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和鳴第322章 毒計   
  
第322章 毒計

g,更新快,無彈窗,!

過了好幾天,姜伯庸來找姜元羲,"五娘,你讓我辦的事,辦妥了."

那個禁衛被他手下的人按照姜元羲的吩咐挫骨揚灰了,同時那枚印章也交到了祖父手上,與此同時,他還帶來了一個重大消息.

"聖上死了,被越郎君殺死的,如今繼位的是臨川王晉."

"臨川王陳晉?皇後第四子,想不到竟然是他勝出."

皇後還有兩子活著,一個是行三的甯江王陳滿,一個是行四的臨川王陳晉,按照嫡長,應該是甯江王繼位才對.

姜伯庸冷笑一聲,"甯江王騎馬進宮看聖上最後一面之時,從馬上摔了下來,斷了腿,瘸了."

一個形容有礙的人,自然是做不了皇帝的,于是順理成章的,繼位的人就是陳晉了.

"果然不是省油的燈,是親父子,心狠手辣這一方面,倒是一脈相承."姜元羲淡淡的道.

"還有一事,祖父他們啟程來丹陽縣了."他的人去莊子給祖父送了印章之後,得知祖父收拾好行李了,飛鴿傳信到他這兒,想來已經出發.

"姜鄭兩家的部曲加起來有幾千數,有外祖父在,就算路上遇上流民起義也不怕."姜元羲盤算了一番,放下心來.

各地的流民越發多了,因著陳雄暴死,各地官員在關心著下一任帝皇的歸屬,一不留神,在陳晉繼位之前,星火就開始燎原.

一處流民起義之後,就好像約好了一般,一天之內,幾乎很多地方都有起義暴動,都是從鄉下里頭發起的.

姜伯庸神色嚴肅,跟五娘說起了最新的起義情況,"那些零星的起義還沒到縣城就被鎮壓了,全部格殺,而好幾個村子一同起義的,仗著人多勢眾又不怕死,沖進了縣城,專門搶富戶的家里的糧食,其他金銀都不要,搶了就跑,勢頭倒是越發大了,我看要鎮壓下去很難."

當然難,起義一旦有了發展的趨勢,就要花費極大的力氣,且還不是一處地方,而是各處都能見到有流民響應起義.

要不是快餓死了,誰會干殺頭的大罪,又不是嫌命長.

"市井之中有一則流言,說是上天不滿聖上暴行,于是降下災難懲戒,百姓是代聖上受過,如今聖上一意孤行要征收賦稅不顧百姓死活,上天再次震怒,收回了聖上的真命,北梁已經失去了上天的庇佑,不再得上天認可了."姜伯庸眯了眯眼,把這則流言說給姜元羲聽.

姜元羲嘖了一聲,"北梁不再得上天的庇佑,失去了真命?那新的真命是誰?這幕後放出流言的人倒是瞅准了時機."

再沒有陳雄身死這種大事上能印證這則流言了,天子是受上天垂愛的真命之子,若是上天不再垂愛庇佑了呢,若上天收回了給天子的真命呢?

那他就不再是真命天子,就不該坐在那張龍椅上.

想到陳雄是越華容殺死的,姜元羲默了默.

"各地起義就奉著這則流言為真理,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也是因為這則流言,各地的起義也越發多了."姜伯庸頓了頓,又問道:"要去追查一下這則流言是誰放出來的麼?"

姜元羲擺擺手,"不用,這則流言能如此迅速的蔓延至北梁全境,不是一家的手筆,多的是人在里頭推波助瀾,不管它,反正于我們只有益處."

姜元羲一字一句的開口,"既然流言說北梁的真命被上天收回去了,那麼新的真命,自然是各憑本事,去讓人把胡曲馮,小虎他們叫回來,我們劫漁陽糧倉的時機到了."

各地起義,要想還能保全江山,朝廷就必須要鎮壓,趁著朝廷如今還沒派兵出征,搶先了把糧倉劫了再說.

等他們劫了之後,就說是流民沖擊的糧倉.

胡曲馮等人很快就來到,屋子里濟濟一堂,姜伯庸,姜伯錦,崔玉書,邵兕虎,鄭浩良,這些年輕人也都在場,這是他們向外邁出的第一步,他們躊躇滿志,也緊張不安.

怎麼搶劫漁陽糧倉一事,其實早就商討好了,這回姜元羲讓人過來,不過是吩咐各行其是而已.

"此次去漁陽的部曲有一千二百數,剩下的一百數留守丹陽縣,小哥,四哥,縣里就靠你們了."

姜元羲看向姜伯錦和崔玉書,其他人俱是詫異,"我們留守縣里?那你呢?"

姜元羲理所當然,"此次我當然也要跟著去."

"不行!"

"這怎麼可以!"

姜伯錦,崔玉書齊齊叫道.

而後發現所有人里頭,只有他們兩個反對的,姜伯錦一懵,看向五哥,胡曲馮三人不反對他能理解,小虎就是五娘說什麼是什麼,鄭浩良且不說,但為何五哥也不阻止?

姜伯庸怎麼會阻止?五娘可是能領軍作戰的人,上輩子就打下了姜家半壁江山,這輩子也不會差,且他也很認同胡不歸的話,趁著這會兒與之對上的軍士只有五百,也能讓五娘練練手,日後上了戰場會更殘酷.

他只有一個要求,哪怕部曲死光了,也要護著五娘回來就行.

"五哥,你怎麼不阻止五娘?"姜伯錦急了.

姜伯庸好整以暇,"為什麼要阻止?你忘了五娘的功夫多厲害了?十個你我也不是她的對手,有什麼好擔心的,日後這事多著呢."

姜伯錦發現,五哥說的話很有道理,他被噎住了,這個時候才想起,五娘雖是個小姑娘,但這個小姑娘很凶殘啊!

然後姜伯錦就被說服了,不再勸姜元羲.

崔玉書同樣也懵了,他以為的同盟就這樣叛變了,這兩兄弟說的每個字他都聽得懂,合起來就不是很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四哥不用在勸,我意已決,無人能更改,就算我娘來也不行."

姜元羲一句話,把崔玉書的後路也切斷了,明確的表示就是把如今身在後宅的鄭幼娘請來也不會改變她的決定.

姜元羲繼續道:"這次小虎也帶著他手底下那些人去,連夜去礦山里頭把甲胄和兵器運出來,分發到所有人手上,至于五百匹馬兒,分給最善騎射的人.四哥,讓你安排人打造的板車弄好了嗎?"

她望向崔玉書,為了運送糧食,她讓崔玉書安排人手打造了上百輛的板車.

崔玉書點頭,"已經打造好了."

姜元羲又看向了姜伯庸,"五哥,漁陽的分布圖拿到了嗎?"

姜伯庸從自己懷里掏出一張羊皮,攤開放在案幾上,眾人齊齊圍上來觀看.

"漁陽有兩個城門,從我們丹陽縣去漁陽,路程最短,靠的最近的是東北的這個城門,但漁陽的糧倉在西北."

姜伯庸在羊皮上點了點,"漁陽的衛軍駐守在西北城門附近,而糧倉就在軍營旁邊."

姜伯庸兩年之前在漁陽開了一家綢緞鋪子,花了兩年的時間,終于彙至了這張漁陽分布圖.

他說完,就閉上了嘴,行軍打仗的事他不懂,這會兒要靠的是胡曲馮三位名將.

"糧倉在城門處附近,倒是方便我們搶了就走,劫持糧倉,靠的是出其不意,但若是從西北城門走的話,就要兜一大個圈子,再則我們帶著上百輛板車運送糧食,很容易就暴露了蹤跡."馮浦澤沉吟著說道.

在胡曲馮三位名將心里,那五百守衛軍士從來不是個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怎麼瞞天過海的把糧食運走,他們帶著這麼多糧食,一定走得快不了,很容易被後面的追兵追查上蹤跡.

至于說劫持了糧倉之後,朝廷一點反應都沒有,放任他們把糧食運走是不可能的事,哪怕把五百軍士都弄死呢,不是還有個郡守在嗎?

糧倉被劫,郡守一定會向附近郡城求助,追擊他們的人肯定不會少.他們是為劫糧倉而來,不是為了殺人,沒必要還沖進城里頭把郡守府的人都給殺掉,劫完就跑,不留下太多的線索,才是他們想要的.

"有船."邵兕虎突兀的開口.

姜元羲第一個反應過來,"對,我們有船啊!普通的船當然運送不了這麼多的糧食,但我們那十艘大船完全沒問題."

她拿出北梁全境輿圖,姜伯錦拿了另一張案幾過來,等輿圖擺放在上面之後,眾人齊齊尋找漁陽.

果然就見一條江河圍繞著漁陽等地環繞著,而這條江河,叫海河.

之所以取這個名字,是因為這條大江最終會流入大海.

而這片大海,正正恰好是丹陽縣背靠的大海!

"嘖,總是想著地面上的事,都忘了我們還有船這回事了."胡不歸嘖嘖稱歎,其他人不約而同的點頭.

一開始還真是走了死胡同,總想著陸地上運送糧食,忘了他們其實還有一個更好的辦法,都怪他們這些人不怎麼接觸大船,除了邵兕虎經常帶人去海上捕魚之外,一時還真把大船這事給忘了.

換了個法子想,這回就是連不怎麼懂軍事謀略的崔玉書都知道要怎麼辦了.

"漁陽有護城河,而這條護城河是從海河邊上挖的,但我們不能直接從護城河上走."

姜元羲點了點漁陽分布圖,"我們還是得先把糧食裝車,當著整個漁陽百姓的面,讓他們知道我們是走陸路,把五百衛軍殺掉之後,到郡守派人追擊我們,這中間最起碼有一個時辰留給我們,大船在這里等我們,柴桑."

姜元羲又點了點輿圖一處寫著"柴桑"的地方,這是漁陽附近的一個郡城,而海河同樣也圍著柴桑流淌,"從這里上船,我們走到海河的盡頭,就是大海,只要一入大海,就是海闊天空,沒有任何船只能追的上我們的船."

"至于說為了掩藏我們走水路的真相,我們還可以兵分兩路迷惑追兵.大船上裝著礦山挖出來的石頭,等糧食運上船之後,船上的石頭就裝上板車.

大船出發回丹陽縣,板車載著石頭從另一個方向走,再留下人抹去我們去柴桑的痕跡.板車上裝著石頭,這樣一來,從板車的車轱轆留下的痕跡上就能迷惑追兵,讓他們誤以為我們板車上運送的是糧食.

派一隊斥候,隨時報告追兵的蹤跡,等到快要追上的時候,棄板車,輕車從簡的分散逃走,而這時候想來大船已經走遠了,等追兵知道追錯了,他們再返回追蹤線索,糧食恐怕已經回到丹陽縣了."胡不歸緊接著道.

馮浦澤接著補充,"我們造的大船實乃是前所未有,如若被人看到就會暴露我們的真面目,所以出發的最好時機是傍晚,大船從海里出發,于半夜抵達柴桑,我們發動襲擊也選在二更天或者三更天,這時候人是最困倦的時候,衛軍也想不到會有人膽敢襲擊他們,出其不意之下能殺死不少人.

等我們把衛軍殺了,運送糧食到柴桑,天應該還沒亮,趁著夜色大船再次啟程,在所有人發現之前進入大海,這樣就不會暴露我們.不過想要襲殺衛軍,就要有人里應外合給我們開城門."

說罷,馮浦澤看向了姜伯庸,連漁陽分布圖都能拿到,要說姜伯庸沒有在漁陽有布置,打死他也不信.

姜伯庸沉吟片刻,"里應外合開城門這事,沒問題."

馮浦澤挑了挑眉,看了看姜伯庸,又看了看姜元羲,他必須得承認,胡不歸不是最瘋的那個,眼前這個剛滿十五歲的小姑娘才是,誰都知道姜伯庸是聽命于她的,結果現在姜伯庸說里應外合開城門沒問題,天知道這兩人多久之前就在漁陽布置了.

這種走一步想五步的性子,天下似乎又近了一步.

都知道姜元羲此次會跟著搶劫糧倉,哪怕他們所有人的性命姜伯庸都不放在心上,但他肯定不會不顧姜元羲的性命,所以他說沒問題,就一定不會有問題.

馮浦澤放心了,轉而又道:"我們搶劫糧倉之時蒙著面,但可以在不經意間漏出'身份’,你們覺得哪一家有這個實力搶劫糧倉?"

胡不歸嘖了一聲,"果然最毒的人是你,還玩起了嫁禍的手段."

頓了頓,他又補充了最後一句,"不過我很喜歡就是了."

"隴西李家."姜伯庸突然開口.

上篇:第321章 來世再相見    下篇:第323章 奔襲與敵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