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七十章報複(二)   
  
第七十章報複(二)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欣妍早起兩個眼眶烏青,昨晚上一夜未睡.她左思右想了一夜,感覺糟透了,仿佛又回到了幾年前那個晚上,每次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親人出事,自己卻只能在一邊干看著,無能為力.

她一早就坐著等傅芳菲的消息,度日如年,卻到了中午也不見有人來,心下已知那邊也沒法子,卻又心存僥幸,強自安慰自己:再等等看......再等等看.

一直到天傍黑,還是無人來,心下一片冰涼,木木地遣了環翠她們出去.

自己一個人慢慢爬上床,擁著被子,呆呆地縮在角落里,再也控制不住,淚水洶湧而出.哭了許久,迷迷糊糊睡去,仿佛回到了顧府那熟悉的小院:"姐姐!"衡哥兒嘻嘻笑著拉她的衣襟,她瞪他.一轉眼,衡哥兒竟成了一個俊朗的翩翩少年,"衡哥兒!"她叫,衡哥兒微微笑著,樣子有點像顧知章.她伸手去拉,卻拉了個空,一轉身,衡哥兒忽滿臉是血,竟看不清五官,伸手叫"姐姐救我!"她一驚,啊了一聲,直挺挺坐了起來.

一摸,身上小衣濕透,風一吹,涼浸浸地貼在背上.四下望了望,寂靜無聲,側耳聽了聽,外間環翠的呼吸聲依稀可聞.

她趿了鞋下床,自去櫃子里翻找換洗的衣物,胡亂拿了一件蔥綠色的小衣,正要起身,眼角忽瞥到下面的那個小匣子,盯著看了一會,心內一動,俯身身抱了出來,搬到床上去.

打開匣子,拉開最底下那層,輕輕掏出了一個布包.層層打開,赫然一團紅云跳了出來,她一只手托起,放在掌心,眼睛盯著這枚豔紅的玉蝗,月光下,熒熒發光.

她腦子里忽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找他幫忙!對,眼下只有他才能救衡哥兒!"算著日子,他應該這幾天回來了.她雙手緊緊握著玉蝗,腦子飛速運轉.

第二日一早,傳芳菲看著手中的信,訥訥地:"阿妍,你這又是何苦?"

顧欣妍面色憔悴:"我昨兒想了一宿,只想著給父親去封信,他如今無皇命不得私自回京,所以煩請傳將軍代為轉交,大恩不言謝!"說著鞠了一躬.

傳芳菲一歎,拉欣妍坐下,轉身出去,叫了沫兒如此這般吩咐了一通,沫兒拿了信,塞在懷里,快速去了.

傅玉衍晚間回府,因昨晚上才勘勘趕回來,許多事等著他去處理,一直到天黑透了,才得空回來.一進二門,富順迎上前來:"公子回來了!小姐有信來,給公子放在書桌左手抽屜里了!"說著躬身退下.

他大步進了書房,點了燈,喝了一杯茶,歇了一會兒,.方摸出一個小鑰匙開了抽屜,一封信靜靜地躺在抽屜里,他拿起看了看,一個白色信封,並無落款,封口是封死的.他翻過來看了看,目光一跳,封口上用朱筆繪著一只玉蝗.

他想了想,叫來富順問了幾句,富順搔了搔頭,恍然記起,忙說有一句話的,說是轉交平州知府顧知章,又掏出一張小紙條來,說就是這句話,差點忘了.

傳玉衍展開一看,揉在手心里,轉身關了門.

他剔亮燭火,仔細看了看封口,注視著那個紅豔豔的朱蝗,想了想,拿來一塊濕布,慢慢地一點點潤濕了,須臾,封口打開,他兩指抽出里面的信紙,薄薄的二頁紙,他輕輕展開,一愣:抬頭是傳將軍垂鑒......

他快速往下看,臉色肅穆,顧衡竟然卷入此次科場舞弊案中.

他一回來就聽說了這件震驚京師的大案子.皇上震怒,限期破案,父親這幾日是早出晚歸,與刑部幾位大人是挑燈夜戰.此次案子,大理寺是挑重頭,顧晨新上任就遇上了這樣一件大案,愁得都要睡在衙門了,他昨晚回來都沒見到.這件案子,辦得好是大家的功勞,辦得不好,主管審案的大理寺首當其沖.

這個時候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誰都想撇清干系.顧欣妍也是急了,不過她信中說得不錯,顧衡哪來的卷題?就怕造成冤假錯案,顧衡枉死!

想到信紙上多處洇濕的字跡,他仿佛看到了顧欣妍絕望垂淚的樣子,心竟一縮,又一暖,她這是......不然,怎會知道他會拆信?轉念一想,自己可是有前科的,臉孔竟熱了起來,看著那個朱蝗,又眼神迷離......

門外,有燈籠移過來,隱約傳來說話聲,是傅晨回來了.他忙把信塞進抽屜里層,鎖好,開門迎上去:"父親!"

傅晨一臉憔悴,胡子都長了不少,但雙目亮得出奇,透著精光.他用熱毛巾捂了捂臉,長出了一口氣,遞給一旁丫頭,問:"有事?"

傳玉衍躊躇了一下,終開口:"案子進晨如何?"

傅晨歎了一口氣,:還能如何?一輪下來,只撬開了一個人的口,還是用了刑,才說的,人被打得半死,也沒什麼大的價值."搖搖頭:"刑部也是沒有法子了,照這樣審法,估計除了死幾個人,也沒什麼進展!這試題的來源……"

傳玉衍眼皮一跳:"可知叫什麼名字?"

傅晨:"啊?"

傳玉衍忙糾正:"招了的那個?"

見傳晨盯著他,解釋說:"有朋友家人也在里面,所以......"

傳晨瞪了他一眼,問:姓什麼?

傳玉衍看了他老父一眼:"好像姓顧?"

傳晨瞥了他一眼,疑惑:姓顧的只有顧知章的兒子,你妹子也提過,怎麼,你妺子又托了你不成?我可告訴你,他可是這次里面的重犯,好幾人都咬定了是他,別瞎摻和.你妺子那我也說了."

傳玉衍嘻嘻笑,"那是我記錯了?不是姓顧?好像是姓李?"

傳晨白他一眼:"是嗎?你可記准了?好像這個就是姓李,叫李什麼郎的."

傳玉衍一攤手:"那不是.對了,爹剛才說那個姓顧的,怎麼回事?聽說才16,比我當年還小一歲,怎麼會是主犯呢?"

傳晨卻看了他一眼,洗了洗手,打了一個哈欠:"打聽這個作什麼?困了,睡覺去."說著自顧往里間去了,把個傳玉衍晾在當地.

傳玉衍兩個手指摩挲了一會,啞然失笑,轉身回了.

上篇:第六十九章報複(一)    下篇:第七十一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