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六十四章 交友啦   
  
第六十四章 交友啦

g,更新快,無彈窗,!

女皇登上浮台的時候,秦云行正尋思著就這麼一直窩在浮台上混過整場宴會的可行性有多高,邢越尚正琢磨著還能做點什麼來廣撒狗糧,閃瞎人眼.但當女皇面帶假笑站在兩人面前的時候,他倆的想法就只剩下了一個--要完!

"小行,你在這上面已經坐了快一個小時了吧?這可是你的成年禮,別怠慢了客人."女皇這話勸得輕聲細語,但秦云行卻是連聲都不敢吱.

畢竟,剛剛女皇陛下登浮台時,用高跟鞋跟踩出的那倆窟窿眼還明晃晃地擺在眼前呢.

秦云行安靜如雞地操縱著浮台降落,乖巧地下了浮台等候姐姐指示.邢越尚默默地跟在秦云行後方,目不斜視假裝自己只是一個愛崗敬業的親衛.兩人的求生欲都可以說是很強了.

見弟弟這麼乖巧,姐姐大人嫣然一笑:"去找年輕人們玩吧."

秦云行環視了一圈,年輕人們三五作堆,仿佛一個個沒有標明難度的關卡,正在等著他這個倒黴勇者來踩坑.他還以為姐姐是想帶著自己去認識認識人什麼的,沒想到一來就是直接放生.

"去呀."姐姐微笑著催促.

對于一個死宅,哪怕處于狂怒狀態的熟人,那也不比言笑晏晏的生人來得可怕.秦云行不干了,秦云行有點小委屈:"姐姐你變了,你說過我如果不喜歡可以不參與那些宴會活動的."

女皇瞥了一眼弟弟身後的邢越尚:"我只是怕你見識的太少,一不小心就被那些居心叵測的東西給拐走了."

"怎麼可能,從來只有我拐帶別人,沒有別人坑我的可能."秦云行不以為然,然後給女皇陛下舉了個例子:"你看,我現在唯一的朋友小尚,不就是被我給拐到手的嗎."

"……"此刻,女皇深深地體會到了,語言是多麼無力又蒼白的一種東西,她竟是找不到一句合適的話來回應她天真可愛的弟弟.

她只能用憐愛智障的眼神看著弟弟,然後對他說:"今晚如果交不到合適的朋友的話,我完全不介意在開學前,多替你辦幾次晚宴."

秦云行懵了,為何姐姐態度更強硬了?這不科學啊!秦云行扭頭看邢越尚,指望小伙伴給解個惑,小伙伴默默望天,充耳不聞視而不見得仿佛一個殘障人士,完全指望不上.

秦云行憤憤地瞪了邢越尚一眼,知道今天是逃不過這一劫了.只得認真打量起會場,謹慎選擇起來.很快,秦云行將目光鎖定了一個近十人的小團體--

人多,哪怕他接不上話,也不至于太突兀;正聊得火熱,所以想必有健談者存在,不怕沒話題陷入尷尬.偶爾會瞥過來一眼,表情里帶著點贊歎,對自己的好感度應該比較高,相對要好打交道些.

好的,就是你們了!

秦云行深吸一口氣,勉強扯出一張笑臉,朝著目標大步走去.

一群紈绔正暗搓搓地八卦著親王殿下那不得不提的游戲癖好,結果一抬頭就看見本尊帶著親衛,沖著他們這邊直直走了過來,女皇陛下也跟著對這邊投以關注的目光,不由得齊齊一驚,瑟瑟發抖.

秦云行走到了近前,微笑著打了個招呼:"怎麼我一過來就不說了?剛剛你們在聊些什麼."

眾人面上的表情頓時變得越加惶恐:看看親王這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這強壓著不愉的反問句式,他果然是知道了!

"沒……沒說什麼啊."有人不認命,他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搶救一下,畢竟他們剛剛用的是代稱,說得也很隱晦,只要咬死不認就還有一線生機.

秦云行看著幾人的表情,每個人都透著完全不想搭理自己,甚至還想退避三舍的氣息,心里不禁一涼.自己剛剛的口吻出了問題嗎,還是說自己這些年經營冷傲人設太過成功,主動開口反而讓人倍覺怪異?

"你們不要緊張."秦云行試圖讓自己笑得更加和善一點:"只是姐姐覺得我要是對你們置之不理,不免有些怠慢了客人,非讓我過來打個招呼."

紈绔們覺得腳有點軟,雖然他們非常希望親王這話正如表面意思一般和善.但看著殿下那越加浮誇的笑容,和女皇陛下那帶著不滿的專注目光,他們實在沒那麼粗的神經,真當親王只是過來招呼客人而已.

"殿下,我們剛剛在聊您的那篇論文,大家都覺得您寫得實在是太精彩了……"一位勇士決定再垂死掙紮一把,干巴巴地道:"我個人十分喜歡這篇論文,多次拜讀,每次都有新的體悟."

秦云行並不懷疑他的話,畢竟剛剛這些人聊幾句就瞥自己一下,話題很有可能確與自己相關.本著友好互吹的原則,秦云行果斷運行起今下午才補丁過的應用程序,對這位勇士進行識別,然後看著智腦回饋過來的新鮮信息笑著道--"我知道你."

短短四個字,瞬間令那位勇士怛然失色.

秦云行快速瀏覽著個人視界上的訊息,很快為自己選擇一個安全又友好的話題:"你叫戴克對吧?是外務大臣家的.聽說你玩賽艇玩得挺好,上個星期跟人飆飛艇還贏了一座湖心島,這些天應該都住在那里吧."

勇士戴克擔驚忍怕地聽著親王殿下一下下扒著自己的老底,從名字到家庭再到現住址,仿佛看著死神的鐮刀正一點點挨上自己的脖子,連呼吸都不敢大聲.

見對方沉默,秦云行有點尷尬,這種時候,你不是該順著我的話題往下走嗎?現在這樣是幾個意思?悄悄是別離的笙蕭,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戴克,你這是在……怕我?"秦云行再遲鈍也看出對面這人的情緒不對了,難道是之前和姐姐聯手釣魚執法的後遺症?

"別怕,帝國還不至于因為你對我說了兩句話就把你當內亂分子抓起來,放松一些,想說什麼只管說."

"我……無話可說,殿下您要打要罰,我都認了."戴克閉上眼,擺出一副任由屠戮的模樣.

秦云行在無言以對了整整一分鍾後,只得無奈地擺擺手,不聊就不聊吧,搞得這麼甯死不屈何必呢?

"我去招呼其他人了,你們繼續玩吧."秦云行說著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准備換個圈子再找人尬聊.

戴克回過神來的時候還有些不可置信:"殿下這是放過我們了?"

"大概……吧."小伙伴們看向戴克的目光,一路從看勇士變成看烈士,現在則在兩者間搖擺不定,臉上盡是迷惘與忐忑,仿佛一群迷失在了人生道路上的失足青年.

邢越尚看著殿下難得鼓起勇氣與人交流,卻受此冷待,很是心疼,小聲安慰道:"殿下,您別把這事兒放心上.他們那樣的,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肯定還是盼著與您做朋友的."

"哎,鬼知道他們怎麼想的."秦云行想不明白剛剛的交流是哪里出了問題,不免有些沮喪,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去和哪個圈子打招呼好,隨便尋了個位置坐了,對邢越尚道:"你幫我拿杯飲料過來吧,我坐這兒等你."

"好的."邢越尚自然是不會拒絕的,點點頭便去了.

秦云行看著宴會中那些笑容官方的男男女女,覺得自己還是坐在這里等人來搭訕算了,這樣,至少不會出現之前那樣被強硬拒絕的尷尬場面.

果然,沒一會兒,眼前就來了一個人,是一位眼生的小姐."殿下,你好,我叫裴不驕."

秦云行點開程序,看著視界中顯示的資料有些驚訝:"你是裴教授的侄女,之前怎麼沒見過你?"

"大概是因為我比較宅,整天沉迷智腦無心交際吧."裴不驕笑得有些無奈.

秦云行對這姑娘不由得升起了一絲親切感,但心中不免存疑:"那你今晚怎麼……還主動來找我聊天?"

對此,裴不驕也很無奈:"因為女皇陛下一見面就叮囑我找你聊天,剛剛又用眼神示意我趕緊上,別磨蹭……"

"真是……難為你了."秦云行失笑,拍拍身旁的椅子讓她坐下,然後紳士地決定主動尋找話題:"聽說你曾經得過不少獎."

"別聽說了,你不就是看應用搜索出的個人履曆里列了一堆獎項嗎?"裴不驕毫不客氣地拆穿了他.

"你怎麼……"

"因為這個應用是我做的啊,感謝您多年的惠顧."裴不驕滿足地欣賞了一下親王殿下的吃驚臉,心說難怪舅舅和女皇剛剛非要惡趣味地把事情戳穿,確實很有趣啊.

但秦云行可不是一般人,在對方主動掉馬後,他果斷換了相處模式開口道:"正好,你之前給我做的軟件,我有幾個地方用著不太順手,你幫我看看是我沒用對還是怎麼回事?"

"哪里?"一涉及到自己的作品,裴不驕瞬間沒了那點與陌生人交流的生澀,與秦云行熱烈地討論起來.

邢越尚替秦云行挑好飲料與零食,一回頭卻見自家殿下和一位女士開開心心地聊上了,面色頓時一冷,端起東西便大步往回走.不想沒走兩步,便被幾個人給攔住了.

上篇:第六十三章 掉馬啦    下篇:第六十五章 氣炸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