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顧欣妍第一百二十九   
  
第一百二十九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玉衍回頭看了一眼巍峨的陽華宮,往下行去.他沒想到,最後關頭,傳芳菲答應了!

他本心情沉重,可隨著靠近越清宮,他的心又歡躍起來,竟像少年郎一樣,呯呯跳了起來,想到可以和阿姸以後天天在一起,他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彎了起來.

越清宮較偏,樹木高大,隱在綠蔭里的宮門尤顯冷清!

他看了一會,這里他來過多次,但從來沒進去過.過去的二年,他只要回京,就會來這里轉一轉,就悄悄地隱在樹叢後,定定地盯著宮門看.

有時一看就是好幾個時辰,看得眼睛酸澀,才默默轉身高開.

他呆呆地站了一會,快速繞到宮牆的西側,一個縱身,上了牆邊一棵大樹,借著樹陰的掩映,三兩下從牆頭溜下,摸到了寢殿的後牆.那里有一扇窗戶,他矮身摸過去,伸手拉了拉窗戶,紋絲不動.

他愣了一下,低頭從靴筒里摸出一把匕首來,輕輕地去撬開,卻"咯"的一聲,窗戶忽然自己開了.他忙矮身,一雙手伸了出來,支開窗戶.

他看著那只白晢的手,忽然一把伸手抓住了.

顧欣妍驚叫了一聲,馬上就捂住了嘴.

外面安琴幾人聞聲跑了進來,一臉焦急:"娘娘,怎的了?"

顧欣妍看著一臉壞笑的傅玉衍,忙說:"沒什麼,剛看到一只貓躥上牆,嚇了一跳!"

小全子探過頭來:"哪兒呢?"

顧欣妍嚇了一跳,忙說:"往那邊去了,快去看看,可別又回來,嚇死人了!"

小全子忙收回頭,招呼幾人跑了出去!

顧欣妍這才探出頭去,發現傅玉衍像只壁虎似地,整個人貼在牆壁上,怪道剛才小全子沒發現他.

傳玉衍一把抓住她的手,整個人就翻了進來.兩人緊緊抱在一起.

傳玉衍貼在顧欣妍耳邊,,喃喃低語:"阿妍!阿妍!"

顧欣妍滿腹的話說不出,只是流淚,她貪婪地抱著他,每次到口的話都咽了下去.她這幾天,一直在說服自己,放手吧!讓他去吧.

可一旦真的見了他,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也舍不得說出來!她怕她一旦開口,會後悔.

外間有響動,是安琴他們回來了.

顧欣妍掙脫傳玉衍的懷抱,到門口吩咐了幾聲,幾人諾諾退下,她返回,關了門,回身.傅玉衍一把抱住她,她心中一蕩,把頭埋入他的懷里,卻一凌:鼻端嗅得一股香味,那是傅芳菲常用的香.

她直起身來,推開傅玉衍,聲音苦澀:你,你見過她了……要走了麼?

傅玉衍一愣,繼而恍然,歎了口氣,伸手攬她入懷,顧欣妍掙紮了一下,不動了.

她啞著聲說:"我不怪她,都是我的妄想.你.......我很開心,得你如此相待,我們此生注定無緣,我......"

她說不下去了,語聲哽咽,原來她遠沒有想像當中的堅強.心里竟是絲絲拉拉地疼痛,嘴里說著,雙手卻是緊緊環著他的腰.

傅玉衍愕然地看著她低垂的腦袋,像只鳥般地拼命藏起自己的腦袋.

他忽然扳開顧欣妍的腦袋,迫使他臉對著自己,雙目定定地看著她,咧嘴一笑,忽然俯下身子,親了一下她的眼睛,笑微微地說:"阿妍,好好准備一下,我們出宮."

顧欣妍陡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你說什麼?出宮?"

傅玉衍微笑著點頭,眉眼間俱是歡悅,眼睛里有著亮光在跳動.

顧欣妍大喜,一把撲到他的懷里,又哭又笑,只是說不出話來.

良久,方平靜下來.兩人相擁著,相視而笑.

顧欣妍絮絮叨叨地與傅玉衍商量著離宮計劃.

她忽皺著眉頭,糾結:安樂怎麼辦?傅芳菲不可能讓她帶走安樂.安樂才五歲,正是需要母親的時候.顧欣妍忽然躊躇起來,自己這樣是否對?以後安樂會怪她的吧?

她忽然發覺自己竟然一直忽略了這個問題.安樂是大縉國的公主,怎麼可能隨她去?

傅玉衍見她忽然不高興,略一想,明白過來.他望了眼顧欣妍,腦子一轉,附耳說了幾句話.

顧欣妍這才高興起來,又定定地望著傅玉衍:"真的麼?她一早知道我們......"卻是低下了頭.

自己也是糊塗,原來上回行宮就是德妃提出的,自己怎麼沒有想到?

不過,安樂跟著德妃,自己倒也放心,德妃對安樂視如己出,而且這樣自己可以經常看到安樂,只是,這心里還是......

傅玉衍輕輕扳過她的肩膀,說:"好了.等到安樂大一點,我們就把她接出來,那時,誰也不會說什麼的.現在,我們要去漱水,那里苦寒,安樂受不了的......"

顧欣妍歎一口氣,也只能如此了.兩人商議了一陣,傅玉衍就去了.

晚間,顧欣妍摟著安樂睡覺,她緊緊抱著安樂說:"安樂,娘問你一個問題,可好?"

安樂眨巴著眼睛,嬌憨地說好.

顧欣妍竭力忍住眼淚,微笑著:"娘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安樂一個人怎麼辦?"

安樂嚇了一跳,一把抱住她:"娘要到哪兒去?不帶安樂一起嗎?"

顧欣妍說:"那地方太苦,娘怕安樂受不了,安樂先和德母妃一起住,好麼?等安樂大了,娘再來接安樂,可好?"

她緊緊盯著安樂,心里忽然動搖起來.

安樂眨巴著眼睛說:"這樣啊.好的呀,不過,母妃得答應我,每天都要來看我."又一想,不對,很遠的地方.

她忽然扁著嘴巴,不依了.

顧欣妍一夜未眠.第二日,青這眼圈,安琴見了,擔憂地看著她.

安樂蹦跳著去玩了.

下晌回來,她忽然拉著顧欣妍的手說:"母妃,我到德母妃那里去了."

顧欣妍一怔,見德妃笑吟吟地看著她,眼里竟是了然.

她對顧欣妍說:"你盡管去吧.安樂我會照顧好的.鳥兒終究要單飛的.如果想她,你們可以通信,隨時可以來看她.我會帶她出來的,怎麼,怕我搶了你的女兒?不對,她本也是我的女兒,叫我一聲母妃呢."

"再說,"她靠近了顧欣妍:"傳將軍等了你這麼多年,著實不易.......聽說他自請去漱水鎮守,此番情意,你......"

顧欣妍一愣,心頭又是甜蜜又是酸楚:穿越到這個陌生的地方,能遇到他,得他如此相待,何其有幸!安樂,暫時離別,自己找機會回來看她就是.再說,她是金尊玉貴的公主,又有德妃照看,自己該放心!"

她揚頭一笑,看著奔跑玩耍的安樂,忽然拜下身去:"姐姐!拜托了!"

德妃也淚盈于眼,雙手抓住她說:"莫說此話!說起來,還要謝謝你呢.肯把安樂留于我身邊陪我,你也知道,自茂兒去後,我這宮里......"

顧欣妍微笑:是呢!我們就別謝來謝去的了,總之,只要安樂過得好......我會回來看她的!"

傳玉衍低垂著頭,站在傳夫人面前.傅夫人哭得雙眼通紅,眼淚似斷線珠子般掉下來.她已哭了整一個時辰了.

自聽說傳玉衍要去漱水駐守後,她的眼淚就沒止過.她就一個寶貝兒子,原想著終于可以回京團娶,而且馬上又要有孫子了.本是大好的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漱水是個什麼地方?那里是整個大縉國最苦寒的地方,而且常年有小股的夷民不時掻擾,真是雞肋.

每年朝廷都要抓將士過去鎮守,但最多兩年,就變著法的要求回來.也因為頻繁換守將,那里越加貧瘠,武將都唯恐避之不及.

可現在,傳玉衍卻是要求去那里,還一去十年,她怎麼受得了?

傳晨也皺著眉,看著兒子,不吭聲.他比妻子要清醒,傳玉衍忽然提出去那里,必有內情.想到前次金殿頒下的那道旨意,他隱隱感覺到了什麼.

傳夫人還在哀哀地哭著,拉著傅玉衍的手說:"你這是鬼迷了心竅了?要去那地方.你不為自己想,也要為我和你父親想一想!你這一走,可叫我們怎麼辦?芳兒,對了,芳兒怎麼就不管?我要進宮,我要去和皇上說,咱們不去,不去......"

傳玉衍無奈地,看著他爹:"爹,你看......"

傳晨不管傳夫人,看著兒子:"你真打算去十年?她呢?也跟著一道去?"

傳夫人馬上收了眼淚,定定地看著他們倆,連聲說:"這可不行,那地方大著肚子怎麼能去?"說著又哭了:"你們都不許走,等孩子生了再去!"

傳晨終于開口:"行了!你覺得他們倆能留在這里麼?還生孩子.那才是真的害了他們了.你莫非是真糊塗了不成?"

傅夫人看看兒子,又看看丈夫,終于閉上了嘴巴,只嗚咽著,哭了一會,又忽然止住:什麼時候走?

傳玉衍與父親對望一眼,說:"還沒定,應該二個月內!"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    下篇:第一百三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