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和鳴第247章 拐走了一個   
  
第247章 拐走了一個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在旁邊站著看了好久了,一點都不知道尊老愛幼,既然那麼閑,怎麼沒來幫一幫老夫的忙?"

一個身形高挑,兩鬢帶著一抹斑白,面色紅潤的男人不滿的道.

姜元羲趕緊小跑上前,舔著臉乖乖認錯,"哎喲,這不是我上次想要幫您,差點被您一棍子打著了麼,這次怕又傷了您的寶貝兒,哪敢動手啊."

男人想起之前那事,仍然心有余悸,"那是我好不容易伺候出來的飛鴨蘭,鴿子蘭,白鷺蘭,珍貴著呢,你上次毛手毛腳的,差點毀了它們."

姜元羲頓時一個頭大,恨不得自打嘴巴,就不該提起跟這事有關的一星半點,趕緊打斷,"段公,段公,我錯了,您可別再提了,您這一提,我腦仁兒就疼."

這個男人,正是姜元羲曾跟祖父說過的,集儒,黃老,名,法為一身的大儒段正則,若是看他面容和矯健的身手,如何都看不出他已經六十有二.

段正則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招呼她道:"那還不快點來幫忙."

姜元羲上前,拿起一旁放著的小鋤頭,跟著段正則一起挖坑,挖一個小坑,就埋一顆種子.

"幸好這些是菜種,由著你折騰都沒事."段正則一邊撒種一邊道.

姜元羲訕笑一聲,勤勞的揮舞著小鋤頭,見段正則終于不再念叨這事,她問起了心中一個疑惑.

她將孟廣茂投卷的文章背誦了一遍,問道:"段公,這篇文章您怎麼會遺漏出去?"

段正則不以為意,"前頭幾年,我帶著夫人外出游山玩水,這篇文章是借助在一戶人家家里頭寫的,不過寫好的第二天,我們外出回來,就聽那戶人家的戶主與我道歉,說是門窗沒關緊,風大了點,吹走了好幾張紙.

我一看,就是一篇文章和幾張我練字的紙不見了,索性也沒管.回來之後,又把那篇文章默寫看一遍,你不是看過麼.怎麼著,聽你的話,似乎在其他地方見過我這篇文章?"

段正則一下子就聽出了姜元羲的言外之意,他問起這話的時候,語氣中並不見生氣憤怒.

姜元羲也知他性子,聳了聳肩,將孟廣茂假用他文章上門投卷,被她無意中看到,想了個折子,祖父婉拒了他的事說了.

段正則記憶力很好,並沒有一般老人印象模糊,一聽孟廣茂這名字,他就"哦"了聲,"原來是那小子啊,當時我們借住的那戶人家,就是那小子家里,那篇文章是被盜了,不是被風吹走的."

段正則沒有當一回事,他年紀這麼大了,走過不少地方,見過形形色色不少人,到他這個年紀,對後生晚輩盜用他的文章來走捷徑這事,生不出憤怒.

"這世上啊,陽光大道永遠都比羊腸小徑好走,有些人總以為走條捷徑就能比別人快,可卻不知道別人走的道,又大又寬,只要昂首挺胸就能快步前行,不用提心吊膽守著秘密,生怕別人看出異樣."

段正則這就這般感慨了一番,心術不正之人,他是懶得理會的,他從前有教無類,結果教出了不少野心蓬勃之輩,十幾年來他隱居于此,如今只對那些他看得入眼的人肯指點一二了.

姜元羲打量他的神色,因看不出其他,只得將早就打好的腹稿忐忑不安的說出,"段公,我得了科舉的頭籌,蒙聖上恩典,要去丹陽縣赴任這事,您聽說了吧?"

端正則淡淡的"嗯"了一聲,"整個都城有誰不知道這事."

姜太傅曾問過姜元羲,在哪里得見段公的,整個都城,除了姜元羲,竟無人知道名滿天下的大儒段正則,就住在都城.

大隱隱于市,莫不如是.

"段公,可能飯否?"

姜元羲深吸一口氣,終是問了出來.

段正則手中的動作一頓,他側頭看著姜元羲,直把姜元羲看得提心吊膽,"老夫每頓兩三碗飯,很多小年輕的身子骨興許還比不過老夫呢."

這也是說的真話,姜元羲無法反駁,若不是知道他年紀跟祖父差不多,只看容貌,以為他才人過不惑呢.

不過姜元羲聽了他的話,嘴角抽了抽,對段正則"歪曲"她的意思很無奈.

"段公,五娘是想問,您如今可還能出山教書育人?"

段正則是名滿天下的大儒,她從認識至今,早就垂涎不已,顧以丹弄的那個育才書苑她覺得很好,看和尚念經嘛,她對自己要去丹陽縣要做的事有自己的計劃,其中興教化是其中一項.

她想來想去,能讓她放心的將此事托付的人,只有段公了,若是能把段公拐走,簡直是丹陽縣天大的福氣.

段正則眸光平靜如水的看著姜元羲,看得她快撐不住臉上的笑容了,"教書育人?你倒是想的挺好,丹陽縣距都城千里之遙,你竟讓一個七老八十的老人家爬山涉水去那麼遠的地方,真是好狠的心."

姜元羲又一次嘴角抽搐,無語的看著段正則,"方才是誰說小年輕的身子骨都比不過他的?"

段正則詫異的眨了眨眼睛,"老夫說的,但這跟你想讓我長途跋涉去外地有什麼關系?"

姜元羲:"......"

您是高人,我作為後生晚輩不好與你爭論這種事,但我也有殺手锏.

"段公,丹陽縣雖然,正是因為它遠,才不會有人在旁指指點點,那里是我治下,有我在,更不會有人敢對您多說半句.

如今世道只有儒家一脈,就是法家都式微了,您身負儒,黃老,名,法四家傳承,真的不想把這身本領留下來,找個繼承人麼?您難道要看著道統斷絕?

丹陽縣太過偏僻,可不會有正道人士說黃老,名家,法家的壞話,就算真的有人說,您也該相信我的手段,您覺得呢?"

姜元羲深知段正則身子骨雖好,年紀卻大了,這是不爭的事實,拋出"將一身所學流傳世間,不斷道統"的殺手锏,就不信段公會不心動.

段正則淡然的看著她,突然問道:"丹陽縣的教化,由著我施為?"

姜元羲含笑以對,"丹陽縣是我治下,我總要掌管一二的."

這就是不肯全讓段正則一言定之了.

姜元羲等了片刻,只聽段正則道:"你說過的,不會有人指手畫腳,說三道四."

姜元羲頓時大喜,"我保證!"

"什麼時候出發,就什麼時候來接老夫吧."

上篇:第246章 臨行前的告誡    下篇:第248章 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