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一百二十七   
  
第一百二十七

g,更新快,無彈窗,!

朱啟正在寢殿內,耍賴,不想起床.李德海與安順相互看一眼,李德海上前,輕聲叫:皇上?"

沒人應聲,李德海又靠近一點,喚了一聲:"皇上,該起了,再不起,就遲了."見床上的人還不動彈,無奈加了句:"太後娘娘待會......"話音未落,床上的人騰地跳了起來,嚷著:"起了,起了......"

安順一笑,還是李德海厲害,知道皇上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太後.

朱啟睜著惺忪的睡眼,任由幾個宮人擺布,打了一個哈欠,對他們說:"今兒有什麼事呀?"

安順上前一步,給他正了正領子,輕聲說:"幾位大人已經在禦書房等著,已經一個時辰了.好像是荊州那邊出了饑荒,聽說鬧得很是凶呢."

朱啟皺著眉頭:"這事,太傳他們幾個自會商量解決,我早一點去與遲一點去,有什麼區別?反正我每次都在邊上聽著就是了,也不用講話,講了也無人聽.朕就是個擺設,你們偏要這麼早把朕給叫起來,也不讓睡個好覺.真是......"

李德海左右看了一下,上前一步,悄聲說:"皇上,且別急,您還小呢.咱先忍忍,等過個兩年,您大了,咱們再......"

安順偏頭看了一眼湊近朱啟耳朵邊嘀咕的李德海,垂下了眼皮.

忽發覺背後有人,驚詫回頭,舌頭打結,想要開口,卻被傅芳菲一個凌厲的眼神,嚇得閉緊了嘴.

看著轉身又悄然出去的傅芳菲,望著還在哄著朱啟的李德海,暗暗捏了一把汗.同時也更加警醒自己,管好自己的嘴巴,在這宮里......師傅今兒是怎麼了?這不常教導自己,要慎言麼?怎麼竟然大意了呢?真是老了不成?

傅芳菲回到宮里,陰著一張臉蛋,這個李德海,還真沒看出來,竟然敢當著啟兒的面,說出這種話來.真是其心可誅.

今兒要不是自己偶然興致所致,去看看朱啟有沒有賴床,偷偷走了去,又湊巧碰到這一出,自己還蒙在鼓里呢?

這樣一個人,放在朱啟的身邊,自己怎麼能放心?不管他有心還是無意,敢起這個頭,就不行.

更何況,她捏起手邊一串珠子,當日,他偷偷地給了顧欣妍一道密旨,雖是成帝授意,但他竟然瞞著,她就心里不舒服,非常不舒服.他這是要腳踏兩只船呢?也不想想,沒有她的啟兒,他能干什麼?這會早不知在哪座冷宮呆著.

有誰會用老人?而且是先帝跟前的老人?只不過,是看啟兒太小,需要一人在邊上提點著,早就......如今,看來也用不著了,安順也該上手了.

淑妃正眯著眼睛躺在一張席子上,這里陽光充足,里面實在是太冷了,穿了兩件衣服還是冷得發抖.現在正是陽光正充足的時候,只有這會子可以曬一會,等會太陽下去了,又得生受著了.

來這冷宮已經有幾個月了,她感覺自己都要死了.從出生至今,她哪曾受過這樣的苦?這里沒有宮人,什麼都要自己動手.

而且,她轉眼看看兩個正虎視眈眈靠過來的兩個老婦,不禁焦躁,全身戒備起來:這是要過來搶占地盤了.果不其然,那兩人在離她還有兩步遠的地方,忽然沖了過來,她一個趔趄,起得猛了,差點摔倒.跑到另一個角落里去,卻發覺,那里又有人靠過來.

無奈,她只得攏緊了身上的衣服,瑟縮在門邊角落,借著屋棱上的丁點陽光,取暖......

有時,她真的想,不如當日跟了朱熙一起去好了,一杯酒,也就那麼一下子,眼睛一閉,倒省心,省得在這遭活罪.

可傅芳菲偏偏不讓她死,是呵,她怎麼能讓她輕易去死?看著傅芳菲微笑的臉,她竟然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寒意:這個女子,比她想像當中要狠,她真是太小看她了,不,她一直未小覷她.只是......

她歎一口氣,她看透她的心思,當日朱熙與姑姑死時,叫人日夜防著她,不讓她尋死,如今,卻又不管她,任她如何,可她卻舍不得死了.這冷宮里,有那麼多的如她一樣的人,可都好好兒地活著,活到滿臉溝壑,也舍不得死.當初進來時,可都是花一樣的年紀......

她仰頭望著碧藍碧藍的天,眼神迷茫,想到她進宮那年,也是這樣一個天氣,她與德妃兩人各牽著大皇子與二皇子的小手,相視一笑,兩個孩子歡叫著跑到前面去,那時她們還年輕,孩子們都還小.

如今,當年兩個孩子都已經不在了.三皇子也成了殘廢,如今坐在那個位置上的是那個小孩,才十歲的小孩.入主慈甯宮的是那個傅芳菲,雖然現在還在陽華宮,但那是遲早的事......

她轉動著呆滯的眼珠,當年她們三個都未占到便宜,全都輸給了那個後來的女子......

安順跪在地上,額頭冷汗涔涔,腦袋轟隆隆作響,看著躺在青石地面上的李德海,也頹然倒地.他大口地喘著氣.

剛李德海雙目炯炯地盯著他,說:"小順子,這就是你師傅我的下場,一輩子了,像我這種人,早該去了.先帝等著我呢."說著,歎了一口氣,仰頭拿起杯子,一仰脖子喝了下去.很快,就雙眼突出,死死瞪著他,腿一伸,斷了氣......

安順看著李德海,良久,才伸出手,顫巍巍地合上了李德海的眼睛,一怔,看向手掌,手心濕潤,再細瞧,李德海眼角一滴淚正悄然滑落......

他踉蹌起身,爬起來,招手叫進來外面兩個小內侍,端了水來,自己親自在銅盆里絞了棉布,細心地給李德海淨面,慢慢地,很是仔細.

自己半路進宮,先跟著一個姓王的內侍,後才跟了李德海.李德海待他雖不是最好,但他這麼多年,在他的庇護下,才能有了如今的位置.

在這爾虞我詐的後宮,也只有李德海對他多加提點,從不藏私.他口里雖叫著師傅,實是把他當父親一樣看的.自己還想著以後老了,就與師傅兩人相互照顧好了,都沒有什麼親人了.

當初,高太傅救了他的時候,全家都已經死絕了,要不是大哥把他整個人給撲在身下,他也沒命了.

他進了宮,戰戰兢兢地在這後宮中周旋,多少次差點......他輕柔地擦著李德海的手,都是眼前這位老人,是他把自己護在身後,也為他得罪了不少人.

他的眼睛干澀,只顧低頭機械干活,兩個小內侍在旁也不敢吭聲,不敢催促.

良久,他才給他收拾乾淨,又給他換了一身簇新的衣服,打扮停當,仔細看了最後一眼,才一揮手,讓他們給抬了出去......

李德海死了,安順升任皇帝面前的禦前大總管,代替了李德海的位置!

顧欣妍正在宮里與安樂在翻花繩,聽得小全子說起這件事,手一停,繼續與安樂玩,手下卻是亂了.

被安樂埋怨了一陣,說不和她玩了,自己跑去和安琴去玩了.

顧欣妍靠在窗前,心內動容:"李德海死了,傅芳菲還真的下手了."

她的預感還真的發生了.傅芳菲這人,哪容得下?不過,她能忍到現在,已經是出乎意料了.看來,已經是沒有利用價值了.

忽然,又想到自己,傅芳菲在這宮里現在可是一手遮天,她要干什麼,已經無人能攔住她.

那麼下一步,她要做什麼呢?

傳芳菲正坐在大殿,與地下的朱啟對視.

小小的朱啟撰著拳頭,臉孔漲得通紅,正氣呼呼地瞪著母後:為什麼?母後,那是朕身邊的人!你說殺就殺了?他們是這樣,母後也是這樣.就李公公對朕......你們把朕當回事麼?這樣的皇帝有什麼意思?不做了!還不如三皇兄的逍遙王爺來得爽......"

話音未落,面上巳"啪"地一聲,挨了一記耳光,傳芳菲單手叉腰,立在朱啟面前,眼晴噴火,聲色俱厲:"你再說一遍,哪個教你這樣講的?你,你真是氣死我了.你可知你這個位子來得多不容易......這個李德海,真是死不足惜,如今看來,都處置得太晚了……"

朱啟愣愣地捂著自己的臉,驚愕地看著傅芳菲,母後打他了.母後竟然打他了.

他的記憶里,母後好像就沒打過他,他磕破一點油皮,母後都要緊張地掉半天淚,恨不能替他受了去.

如今,竟然打了一個大巴掌,他雙眼通紅,哪受得了,身子一轉,咚咚地跑走了.

傳芳菲怔怔地站在原地,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內一緊,張了張嘴,"唉"了一聲,朱啟早跑遠了.

"娘娘!"沫兒挨上前來,安慰地:"皇上只是一時想不開,沒事的,待會奴婢吩咐廚房去做幾樣皇上愛吃的點心,娘娘去哄哄,就好了!皇上還小,娘娘切莫憂心,好好教就是......"

傅芳菲怔怔地,一臉迷茫:"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