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一百零三   
  
第一百零三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欣妍肚子漸大,堅持每天去禦花園散步,傅芳菲生朱啟時的情景時不時地會躍出腦子,她怕到時候自己也碰上此等情景.

老話說了,女人生產,一腳踏入鬼門關.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運動,控制飲食,期待到時候少遭點罪.

她避開湖邊,往中間石子小徑上走,此時繁花盛開,到處彌漫著醉人的甜香,她心情甚好地放慢腳步.前方有一片開闊地,她記得那里有兩張石凳子,她想著過去歇一會.

剛拐過一個彎,卻見到石凳子邊上跪著一個人,定睛一看,竟是范美人.

她詫異,往旁邊一瞧,果然樹蔭底下站著一個人,可不就是李修容?

她歎了一口氣,正待轉身,卻見范美人身子一歪,軟在了地上.她不得不轉身叫安琴去扶一下.自己也走了過去,向李修容行禮.李修容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瞧了瞧她的肚子.撇了撇嘴,說:"起吧."

說著,不再理她,自顧對眯著眼的范美人說;"怎麼,跪了這麼一下子,就暈了?作給誰看哪?是不是以為來了靠山了?"說著嗤笑了一聲.

范美人面孔發白,她被李修容莫名其妙地罰跪,有冤無處訴,遠遠地看到有人來,想著暈倒了,李修容總會放過她罷.沒想到來得是顧欣妍.

她低垂著頭,抿著嘴唇不吭聲.

李修容又哼笑了兩聲.那邊有三三兩兩的宮人路過,遠遠地望到這邊的情景,忙低下頭,匆匆離開.

范美人的臉漲得血紅,再跪下去,她要成為後宮的笑柄了.

顧欣妍轉身往回走了兩步,忽叫道:"傅姐姐!"

李修容聽得一聲,吃了一下,傅芳菲與她不對付,如果被她抓到把柄,那......她忙轉身,慌慌忙忙地從另一邊溜走了.

范美人忙起來,立在一邊,等了一會,只見顧欣妍笑吟吟地從拐角鑽出來,看著她,她偷偷向顧欣妍身後望了一望,哪還有別人?

她陡然明白過來,感激地向顧欣妍施禮:"多謝榮華娘娘援手."

顧欣妍調皮一笑說:"走吧,待會她回來就麻煩了."

范美人一楞,忙凌起裙擺,跟在顧欣妍身後快步向外行去.兩人一路說笑,很快到了亭子里面,顧欣妍坐了.范美人站著,顧欣妍示意她坐,她才在一側坐下.

范美人因為感激顧欣妍的相助,唧唧咕咕地講了好多話,言語之中不乏有投誠之意.顧欣妍一笑,知道如今因著傅芳菲的緣故,許多人都從自己這里下手.

不過范美人原就相熟,顧欣妍對她的印象也還好,笑笑任由她了.

又轉了一回,范美人見顧欣妍疲累了,就送她回到宮中,自己轉身走了.

顧欣妍剛進院子,就見小全子在地上追趕著"灰將軍",趕得有氣無力的.還是富康拿了一把小米,它才從屋簷上飛下來,歡快地"咕咕"叫著,富康慢慢地把它引到籠子邊上去.它歪著腦袋看了看顧欣妍,方蹦跳著進去了.

小全子從地上爬起來,有氣無力地告狀:"主子,這鳥賊精呢,我一開籠子,它就飛了出來,怎麼叫也不下來.你看,主子一回來,富康一把米就讓它下來了.還真是欺負人,早知道,我費那個勁干啥?"

顧欣妍欣喜,走到鳥籠子面前說:"是麼?想你主子了麼?""灰將軍停下了吃東西,啄了啄她的手心,顧欣妍又說了一遍,它又啄了幾下.

大家笑了起來,顧欣妍望著它,忽然想到它的主子應該是傅玉衍吧?不然怎麼那個竹哨子能喚得動它?

她忽然心里一動,好長時間沒有傅玉衍的消息了.這"灰將軍"也一直未讓它出去過,也不知他怎樣了?上回的信因為小灰出事,也不知道他的近況.

有了這個念頭,再也等不了,快步回到房中,關起門來,寫了一封信.

次日一大早,把"灰將軍"放了出去.

幾日後的晌午,一只"鴿子"撲拉拉地飛了回來.顧欣妍正在午睡,"灰將軍"降落在院子當中,地上擺著一碗水,還有一把米.它看了一會,蹦跳著近前,埋頭吃了起來,卻被一只手輕輕地捧了起來......

傅芳菲定定地盯著沫兒,:那只鴿子回來了?"

沫兒答是,俯身遞上紙條.剛才她遠遠地望見鴿子飛過來,就支開了環翠.

要不是顧欣妍誰午覺,她還拿不到信.原本傅芳菲並沒有叫她拿到信,只說看看鴿子是幾天後回來,確定顧欣妍是否和西北通信.

倒沒想到,竟這麼輕易得手.

她的心里很是驚駭:這個顧榮華竟然與大公子有一手.娘娘雖未明說,但她猜出來了.

傅芳菲抖著雙手拆開了手中卷成一條的油紙,看了一回,一臉的疑惑.沫兒湊近一看,是一些歪歪扭扭的符號,看不懂.

傅芳菲沉吟了一會,愈發斷定這是傅玉衍寫過來的.大哥就是喜歡搞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她一揚手,把紙條扔進了火盆子里面,看著火舌很快就舔盡了那張不大的紙,蹙起了眉頭:怎麼辦?還真的在聯系.看來之前那只鴿子就是他們聯系的工具,自己倒好,立馬又給他們補了一只.

她怔怔地坐著想了半晌,附在沫兒耳旁唧唧咕咕說了幾聲,沫兒點頭.

顧欣妍醒來聽說"灰將軍"回來了,忙叫環翠,環翠苦著臉說,沒有見著有回信,灰將軍的腳是空的.

她不死心,在地上找了一遍,沒有發現,心下黯然:莫非掉了?一邊又埋怨,傅玉衍怎麼不綁得牢點?

正糾結過幾天要不要讓灰將軍在跑一趟,第二日,沫兒來了,說向顧欣妍借一下"灰將軍",傳老爺新得了一只鴿子,聽聞"灰將軍"是只優秀的信鴿,有心進行配種,五六日就還.

顧欣妍哪有不肯的,這本就是傅芳菲送來的,逐讓沫兒帶了去.

傅芳菲撫摸著"灰將軍"光滑的羽毛.把一個小紙條仔細地綁在了它的腿上,喂飽了它,一揚手,放了出去,"灰將軍"在低空盤旋了兩三圈,一振翅向西北方向飛去.傅芳菲籲了一口氣.沫兒擔心地說:"主子,你說大公子會不會懷疑?"

傅芳菲眯著眼睛說:"放心,我都那樣說了,他不會懷疑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零二    下篇:第一百零四發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