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和鳴第445章 你要離開了嗎二合一   
  
第445章 你要離開了嗎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元羲的帝陵,曆時十年建好,帝陵龐大又壯觀,主陵是她的帝寢,在主陵四周,還有諸多側陵,是留給功臣的,全部都是入住功臣殿或者衛國殿的朝臣才有這個資格.

能陪葬帝陵,是無上的榮光,沒有一個朝臣不想的.

侍死如奉生,功臣們陪葬帝陵,在陰曹地府依然為他們的陛下建功立業,開疆拓土.

第一個陪葬帝陵的是段公,第二個是越華容.

日後胡不歸,曲成文等人也會陪葬帝陵,姜元羲的帝陵就占了一座山.

常明義擇了一個好日子和好時辰,把越華容的墓遷到了長安城,到了長安城之後,又擇了一個好日子把他重新下葬.

姜元羲的回歸讓朝臣們終于放下了心頭的大石,他們的陛下一去就一年多,一國之君竟然不坐鎮在長安宮,他們做事都提心吊膽的,生怕某一日就會聽到不測的消息,幸好陛下回來了.

如果是其他皇帝這樣任性,早就被朝臣們諫言了,然而她是姜元羲,沒有任何一個人能阻止她的決定.

對第二個陪葬帝陵的人,不少朝臣都好奇,想從長安宮得到內情是不可能的事,要從悶葫蘆邵兕虎口中知道也很難,最後還是從姜伯庸這里有了突破口:若是沒有那個人,陛下的跟腳不會這麼厚實.

再多的也探不出了,朝臣們只好按捺住好奇心,因為大雍出了一件大事.

姜元羲立了太子.

在眾多侄子中,姜元羲擇了小哥的嫡長子姜一昭為太子,在她之後,需要一個開拓之君,而姜一昭無疑符合了她的要求.

若是侄女里頭有符合的,她並不介意出第二個女帝,她所考慮的,是對國家的負責.

姜一昭的大局觀是所有孩子里最好的,有耐心,不會沖動,自身又有手段,相信日後也不會被老臣們壓制.

立了太子之後,姜元羲就把他帶在身邊,無論是上朝還是處理朝政,都手把手教導他,甚至連奏折也先讓他批閱,她最後過眼.

朝臣們拿到自己的奏折,有些朝政發現自己的奏折只有一個閱示,有些朝臣發現自己的奏折里有兩個,一個被朱筆劃掉,重新寫了新的閱示.

若是兩個閱示的,朝臣們很熟悉最後那個閱示,那是他們陛下的,另一個筆跡想來就是太子的了.

在立了太子兩年之後,姜太傅駕鶴西去,舉國大哀.

無上皇帝逝,享年九十二高壽,五世同堂,含笑而去.

姜元羲換上了孝服,臉上笑容也少了很多.

對這樣的結果,她早有預料,祖父高壽而去,無疾而終,對任何一個老人都是好事,然而哀傷依然侵襲心頭.

自小就教導她的祖父,又全力支持她登基的祖父,就這樣離她而去了,姜元羲心中的寂寥越發濃厚.

她還要陸陸續續送走多少人?

這一日,她進了虛無空間,看著眼前依然閉目打坐的老人,一撩衣袍坐在他對面,"師尊,你為什麼還留在這里?"

黑衣老者睜開了眼,"嗯?"

姜元羲淡淡的道:"困鎖你的大陣,不是已經被你破了嗎?只要你用用力,你身後的那九條鎖鏈就全斷了."

黑衣老者眼神微閃,"你知道?"

"很多年前,你弄出那個九龍歸一的異象我就知道了.是大陣開始有所松動,你才能在外頭弄出異象,我以為你很快就會脫困,我一直在等著,結果等到我登基,等到我天下一統,等到了現在."

姜元羲頓了頓,接著道:"而你依然在這里.你是在害怕你的仇家,怕你一旦弄斷了鎖鏈,就會被仇家感應到嗎?"

她在這片虛無空間奠定了修道的基礎,她能感應到在她吸收的太初鴻蒙紫氣越多,這個大陣的能量就越少,當太初鴻紫之氣被她吸收完了之後,大陣的威力差不多少了一半,憑她師尊的能耐,這麼多年,就算是磨,也能把這大陣磨掉了,所以她只能猜測是怕仇家繼續追殺.

"不是."出乎意料的,黑衣老者搖頭否認了她的猜測,"這是個混沌虛無空間,那些人當初把我流放之後,他們就再也感應不到我的位置,就算我脫困而出,他們也不會知道."

姜元羲一怔,"那您為何還留在這里?"

"為了你."黑衣老者看她一眼,姜元羲神色怔忪更甚,黑衣老者解釋道:"你是紫微氣極體,你體內吸收的能量是太初鴻蒙紫氣,而帝皇是紫微星,你當皇帝越久,得到的萬民敬仰越多,對你修行越好.

我說過,修身者為苦行者,修心者為入世者,修神者為練氣士,我們這一門,修的是萬物,而最適合你修行的,就是帝皇的紫氣.

在我的那個世界,頂尖的天之驕子,在母胎就會用先天之氣自主修行,出生就是修士,我記得我知道的一個絕頂天才,二十五歲入渡劫,一旦渡劫成功,就會成仙."

這是第一次,師尊給她講解他那個世界的事,姜元羲越發好奇起來,"二十五歲就成仙,果然是天才,那師尊您呢?"

黑衣老者淡淡的瞥她一眼,"我百歲才成仙."

姜元羲一愣,"師尊您竟然還不是絕頂天才?"

黑衣老者聽出了她語氣中的不可思議,"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誰告訴你二十五歲的絕頂天才能一路修到神王,神皇這種存在的級別?"

乍然又聽到神王,神皇這種陌生的詞語,姜元羲心如貓撓一樣癢,"神王,神皇很強?"

"能達到這種級別的,屈指可數,都是一方諸侯級別的人物."黑衣老者道.

姜元羲敏銳的抓住了重點,"只是一方諸侯的存在?那就是說在神皇之上,還有更高級別的存在?"

"天尊."黑衣老者吐出了兩個字,"比神皇更厲害的就是天尊,而天尊之上,是主宰.主宰,從來沒有出現過."

那就是說天尊就是王侯級別的人物了,是那個大世界里最厲害的存在.

"那您是什麼級別的存在?"姜元羲好奇不已.

"我以前被人尊稱為元始天尊."黑衣老者古井無瀾.

姜元羲倒吸一口涼氣,雙眸微微瞪圓,"您竟然這麼厲害?"

黑衣老者終于有了情緒的波動,狠狠的瞪了一眼姜元羲,"什麼叫竟然這麼厲害?你真當九龍鎖神囚天陣是滿大街的陣法嗎?囚天!可想而知這個大陣的厲害之處."

姜元羲嘟噥了一句,"說得這麼厲害,您還不是被困在這里?"

黑衣老者氣個半死,這小混蛋總是輕易就能讓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不肖徒兒,總是揭他老底,一點都不懂尊師重道!

他手指微動,姜元羲就哇哇大叫,"有您這樣做師尊的嗎,總是一言不合就趁機偷襲徒兒,要不是我機靈,您就要少個徒弟了."

黑衣老者冷笑一聲,本來是兩只手指微動,聽了這番話之後頓時十指翻飛,姜元羲再無辦法哇哇大叫了.

過了好一會兒,姜元羲癱在地上喘著氣,幽怨的看著黑衣老者,"我怎麼這麼命苦有這樣的師尊啊?"

黑衣老者反唇相譏,"我也很命苦有你這樣的徒弟."

姜元羲翻了個白眼,擺擺手道:"說正事說正事.師尊,那個二十五歲的絕頂天才,最後是什麼級別的存在?"

"在我成為神王的時候,他是仙帝,等我成為神皇之後,他還是仙帝,等我成了天尊,我已經不再關注他了."他解釋道:"仙帝之上,即神王."

姜元羲不再問師尊為何不再關注那個絕頂天才,因為層次差得太遠,在主宰不出的時代,天尊已經是最頂尖的厲害人物,仙帝之于天尊,毫無威脅可言,對一個威脅不到他地位的人,確實不用再浪費精力關注.

"師尊您成仙比那個絕頂天才慢了七十五年,為何您最後走得比他高?"姜元羲對這件事比較在意.

"因為我根基厚實無比,再高的大樓,都能建起來."黑衣老者提起那個絕頂天才,其實就是為了教育姜元羲,"不要認為你現在已經三十二,一直待在這個小世界,就覺得自己比我那個世界的天才差,不,你的根基與他們相比,絲毫不弱,越往後,你會比他們走得更快更高."

太初鴻蒙紫氣,這是天大的機緣,要不是他身上的九龍鎖神囚天陣,姜元羲哪怕是紫微氣極體,也得不到這份機緣.那些人暗算他,囚禁他,卻萬萬沒想到,他因此收了一個徒弟,甚至還利用這個大陣為徒弟夯築根基,自己也能打破這個大陣,脫困而出,因禍得福.

他把混沌至寶給了姜元羲,讓它壓制了她體內的能量,不斷的壓縮提純,一旦收起封印,她絲毫不弱.

最讓他滿意的是,姜元羲還成為了帝皇,無形之中輔助了她的修行,讓她的修行之路更進一步,要不是為了徒弟,早在七年前他就能從大陣脫困了.

但一旦從大陣脫困,他就必須立即帶著姜元羲離開,為了讓她的根基更加堅實,索性他一直留在大陣里.

姜元羲也從這些只言片語里猜到了師尊是為了她,眸光微紅,認真的感謝,"師尊,讓您受累了."

黑衣老者神色緩和下來,"我就只有你一個弟子,自然是希望你能走得比我更遠的."

姜元羲沒想到師尊對她厚望如此深,走得比師尊更遠,那豈不是只有成為主宰才算得上走得比天尊更遠?

姜元羲怔愣過後,神色鄭重,"師尊您放心,我會努力的,我日後會為您討還公道."

師尊是天尊都能被人囚禁在這里,師尊的仇家最起碼也是跟他一個級別的,且多半還不止一個,想要報仇,還真的是只有成為主宰才有機會.

黑衣老者欣慰一笑,也不打擊弟子的志氣,有個目標總是好的,能不斷鞭策她成長.

"師尊,既然您說成為帝皇對我修行之路有用,那是不是我繼續做這個皇帝?大概還需要多少年?"

師尊被囚禁在大陣里並不好受,她不能辜負了師尊的好意.

"不必了."黑衣老者道:"我已經察覺到你的修行在這一界再無法有所進益了,畢竟是小世界,若是能在大世界做皇帝,你的修行會更厲害."

這麼說來,豈不是說她再留在這個世界就是浪費時間了?

"我知你選了太子,也教了太子兩年多,最近一年來朝政幾乎都是太子處理的,大雍交給太子你也能放心了.回去把你的事處理一下吧,等你處理完,我們就離開此界."黑衣老者道.

姜元羲毫無准備,她只是進來問問,沒想到還真的聽到了要離開這個世界的事.

她沉默了下來,黑衣老者也沒有催促,他知道要她離開親朋好友前往陌生的地方,是件難受的事,但這是她成長道路上必須要走的一步.

從她遇見他起,她就與這個世界的人不同了.

好半響之後,姜元羲才道:"好,那我先回去處理手中之事."

她起身行禮,拜別了黑衣老者,離開了虛無空間.

朝臣們發現陛下似乎越來越少過問朝政了,太子已經成為朝政的決策者,而那些跟著姜元羲打天下的人更是感受深刻,他們一個一個單獨被召進長安宮,聆聽了陛下的旨意,讓他們心中不安的是,陛下似乎在交代後事,不僅讓他們好好輔佐太子,還與他們詳談了大雍未來十年,二十年的發展方向.

他們很想去太醫局問問陛下的龍體,又深知窺探龍體是大罪,只能托姜伯庸或者姜伯錦兩個跟陛下最親近的王爺去打探.

可惜姜伯庸和姜伯錦空手而回.

這一日,姜元羲在禦書房里奮筆疾書,門外聽到宮人的回稟,"陛下,魯國公求見."

姜元羲頭也不抬,"宣."

邵兕虎龍行虎步進來,先行禮,過了好一會兒,姜元羲抬起頭疑惑的看著他,剛想問怎麼進來不說話,就聽到他認真的問道:"你要離開了嗎?"

上篇:第444章 道一句珍重    下篇:第446章 離開二合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