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三章:不准摸   
  
第三章:不准摸

g,更新快,無彈窗,!

秦云行這個死絨毛控當然是一秒也不耽誤地沖著邢越尚伸出魔爪,白嫩的手指順著下顎一路下滑,摩挲過溫暖的頸項,緩擦過噗通直跳的胸口,停留在下*腹輕輕揉弄.

邢越尚當即惱羞成怒,奈何打得過惹不起,只能飛速竄遠.

"不喜歡我摸你嗎,小貓?"秦云行有些失落的歎息一聲,眉頭蹙起的樣子簡直引人心碎,就像他真有多在乎他似的.

哪只豹子能忍受被蔑稱為小貓?邢越尚當即對這不要臉的家伙破口大罵:"鬼才會喜歡被你這種人摸!"

邊上的親衛頓時黑了臉,琢磨著要不要把這小子的臭嘴直接堵上.

但完全不懂獸語的秦云行卻是毫不介意,反而關切的望著邢越尚,溫柔道:"肚子扁扁的呢,沒吃東西嗎?"

"把炙蛛肉松給我."隨著秦云行的吩咐,侍從很快將食物從空間鈕中取出,恭敬地送到他面前.

秦云行撚了一小塊兒,攤開掌心:"小家伙,讓我摸摸肚子好不好?"

炙蛛本就以肉質鮮香聞名宇宙,經過烤制之後更是香味撲鼻,邢越尚心底屈辱,卻也止不住身體本能的咽了咽口水.于是--又默默退遠了些.

"還是不給摸嗎?"秦云行看黑貓沒有過來的打算,只得歎息一聲:"好吧,逼我用絕招了!"

"看我的貓薄荷!"進後殿之前秦云行就問侍從索要這東西了,一個旱了十八年的絨毛控,面對一個毛團,不讓他擼個爽是不可能的!

一分鍾後,邢越尚癱倒在被秦云行喚作貓薄荷的生化攻擊之下……慘遭毒手.

秦云行抓緊機會,一邊對著秦云行上下其手,一邊發出癡漢般的笑聲.

"放開我!我要殺了你!滾開!!!!"邢越尚憤怒地瞪著他.

面對著喵喵叫的小家伙,秦云行當然是……繼續擼.

邢越尚難堪的閉上眼,他本不至于被個貓薄荷就搞得毫無反抗之力,奈何脖子上的項圈實在邪門,一察覺他有攻擊的意圖,當即注入藥劑,搞得他渾身無力,虛弱不堪.

"啊~就是這個手感……這個肚子,這個爪子!真爽!"

圍觀的親衛和侍從們看得滿臉尷尬.真不想承認眼下這個卑鄙下流的家伙是自家親王啊,對著還是獸態的獸人下手不說,還使用迷.藥逼其就范,更是當眾猥*褻兼各種淫*詞*浪*語!太不要臉了,喪心病狂!

秦云行越摸越蕩*漾,忍不住按住四爪,撩起禮服下擺,將臉埋進柔軟的腹部狠狠吸了一發.

"我要殺了你!"腹部被人深深吮了一口的邢越尚羞憤得快炸了.

"殿下,您如果喜歡,可以把他帶回寢殿,慢慢玩,當眾這樣實在是……"終于有人看不下去開口道.

"有問題?"秦云行並不能理解圍觀群眾們的反應.

邢越尚惡狠狠地瞪著秦云行,憤恨之下滿是悲哀,這個人,明明一臉的無奈縱容,滿口的溫柔寵溺,卻是傲慢得近乎殘忍,也許對于他而言,自己這樣的獸族人便是個隨手消遣的玩意兒吧,連基本的尊重也不必施舍.

秦云行有些苦惱地歎息一聲.云昭帝國什麼都好,就是缺了小動物,更枉論養寵物.顯得自己這個絨毛控好像很特立獨行似的.

"算了,我還是帶他回臥室玩吧."秦云行雖覺得周圍人純屬少見多怪,但面對著那些一言難盡的眼神,還是決定從諫如流.

秦云行施施然的抱著邢越尚來到寢殿門前,輕聲問道:"寶貝兒,你喜歡什麼樣的床啊,星夜云端,草坪花海,或者森林藤蔓?"

對于來自下級文明的邢越尚而言,床就是柔軟的織物加木材定制的框架,所以秦云行嘴里的詞,他真是一個都沒懂,但這不妨礙他選擇一個聽起來比較容易逃跑的:"森林藤蔓."

"哦."秦云行煞有介事的點點頭:"所以還是選荷塘碧波好了."

所以特意問一句,是想再次強調一次我對你而言有多卑微是嗎?邢越尚都要怒極反笑了,遲早有一天,他會讓秦云行為今日的每個字都付出代價.

渾然不覺自己又順利作了一死的秦云行打開寢殿門,此刻的寢殿上空滿布星子,綿軟的白云鋪滿了整個寢殿,引誘著人撲上去盡情打滾.

秦云行開口,下達命令:"選擇荷塘碧波模式."

很快,便見寢殿中滿滿的云朵的漸漸散去,地板下沉,清澈的水波漫溢而出,碩大的荷葉床破水而出,粉白的蓮花與圓圓的蓮葉台階從床一路延伸至門口,淡淡的蓮香飄曳在寢殿中.

秦云行抱著貓直奔荷葉床,然後愉快的在荷葉上盤坐下來,將秦云行放下.薄薄的荷葉隨著水波微微起伏,貼著小豹子毛茸茸的身軀凹陷凸起,來自水的浮力均勻的支撐著身體,帶來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就是有點不受力,想要爬起來有些困難.

秦云行又沖著荷葉台階擺擺手,荷葉台階便飄散開來,零零散散的點綴著寬闊的水面.

"周圍都是水哦,這下,你就沒地方跑了吧?"秦云行露出一個堪稱奸計得逞的笑容.

"親王您還真是用心良苦啊."邢越尚嘲諷道,秦云行給他的回應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恍若未聞.

然後秦云行就開始毛手毛腳的扒衣服了,雖然穿著衣服的小貓是很可愛沒錯啦,但當然還是要扒了衣服擼起來才爽啊.

邢越尚剛剛才恢複點力氣,結果又要面臨這狗親王如此荒*淫*無*道的對待,都快吐血了.直接反抗是不行的,要是再被項圈放倒,就真是難逃毒手了.邢越尚咬咬牙,狠命一蹬,然後就翻滾著到了荷葉床的邊緣.

"沒想到,親王你對著獸態都能下口."邢越尚冷笑著將半個身體探出了荷葉床.

秦云行有點不解著看著貓,不由得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想當然了,這可是外星貓,沒准兒人的愛好就是下水抓魚什麼的呢.

邢越尚見親王一臉看好戲的冷酷模樣,沖著水面直接跳了下去.雖然秦云行管他叫小貓,可他從來不是什麼畏水的貓,而是水性良好的豹子啊,這親王想用水來困住他,未免也太天真了.

然而,下了水,邢越尚才發現天真的是自己.這看著像水的東西,根本不是水,而是像果凍一樣的東西,既不冰冷也不黏膩,人在其中就像是回到了母親的肚子里一樣舒服自在,而且呼吸無礙.

邢越尚很快就反應過來了,畢竟這是睡覺的地方,荷葉床又沒有護欄,若是這下面真是水,沒准兒睡個覺就把自己淹死了.邢越尚有心想要游去門口,到底還是對眼下接觸的這種物質不熟,很快就被緊隨其後的秦云行給捉回了懷里,然後被一枝荷葉台階重新送回了荷葉床.他真切地感到了一種無力,不是對于個人的能力,而是對于兩個文明之間巨大的差距.

邢越尚本以為這位接下來會對自己繼續做出一些更加破廉恥的行為,沒想到這位忽然又轉性了,只是和自己一起躺在荷葉床上,相對而臥.

秦云行又不是傻的,這三番兩次的,當然意識到了這只小貓不愛自己過于激烈的寵愛方式,未免把貓惹急了,上演你追我逃,下水撈個千百遍的劇情,秦云行決定還是慢慢來.

這個項圈上有名字誒……小家伙你是叫邢……越尚?居然是這幾個字,名字真是挺奇怪的."

緩緩揉著貓耳朵,秦云行闊別地球十八年,終于再度貓主子在懷.不由得感慨良多.

"以前我也養過一只黑貓,跟你長得特別像.他叫芝麻,超級超級黏人,每天回家都看到他守在門口,一見到我就喵喵叫.總愛繞著圈在我腳邊蹭來蹭去,一不小心就會被它絆倒,說了好幾次還是不改."

明明是抱怨的句子,言語間卻是藏不住的寵溺與愛意.

"每次吃飯的時候,明明給他倒了吃的,他還是跑到餐桌邊,仰著腦袋跟我撒嬌討食,要不到就發脾氣不理我.回回看我坐到電腦前,都得過來趴在鍵盤上,不把他擼舒服了絕對不讓位……"

在這私密的空間里,回憶的匣子被打開,便引著情緒翻湧而出,泛濫著淹過心口,直至沒頂.

"他還特別喜歡踩我的臉,好好的躺在床上,他就踩著我臉,走過來走過去,是不是很過分?這麼多年了,我以為我都忘了,結果想起來還覺得就在眼前似的……"

細碎的喃喃忽而停了下來,邢越尚抬起頭,卻見那個垃圾親王不知何時已是紅了眼眶.前一刻還笑得卑鄙的家伙,此刻定定地看著自己,無盡的懷念與思念在那一雙盈盈的眼里,泛濫成災.

邢越尚隱隱有點明白自己為何會慘遭毒手了……

上篇:第二章:不要臉    下篇:第四章:不健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