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五十五章 望兒(一)   
  
第五十五章 望兒(一)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欣妍一楞:沒有啊,自己飲食一向小心,有關飲食禁忌一早問過王醫婆.安琴與環翠更是小心仔細.可周太醫不會無緣無故說這話......

她一凌,雙目炯炯地盯著環翠:"周太醫可還說了什麼?"

環翠搖頭.

顧欣妍坐在椅子上,凝神思索.環翠忙上前一步,扶起她往床榻走:"哎喲,我的主子,你現在可費不得神,小心以後腦仁疼.快躺下歇著.周太醫左不過那麼順嘴一說,主子也別多想.依奴婢看,飲食上應該不會出錯的.奴婢和安琴都盯著呢,前後都是自家人經手."

顧欣妍被環翠一路搡著,按到了床前,又拿厚厚的被子蓋了,說:"主子快閉眼罷,小月子可比大月子還金貴呢."顧欣妍無奈看著環翠,這丫頭,哪兒懂得這麼多?定是又去叨擾王醫婆了罷.

想著她也是一片好心,聽話地闔上雙目,本想眯一會,誰知一陣困意襲來,竟沉沉地睡去.

一覺醒來,已是晌午,安琴正端了飯菜進來.見她醒了,忙扶她靠坐在被子上,又絞干了棉巾過來,仔細地給她擦了手.方端過一旁的矮杌子來,橫在床上.

顧欣妍錯眼一瞧,全是素白的雞肉與肉湯.她端起飯碗,望望同樣白白的米飯,困難地咽了一口口水.用筷子撥了撥米飯,苦著臉.

安琴恍若未見,只一個勁地拿勺子舀湯:"主子快吃罷."

顧欣妍無奈,慢吞吞扒著米粒說:"怎麼今兒這湯瞧著比昨兒還油膩?"環翠聞聲進來說:"不會呀."說著探頭過來,皺眉,忙拿個勺去撇上面的油花,咕噥著"這個婷兒,又躲懶."

說著,一笑:"主子,你吃這肉罷."端了那碗,望外走.

到了廚房,喚過婷兒,指著油湯說:"怎麼回事?油都不撇,就端出去了?你不知道,主子最吃不得油膩?"

婷兒偷眼瞥了一眼環翠,手忙腳亂地尋勺子去撈,卻是撈了半天還是油油的.環翠怒瞪著她,她更緊張,連湯帶油一起舀了出來.

環翠一把搶過她手中的勺子,疑惑地:"你平時撇油就是這般撇的?如你這般撇法,要撇到什麼時候去?"

說著,自去籠屜里找了一塊乾淨的紗布,小心地覆在上面,再拎起,上面已吸了一層油花.複又重新拿了一塊.如此三四次,浮油吸盡,只剩白亮亮的湯.

婷兒低頭立在一邊,紅著臉.環翠端起雞湯,回頭看了一眼她:"可記下了?"婷兒忙點頭.環翠轉身,忽回頭:"那之前的油湯都是誰給你撇的?"

婷兒再不敢隱瞞,訥訥地:"望兒."

環翠橫她一眼,婷兒忙低頭.

回到房內,顧欣妍已吃好.安琴正在收拾,環翠掃一眼大半未動的飯,皺了皺眉,端起湯走到顧欣妍面前,彎腰勸說:"主子再喝點湯罷?奴婢剛撇了油,不膩."

顧欣妍擺手:"不吃了."環翠訕笑著,端著湯不走.顧欣妍好笑,說:"端過來罷!"環翠一喜,忙遞過盤子來.顧欣妍端起來抿了一口,又探頭望了望,搖頭,:"還是有油花."

環翠仔細瞧了瞧,還真的.忙笑著說:"剛時間緊迫,應該多撇幾次的."

安琴在旁說:"前兩次的油倒是撇得乾淨.怎麼今兒?"

環翠說:"別提了,婷兒那小蹄子偷懶,一直都是望兒撇的."

正在喝湯的顧欣妍哦了一聲,複低頭喝湯.

婷兒正呆在廚房里,望兒進來,見她呆呆地,喚了她一聲,婷兒撩起眼皮懶懶地瞅了她一眼.

望兒坐下:"怎的啦?"

婷兒無精打采地:"莫提了,被發現了."

望兒心中一跳:"什麼?"一邊往灶里添了一根柴.

婷兒說:"望兒,多謝你啊.以後還是我自己來吧."

望兒笑笑:"好啊."

望兒又坐了一回,才起身走了.她回到自己的小房間,按了按胸口,籲了一口氣.轉身從床旁矮櫃里面翻出一包東西,看了看,又塞回去,落鎖.邁出房門時候,富康正從廊下走過,望了她一眼,她加快了腳步.

碧宵宮,淑妃正愜意地聽玲瓏說著什麼,笑眯眯地:"唔,不錯.告訴她,謹慎著點.待會見著她把這個給她帶去."

玲瓏望一眼鼓鼓囊囊的錦袋,點了點頭.心想,望兒她娘人窮倒是生了個富貴病.這每天一錢參地吊著,這點銀子不到十天就沒了.換成一般人家也就罷手了,可她娘到偏偏聽了那個大夫的話.望兒也是個孝順的,要不……

顧欣妍在床上足足悶了小一個月才下床.這日,太醫來診脈,說好得差不多了.起身,顧欣妍忽想起先前周太醫所說的話,想了想,試探著問:"可有什麼藥物能活血?我這月月事不調,來得凶猛."

李太醫低頭思忖了一會說:"先前下胎的藥物可是紅花一類的藥物下多了?可還在吃?

環翠說已經吃完.他思索了一下,說,娘娘的脈象有破血之像.既然沒用,再等一段時間看看.說著搖頭:"不應該呀."

顧欣妍心中警鈴大作,本就存在的疑云濃濃地罩在頭上.她總覺得哪里不對.無形之中好像有什麼在背後窺視著自己.

李太醫走後,她坐在榻上細細思量,卻理不出頭緒來.

下晌,安琴過來稟告,說廚房發現有耗子出沒,問是否去弄點耗子藥來.因上次傅芳菲的事情,後宮的野貓一時被捕殺殆盡.這段時間,耗子確實有點猖獗了.有時大白天的也能看到耗子出沒.

顧欣妍看著環翠說:"叫小全子他們通知下去,入夜關了門,吃食什麼的都收好了."安琴去吩咐不提.

第二日一早,富康與小全子各個角落翻找死耗子,忙乎了一會,還真是嚇一跳,竟有五,六只肥大的耗子被找出來,堆在庭院里,有的還未死透,一抽一抽的.

忽婷兒一聲尖叫,原是一只小耗子躥出來,竟歪歪扭扭地躥向婷兒的腳面,婷兒尖叫躲閃,小全子嘻嘻笑著去捉.

那只耗子躥了一回,終無力,最後猛力一沖,竟一頭鑽入一個櫃子里去.

大家一擁而上,那只耗子竟從縫隙里哧留擠進去小半截.富康扯了半天,竟扯不出.

福康看了看,說這是誰的櫃子?快打開.

一旁的望兒白著臉,抖抖索索地掏出鑰匙開櫃門,卻手抖得厲害,半天插不進去.小全子笑著說:"望兒,我來吧,我不怕耗子."

望兒抿嘴,終打開了,那只耗子已是氣力耗盡,前爪死扒著櫃面,口鼻流血,微弱地抽動.

小全子嘻嘻笑著,兩只手拈起耗子的尾巴,倒提了起來.卻不妨耗子的一只前爪卻勾著一大塊布,扯了出來.小全子一拎,整件衣服帶了出來.

他忙塞回去,卻"咦"了一聲,里頭滾出一個紙包來.小全子撿起來翻看:"這是什麼東西?"

望兒快步上前,一把拿過來,笑著說:"小全子,怎麼什麼都要看,快還我!"語氣卻顫抖.

環翠,安琴對視一眼,環翠笑著上前,伸手:"我瞧瞧,藏了什麼好東西?"拿過紙包,望兒的臉霎時慘白.

環翠瞥了望兒一眼,打開紙包,里邊卻是一塊灰黃色的根莖,約有小孩半個拳頭大小.一邊還有一個紅線紮起的小包,松松地散著,有幾顆漏了出來,

安琴疑惑地仔細接過辨別了一下,是桃仁.她合起來,正待還給望兒,忽想起什麼,拿起那半塊根莖,湊近聞了聞,有輕微的香氣.立時臉色大變.目光凌厲地盯著望兒.

望兒卻發起抖來,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顧欣妍一邊冷眼瞧著,大致也明白了幾分,只覺得頭腦陣陣發昏.自己千防萬防,竟是忘了防家賊.

她喘著氣,閉了閉眼,小全子,富康等早退下了.只留下一地的死耗子躺在青石地面上,睜著圓溜溜的眼睛,仿佛在無聲地嘲笑著她.

她看了眼癱在軟在地的望兒,緩緩轉身往廊下走,走得很慢,背後環翠,安琴早架起望兒拖了起來.

上篇:第五十四章 死胎    下篇:第五十六章望兒(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