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一百零六撞邪   
  
第一百零六撞邪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欣妍失去了灰將軍,與傅玉衍徹底失去了聯系.

陽華宮,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能不碰面盡量少碰面.

周才人最是高興,傅芳菲與顧欣妍來往少了,她不就有機會了?這一個月,成帝已經歇在她這里兩次了.

她走路都帶風,愈加對傅芳菲殷勤了起來.這份恩寵來之不易,都得益于麗妃.她要好好把握,自然是巴不得顧欣妍被麗妃厭棄,最好是永不來往才好.

她絞盡腦汁,注意著蕙意宮顧欣妍的一舉一動,總想著能抓住她什麼砒漏,好進一步離間她與傅芳菲.

奈何,顧欣妍整個人也懨懨的,並不常出門,不過,她興奮地發現,陽華宮的一個小宮女似乎有事沒事地在蕙意宮周圍轉悠.

她一喜,猜測這蕙意宮定是有什麼秘密?甯昭媛一向閉門不出,也與傅芳菲並無交集,那肯定是顧欣妍了.

半個月後,西北軍部分將士輪流回京修整.

成帝在大殿為此次回京將士擺酒慶功,以補上次的慶功宴.

周才人因為位份不夠,遠遠地看著前殿燈火通明,心下郁悶,自己帶了一個小宮女習慣性地蕙意宮周圍的園子里轉悠著.

轉了一會,她忽然有些內急,叫侍女在旁邊候著,自己匆匆去了就近的淨房.出來時,忽然聽得北宮牆那邊傳來一聲呢喃,疑心是聽錯了,側耳一聽,又沒了.

搖搖頭,往前走了兩步,忽然又有一聲輕微的歎息聲傳來,很輕,但她卻聽得真切,咬了咬牙,輕輕搜尋起來.

看了兩圈,忽然眼角一跳,牆後面有人.

她悄悄地踮腳,從另一邊望過去,陡地睜大了眼睛:顧欣妍竟然與人私會.

她對面的那個男子,看樣子是個年輕將軍,那一身的戎裝竟未脫去.她陡地想起,今日大殿有宴請,西北軍這次來了好多將領.這兩人抱在一起,顧欣妍整個人都縮在他懷里,正抖著肩膀,也不知是哭還是笑.

她想看得再仔細一些,看看那人底是誰,到時也好有個說辭.

奈何她脖子伸得酸死,也只看到一個側面,只知道是個俊朗的年青將軍.又怕被發現,只得作罷.

她悄悄地蹲在樹叢後面,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聲也不敢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的兩條腿都蹲得麻了,那兩人還未分開.她聽得真切,中間,似乎顧欣妍幾次催促那人快走,可每回都不知為什麼,又未走成.

她耐著性子等著,心下慶幸:今日帶的不是春兒,不然,這丫頭一路尋來,可不得被發現?那可是個將軍,萬一發起狠來,殺了她怎麼辦?這可都是從戰場上剛歸來的將士,殺個把人,很簡單的吧?她戰戰兢兢地想著.

終于,後面沒有聲音了,她不敢出去,又等了一會,確定真的走了,方才出來,沿著來路,一陣子狂跑.

外邊小宮女早等得發急,見到她連忙奔了過來,兩人一路無話,回到陽華宮.

周才人坐下喝了一盞茶,歇了一會,眼睛里閃著興奮的光:她得把這件事告訴麗妃娘娘去,現在就去.

她霍地起身,往主殿奔去.

傅芳菲還在前頭,並未回來,只沫兒在,周才人坐著等了一會,發急,怎的還沒有回來?再晚了,可就黃花菜都涼了.等到前頭宴會一散,將士各自歸家,誰還會承認?她耐不住又問了一遍沫兒.沫兒搖頭,說總要等前頭散了,才會回來.

周才人一跺腳,附在沫兒耳邊說了一遍,見沫兒瞪大了眼睛,心下滿意,催促:"還不快去告訴麗妃娘娘,待會我好去指認.現下衣服未換,還能認出來,不然,回頭可就找不著了."

沫兒忙點頭,叫她等著,說現下就去.然後就飛快地一頭沖入夜幕當中.

她一路急跑,心中驚駭:定是大公子,肯定是的.得告訴娘娘去,這可怎麼是好?

傅芳菲喝了幾杯酒,正靠在椅子上休息,聽得沫兒來找,支起身子看向她.

沫兒左右看了一看,忙附在傅芳菲耳邊快速地說了一通,傅芳菲的臉色陡地大變,匆匆回到大殿一看,傅玉衍正坐在位子上與周圍人喝酒.

她籲了一口氣,對沫兒說:"走".走了兩步,又對另一個侍女說:"你留下,待會看將軍出宮再回來."

那侍女諾諾應下.

一路上,傅芳菲腦子想了無數個應對方案,該如何堵住周才人的嘴......

很快到了陽華宮,周才人正焦急踱步,見到傅芳菲回來,忙迎上來.

傅芳菲笑著,親熱地拉著周才人的手,一臉八卦地:"你倒是與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情.你確定是西北軍將士麼?今日大殿中有許多將領,他穿的什麼衣服,說說看?或許我還能想起來呢?"

周才人一聽,起勁起來,忙湊近了,仔細描述起來,傅芳菲又細細問了,越聽心里越驚,可不就是大哥麼?心下恨得要死.

周才人見傅芳菲感興趣,愈發起勁地催促:"娘娘,事不宜遲,咱們現下就過去,我一准給他找出來,再對一對,一個時辰前他去了哪里,保准跑不掉."

傅芳菲望著她閃閃發亮的眼睛,心內沉下去,周才人又催促了一句:"娘娘?"

她回過神來,笑一笑,說:"沫兒,我們這都說了半天了,嘴都干了,還不上杯茶來?"說著對沫兒使了一個眼色.

沫兒低頭退下,一會,就端上來兩杯茶.傅芳菲笑眯眯地端起一杯,抬手示意.

周才人嘴還真的干了,端起來一飲而盡,茶水是溫熱的,剛好入口.

傅芳菲笑吟吟地看著她,周才人笑著站起來:"娘娘".

傅芳菲彎起嘴角說:"走罷!"兩人帶了侍女往廊外走去,漸漸隱入暗夜中.

走了一會,周才人忽腳步踉蹌,春兒忙一邊扶住她,前面是一個小水塘,又邁了兩步,她忽然一個趔趄,整個人往塘里撲下去,春兒不妨,也跟著摔了下去.

沫兒在岸邊叫了一聲,連忙伸手來拉春兒,兩人又合力去拉周才人,好半天才把人拉了上來.卻發現她已是昏了過去.

傅芳菲忙叫抬回去,一時,沫兒又跑去找人來,折騰了半天,才回到陽華宮.叫了大夫來,瞧了,說是不礙,春兒哭著說為什麼還不醒?大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說可能是落水的時候磕了頭了,那就不好辦了,什麼時候醒來不一定.

傅芳菲看了一眼沫兒,安慰了春兒幾句,又盯著春兒,問周才人今天去哪里了?別是撞了什麼邪了?

春兒茫然搖頭.又叫來下午的那個小宮女,小宮女嚇白了臉,說是去了北宮牆那邊.沫兒一聽,就咋呼起來,說那里可不是前朝宮舊址嗎?聽說那里很不乾淨,這是......

春兒一聽,也白了臉,看著周才人直哭,叫著:娘娘.

傅芳菲與沫兒對視一眼,兩人回去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零五陷害    下篇:第一百零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