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三十二章流言   
  
第三十二章流言

g,更新快,無彈窗,!

流言的力量是強大的,宮里很快就傳開了,各種說法都有.一時整個後宮弄得人心惶惶.

那幾口塘成了禁地,再無人從上面走,就算是白天,宮人也遠遠地繞著走.

皇後下了封口令,嚴令不得私下相傳,違者交內刑司.

一時,大家俱噤聲.內刑司,可是宮人們的噩夢,據說,進了內刑司,不死也得扒層皮.

德妃端坐在塌上,膝上放著一件中衣,只剩袖口幾針,就快完工了.這是成帝的寢衣,斷斷續續已經做了二個來月.因長時間坐著,肩膀酸得厲害.這是年前落下的毛病.自平兒去後,她經常整夜坐在窗邊發呆,可能受了風,只要坐得久了,右肩就酸酸得疼,今日愈發明顯了.她想起成帝那步滿血絲的眼睛,就心疼,知道他定是睡不好.蝗災是過去了,可是這天還旱著呢.

昨兒成帝竟半夜過來,她驚醒,欲待出聲,他啞著聲,不叫她起來,隔著被子就擁著她睡了.她悄悄地睜開眼,心疼地看著他,他睡得極不安穩,即使在睡夢中也皺著眉頭.她就這樣怔怔地看著他,一直到天明才朦朧睡去.

醒來時,成帝早走了,平兒說是皇上不讓叫醒她.

她眯了眯眼,繼續挑著花樣.

"娘娘,",平兒跌跌撞撞地跑進來,全然沒有了以往的穩重.她放下手中的針線,望向她:"怎麼了?"聲音平緩,不起波瀾.

平兒頓住腳,喘了一口氣,說:"剛內刑司的木公公帶走了蘭花兒."

德妃眼底一黯,起身複又坐下:"可說了是什麼事兒?"

心內暗自驚疑,內刑司的人到她宮里帶人,竟然不知會她,這是?

轉身盯著平兒:"你且仔細說來."

平兒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道來.原是今兒一早,她譴蘭花兒去浣衣局送洗衣服.等蘭花兒走了後,忽想起還有一條絹帕可能夾衣服里了,怕蘭花兒路上丟了,逐追上去.

誰知一直追到浣衣局也未見到人,只得回轉.待得半路,就聽聞說蘭花兒被木公公帶走了.回話的小宮女也說不出什麼,只聽說一同帶去的還有王充援宮里的一個小太監.

平兒一氣說完,焦急地盯著德妃:"娘娘!"

德妃略沉吟了一下,說:"等會兒",轉身拿起榻上的衣服,快速地收線,找個木盤子盛了,帶上平兒出門而去.

一路行來,經過內刑司門口未作停留,徑直接走了過去,平兒內心驚疑,又不敢問,只得繼續跟著走,一抬頭,竟到了中泰殿.

有小內侍進去通報,一會禦前總管德公公飛快跑下台階,到得德妃跟前,恭敬施禮:"德妃娘娘,聖上正……"

德妃抬手止住他望下說,莞爾一笑:"公公別來無恙,本宮給皇上新做的寢衣已得,想著這會子有空,就給送過來了."說著,示意平兒端上來.

李德海忙上前雙手接過,德妃抬頭看了看天,抬手遮額,說:"這天怪熱的,本宮就不進去了,煩請公公代為轉交."

說著,笑看了平兒一眼,平兒從袖子里掏出一個沉甸甸的福袋塞到盤子里.

李德海忙說:"不敢!"又笑著說:"能給德妃娘娘效勞是奴才的福氣,娘娘有什麼事只管吩咐!"

德妃眼波一轉,嬌聲說:"公公這麼一說,本宮到想起一事來.平兒,蘭花兒的事,你且和德公公說道說道."

李德海聽平兒三言兩語說完,略沉吟了下,說:"小木子這人越來越不會辦事兒了,娘娘的人他也敢亂抓.莫不是這里邊有什麼誤會不成?不然,借他兩個膽子,也不敢.娘娘且先回,奴才這就去看看怎麼回事兒."

德妃笑著轉身:"你知道,我是最煩這些事兒了,煩勞德公公了.小宮女不懂事兒,真犯了什麼事兒,公公只管教訓就是."說著,自顧帶著平兒走了.

李德海呆了一瞬,轉身喚來安順,低聲囑咐了幾句,安順點頭諾諾而去.

晌午,欣妍正用膳,安琴說周才人來了.忙起身,周才人已一步跨進來,屈身給欣妍請安,嬌聲說:"顧美人安好."

欣妍忙示意她平身:"妹妹無須多禮,咱們還像先前那樣就好."

周才人笑著說:"美人姐姐寬厚,妹妹我可不敢,美人姐姐……"

欣妍頭疼地聽著她一口一個"美人姐姐"被叫得有點汗顏,雖然此美人不是彼美人,但聽著實在是有種違和感.

周才人有點奇怪地看著欣妍的臉色變來變去,住了嘴,一抬手,示意春兒捧過一個大禮盒,打開,說:"恭喜姐姐榮升美人,妹妹這廂備了點薄禮,可別嫌棄才好."

盒子里是一套細白的茶具,一看就是上品.欣妍趕忙謝過.

周才人就勢坐下抿了一口茶,忽說:"姐姐可聽說了?"

欣妍不明所以地看著她.她神秘一笑,壓低聲說:"今早王充媛宮里的小太監被內刑司的人帶走了,聽說是散布流言.皇後娘娘著她閉門思過呢?"說著嘻嘻笑.

王充媛這人飛揚跋扈,不得人心,如今她吃癟,周才人自是幸災樂禍.欣妍自上次小全子的事對她也無甚好感,不過,她好奇問了一句:"散布什麼流言了?要內刑司……"

周才人往四下里看了一看,悄聲說:"天若大旱,流年不利……"

欣妍忙捂住她的嘴,示意噤聲.這種話也就想想而已,不,想都不能想的,沒准一不小心說了出來,可不是鬧著玩的,輕則拔舌重則斬首.

心里想著這個王充媛也真夠倒黴的,現在成帝正煩躁,前朝後宮人心惶惶,在這節骨眼上出了這種事情,不是趕著往槍口上撞嗎?

皇後只罰她面壁還真是網開一面了.

至于那小太監,欣妍默然.

周才人猶嫌不夠,憋了憋,又說出一個驚人消息來:"聽說一同扣起來的還有德妃宮里的一個三等宮女.,這下且瞧著吧……"

欣妍心內一動,德妃,眼前浮現出那個總柔柔笑著的女子,似乎什麼都不在乎,每次例行請安,總是靜靜地坐著,笑看著眾人.

欣妍對她有莫名的好感,說不上來為什麼.何況上次竹林解圍事件,欣妍一直心存感激.

她眨一眨眼,看著周才人:"當真?別是聽岔了吧?德妃娘娘身邊怎麼……"

周才人一楞,不確定:"這,我也是聽她們說的,也許……可能是吧?"說著,心虛地看了看周圍.

欣妍端過一杯茶去,說:"潤潤喉.對了,你家有人做茶葉生意,這天旱成這樣,今年的葉生意會不會……"周才人逐也岔開話題,轉而與欣妍細細談論起茶葉來.

上篇:第三十一章疑云    下篇:第三十三 求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