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一百二十三   
  
第一百二十三

g,更新快,無彈窗,!

殿內,成帝看著李徳海,喘著氣:"你說,他們說的可是真的?朕的大皇子......三皇兒,都是,都是他們這些人......你說,我這心里,可恨現在......"說著,兩眼往上翻,竟似喘不上來氣,直著喉嚨,臉孔憋得通紅.

李德海忙上前輕輕拍著成帝的背,給他順著氣,一邊心下也是萬分驚駭.這大皇子與三皇子的事件竟然是陳太後與淑妃她們.難怪,當時,就二皇子毫發無傷,這真是......

他看著面容憔悴,苟延殘喘的成帝,焦急:這皇上兩番遭受襲擊,奈何一直查找不出幕後真凶,每每都是剛查到一點線索,就斷了.原來如此.

成帝喘了一陣子氣,才平靜下來.他倒回床上,看著李德海.李德海靠近了,輕輕地:"皇上?那接下來,......"

成帝眼神轉犀利,定定地瞧著李德海,說:"你等下......"

外面一個小內侍,悄悄地靠近低垂的帷幔,聽得里面的聲音漸小,不由踮起了腳,往里面湊過去......

忽然,肩膀上被人拍了一記,他一抖,後面明公公一臉嬉笑地看著他,眼神卻是冰冷:"看什麼呢?"

他慌張地張嘴,剛發出了一個字:"我......"

就見里面李總管忽轉身,一臉陰鹜地瞅著他:"你聽到了什麼?說說......"

一刻鍾後,一個小內侍匆匆從成帝寢殿後門走出,後面兩個合力抬著一個大袋子,三人一路拐進了後園,片刻聽得一聲響......

傅芳菲正在陽華宮坐臥不甯,她這兩天都沒有睡好,眼睛下面好大一塊烏青.

那邊還沒有消息,東西已經托顧欣妍送了進去,只是,不知道成帝會如何處理?她心下忐忑,不知要如何辦?或許只自己想岔了?左右那都是他的兒子,就算.....又怎樣?如今的成帝,聽顧欣妍說起,身體已經是破敗不堪了,或許不是明日就是後日,在這種時候,他考慮得更多的恐怕是他的皇位,他的江山不要旁落.至于這些,都過去了吧?只要是朱家子孫,能守住朱家江山就行......她越想越心驚,越想越坐不牢,不時地向門外張望.

"娘娘"沫兒急急地跑了來,喘了一口氣說:"李公公來了!"

傅芳菲騰地站了起來,眼睛盯著外面,沫兒抹了一把臉說:"不是,去越清宮了,叫娘娘過去呢."

傅芳菲抬腳就往外走,沫兒忙小跑著跟上.

越清宮,李德海正和顧欣妍說話,聲音壓得極低.小全子與富康機靈地在外面候著,見到傅芳菲,兩人默默地轉過身子去,當作沒見到.

沫兒低著頭,快步從他們面前走過去.

越清宮的宮人們見到陽華宮的人都是這幅樣子.環翠的死,對于眾人來說,是刻骨的.雖當時說得是與周才人互毆致死的,顧欣妍對傅芳菲的態度,大家都看在眼里,知道定是與傅芳菲有關聯.

到底是心里有了芥蒂,又怎會有好臉色?何況,顧欣妍對傅芳菲的態度是明顯的不搭理.

傅芳菲竟也不惱,還是經常跑來.特別是這段時間,幾乎每天都來.

見傅芳菲進來,李德海急忙站起身子行禮:"麗妃娘娘."

傅芳菲擺手,雙目焦急地盯著他:"公公免禮.皇上怎麼樣?那事......"

李德海站起身子,靠近傅芳菲一步,悄悄地從懷里摸出一樣東西,遞到傅芳菲手里.

傅芳菲展開一看,是一枚銅符.她不解地看著李德海.

李德海俯耳悄聲說了句,傅芳菲大喜,雙目發光,用力攥緊手中的東西.

李德海見事已經辦妥,轉身欲回,走了兩步又說:"現在事態緊急,娘娘這段時間護好五皇子,定要仔細再仔細,不然......"

傅芳菲自然點頭.

李德海又看了看顧欣妍,轉身走了,他不明白,成帝為何要這樣做......

傅晨接到傅芳菲送出來的虎符,大喜,立時去往高府......

高太傅雙目定定地望著桌上這枚閃著暗光的銅符,心下五味交集:這是皇城禁衛軍的虎符,拿此符可以號令四城共五千禁衛軍,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趕赴皇宮,關死四面城門,就算外面無援軍,也可以撐個至少十天.

況且,他們還有西北軍,如果軍隊漏夜趕路,最快八天,就能到達京城.不過,不到萬不得已,西北軍不能動......不然,邊境又將動蕩......

如果三皇子沒有受傷,又豈會發生這些?看了一眼一臉慎重的傳晨,心下一肅:這麗妃著實不可小覷,高晞月身為皇後,聽說都不得靠近成帝的寢殿.

這傳芳菲不知用了什麼法子,竟然見到了成帝,而且還拿到了虎符.

看看精神抖擻的傅晨,又想到手握軍權的傅玉衍,他想到自家,不由歎了一口氣,心思翻轉,又想到孫子高子亮,又重新振作:還好,高家這一輩還有一個出息的.只要麗妃肯提拔,肯給機會,還是......

他心思電轉,轉眼間已經收拾好心情,對著傅晨拱手,:"傅大人,這邊請,我們從長計議......"

兩人關在小書房,也不知商量了多久,間或有人進出,高正鵬親自守在門口,緊緊盯著進出的人,一旁高子亮跟在後邊,默不作聲地看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十日後的一個午後,成帝終傷重不治,咽下了最後一口氣,與此同時,皇二子朱熙主持喪禮,舉國上下同哀,成帝英年早逝.

三日後,身披重孝的朱熙在大殿欲行登位之禮.

卻被高皇後攔下,出示皇上的遺詔,曆數皇二子朱熙的數條罪狀.眾臣嘩然,紛紛離朱熙遠遠地:弑兄殺弟;殘害忠良,科場舞弊......哪一項都讓人切齒,這樣的人何以登上那至高的位子?

朱熙自是不服,當場摔了兩個杯子,殿內埋伏的刀斧手一擁而入,團團圍住眾人.他早就知道,那有這麼簡單,高皇後一干人等竟然沒有動作,特別是傅芳菲,安靜得太詭異了,太反常了.他怎麼能不做好准備?

大家大驚失色.有臣子當即慌亂了起來,搖擺不定.

高皇後雙手擊掌數聲,立時,門外一片腳步聲傳來,殿門洞開,沖進一對鐵甲軍士,正是禦前侍衛軍,眾人從大開的殿門望出去,發現全是軍士,那是皇城守衛軍,正雙膝跪地,齊聲吶喊:"恭迎五皇子殿下......"

殿外,傅芳菲一手牽著頭戴玉冠的朱啟,緩緩踏入.

朱啟目不斜視,跟著母妃進入大殿,眾人自覺讓開一條通道.一旁的二皇子早被幾個侍衛扭在一邊動彈不得.淑妃跌坐在椅子上驚懼地看著傅芳菲,高皇後,眼睛里似要噴出火來.她想不通:不是一切都順利麼?怎會這樣子?她的熙兒不是皇帝嗎?這個五皇子又是怎麼事情?他才十歲,還是個孩子呢.怎麼能當皇帝?這不是笑話嗎?

她歇斯底里地環視著殿上眾人,看他們對朱啟三拜九叩,心內叫囂:瘋了,都瘋了.他們都是瘋子.

她轉頭看著傅芳菲,見她滿臉笑容,正在扶起朱啟.還有高皇後,也坐在那高高的寶座上,滿眼慈愛地望著朱啟,忽然明白過來:她們這是早就算計好的,高家與傅家聯手了.她算來算去,竟然忽略了這一條.她眼里流出淚來,天意,都是天意吶.

怔怔地坐在了地上,看著高皇後一揮手,幾個軍士拉朱熙出去,她才驚叫起來,爬了起來就要沖出去.卻被人一把按了回來.有個內侍不客氣地揪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甩,她踉蹌了一下,撲倒在地,頭發散了一地,耳旁聞得竊竊的私語聲.

她聽不真切,只是一門心思的擔心:他們要把她的熙兒帶到哪里去?是要殺了嗎?她的熙兒,她的皇兒......

顧欣妍在一邊怔怔地看著這一切,心里默不作聲,她心里驚濤駭浪:皇位更替,就在眼前.沒有想像當中的血腥,也沒有大片的殺戳.這樣挺好.

她不後悔,當她拿出那道聖旨,她沒有去要挾傅芳菲,就這麼干脆地拿了出來.傅芳菲都驚愕地盯著她,要是她,必會拿這道遺詔來和他講條件吧?畢竟,她真要這樣做,無可厚非.但顧欣妍沒有,她就這麼波瀾不驚地拿給了高皇後.

她想得很直接:只要不流血,能夠平穩過度,盡量少死人.她不想一場皇位更替,讓一些無辜的家庭卷入.

看著朱啟端莊坐在上面,儼然一幅小大人樣子:心內恍然,這是大庸國的新一任的少年天子.這天變了.

安樂緊緊拉著顧欣妍的手,輕聲說:"母妃,五哥哥是皇帝了麼?那我以後還能與他玩麼?"

顧欣妍一笑,是呵,皇帝.她說:"可能吧!"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