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二十二章各有難處   
  
第二十二章各有難處

g,更新快,無彈窗,!

皇後回到寢殿,高姑姑上前說:"娘娘,剛剛好,快喝了吧!"

高皇後看著一大碗粘稠的藥汁,一股濃重的膻味撲鼻而來.她皺了皺眉,端起白瓷碗,"咕嘟,咕嘟"一氣喝完.推開高姑姑遞來的糖漬梅子,隨手端起一杯茶,漱了漱口.

"瑤琴,這付方子吃了快二個月了吧?"

"還差三天二個月."高姑姑說.繼而又勸道:"娘娘,再吃一個月看看.夫人說這藥最少得吃上三個月才有效果呢."

高晞月望著花梨木架上的一盆石榴說:"連它都年年結子,為何我就如此艱難呢?"

說著,伸出纖長的手指輕輕地撫摸那已然開裂的石榴,里頭露出鮮紅欲滴的石榴籽.她伸出兩根手指輕輕一捏,汁水溢滿塗了蔻丹的手指甲,亮晶晶的.

高姑姑遞過棉巾,她擦淨了手.說:"這盆石榴雖比外頭院子里的結果晚了點,但它結的果卻更大,更甜!"

高姑姑笑著說:"皇後娘娘貴為一國之後,豈是那些人可以比的,娘娘且放寬心就是."

高晞月沒有搭腔,轉眼看向窗外,那里種著幾叢芙蓉,迎風開得正豔.看著這花,忽想起淑妃來,繼而又想到那個什麼"郁金香".

今天在大殿上講得那番話也不全是為傅芳菲解圍而說.

今天這事一看就是淑妃的手筆,不知這個傳婕妤哪里得罪了她.李修容是淑妃的人,今兒這麼賣力地刁難傅婕妤,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本來這種事,她欲不理,只冷眼看戲好了.可近來淑妃好像有點得意過頭了,得煞煞她的氣焰才行.

既是淑妃要整的人,她偏要保.敢在她面前玩花樣,還真當她是擺設不成?

她有點憤憤地想.有點氣悶,感覺肋下都隱隱作痛了起來.

高姑姑站在一旁,看著高晞月的臉陰晴不定,變幻莫測,不由在心底默默歎了口氣.自從三皇子出事後,皇後娘娘背人時就這樣若得若失.

夫人搜羅了不少方子,娘娘已喝了小半年了,這已是第三付方子了.

想到三皇子,她不由心疼,那麼好的一個孩子,她看著他從小嬰兒長成翩翩少年,那麼尊貴的一個孩子,唉!

皇後這身子一向不錯,只是有了三皇子後,就再無所出.太醫把過脈也說好的.三皇子這樣,皇後勢必要再生一個,只是,再等等吧.

想到這里,她又看了皇後一眼,從一旁架子上拿過一件孔雀披風,說:"娘娘,天涼了,窗邊風大,小心著涼."邊說邊把披風給高晞月披上.

披風華貴豔麗,石青色,翠綠色與末端眾多紫,藍,黃,紅等色構成的大型眼狀斑,在陽光下熠熠地閃著光,真真鮮豔奪目.高晞月有些恍惚地輕撫著順滑的絨羽,當年那個少年對她說:"月兒,只有你能配得上這件衣裳."這麼多年了,他也確實給了她最高的位置,可她在他心里已不是那個唯一了.

先後有德妃,淑妃,後又有更多的女子進入他們的生活,她已經麻木了.唯一不變的就是她心中牢記一點:她是他的結發妻子,他的位子只能有他們的孩子來繼承.

她目光深遂地撫了撫依舊扁平的小腹,吸了吸鼻子,低頭,睫毛在眼下投出兩個扇形的陰影,縹緲虛幻.

窗外,池里兩條錦鯉游得歡快,一前一後追逐,游得極快,倏忽就不見了,水草一晃又從池子另一端出現,不管多快,兩條魚始終相隨.

高晞月眼前出現了另外一幅畫面:"一個女子在哭,另外一個女子拿絹帕輕輕地替她擦著眼淚,兩人相視而笑."

她不自覺地微笑,真好.想當初,那個女子也是如斯照顧她,兩人形影不離,但…她眸光一黯,希望她倆能走得更遠罷.

傅婕妤,大理寺少卿傅晨的女兒.甫一進宮,就受聖寵,引來後宮眾人矚目.妃子中的爭風吃醋,她向來是不管的,也是樂見的,只有鬧得狠了,她才出面彈壓.後宮女子,少有友情,都是相互利用罷了.

那個顧才人,她調查過,顧欣妍,父親乃八品縣丞,在這後宮之中,當真不起眼.傅家女竟與她走得如此近,看來也有其獨到之處.這後宮中的女子,又有幾個是簡單的呢?

正在房中描花樣的欣妍,無端打了一個噴嚏,她揉了揉鼻端,咕噥著:"誰在念叨我?"話未說完,鼻端一癢,接連又打了兩個.

一旁的環翠關切地:"主子,可是著涼了?"說著,放下手中的鞋墊,起身去拿外套.

環翠在架子上取了一湖藍撒花緞面披風,說:"主子且先披著.容奴婢再找找.記得有件銀灰的灰鼠披風,不知擱哪了."

欣妍放下手中的筆說:"先別忙著找,過幾天也無礙.你來幫我看看這花樣,是不是太素了點?"

環翠側過身來看了一看,說:"依著奴婢看,到還好,聽聞太後娘娘素喜淡雅,這抹額本就是紫色的底,用上這黃色的花樣已經夠熱鬧了."

欣妍啐了她一口,說:"你當唱大戲哪,還熱鬧!"

環翠嘻嘻笑著,兀自去櫃子里翻找衣物,一邊說:"咱們這過冬的衣物得新做兩件了,上回內務府拿來的料子所剩不多了,今冬的怎地到現在還未發放.再晚一點,怕是來不及了,這天冷得也太快了."

正在改花樣的欣妍筆下不停,說:"把去歲的棉衣拿出來改一改,翻新一下.傅姐姐上回不是剛拿了一匹妝花軟緞嗎?把那個裁了.還有一匹鍛紋棉布,你與安琴也做一身襖子穿.其實我的衣服也足夠了.我又不怎麼出門.做那麼多做什麼."

環翠咕噥著說:"奴婢和安琴無所謂,那布還是留著下次用吧.雖說不怎麼出門,可主子每次去甯嬪娘娘那兒請安,總不能老穿這幾件衣服吧.您沒看到,每次去,那個紅蓮的眼神……"

紅蓮是周才人跟前的二等宮女.

顧欣妍手中的筆頓一頓,又繼續描畫,說:"她一個小丫頭,你理她做甚?我又何嘗不知,但咱們的境況就是如此,你主子我總不能"打腫臉充胖子",那樣更叫人瞧不起."

環翠逐不再說話,主仆兩人各自低頭忙著.

上篇:第二十一章烏龜    下篇:第二十三章癡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