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一百二十八   
  
第一百二十八

g,更新快,無彈窗,!

朱啟飛快地跑出了陽華宮.一路埋頭苦奔,安順攆都攆不上,急得直叫:皇上!皇上!

朱啟恨恨地又加快了腳步,前面一道拐彎,轉出一個人來,朱啟不妨,一頭撞了上去.

他剛要退回,卻被人一把抱住,他掙紮了一下,雙手緊緊抱住來人:舅舅!

傳玉衍微笑著蹲下身子,問:"皇上怎麼了?哭了?告訴舅舅,誰敢欺負你?舅舅揍他去!"

朱啟把個頭埋入傳玉衍懷里,悶聲悶氣:"沒有!"

傅玉衍看他那別扭的樣子,心下了然,逐岔開話題,扳過朱啟的腦袋說:"你可是皇上?是大縉國最優秀的男子漢,怎麼能哭鼻子?舅舅小時候可不哭鼻子,我祖父從小就告訴我:男兒有淚不輕彈,流血不流淚……"

朱啟抽泣了一下,抬起頭來:"真的嗎?可是真的好疼啊?"

傅玉衍拿開他捂著臉的手,也是吃了一驚,朱啟左邊臉蛋上幾個指印高高隆起,印在白嫩的臉上很是觸目驚心.他心下疑惑:傅芳菲對朱啟有多寶貝,他是知道的,朱啟到底做了什麼,要下這麼重的手?

看著朱啟印著淚光的眼睛,卻強自忍著,他用嘴吹了吹,說"舅舅給吹吹,是不是不疼了?"

朱啟眨了眨眼睛,沒有說話.傅玉衍笑了笑,誇獎他:"皇上好樣的,超過舅舅軍營里的許多士兵.他們剛離開家的時候,都不如你呢.他們會經常哭鼻子."

朱啟馬上問:"真的麼?他們也會哭鼻子?為什麼?"

傅玉衍牽著他的手,往前慢慢走去,一邊說:"當然,皇上猜一猜,他們為什麼哭?"

朱啟轉動著腦子,忘掉了臉上的疼痛,好奇地:"是因為想回家嗎?"

傅玉衍微笑:"皇上好聰明,一猜就中.太了不起了......"

傅玉衍把朱啟送回寢殿,又陪他說了一會兒話,這才出了宮門,望陽華宮走來.

那日,金殿頒旨後,他就意識到事情不妙.傅晨面前他沒有多說,只是輾轉反側,在心里思考可行對策.

今日一早,他終于想好,進宮找傅芳菲談一談.沒想到看到朱啟,更加堅定了先前的事情.

他跨上台階,老遠沫兒看見他,忙慌慌張張地要跑走.

他叫了一聲,沫兒停下了腳步,訕訕地:"國舅爺!"

他笑眯眯:"沫兒,帶我去見你主子."

沫兒只得前面引路,不是回頭望他一眼,見他舉目前往,穩穩地跟著,忙又低下頭,加快腳步.

進得寢殿,傅玉衍落座,沫兒上了茶,就進去稟報傅芳菲了.

傅玉衍慢慢地品著茶水,抬目四望,見四周金碧輝煌,甚是氣派,博古架上各種珍奇古玩,應有盡有.

再看自己所坐的椅子,上面搭著繡工精細的錦緞,隱隱散發出香氣,知是用香熏專門熏過.

再看手中茶盞,胎體輕薄,半透明狀,顯見是難得的上好瓷器.

傅芳菲從小喜歡精致華麗的東西,他知道,可看著如今這殿內華麗的擺設,他心里忽然湧處一股莫名的情緒來,在這華貴異常的後面,傅芳菲極力在掩飾著什麼,不知怎的,他原先那股焦躁的情緒忽然平緩了下來,只是慢慢地一口一口抿著杯中的茶水,優雅得很......

傅芳菲緩步邁進來的時候,見到的正是這樣一幅情景:陽光從窗外照進來,一半投在桌子上,一般投在傅玉衍身上,閃閃爍爍.他眯了眼,手執杯子,輕抿著,側臉俊逸,長長的睫毛忽閃著.她的眼睛一熱,好像又回到年少時,傅玉衍在書房讀書,累了,就這樣拿著杯子,一動不動地坐著.她偷偷地從後面走過去,突然跳出來,大喊一聲,想著嚇他一跳.結果每次,都是還沒摸到面前,都是傅玉衍突然轉過身子來,反嚇她一跳.

她恍惚,不自覺悄悄走過去,腳步輕了又輕,果不其然,還沒走到一半,傅玉衍就轉過身子,亮晶晶地看著她:"芳兒?"

她情不自禁地咧嘴一笑:"大哥!"

說著,在傅玉衍對面坐了下來,也端起一杯茶喝著,並不言語.

她心里很是焦躁,傅玉衍來此,所為何事,她自是清楚,但她卻又怕他說出來.真正面對傅玉衍,她不知怎的,這心里總發虛.

傅玉衍一時也未出聲,只一口接一口地抿著茶.殿內一時靜得很是詭異,沫兒都不自覺地放緩了呼吸,生怕驚擾到了這兄妹倆.

良久,傅芳菲耐不住了,叫了聲:"大哥!"

傅玉衍抬起頭,看著她,目光平和,"嗯?"

傅芳菲:"爹娘還好吧?"

傅玉衍:"好!"

又是一陣寂靜.

傅芳菲氣餒,也不打算再開口."芳兒!"

傅玉衍叫她,她一凌,繃起了身子,定定地看著手中杯子,杯中水早已涼透,茶水已經見底,只余幾片茶葉凌亂地貼在杯底與杯壁,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傅玉衍盯著她的頭頂,只看見光華燦爛的華盛.以及烏黑的發髻上珠光搖曳的珠釵.

他輕啟薄唇,一字一句地說:"我願留守漱水十年,保我大縉國平安."

傅芳菲霍地抬起頭來,不可置信地看向傅玉衍,心內萬分驚詫,又有著委屈:傅玉衍竟然肯為了顧欣妍赴漱水,那地方有多苦寒,傅玉衍是最清楚的,軍士都是三年一輪換,就連當年王老將軍也是隔幾個月就要回梧州修整一段時間.記得當時,祖父把傅玉衍送去西北的時候,說過,只要傅玉衍能在西北呆夠兩年,就足夠了.而且那里一年有大半年濕氣極其重,人呆長了,都會留下不少毛病.

可如今,他竟然說,要在那里守十年.

她歪著腦袋,抿著嘴,看著傅玉衍,不說話.

她知道他還有話說.果然,傅玉衍繼續:"只要芳兒放阿妍出宮."

說完,也不看她,繼續抿著手中的茶,卻發覺沒有了.他晃了晃.一旁的沫兒戰戰兢兢地提了壺上前,手一抖,一半的水都沖到了桌上.

她忙低頭謝罪,又拿抹布來擦.

傅芳菲突然發火,一個茶杯就擲了過來,砸在沫兒身上,又嘭地一聲掉在了地上,碎成了幾片.

沫兒嚇得當即就跪了下來,抖抖索索地磕頭告罪.

傅玉衍不作聲,看著傅芳菲,眼神意味不明.見沫兒還在磕頭,手一擺,說:"行了,下去吧."

沫兒抬頭看了一眼傅芳菲,見她並不看自己,只得起身,躬身退出.

傅玉衍:"你沖她發火作什麼?我是這樣想的,啟兒還小,漱水又一直戰亂,這換了別人,我也不放心.等到啟兒大了,能獨當一面了,我再換個地方......"

"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為了顧欣妍,你竟然作出如此犧牲?父親知道麼?母親又知道麼?還有祖父?你瘋了嗎?"

傅芳菲雙目直勾勾地盯著傅玉衍,站了起來:"大哥,從小,你就是家里的寶貝,從小我就知道,大哥你是我們傅家的希望?不是麼?我和姐姐也在心里告訴自己,保護好大哥,就是保護好傅家.母親也跟我說,只要大哥好,傅家就好."

傅芳菲眼里有東西流出來,她渾然不覺得:"我喜歡俊青表哥,從小就喜歡.你知道麼?那時,我最大的願望就是長大了嫁給表哥,做他的妻子.他也和我說過,非我不娶的.可是,皇上下旨選秀了,你們知道,我不願意的,我馬上就要嫁給表哥了.可母親和我說,如果我抗旨,就是大罪,會連累傅家的,會連累大哥的.我不敢了.我答應了,乖乖地進宮了."

傅玉衍怔怔地看著淚流滿面的傅芳菲,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傅芳菲抬頭,眼睛越過他的頭頂,看向虛空:"我後來想通了,既然入得宮里,那就努力,為了自己,也為了傅家.我努力忘掉表哥,告訴自己,再忍忍,會好起來的.這後宮之中……人太多,皇上忙不過來.我每天盼啊,等啊,可是今天來個馨美人,後天來個林貴人......什麼時候是個盡頭?"

傳芳菲絮絮叨叨,零碎地訴說著,又哭又笑.

傳玉衍看著她,心內五味雜陳,傳芳菲心里有這麼多的委屈,無奈,他竟不知道!看著狀似瘋顛的妹子,他忽然站起身來,雙手按住她的雙肩,啞聲:"芳兒!"

傅芳菲愣了一下,停止了述說,忽然一把撲在了傳玉衍的懷里,抽泣了起來,漸漸地,哭聲變大了,變成了號啕大哭!

傳玉衍輕拍著她的背,沉默著,不說話.

許久,傳芳菲停止了哭泣,自己擦干了眼淚,直起身來,看著傅玉衍撲哧一笑,又撲到他懷里,叫著"哥!哥!"

門外有聲音傳來,有人來了!

傅玉衍用手替傅芳菲擦淨了臉上的淚水,張了張嘴,終是什麼都沒說,默默地轉身走了!

就要邁出門檻的時候,"哥!"

他轉頭,傳芳菲眼睛看著地面,輕輕說:我答應你!你帶她走吧!

傳玉衍一愣,卻見傅芳菲已很快轉身,往大殿寶座上走去.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