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四十章淑妃的煩惱   
  
第四十章淑妃的煩惱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欣妍回到蕙意宮,思慮了一陣,想到沫兒說的,那人分明是王充媛宮里的小太監.答案已昭然若揭,可王充媛這又是為哪般?傅芳菲不值得她冒這個險呀,真要動手,也輪不到她動手.何況,現在後宮她聖眷正濃,沒理由呀!

她想得腦仁發疼,不得要領,只得丟開手去.

怡景宮,正殿.

孫昭容正彎腰修剪一盆盆栽.持著銀剪子小心地掐掉抽出的嫩葉,一片葉子一片葉子地移過去,很是仔細.忽手下一頓,湊近細看了看,伸手要過鑷子,仔細地從兩片葉子當中夾起一條細長的蟲子,浸到一旁的水盆里.

芸香悄悄進來,見狀立在一邊.

細線似的蟲子初始在水里劇烈地扭動了幾下,很快就一動不動,沉入水底.孫昭容定定地看了一會,把手中的鑷子交給一旁的小宮女,拿過芸香遞過來的棉帕擦淨了手.

芸香這才上前附在耳邊說了一番話.孫昭容挑高了眉頭,"哦"了一聲:"有這事兒?倒沒看出來."

芸香點頭:"錯不了!前二日沫兒一直在探問這件事,奴婢就覺得奇怪,去問了雜物間的六安,奴婢才猜測的!"

孫昭容笑看了她一眼,:"辦得不錯!"芸香一喜,繼而又咕噥了一句:"看不出,那位膽子倒是挺大."

孫昭容斜睨了她一眼,涼涼地說:"閉緊了嘴,咱們就當不知道."

芸香諾諾低頭,退出門去,轉過拐角,卻聞身後孫昭容輕飄飄地一句:"可惜了了,怎麼就沒得手......"

轉眼已快到十月,陳太後生辰.

成帝命皇後操辦.

高皇後借口身體有恙,拉了淑妃來幫忙.淑妃初始很是喜歡,大包大攬接了過來.

但過了二日,就一臉苦相地來找皇後.

高皇後有氣無力地倚在榻上,額上搭著塊濕棉巾,看著坐在椅上焦躁不安的淑妃,心里曬笑一聲.

淑妃抬眼看向高皇後,期期艾艾地:"娘娘,可有往年的先例可循?"

高皇後瞟了一眼高姑姑,高姑姑會意,上前一步說:"淑妃娘娘,往年的壽筵都是遵循皇上的意思辦的,娘娘可去問一問皇上的意思?"

淑妃臉一僵,心中暗罵:老刁奴,要是能問皇上,我還巴巴地跑你這來受這份醃臜氣?"

她抬眼看看高皇後的神情,見她正闔眼似是又要睡去,知是問不出什麼了,只得起身告辭!

出了翊坤宮,她面無表情步下台階,癱坐在軟轎上,半闔著眼,雙手揉著額頭,心里暗悔:自己太急進了,被人擺了一道.原以為是個機會,竟撿了個燙手山芋來!"

殿內,高皇後與高姑姑相視而笑,高皇後心情大好,翻身坐起,:"瑤琴,藥好了麼?端過來!"

高姑姑端過涼好的藥,她接過,一飲而盡,把個白玉碗"啪"一聲倒扣在木盤里.發狠地說:"先例?哪來的先例?先例就是做什麼都不對!要不,哪輪得到你?"

一直以來,高晞月最怕的就是給太後過生辰.

兩位太後,一位是生母,一位是嫡母,薄了厚了都不成,一視同仁也不成.

她還記得上回兩宮太後過整壽,她也是為難了半天,一咬牙,干脆折中法子,一視同仁.說是同樣,其實還是有點小區別的,劉太後的生辰禮其實貴重了不少.但還是被劉太後厭棄了.陳太後那邊也沒討到好,雖沒說什麼話,但話里話外的意思她多少也感覺到了.

她彼時年輕,心內委屈,晚間就找成帝訴說了一通,成帝卻怪她不會辦事.

這回,她正愁呢!既然淑妃這麼上趕著,可不就得多謝她了!

她回想著淑妃剛才謳得要死的樣子,心里就止不住地爽快:現在才省過來,晚了!

這廂淑妃正煩惱,一路思忖回到寢殿,卻見一個小宮女正慌慌張張跑走,當下一聲斷喝,小宮女渾身一震,立在當地.

淑妃滿腹狐疑地走了過去,小宮女抖得更加厲害.她一把搡開,幾步跨進去,立時雙眼通紅.

寬敞華麗的牙床上一片凌亂,一個青年男子背對著她正壓著一個女子在床上,女子閉著雙目,兩頰菲紅,嬌喘連連.

發覺有人進來,女子睜開眼睛,抬頭見是淑妃,全身顫抖起來.

淑妃只覺得血沖上腦門,立在當地,強壓著,輕喝一聲:"熙兒!"

床上男子這才一把推開身上的女子,隨手撩起床單裹在身上,往淨室去了.

淑妃轉臉望向床上的女子,見她早已嚇白了臉,抖抖索索地拎起一旁的衣物往身上套著,卻怎麼也套不上.

淑妃冷著臉,沉聲:"玲瓏."

玲瓏應聲而入,木著臉看向床上的女子,輕歎一聲,輕輕一擊掌,立時近來兩個身強力壯的中年嬤嬤,撲向床上的女子,一人塞嘴,一人扭手,立時就把人從床上直接拖到了外面,只聞嗚嗚聲遠去,立時就隨風消散了.

朱煕神清氣爽地邁出淨室,看看猶喘著氣的淑妃,挑唇一笑.他生得極好,玉面朱唇,一雙桃花眼像極了淑妃.偏偏那鼻子,嘴巴又與成帝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的.

見淑妃瞪著他,他笑嘻嘻地靠著桌子坐下,伸著兩條大長腿,伸手端過一旁的茶杯,愜意地一口一口地喝著茶.

淑妃看著他兩條礙眼的長腿晃啊晃的,覺得眼暈,按了按頭,沉聲問:"今兒怎麼會過來?你父皇......"

二皇子朱熙年方十八,與大皇子僅相差三個月.與好學儒雅的大皇子,機敏聰穎的三皇子相比,他一直是最不起眼的.甚至在成帝眼里是不學無術的.

整天就知道遛馬,還有喜歡美人.為此,曾被成帝斥責過,說他不求上進,不務正業.

每回他都嘻嘻笑著,嘴里諾諾稱是,一轉身依舊我行我素.成帝斥過幾次,也就隨他去了.

淑妃斜睨他一眼,頭更疼了,無奈:"你胡鬧也看看地兒,這大白天的,在我這宮里……要叫你父皇知道......"

朱熙依舊嘻嘻笑:"母妃不是都處理了嗎?父皇又怎會知道?"

淑妃手指著他:"你......"氣得說不出話來.

朱熙手一抬,按下淑妃的手,哈哈笑著出門而去,經過門口,輕佻地對著守門的小宮女擠了擠眼,嚇得小宮女趕緊低下頭,死死地盯著地面.

朱熙見狀滿意地一笑,徑直出了宮門,漸漸地收起了笑容,肅了臉色,整了整衣襟,卻沒有往皇子所去,而是一路向外,直接出了東直門,翻身上了馬,往東郊而去.

上篇:第三十九章蛛絲馬跡    下篇:第三十七章貓禍(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