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六十六章王充媛之死   
  
第六十六章王充媛之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六章王充媛之死

陽華宮又成了成帝常去的地方.顧欣妍有一段時間沒去傅芳菲那兒了.她現在正窩在蕙意宮研制胭脂.就是在園子里采制一些紅色的花來,不拘什麼花,只要顏色好,色濃,就采了來,拿石杵搗爛了,弄出汁來,曬干,一日弄不了多少.純粹好玩.在宮里實在無聊,走出去,又恐惹是非.還不如躲在屋里弄這些花花草草好.

傅芳菲來的時候,顧欣妍正耐心地拿只小毛筆,蘸著碟子里的顏色給籠子里的一只鳥塗顏色呢.那只鳥嚇得直叫喚,嘰嘰咕咕不知在說寫什麼.她湊近仔細一聽,啞然失笑,那只八哥竟然在說:"嘎!嘎!難看!難看!"

這只八哥是德妃送于顧欣妍的.沒成想,這才幾天功夫,這只鳥就從:"娘娘金安"到"主子吉祥"又到現在滿口炒豆子般的"難看"了.

顧欣妍抬頭看見傅芳菲,方才放過那只鳥.傅芳菲說:"它怎麼惹你了?"

顧欣妍鼓著腮幫子,說:"我不過說了一句不如甯昭媛的畫眉好看,被它聽見了.竟然見我就說:難看,難看!"這不成精了麼?

傅芳菲哈哈大笑,看著那只八哥也覺得不可思議.

兩人在房間里坐下,歪在榻上閑話.說著又說到了五皇子朱啟.傅芳菲說:"他如今竟也會頂嘴呢,和你這鳥有一拼.唉,這丁點大就這樣,長大了可怎麼得了噢!

顧欣妍忽想到了二皇子,脫口而出:"總不會像二皇子那樣罷?"

傅芳菲一笑:"二皇子不過喜歡遛馬罷,其實長得倒不錯,我們啟兒以後要是......"

"原來傳姐姐也覺得二皇子長得好?"顧欣妍嘻嘻笑著調笑道.

傳芳菲一怔,繼而生氣:"說什麼呢?這也能渾說?隔著輩份呢!"

"可有人才不管呢!"欣妍沖口而出,傅芳菲雙目炯炯盯著她,滿眼八卦:"是誰?說來聽聽!"

顧欣妍話一出口已後悔,這會子豈肯再說.她眨一眨眼,俏皮地:"哪有啊,就隨便一說."

傳芳菲不信地看著她,大眼轉了轉,說:"我來猜,年齡大的不會,那應該是我們這一屆的秀女,是也不是?"

顧欣妍暗歎她的機敏,笑著去撓她的癢:"作什麼呢?一句玩笑話你也當真不是,還審起來了不成?"

傳芳菲被她咯得直躲,兩人笑鬧著略過這茬.

過了幾天,這日顧欣妍晚間遛彎走過春意宮,忽記起賽敏來,想著竟不知不覺走了進去.繞過良美人的東偏殿,徑直到了西偏殿.西偏殿大門虛掩,門口落滿了花葉.她駐足看了一會,微歎口氣,轉身欲走,忽環翠驚詫地指著門里,她湊過去一看,有人影一晃而過.兩人對視一眼,汗毛直豎,轉身想走,環翠扯住了她,里頭竟傳來哭聲.還夾有細微的說話聲.

兩人壯起膽子,往里推門進去,循聲找去,舒了一口氣,院子西北角廊下,兩個宮人跪在那里燒紙叩頭.

聽到聲響,兩人驚惶轉過頭來,赫然是馨美人身邊的兩個小宮女.

顧欣妍了然,歎了一口氣,道:"宮中不許私自燒紙,你倆這是?"

兩個小宮女對望一眼,施了一禮,其中一個哽著聲說:"我倆今天剛被派到洗衣房去.想著,過來給馨主子叩個頭,也算全了一份情!"說著已是抑制不住啜泣!

顧欣妍唏噓,想不到這兩人這般忠心,還顧念著舊主.

又想:怎分到洗衣房了?不是與傅芳菲講過,務必要讓他們有個好去處?"

兩人趕緊熄滅了火盆,一徑去了.顧欣妍也與環翠回蕙意宮,想著又替這兩個宮人不平,半路又折往陽華宮去.

與傳芳菲說了春意宮那兩個宮人的事,傳芳菲一拍手,說:"我使人說了呀!沫兒,你去的?"

沫兒眨著眼看著傳芳菲:"奴婢……奴婢忘了."

傅芳菲一攤手:"現下天晩了,明兒一早去."又留顧欣妍用晚膳.

因春意宮的事情,顧欣妍想到了賽敏,心下黯然,舉了杯子,喝了不少果子酒,傅芳菲竟勸不住,只得叫環翠與沫兒合力扶了她往里間榻上先躺著散酒去,又叫沫兒去廚下煮了醒酒湯來.

顧欣妍迷迷糊糊地說著胡話.傅芳菲搖搖頭,去搖她,她卻一把抓住她的手,咕噥著:"姐姐,不如嫁個普通人家……可憐的賽敏,王充媛也是,二皇子有什麼好?呵呵......’傅芳菲一楞,眼中閃過精光.

她繼續搖醒顧欣妍:"阿妍,快起來,喝了這湯,別睡了,阿妍"……

顧欣妍一早起來,頭疼得厲害,恍惚記得傅芳菲送她回來,她還扯著不肯走,心道,還好是傅芳菲,要不可真丟人.又懊惱,自己是逢酒必醉,下會可不能喝了.又想起賽敏來,又懨懨的.

半個月後,一大早,顧欣妍正在用早膳,安琴匆匆跑進來,看著顧欣妍說:"主子,出大事了.王充媛昨晚被賜死了."

顧欣妍手一抖,勺子落在桌子上,滴溜溜轉了一個圈.

安琴忙重新拿了一個,顧欣妍看著她,她關上門,一五一十地說來.

原來,昨日傍晚,成帝與傅芳菲帶著五皇子游園,中途,五皇子的皮球滾走了,沫兒陪他去撿,卻不想發現了王充媛與一個男子在湖邊假山後抱在一起.五皇子嚇得叫了起來,成帝當即大怒,當場賜死王充媛.

那男子當場逃走,侍衛追捕,發現一個穿太監服的男子死在北宮牆.

顧欣妍驚愕,不是二皇子?那個與她幽會的男子是誰?總不能除了二皇子還有別人吧?她隱隱覺得哪里不對.

環翠與安琴退出去,聽得廊下有人嘀咕.原來是小全子與富康兩人靠著柱子在說話.富康說:"可憐明貴,稀里糊塗地就做了替死鬼了!要說他有那個膽,我就不相信了.再說,一件衣服,沒准是人家偷走了的.這也太冤屈了.以後可得看好自己個兒的衣服."

原來,那個男子經查竟是禦膳房的廚子.所穿的衣服是王充媛宮里一個叫明貴的小太監的,成帝一怒之下,也不查問,當即棒殺了.這個明貴是富康的老鄉,最是老實不過的一個人.也難怪富康會有此一說.小全子不禁縮了縮脖子,環翠與安琴也心有戚戚!

上篇:第六十五章    下篇:第六十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