著疼著,而她這個老二則顯得比較尷尬起來,家人對她沒有多大期望,也寵愛一般,所以她能夠進入娛樂圈,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只有娛樂圈能讓她覺得快活自在,她覺得站在舞台上,她就是人民幣,人人都愛她,人人都崇拜她,木家垮了不要緊,歌森被搶走她忍忍也就過去了,可是星途是她的追求,她不能沒有那燈光四射的舞台,不能沒有人們崇拜的歡呼聲!不可以!

她不能當明星,就跟死了沒兩樣,所以瑰夜爵封殺她等于剝奪了她的靈魂,讓她生不如死!

"你為什麼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本來活的好好的,過著我們自己想要的生活,你為什麼要插進我們的世界?!你憑什麼插進來,誰給你這個權利的?!你很高興嗎?看著我家破人亡,看著你隨意一個眨眼笑臉而讓人喜悲,玩弄著一顆顆真心,你很高興是不是?!你為什麼要出現?!如果沒有你……如果沒有你,我還是高高在上的木苒,歌森還是高高在上的歌森,我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最後還是幸福的,是你的出現讓我們的世界變得那麼混亂!是你!都是你!你為什麼不去死!"

木苒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完這一段話的,小臣等人被她吼得怔住了,藍影也被她吼得怔住了,一半因為她的尖銳的讓她腦仁疼痛的聲音,一半則是因為她話里的內容,以至于對于朝她撲過來的木苒都沒有人反應過來,藍影只是眼眸微眯的看著木苒沒動作.

木苒的速度很快,眼底透著血紅色的怨恨和嫉妒以及瘋狂,她揪著藍影的衣領,推著她,一直推著,直到沖到只用半個人身高的一排灌木當做圍欄的樓邊,竟然絲毫不停頓,就這麼把藍影給推了下去.

烏黑的發絲飄揚,美麗動人,白色的裙角蕩漾,純白無暇,她嘴角仿佛依舊帶著淺淡柔和的微笑,從飛揚的發間泄露出的眸光,似乎一如既往的澄澈明亮,有那麼一瞬間,人們瞪大了眼睛,覺得畫面被切換成了慢鏡頭,她就像一只翩翩飛舞的白色蝴蝶,就這麼輕飄飄的,躺倒在空中,然後烏黑的發絲向上揚起,如同濺起的水花那般的美得震撼,然後緩緩的,消失在視線中.

"影!"瑰夜爵剛剛踏進這里便看到這樣刺激他心髒的一幕,臉色驟變,快速的跑了過去,然而他的速度怎麼可能比得上地球的引力呢?白皙的指尖連與他的擦過的機會都沒有.

"影小姐!"小臣他們這次從那驚心動魄的美中回神,臉色煞白的沖過去趴在灌木上往下看,看到藍影砸在了一輛車頂,車棚都被砸得扁下去了一些,她依舊是平躺著的,白色乾淨的裙擺微微散開,仿佛一朵盛開的百合,她閉著眼睛,安詳的仿佛只是睡著了……永遠都不會蘇醒的睡著了.

瑰夜爵有一瞬間覺得自己快死掉了,血液全部聚集到了心髒,以至于四肢都冰冷僵硬了起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的回神,心髒猛烈的跳動起來,他覺得自己快瘋了,連忙轉身跑下樓去.

炙焰雨炫麗和端木惑不告訴歌森藍影在哪里,也不願意讓他和藍影交談,他被JM楊和他們老總一起訓了一整天,他歌森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和瑰夜爵斗是不可能的,也知道愛上有夫之婦不好,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也想怨恨藍影,怨恨她勾引他,怨恨她讓他心傷,但是仔細回想,他卻找不到任何理由,她那麼誠實,從頭到尾一眼都沒有瞧過他,他自己貼上去,她在意識到他想要干什麼的時候就很明確的告訴過她她有丈夫也不會喜歡他,是他自己自以為是的倒貼上去……

可是,即使如此,他還是喜歡藍影,他喜歡她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簡直都快瘋了!他沒辦法,他控制不住自己,藍影成了他的心魔,除非把心摘掉,否則他根本沒辦法開始新的生活!

他坐上了車子,等把車開到了魅世俱樂部門口,他才猛然驚覺自己做了什麼,他把頭磕在方向盤上,覺得眼睛如此干澀難受,心髒疼的難以忍受……

藍影……

藍影……

你為什麼要出現在他的世界中,如果沒有你,他還是單純的歌森,心髒屬于自己,感情隨便付出,然後輕易收回,要多少女人有多少,你為什麼要出現……

"砰!"車頂忽的發出一聲巨響,有什麼東西從天而降,甚至砸凹了一些他的車頂,歌森被嚇了一跳.

"啊啊啊啊啊--!"

"天啊!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啊!"

"……"

車外忽的驚叫聲一片,歌森愣了好一會兒,看到車前的擋風玻璃上,有猩紅色的液體緩緩滑落,歌森被嚇得連忙打開車門跑出來往他的車頂看,然後……

世界靜止了……

這一定是他一輩子都忘不掉的惡夢,從來都不曾有過的惡夢……

瑰夜爵臉色蒼白的把呆怔怔的歌森推開,小心的把藍影從車頂上抱下來,他緊緊的把藍影抱在懷里,垂著腦袋不置一詞,邊上有工作人員認出了,這個不正是最近風頭正盛網上流傳火熱的魅世總裁夫人嗎?!頓時臉色大變,天啊!大新聞,大事件了!

救護車很快趕到,隨之而來的還有大批的新聞記者,先不說他們知不知道摔下來的這個女人是誰,光是魅世俱樂部門口竟然發生血案有人跳樓,都足夠他們弄成頭條了,更何況有人打電話爆料,竟然是曾經的天後木苒把人推下來的!

小臣沒說被推下樓的是藍影,他快要氣炸了急瘋了,拉扯住想要跑的木苒就是拳打腳踢了好幾下,然後語無倫次的給新聞報社打電話,但是這會兒記者們看到瑰夜爵這麼匆忙的抱著人上了救護車,都有點額頭冒冷汗的想,難道被推下樓的是魅世的總裁夫人?!

天啊!出大事了!

涼禮喜歡一邊數錢一邊聽廣播,因為這讓他一邊有他很有錢的快樂感的同時還能有別人在邊上看,特別羨慕嫉妒恨的那種,這會兒他正坐在銀行寂靜的內屋里數錢,外面是人來人往取錢存款辦業務的人們,他桌上放著一個收音機,很古董的那種,原本是藍影的收藏品,後來三個月後便玩膩了想要處理掉,涼禮看見了就拿了,省下一筆錢.

這收音機很有趣,不管你在放什麼,只要有新聞報社發出新聞頭條大事件等等都會自己跳轉過去接受,這一度讓涼禮很生氣很討厭,因為他數錢數的正歡呢,那邊突然跳出各種明星***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一次突然跳轉,他正想伸手調開,下一秒手便徒然僵住.

"……魅世總裁夫人被天後木苒從六樓陽台推下,此時生死未卜……"

如果這是個玩笑,那麼這些報導的人死定了,如果這不是個玩笑,那麼……

涼禮猛的站起身,一向精致帥氣如同人偶般沒有表情的臉上臉色十分的難看,他大步的往外走去.

"誒?涼禮你去哪里?!"跟他在同一屋內辦事的人抬起頭驚訝的問道.

涼禮沒工夫理他,步子又急又大的離開了銀行.

同時的還有正在講課,結果聽到下面開小差的同學驚訝的嘀咕出聲的單姜硠U譯軒宮飛鳥等人,曲眷熾完全是在抽人的時候聽到了消息,讓原本以為會死的很慘的學生慶幸的逃過了一劫.

歌遙也嚇壞了,她原意只是想讓木苒套套話大不了做些發怒的舉動,但是她完全沒想到,木苒竟然會把藍影推下樓!看著呆怔怔失了魂兒似的歌森,再想想剛剛瑰夜爵抱著藍影上救護車離開的身影,她竟然完全不感到高興,是啊,藍影如果死了,莫洛左翼就沒人跟她搶了,可是……她竟然不覺得有絲毫的高興,反而覺得,可怕,背脊冷汗涔涔.

瑰夜爵的背影告訴她,如果藍影有個三長兩短,這個世界就完了.

藍影怎麼會有三長兩短?一般是不可能的,把她切成碎片攪得稀巴爛,時間一到,她也會複活的連道傷痕都不剩……理論上是這樣的,沒錯.

瑰夜爵勸自己要冷靜下來,可是身子卻似乎不受他的思想控制,他緊緊的抱著藍影,怎麼也松不開手,同在車廂里的醫生怎麼勸怎麼急著想要把藍影拉出來治療都沒用.

他們都知道藍影不老不死,也因為她的原因,他們不老,而只要有藍影在,他們也會不死,理論上是這樣的,為什麼說是理論上的?因為藍影太強了,她強的根本沒人能對她造成任何傷害,盡管她確實也只是人類的血肉之軀,受傷了會流血,撞擊過大也會骨折.

可是現在她受傷了,從那麼高的樓上摔下來,流血了,骨頭都摔斷了幾根,心跳聲消失了……這是從認識藍影以來,第一次發生的事,知道藍影不死,可是這也僅僅是知道,他們從來沒有實踐過也沒有親眼見到過,如今親眼所見,他恨不能重新來過,今天他絕對不會讓藍影出門的,吃飽了午飯就應該把她鎖在懷里摟著她睡午覺才對……

"瑰總,請不要這樣,夫人需要馬上進行搶救,不要再耽誤時間了……"

"瑰總……"

"……"

好不容易,瑰夜爵才渾身僵硬的把藍影放在蒼白的擔架上,車子卻已經到了魅世醫院門口,有記者遠遠的拍攝,不敢靠近,誰都想報導頭條,但是這事關瑰夜爵妻子的生死,誰也不敢造次到時候惹惱了瑰夜爵,可不是他們自家是不死的問題了.

急救室外的手術燈亮了起來,瑰夜爵雙手呈塔狀抵在額頭上.

藍影情況特殊,也許不該送醫院,但是他慌了,慌得不知道該先去把木苒那個賤貨殺了還是守著藍影等她異能自動修複,如果這是惡夢,等它結束,等藍影醒來,他要懇求她,別讓這種事情發生第二次,千萬別了,他的心髒禁不起這種打擊.

稍微冷靜些的想,藍影怎麼可能會躲不過木苒那種普通人類的攻擊?唯一的解釋是藍影自己允許的,或者她又睜著眼睛陷入了某種防備不強的沉思中,這種事並不少見,藍影偶爾看電視看著看著,聽到某些台詞讓她覺得頗有感觸什麼的,總會突然就發呆似的想事情,這樣的狀態是非常可愛的,至少在他們眼中是如此,但是如果會造成這樣的特殊情況,他們甯願不好這份會讓別人鑽空子的可愛.

涼禮等人趕了過來,遷怒和質問是不可能少的,只是瑰夜爵沒時間理他們,他給小臣打了個電話,要他把咖啡廳內的隱藏式監控器錄下來的錄像發給他,他要知道,木苒說了什麼讓藍影突然這樣.

……

"你為什麼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本來活的好好的,過著我們自己想要的生活,你為什麼要插進我們的世界?!你憑什麼插進來,誰給你這個權利的?!你很高興嗎?看著我家破人亡,看著你隨意一個眨眼笑臉而讓人喜悲,玩弄著一顆顆真心,你很高興是不是?!你為什麼要出現?!如果沒有你……如果沒有你,我還是高高在上的木苒,歌森還是高高在上的歌森,我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最後還是幸福的,是你的出現讓我們的世界變得那麼混亂!是你!都是你!你為什麼不去死!"

……

男人們的臉全黑了,一張張個有個性的面容黑得可怕,叫原本偷偷盯著他們看的護士們都不敢再多看一眼,匆匆走過.

如果說藍影是他們的軟肋,那麼木苒的這一段話已經狠狠的戳傷了他們.

他們都不是傻蛋,從跟藍影在一起開始到如今,讓人猜不透卻又仿佛水晶般透明的女人,總是叫男人欲罷不能的,而藍影,恰好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她並不是靠著一張臉去讓人著迷的,她的氣質,她的神秘無不勾起人的好奇心,勾起男人的征服欲,相貌或許只是敲門磚,內涵才是重點.

沒有人能否定,藍影是神秘的,她的臉,她的氣質,按照小說那種東西來看,應該是一個溫柔美麗但是心機很深算計很深的蛇蠍美人,可偏偏,她從不算計人,單姜琱@時興起測試過,藍影忘記對她不好的人和事的速度比別人對她好的速度要快上將近半天,這樣的人,她如何去花費心思和時間算計?今天木苒把她推下樓死過一次,她醒後三天就會忘記推她下樓的人是誰,再過幾天,連自己曾經摔下樓的事都會忘記.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只要你問,她也願意,她什麼都能告訴你,要麼就說不想說不願意,即使是有時候宮飛鳥纏得緊了,她覺得不舒服不高興也會直接就這麼明明白白的說出來,叫他們一邊傷心難過卻又覺得無奈好笑,她是水晶般透明的,然而又透明叫他們有些不知所措,因為如果你不問,她不說,要從藍影的臉上看出什麼,是很難的.

想要知道什麼,應該要問的,但是他們很默契,有一件事一直都沒敢問出來,或者覺得似乎問了也沒什麼意義,但是又偏偏時不時的忍不住去思考,那便是--她對世界有歸屬感麼?

這是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

藍影和璃兒的能力太強了,以至于她們漸漸變得全能,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她們會逐漸找不到樂趣,覺得無聊,然後漸漸的脫離人類發展軌跡,找不到共同語言,所以璃兒各個時空各個世界亂跑乃至可以在一個世界定居落葉生根.藍影卻似乎不同,她很愛那個生她養她給她痛苦快樂的她們兩個以及紀傾然的主世界,只是時間一長,那個世界因為她在上面進行的各種家庭游戲戀愛游戲導致某些強悍的人全世界布下天羅地網,都快要被她玩壞了,跟他們結婚之後,她也懶得回去那個世界被發現後發生各種麻煩,她討厭麻煩.

他們看著錄像,仔細的看著藍影在聽到木苒說完這段話後怔了怔的表情,單姜琠M炙焰雨炫麗這兩個王站在邊上似乎想要分析分析,但是事實證明,他們更關心在急救室里的藍影.

他們想,如果藍影對這個世界沒有歸屬感,那麼他們就離開,請璃兒過來一趟,帶他們到別的世界去,直到直到,找到一個讓藍影覺得可以隨心所欲的世界.不得不說,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個世界真的太和平了,藍影骨子里是溫柔與嗜殺並存的,而他們也同樣是崇尚武力的,他們或許需要更重口味一些的可以無視法律殺人或者做任何事的世界,才能過得比較自在,而不是這種女人軟弱的嫉妒心無處不在小伎倆不斷的世界.

寂靜的走廊上忽然一陣急促凌亂的腳步聲,木心和木茗還有歌森歌遙歌嵩甚至陸堯等人臉色有些驚慌難看的跑了過來,木心和木茗更是眼眶濕紅,發絲凌亂.

而與此同時的是,熄滅的手術燈,醫生們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幾分無奈悲傷,他們看著瑰夜爵,搖了搖頭,從那麼高的樓上摔下來,本就沒有多大的存活機會,偏偏瑰夜爵還在車上耽誤了那麼一段時間,也許在她摔下來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死掉了.

見到醫生搖頭,木心和木茗臉色比男人們還要難看,歌森發了瘋的要往手術室里闖,只是被他哥給攔住了,男人們魚貫而入的進了手術室,砰的把門給關了上去.

歌嵩一邊把歌森拉住,一邊神色複雜,帶著一分空落悲傷,他完全沒想到,那個女人會突然間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正在調查關于藍影重婚以及系統信息忽的被篡改的事情,卻不料突然傳出這樣的噩耗,他當時腦子猛然一片空白,聽到木心哭泣的求助電話才猛然回神,如果藍影真的出什麼事,不管重婚不重婚,欺騙不欺騙,瑰夜爵都會瘋掉,所有相關人員都會被牽連,瑰夜爵不是善類,他跟他見過幾次,清楚的聞到了他身上的味道--黑暗的味道.

人既已死,那麼她生前的任何事,都已經沒辦法追究,再追究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怎麼辦?天啊,這該怎麼辦……"木心一向堅強,此時卻也只能癱坐在地上無助的哭泣,木苒已經瘋了,她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她是要毀了所有人才甘心嗎?

"姐……"木茗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木心,頓時跟著哭得稀里嘩啦,之前還想什麼莫洛左翼還想什麼愛情,現在家里出事,看到一向疼愛自己的親姐姐這樣,她便覺得愛情那東西,沒了還能再找,可是親情這一生就這麼一份,沒了就不會再有了,如果這一次她們能夠逃過一劫,她再也不會為了男人跟姐姐吵架,她會把心思用在工作上,不再讓姐姐一個人這麼辛苦的扛著.

……

急救室內,男人們剛剛走進去,就看到藍影緩緩的坐起了身,只是眉頭卻皺著,似乎有點疼,後腦勺有些烏發因為血的緣故而糾結在一起,看起來有些狼狽,哪里還有平日里那份優雅,再美的仙子被狗血潑個一身也不可能仙子的起來啊.

"影影!"宮飛鳥頓時撲了過去緊緊的抱住藍影,都要哭了.雖然知道藍影不死,但是親眼見到和腦子里的知道是不一樣的,他們畢竟當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普通人,見到心愛的人躺在血泊中那脆弱的樣子,要不是腦子里還有那麼一絲藍影不會死的理智在,他們是神仙都會被嚇成神經病的!

藍影被這一抱,頓時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單姜痝s忙把宮飛鳥拉開,緊緊的握著藍影的手,擔心的問:"骨頭傷到了?"

藍影的能力是細胞,但是人體也有不是由單純的細胞組成的小部分,比如骨頭.這是藍影相當普通人的一部分,骨頭受傷,她沒辦法像其他部分那樣立刻再生修複,多少需要點時間來慢慢修複,要不然哪有"傷筋動骨一百天"這話的存在.

曲眷熾摸了摸她的腰,臉色發臭,"斷了兩根肋骨."

藍影看他們臉色都很不好的樣子,于是想著緩和氣氛,自認為很幽默的來了一句,"我以為應該要全身粉碎性骨折啊."

太好了,男人們的臉色更臭了!

藍影吐了吐舌頭,"對不起.不會有下次了,我保證."她豎起一根手指頭,是小拇指.這表達的意思是,因為她的記憶周期太短,保不准下一秒就被她忘記了,所以這個保證很沒有重量.

涼禮把她腦袋摟進懷里,男人帶著淡淡的血腥的味道讓藍影覺得很安心,她歎了口氣,"我們搬家吧.在這種世界生活很沒勁,那些人讓我有種我在欺負他們的感覺."

真的很沒勁,只是藍影心性薄涼除了自己感興趣的事之外對什麼都很淡,不管是別人的生死存亡還是世界末日,但是今天被木苒這麼一吼,藍影忽的驚醒,她終于發現為什麼走過那麼多個世界,她總是找不到單純的友誼,除了單韻熙和莫斯克麗絲璃兒之外,她的女性緣從來都爛到谷底,男性緣卻好到她嫌煩的地步.

就像木苒說的,她隨意那麼一顰一笑,便能夠輕易的吸引許多男人,女人們又對她總是羨慕嫉妒,這是什麼原因?放大了說,是這個世界的格局律法曆史文明等等,造就了這樣的人文.就好像在單姜琤L們的那個世界,人們大體都有比情情愛愛更重要的夢想,也有比這些普通的世界更堅強的內心,因為他們,全世界的人,都有共同的追求,武學和音樂.

也許從一開始,她就應該到比較麻煩一點的世界去,沒錯,比較麻煩.

藍影之前跟璃兒去過一個分為魔界,鬼界和人界的世界去,璃兒用魔界的許多奇形異獸把她騙去的,那個世界的人們武力值很高,魔獸們也很厲害,但是藍影卻覺得很麻煩,因為追你的男人你怎麼也甩不掉,把他丟到天邊,他第二天又滾到你面前死纏爛打,打死了,第二天用某種術法又活過來繼續死纏爛打,最後他不耐煩了還要跟你霸王硬上弓,各種威脅利誘煩不勝煩.

也是從那次之後,藍影再也不為璃兒所騙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世界去,她還是喜歡待在現代,有人與自然看,有動物世界的紀錄片看,有說分手就能分手,就算想死纏爛打也沒門的戀愛游戲,她為什麼要跑到那些惱人的世界去被煩的焦頭爛額?

不過現在看來,太平靜的世界也不好,優越性太強,日子便過得沒勁了.

于是,選擇去哪個世界,是個技術活.

去太危險的世界,男人們要是變弱小了會很糟糕,而且她會被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纏著,去太平靜的世界又會讓藍影有種開了金手指在欺負別人的感覺,但是他們又沒得選擇,去到哪個世界就是哪個,璃兒才沒那麼好耐性三天兩頭跑來一趟帶著他們穿越時空呢.

"外面那些人……算了吧."藍影聽到了外面木心的哭聲,道.不是她好心,縱使或許有她的原因,但是人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她不過是突然發了下呆就被推下樓,而且高樓林立之間她還找不到哪怕一只小鳥來救救急,這一下,摔得她疼死了!不過念在他們都要離開了,沒必要還把無辜的人拖下水,既然已經要離開,她又其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那麼算了吧.

"嗯哼,你這是什麼不華麗的模樣?"清冷又華麗的腔調響起,華麗麗的女人似乎總是在需要她的時候出現,簡直就是及時雨.璃兒依舊一身華麗麗的黑色,依舊是年輕絕美的讓天地黯然失色的面容,她蹲在半空中的時空裂縫上,可在別人看來,她就是憑空蹲在了空氣上.她看著藍影,美麗的貓眼中劃過一抹銳利,誰敢傷了她?

"你怎麼突然過來了?"藍影淺笑的問道,朝璃兒伸出手.

"聞到某個不華麗的女人不華麗的血腥味了."璃兒從裂縫上跳下來,身後的裂縫立即合閉起來,消失的無影無蹤.

"聞到?"藍影奇怪,她還能隔著時空聞到她的血腥味?這已經不是狗鼻子了,應該說是人間凶器了.

"你管."璃兒華麗麗的白了她一眼,"你們又要搬家?"

"嗯,這次要去……嗯……比較符合我口味的世界."藍影不客氣的道.

璃兒和藍影什麼關系?藍影這說一句,她就可以想到後面十句了,她冷豔高貴的瞥了男人們一眼又落向藍影,"嗯哼,要能夠殺戮又有電視看,還要有許多奇奇怪怪的動物和奇珍異寶,還適合你男人們生存的世界,是吧?"

藍影點點頭.

璃兒摸了摸下巴,"這個的話,倒是有一個地方你可能會喜歡……不對,說不定會相當的喜歡,能夠讓你覺得在那里長期的定居下來也說不定."

藍影覺得有些驚奇了.

"我最近在研究二次元世界."璃兒是時空能力者,對于研究時空總是有些熱度.

藍影覺得更加有趣了,動漫世界還是書面世界?

"有一部動漫叫全職獵人,里面有一個叫流星街的地方……"

上篇:婚後生活第十一彈    下篇:017要,還是不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