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十七章:真坑爹   
  
第十七章:真坑爹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可能."院長不解.

"殿下願意對我好,卻不一定願意別人知道他對我好."邢越尚垂著頭淡淡道:"畢竟,我的身後,還站著一個獸族."

邢越尚話說得這麼透,院長就是再沒政治神經也反應了過來,不過還是忍不住嘀咕:"小行那孩子向來是個直腸子,能有這個意識?"

邢越尚:"不管殿下是不是這個意思,牽涉到他的名譽,我們要做什麼都該先取得他的同意再去做.單說我父親,要是讓他知道了殿下對我的照顧,就會惹出不少麻煩."

"呃……事實上,他已經知道了."院長有些尷尬:"為了給殿下刷印象分,我還特地強調了一下."

邢越尚歎氣:"我去問問殿下的意思……或許這回是不見也得見了."

"哎,是我想得不周到,給你們添麻煩了."院長有些內疚.

"沒關系,都是小問題."邢越尚.

院長操作著儀器,看著邢越尚的身體數據,非常誠懇地又說了聲對不起:"之前也是我考慮不周,差點害得你一睡不起.之前我沒能准確估計強行脫離游戲的危險性,導致你在不清楚風險的前提下成為了實驗者,按照云昭法律,你完全可以告我……"

"我怎麼可能告你."邢越尚打斷了他."事實上,就算你事前告訴了我風險有多高,我也不會拒絕當這個實驗者.我欠了殿下的情,總是要還的."

邢越尚的聲音里帶著他自己都沒察覺的溫柔:"能為他的治療出一份力,我很高興.希望殿下精神力上的缺憾,能早日補完."

"會的,雖然游戲這個治療方向有風險,但等我們解決掉安全問題,就可以繼續嘗試了."院長慈祥地看著他:"不管你追不追究我的責任,之前都確實是我失職,按照未能如實告知實驗風險,致實驗者出現危險的判決前例,我會給你二十萬信用點作為損害賠償,你千萬不要推辭."

看出院長態度堅決,邢越尚也不再推辭:"如果您一定要給,那就請將這作為我後續的治療費用吧."

"你的治療費,親王殿下不是已經給你包圓了嗎?"院長不解.

"現在我既然有能力支付醫療費,為什麼還要讓殿下破費."邢越尚態度堅決地道.

"好吧,既然你堅持."院長又忙活了一陣,終于宣布道:"檢查好了."

邢越尚點點頭:"那就麻煩您聯系一下殿下了."

院長知道是為了解決自己"神助攻"惹下的麻煩,趕緊給秦云行傳訊過去,請求通話.

秦云行很快通過了請求.

看投影,秦云行似乎正在上課,他的斜側方坐著一位氣質儒雅的男性,兩人眼前正立著個光屏,開頭的兩個字就是大寫的--例題.

院長顯然是認識另一位的,當即招呼道:"殿下,裴教授,打攪了."

儒雅男人也點頭問了句好:"院長,好久不見."

投影的畫面忽然消失,只留下秦云行的聲音從那端傳來:"怎麼了?"

聊天的狀態冷不丁被切換到私密格式,院長愣了一下,不過也沒多糾結,趕緊道歉將自己之前干的壞事交代了.

秦云行聽完,很是無所謂:"哎,我還以為多大點事兒呢,別放心上.還是那句話,小豹子想見就見,不想見就別見."

"那殿下,你介意那些謠言嗎?"邢越尚問.

"不介意."

"我知道了."

通話結束,院長神色松了很多:"我就說殿下沒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心思吧."

邢越尚沒接話,直接道:"麻煩您安排我和家人見一下吧."

"啥?"院長雖然不理解,但還是充分尊重他的意見:"哦,好吧."

于是邢越尚便在之前的病房與家人團聚了.

"小尚你怎麼樣?"族長剛進屋便一臉關切地湊了上來.

"目前沒什麼大問題."剛剛才給邢越尚檢查完畢的院長,答起這個問題也總算是有了點底氣.

邢越尚看著自家父親那假惺惺的表情,想起這人偷藥的行徑,幾乎沒吐出來.

"院長,勞煩您讓我和他們單獨聊聊吧."邢越尚開口.

"好的."院長也不廢話,當即離開,將空間留給了這四人.

一關上門,邢族長就按捺不住了:"小尚,聽院長說殿下對你挺寵的啊.你可不能有了好日子就將族人們拋在腦後,趁著殿下對你還算看重,多為族人們謀福利才是正經."

邢越尚看著父親那雙滿是貪婪的眼,語帶嘲諷:"如果你覺得被折騰得不得不頻繁進醫院治療也算寵的話,那還真是特別寵."

"你進醫院不是因為獸核受傷嗎?"

"獸核受傷是我進醫院後才查出來的,你覺得我最初是因為什麼被送來的?"邢越尚反問:"別說你一點風聲都沒聽到過."

邢族長顯然也是聽過一些謠言的,表情有點動搖:"他竟然是這樣的人?看著可不像啊.畢竟他連皇族病房都給你住了."

"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皇族病房根本就不是個單純的病房,那里有的可不光是醫療設備."

族長一聽這話,頓時沉默了,身為肮髒的成年人,他這會兒被自己的腦補哽得有點接不上話.

"那里還有什麼?"他的親弟弟邢安反倒是開口了.

邢越尚眯眼看著他道:"要不你來試試?反正云昭帝國的醫術水平也特別高,讓人想死都死不了."

"你自己倒黴,干嘛拖著別人下水?"邢安皺眉:"好歹你也算因禍得福,有機會治療你那獸核了.這外頭,多的是人比你慘."

邢越尚一愣,問道:"族人生活得不好?"

"你還不知道你弟那脾氣,整天一副喪氣樣.有吃有喝有住的,也不知道他在悲觀個什麼."

邢族長沖著一直站在旁邊看戲的女人嚷嚷:"樂怡,你管管你那兒子啊."

女人只是不耐煩地撩了撩頭發,道:"我自己都關心不過來呢哪兒有那功夫管別人,趕緊把事辦完,我還趕著回去逛街呢."

"難得見一回小尚,你怎麼說話的."邢族長又道.

樂怡掃了眼邢越尚,眼底只有不耐:"你還有什麼想說的,你該清楚,反正我是幫不上忙的."

看著眼前這三位至親,邢越尚雖然掛心族人,卻也沒心情再問:"我倒是希望你們能將我立刻弄出去……"

"哎,我們不是不心疼你,但是現在的境況你也是清楚的,我們也是愛莫能助啊."邢族長依舊強行秀著親情:"你呢,就多多忍耐一下,至少等獸核養好了再說.畢竟你這傷,就算是大巫也沒法治,還是得仰仗云昭帝國."

"只要能走,獸核碎了我也無所謂."邢越尚盯著邢族長,佯作誠懇:"不然,我遲早要被那人折磨死.要不你試著跟陛下開個口?"

"哎,有機會再說吧再說吧."邢族長敷衍.

"你要是不把我弄出去,我就把我受虐的消息傳出去,到時候由不得你不接!"邢越尚發狠道.

邢族長愕然了一瞬,然後眼神冷酷地道:"等回去後,我會告訴族人你在宮里生活得有多麼舒適安逸.且不說你能不能把消息傳出來,就算傳出來了,我也大可以跟人解釋說你是怕有人來搶了你的位置,才故意造謠.我在族中的威信你很清楚,不想名聲盡毀就給我老實待著!"

看著自家父親就這麼走上了自己設計的道路,邢越尚理性上清楚自己目標達成,感性上卻只覺得悲哀,說出的話也越加冷漠:"我可以待在這兒,但我不會無償待在這兒."

"行,我承你這個情.等你出來了,你可以跟我提一個要求,只要不過分,我都會滿足你."看邢越尚默認了,邢族長冷冷告別:"有什麼事我們下回再聊.你照顧好自己,我們就先走了."

目送幾人出了門,邢越尚默默趴回艙底.然而這病房還沒安靜上十分鍾,門就被人猛然打開了.

院長幾乎可以是稱得上是欣喜若狂地奔了進來:"之前殿下和你在他的治療室里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就說了兩句話而已."邢越尚詫異道:"怎麼了?"

"你跟我來看看就知道了."院長推著邢越尚的治療艙就又回了那個私人治療室.

邢越尚看著眼前的光屏一臉懵逼.

秦云行之前貼上磁片後戴了好一會兒,直到走出大門才想起要取下.光屏自然是一直盡忠職守地反應著他的各項數據,這數據對秦云行和邢越尚而言,不過一組複雜的亂碼而已,對院長卻像是白紙黑字那麼清晰明了.

"你看這里,殿下這個時間段的精神力居然是在緩步上漲,和游戲里的漲幅幾乎是一模一樣!"院長激動得嗓子都在抖.

"哪個時間段?"邢越尚依舊不太明白.

"就是我進來前那五分鍾啊."院長目光灼灼地盯著邢越尚.

邢越尚努力回想:"真的沒發生什麼,就像你進來時看到的,我在玩球,他在盯著我看."

"那接下來,就要麻煩您和殿下多多相處了."院長開心道:"看來游戲不是重點,和你們獸族的相處才是,只要能找到規律,殿下的病就有救了.要是能讓殿下多摸摸抱抱就更好了."

看著眼前這位滿眼殷切的老人家,邢越尚不由得悲傷地想起,秦云行才體貼地跟自己保證過,再也不會對自己動手動腳了.真是命運無常,一步一坑,一坑一臉血啊!

"我覺得那個玩游戲治療的方案……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上篇:第十六章:真現實    下篇:第十八章:真下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