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和鳴第187章 念叨   
  
第187章 念叨

g,更新快,無彈窗,!

"您看您,能不能讓我省點心,都多大的年紀了,還以為跟那些年輕的郎君一樣呢,您連玄孫都有了,還逞能!"

姜元羲手上削著果皮,不客氣的數落道,姜太傅頭都大了,這孩子念叨了他一個上午了,每次都能不重樣.

"您之前還說我是個不省心的,現在您去問問府里的人,保准一問一個准,不省心的人鐵定是您.祖父,您怎麼舍得讓五娘傷心難過呢,您是不知道那天我都嚇得面無人色了."

實在受不了姜元羲的絮絮叨叨,姜太傅朝外喊了一聲,"來人,把五娘子請出去."

姜元羲哼哼兩聲,"祖父,您且看有誰敢把我趕出去的?"

等了片刻,果真是沒有人進來將姜元羲請出去,姜太傅恨恨的拍了拍床榻,"這些人,連老夫的話都不聽了."

姜元羲低著頭削著果皮不為所動,"誰讓您臥病在床呢,誰讓您不要命呢."

饒是姜太傅人老成精,臉皮厚也被說得訕訕的,"祖父這不是有把握麼."

姜元羲抬頭看著祖父,不客氣的反駁,"萬一聖上犟起來呢,您怎麼辦?真的要把命都搭進去嗎?"

姜太傅神色更是尬訕,"祖父這不是兵行險著麼,這不,不僅把禦史台的五個人救了下來,也讓眾多朝臣與聖上離心離德,這筆買賣,值了."

姜元羲滿是不認同的繼續數落,"祖父,您要朝臣們與聖上離心離德,多的是法子,何必涉及自身的安危?"

姜太傅痛苦的皺起了眉頭,又來了,這孩子又來了.

"我知您是不想禦史台的人枉送性命,可他們既然都將棺材准備好了,顯然就是把生死置之度外,您惜才憐才,犯不著把自己搭進去.

您看您被阿爹抱著回府那一刻,二嬸三嬸她們都嚇得腿軟,二叔三叔他們臉色白得不像樣,您把大家都嚇壞了!"

姜元羲回想起祖父被阿爹臉色慘白著臉,緊閉著眼被抱回來,阿爹又急得一腦門的汗,後面跟著太醫們,個個都是腳步匆匆,神色慌張,當時她就白了臉.

及至到了後來聽聞祖父受傷的原因是被聖上廷杖,她心中的殺意差點爆發,體內的能量洶湧澎湃,還是師尊察覺到了不妥,及時喝醒她,不然整個世界都將被她體內的能量毀滅.

哪怕就是祖父當時及時裝暈,後來醫治及時,沒有性命之憂,她心中依然後怕不已.

姜太傅也知自己這次著實是嚇壞了府里的人,就是整個姜里都被驚動,每天要過來探望他的人不知凡幾,要不是顧及他要養傷,他的院門都得被踩爛,因此聽聞孫女兒的數落,理虧之下一言不發,任由她念叨.

姜太傅眨巴著眼,等到姜元羲將果皮削好了,心頭大喜,他以前覺得孫女兒嘴皮子利索是件好事,現在他覺得姑娘家,還是貞靜賢淑才好.

見著姜元羲把果子削了幾塊,趕緊指揮孫女兒,"五娘,祖父要吃這塊果子."

姜元羲數落的話一頓,拿起筷子夾起一塊果子送到祖父嘴邊,見著祖父吃下去了,正想開口,姜太傅又指著另一塊果子道:"還要一塊."

如是再三,姜元羲哭笑不得,搶在祖父之前出聲,"五娘不說了,您消停一點吧."

姜太傅差點被她噎著了,瞪了她一眼,心中腹誹,到底是誰不消停?

待姜太傅吃完了三塊果子,這才擺擺手,示意不要了,喝了一口水,緩緩吐了一口濁氣.

見著孫女兒不再數落他,姜太傅歎了一口氣開口道:"五娘,這次若是真的讓聖上殺了禦史台的五個人,朝堂要亂啊!

縱觀數百年,從來沒有在朝堂上就斬殺禦史的先例,始作俑者,其無後乎?一旦開了這個先例,按照聖上的性子,下一次若有朝臣與他唱反調,他只會簡單粗暴的殺殺殺,這如何得了!他是殺爽快了,然後呢?

哪怕祖父很想皇室自作孽不可活,卻不是現在,若是朝堂亂起來,最大的可能就是聖上一不做二不休,狠下心來大肆清洗,他那人哪會管天下百姓,他瘋起來,誰也拉不住.

朝堂上若是少了出身世家的朝臣們,憑著現在這麼點寒門新貴,根本無法掌控整個北梁,受苦的終究是天下百姓,再者說,我們姜家還沒有攢夠家底呢,北梁亂不得."

姜太傅不是一個沖動魯莽的人,他同樣惜命的很,若然不是迫不得已,他不會做這個出頭的椽子.

姜元羲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太子這次,出了一個昏招,聖上又縱容得厲害,最後卻以您被廷杖為結束,想來太子和聖上應當興奮才是."

姜太傅微微頷首,"這位新太子比之前頭那位太子,差了不少."

至少前頭那位太子還能安穩的做了三年,這位太子才冊封,就讓世家厭惡不已,連表面功夫都沒有遮掩一下.

"祖父,您臥病在床歇息,太傅府卻政令通暢,聖上該誤會了吧."姜元羲微微挑了挑眉.

姜太傅一笑,笑容帶著些許的冷峭,"要的就是聖上的誤會."

他養傷在家,傳訊太傅府的屬官,讓他們各司其職,他不在太傅府卻政令通暢,聖上必會以為少了他並無大礙.

他被廷杖,群臣皆為他求情,如此必讓聖上忌憚他的能耐,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如今他主動退居幕後,讓聖上誤以為少了他太傅府也可以正常運轉,對他的忌憚減少,如是這般,相信聖上還能忍下去,不會對他動了殺意就要立即殺他.

只要再給姜家幾年的時間,他就可以慢慢從朝堂上退下來了.

姜元羲又與祖父閑聊了幾句,見他面色疲憊,略顯困倦,伺候他歇息.

見著祖父酣睡之後,姜元羲一直淡然的神色漸漸冷了下來,眸子閃爍著冷冽的寒光,無聲的吐出幾句話,"太子...聖上...遲早要為祖父討回這個公道!"

上篇:第186章 離心離德    下篇:第188章 鬧夠了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