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六十七章 挑明啦   
  
第六十七章 挑明啦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牙……意義有點太重大了.你要不還是收回去吧?"

秦云行想要把這牙還回去,誰想邢越尚早有預料,把他的手握得緊緊的,別說還東西了,想把手從人手心里抽出來都是妄想.

秦云行掙紮未果,心底忍不住有些發慌:"你動手歸動手,千萬別說話!"

"看來殿下您已經猜到接下來我要說的是什麼了."

邢越尚輕笑了一聲,放下了所有踟躕和偽裝,直直地望著秦云行,飽含著感情的雙眼像是夜間草葉上凝結著的露珠,因倒映著它的星辰而璀璨生輝,也因這單方面的仰望而脆弱易碎.

"我這對牙,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只會屬于您.殿下,您正是我尋尋覓覓里的那個剛剛好,是我庸庸碌碌里的那個不一般,也是我心心念念里的那個求不得.您是我認定了想要相守一生的伴侶,您可以將它丟棄,我卻絕不會將它收回."

"你怎麼……"這突如其來的告白攪得秦云行手足無措,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邢越尚剛問完那兩個問題,劇情就野馬脫缰似的地飛竄到了這個地步,前後的因果是怎麼搭上的,靠那強有力的咬合肌硬扯嗎?

"你這是受什麼刺激了?昨天我們還哥倆好呢,結果你轉頭就給我來這一出?喝多了不成?"

"我知道這有些突然,我本也不想這麼早就將這份心意向您剖白."邢越尚不舍地松開了秦云行軟軟嫩嫩的小手,表情無奈又忐忑.

"只是之前女皇找我談話時,明確表示,她准備向您戳破我的心思.我不希望您第一次是從別人口里知道這份愛意,所以我只能冒著被您趕走的風險,在這個夜晚倉促地向您告白.或許……這就是陛下的用意也說不定."(女皇:我不是!我沒有!)

"你們倆聊天就聊天,為什麼要殃及無辜的我……"秦云行看著掌心的兩顆小牙,恨不能將他們塞回邢越尚的嘴里去.

邢越尚溫柔地笑著:"殿下,您不必覺得為難,接下來您不管是將我驅逐出宮,還是將我發配荒星,我都能理解.對您懷有這樣的心思,本就是一種冒犯,我在開口前就已經做好了付出代價的准備."

向來見精識精的秦云行,此刻竟是完全沒意識到邢越尚正在玩以退為進的把戲,傻傻地搖著頭道:"那倒也不至于……只是,為什麼啊?你是什麼時候對我那啥的,我怎麼都沒發覺?"

"不記得了."邢越尚老實地搖搖頭:"或許是在您不計回報維護我幫助我的時候,也可能是在您一而再再而三撫摸我,擁抱我,親吻我的時候,反正等我意識到我對您的真正心意時,已經泥足深陷無法自拔了."

秦云行回憶了一下自己自認識以來對邢越尚的所作所為,不由得老臉一紅,心虛不已.邢越尚會產生某些不可言說的想法,大概好像可能確實是自己的鍋啊……

"雖然吧……這麼做有點渣."秦云行將手中的牙遞出,埋著頭不敢看此刻邢越尚是個什麼表情:"但這牙,我確實不能收."

"那就丟了吧."邢越尚沒有接過那對牙,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失落,那些被極力壓抑的在平靜嗓音下的難過拷問著秦云行的耳朵:"抱歉,給您帶來了困擾.我這就離開,明天一早,我就辭去親衛的職務,然後出宮……"

"你要離開?"秦云行猛地看向邢越尚,惶急地一把扯住他:"我只是沒法接受,不是要趕你走."

"我知道.您向來溫柔,但我不能仗著您的善良,讓您為難."邢越尚看著秦云行眼底的歉疚與慌張,覺得滿心算計的自己簡直卑劣.但為了他的殿下,他注定要成為一個玩弄心機卑鄙之徒,將自己的決定,說得像是對方的責任.

"您不必擔心我,我會去帝國學院報到,開始我的學業."

"那也沒必要辭去親衛職務啊……"秦云行不知自己還能說點什麼.他本以為,這場告白帶來的改變,至多是他沒法再理所當然地指使邢越尚躺平任擼.他從未想過要因此遠離邢越尚,從此分別再無交集什麼的,實在是太超過了.

邢越尚忍不住彎了眉眼:"都不在您身邊保護您了,我總不能繼續厚著臉皮領這份薪水啊.我可以理解為殿下您依舊願意讓我出現在您的視野中嗎?"

"你從哪兒看出我不願意了?"秦云行瞪著他.

"那我們可以繼續以朋友的方式相處嗎?"邢越尚滿含希冀地望著他:"想您的時候,我可以聯系您問候您嗎?"

秦云行沒說話,只是紅著臉點點頭.

"殿下,謝謝您."邢越尚起身,給予了秦云行一個輕柔又克制的擁抱:"即使您不會給我回應,我也會永遠如今日這般愛著您.我走了,再見."

邢越尚轉身大步離去,秦云行張開嘴,卻又不知該說什麼.只能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握緊了他拒之不及的禮物,徒留滿心不舍.

哎,難得交個朋友,結果說沒就沒,他招誰惹誰了?不,准確來說正是因為他招誰惹誰了才失去了這份純潔的友誼.他一定要吸取教訓,下次再和獸族打交道,一定要跟人先說好,擼毛歸擼毛,哪怕親親摸摸抱抱什麼都做了,那他也是絕對不會對人負責的!

邢越尚出了秦云行的寢殿不久,便頓住了腳步,然後開口道:"出來吧."

"獸族感官果然敏銳."

邢越尚看著從夜色中現身,並緩步走近的某人,面帶不善:"裴教授,你不會一直在偷聽吧?"

"陛下不放心你,所以讓我來看看."裴逸臉上不見半點羞慚:"如果你不規矩,就隨便找個借口把你叫走."

"現在你該放心了吧?"邢越尚沒好氣地道.

"沒想到您居然這麼干脆地向殿下告白了."裴逸鼓了鼓掌:"這份孤注一擲的豪賭之勇實在令人驚歎."

"不告白難道還一直瞞著嗎."邢越尚盯著他,毫不客氣道:"難道要跟你似的,喜歡了女皇十多年,卻還是只能跟個懦夫似的坐在角落,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被各色追求者示好,一杯杯地灌自己酒?"

裴逸沒想到自己今晚的表現都落入了邢越尚的眼底,還被這樣當面戳穿.臉色猛然一變,立刻手忙腳亂地操作起了智腦.

邢越尚看著裴逸那難得的慌亂,不禁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剛剛我們談話的時候,不會還有個第三者正在借著您的視角旁觀吧?"

裴逸惡狠狠地瞪著邢越尚:"恭喜你猜對了,剛剛女皇正透過屏幕看著呢!若非如此,難道我會有這個閑心在偷聽完後,還特地跑出來和你聊天嗎?"

"呃……抱歉."邢越尚雖然不爽自己告白被人圍觀,但也沒想給裴逸添這麼大一亂子:"那個,就算陛下知道了……也不算太壞對不對,萬一陛下也喜歡你呢?"

補救無望,裴逸收起手,歎息道:"我的情況和你不一樣.我已經自願退出了追求者的行列,我是真心希望陛下能找到她的幸福的."

邢越尚這種不要慫就是干的戰士型人格,真是很難理解裴逸這種謀士型人格,只能老實承認:"我跟你確實不一樣.我就很確定,沒人能比我更讓殿下幸福.哪怕我既不如一些人出身顯赫,也不如一些人有權有勢,但這都無礙于我對此的篤定."

裴逸不屑地評價:"愚蠢且狂妄,天真又自私."

邢越尚對這評語不以為意:"連這點自信都沒有,那我憑什麼向殿下示愛?還是說除我之外,您還能挑出第二個如此純粹而熾烈地戀慕著殿下的人?"

裴逸愣住,然後陷入了長久的沉默,眼底盡是掙紮.

邢越尚不再開口,他放輕腳步,悄然離開.這是屬于裴逸自己的抉擇時刻,不當被任何人干擾.正如他決定在離開秦云行前,以愛慕者的身份在他心底刻下痕跡一般.

上篇:第六十六章 不藏啦    下篇:第六十八章 開學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