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七十六章 投喂中   
  
第七十六章 投喂中

g,更新快,無彈窗,!

剩下的三只不知是不是又被大巫囑咐過了,非常上道地一上來就抱住了秦云行的大腿,那只抱著竹筍的因為只能用一只爪爪,結果沒能成功抱穩,被擠了出去,委屈巴巴地蹲在腳邊,四十五度仰望秦云行.

秦云行一只腳掛著一只熊貓,低頭一看,三只滾滾一起仰頭望著自己,激動得差點沒嚎叫出聲.熊貓這種生物,大概天生就點滿了賣萌的技能--

抱大腿的兩只,一只伸出爪爪,輕輕撓秦云行的大腿,邊撓還亮出自己那一雙水汪汪的星星眼,可憐可愛得令人難以把持.

另外一只,直拿腦門去蹭秦云行的膝蓋,額心軟軟地頂著那一塊兒,小腦袋扭來扭去地像個小鑽頭,撒嬌撒得簡直喪心病狂.

另外一只抱筍的見那兩只如此賣力,一臉的茫然可憐又無助.瞅了秦云行半晌,最終一口咬掉大半個筍子,閉上眼,扭過頭,抖著小爪子依依不舍地將那小半個遞到秦云行眼前,一副破財免災的超委屈姿態.

幾只一邊賣萌一邊奶聲奶氣地嗷嗷叫著給秦云行道歉認錯,簡直不放空他的血槽不罷休.

秦云行面上一派云淡風輕,內心冷酷如寒鐵:恕我直言,就你們這種道歉方式,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們的!"

幾只小奶熊嘴巴都說干了也不見秦云行松口,有熊先忍不住了,小歡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壞了,便宜占過頭了!

秦云行頓時慌了,趕緊俯身將那竹筍接過來,結果小歡失去口糧,哭得更慘.邊哭邊滿地打滾,每滾一圈,都像是在秦云行的心上狠狠撓了一爪,撓得他又心癢又心疼."

"好了好了,不怪你們了."秦云行怕剩下的兩只也哭出來,趕緊摸摸腿邊的兩只.至于滿地打滾的那只,他倒是有心也抱在懷里擼一把,可惜一邊一只熊貓大掛件,嚴重影響了他的行動,舉步艱難,只能滿心歉疚地向大巫求救.

大巫看出秦云行之前是有意抻著小團子,心里也有些氣,看秦云行那手足無措的傻樣只樂得看笑話,接到秦云行求助的眼光也假作沒看見,任由自家熊仔把草地滾平.

秦云行也不指望大巫了,略一思考就有了辦法,當機立斷地從空間鈕中取出六份盆盆奶,一一放到地上:"既然認了錯,那就都是好孩子,來,這是獎勵你們的."

並沒有熊在乎他說了什麼,在盆盆奶出現的第一時間,幾只熊貓團子就嗷嗷叫著撲了上來,因為撲得太急,有兩只還撞了個正著,咕嚕咕嚕滾了一圈,又吭哧吭哧地爬起來繼續,一腦袋紮進去喝得滋滋作響.小歡本已是滾出了一段距離,結果秦云行剛掏出第一盆,他就帶著滿臉的淚擠開了所有競爭者,吃上了第一口奶.邊喝還邊時不時的抽噎一下,也不知道是喝得太急,還是剛哭過的後遺症.

大巫見自家崽子們為了幾盆奶喝得吃相全無,很是無語.

"殿下,您這准備還真是充分啊."

秦云行易抬頭,見大熊貓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頓時了然,大巫這是見到別的熊都有盆盆奶喝,自己卻沒有,委屈了.當下顧不得圍觀小團子們喝奶了,又掏出一盆遞到大巫面前:"喝吧."

大巫差點被秦云行那一臉慈父笑閃瞎了眼,有心拒絕,但鼻端嗅著那香味,自己也是很久沒喝過這個了,內心掙紮了一陣,最終還是接過盆盆奶,把臉埋了進去吧唧吧唧.邊喝得香,邊憤憤想:垃圾親王,勾我本性,亂我意志,壞我形象!麼麼麼,真好喝……

這一個遞奶的功夫,那頭團子們已經是喝乾淨了奶,開始舔盆,有的趴著蜷成個球,依舊是腦袋紮盆兒里埋頭苦干的造型;有的已經坐了起來,捧著個盆兒憨頭憨腦地轉著圈兒舔;還有的直接躺平在地,盆子扣在臉上,舔得盆兒一鼓一鼓的.

幾只團子舔完了也不舍得撒手,逮著盆邊啃個沒完.小歡最誇張,跟雜耍似的,躺在地上,四爪齊上,手捧腳蹬地把盆子供在中央,又舔又咬.

秦云行倒不心疼盆,他心疼小食鐵獸們的牙,于是又掏出一把鮮筍拎在手上.幾只熊仔頓時齊刷刷地拋棄了空盆,改盯秦云行.

秦云行趁此機會,語重心長地教育他們:"別怪我嚴格,你們動的那些竹與筍都是帝國的財產.如果誰想吃就可以隨便拔了啃,那這學校估計沒兩天就會變成一塊荒地了.我固然不缺這點竹筍,當然也可以不計較你們一時嘴饞,但如果你們上個街,逛個公園也這麼干,到時再被人抓住,就沒我這麼好說話了,情節輕的罰信用點,情節重的說不准就要被關進看守所.最重要的是,你們都是巫,代表著獸族的文化與傳承,到時候你們讓別的人怎麼看你們走獸族,說你們走獸族?"

"我們在外面不會這樣的."一只團子不服氣地反駁:"要不是知道學院是您的地盤,我們也不會這麼隨便."

秦云行愣了一下,隨即心花怒放,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小團子們沒拿自己當外人啊!

"原來你們是這麼想的.對不起,是我錯怪你們了."秦云行道歉道得眉開眼笑:"沒想到我在你們的心里,竟然是這個地位."

"那當然了,您既然和我們大巫是一對,那就是我們巫的自己人了."那只團子理所當然地道.

其他幾只芝麻團連連點頭,滿心都是他說得對,只要你乖乖地把竹筍交出來,那就是妥妥的自己人.

"等等!"秦云行嚇了一跳:"誰跟你們說我和大巫是一對了?"

大巫見勢不妙,趕緊在熊孩子們開口前解釋道:"抱歉,殿下.因為之前您在福利院的時候,和我互動親密了一點,所以就傳出了一些謠言.沒想到讓這些孩子聽去了,我回頭會好好教導他們的."

"這樣啊."秦云行心說這幫傳閑話的怎麼那麼無聊,自己擼一只獸,就給添一個情人,那要是等一學期過去,豈不是整個學院都要被傳成自己的後宮.當初傳自己和小行就算了,現在傳大巫算是怎麼回事!人家大巫和邢越尚那企圖犯上作亂的家伙可不一樣,多麼清白,多麼無辜,結果被外面傳成這樣,不知該有多糟心.

"抱歉,沒想到會傳出這種說法."秦云行對著大巫很是誠懇地道歉:"我會盡快對外澄清我們的關系的,不會讓你繼續被這個困擾了."

"不用了.反正我也不在意."大巫一想到秦云行要對外澄清,心都涼了,趕緊勸道:"況且這種事,越是澄清越是引人懷疑,不如直接放任自流,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也是."秦云行歎息一聲:"看來在謠言過去之前,我都得和你保持距離了.室友的事,也得等風聲過去再說,免得又牽扯上你."

不不不,跪求牽扯好嗎?大巫欲哭無淚,卻還要強自鎮定地勸秦云行:"沒關系的,他們愛怎麼說怎麼說,清者自清,要是因為別人的胡言亂語就束手束腳,那這日子還怎麼過?"

秦云行沖著大巫微微一笑:"雖然我一貫的態度都是你說的那樣,隨別人去說,該做照做.但我和你之間畢竟不同一般."

"不同一般?"大巫看著秦云行那一雙勾魂眼,差點就要信了自己是真的和他有什麼.

秦云行:"是啊,小尚和我說過,你這位大巫在獸族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我要是冒犯了你,是會引發獸族暴亂的.身為親王,我也不能太任性."

大巫恨恨咬牙,邢越尚這個心機豹,居然背後給我挖坑!

"其實也沒有少族長說得那麼誇張,自從進了云昭,大家就都成了女皇的子民,哪兒還有什麼大巫不大巫的."

"你也不用寬慰我."秦云行笑笑:"我知道你是不忍見我計劃落空.不必擔心,你這一族雖然是我的首選,但我也不是不能找其他室友."

大巫一臉苦逼:不,並沒有.你真的想多了!

"哎,謠言害人啊."秦云行歎息一聲,將鮮筍喂給小團子們,無比眷念地挨個摸摸,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好在寢室里還有只小海豹聊以慰藉.

另一頭,海小寶完成了報名手續,滿懷忐忑地進了親王殿下給他安排的寢室.他看著那一看就很驕奢淫逸的柔軟大床,那一看就很恣情縱欲的寬敞沙發,那一看就很輕浪浮薄的泳池,再度流下了屈辱的淚水.默默點開學院配發的智腦,搜索起了侍寢的一百零八式……

上篇:第七十五章 擼毛中    下篇:第七十七章 包養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