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一百零二章 騷理解   
  
第一百零二章 騷理解

g,更新快,無彈窗,!

秦云行被院長這一波騷操作逼得又是跳腳,又是拍沙發.

小海豹聽不到秦云行在大喊大叫些什麼,只能看出殿下正在發脾氣,不由也跟著憤怒起來.殿下這麼好的人,居然都氣紅了臉,對面那人一定是個妄圖傷害殿下的壞家伙!

糯米滋努力地撐起上半身,用自己毛茸茸的頭頂去蹭秦云行的下巴,同時發出安撫的嗚嗚聲:"殿下,別生氣."

某人這才忽然意識到海小寶的存在,秦云行這個可憐的宅男,一想到自己之前的表現,尷尬症都要犯了.整個人完全石化,還算好使的腦袋此刻也亂成了一鍋漿糊.

海小寶未能察覺秦云行此刻那羞窘到即將爆炸的心態 ,將小腦袋又往秦云行頸窩里主動拱了拱,笨拙安慰著自家殿下.

秦云行腦子雖然亂了,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迷迷糊糊地就將小海豹抱上了腿,讓小家伙蹭得更方便些.

大概是因為院長給秦云行立的這個"當面不在意,背後哭唧唧"的人設太帶感了.另外那頭的邢越尚卻是沒多想就信了院長的話.理智還沒來得及冒頭,就被感情給興沖沖地踩回了地底,隨即身體便誠實無比地給秦云行發來了通話申請.明知殿下正在另一頭默默哭泣,他又怎麼能等到殿下擦干了眼淚再來佯作無事地問好.

秦云行一看通話申請,再一看自己現在這造型,不知為何,心頭一虛就點了拒絕.

看到回複的邢越尚,神色間越發心疼,心下越發篤定:"殿下果然是在哭……怎麼這麼要強?"

秦云行一看誤會越來越深,趕緊將小海豹放到一邊,示意他先自己吃著.反手就給邢越尚撥了回去.結果--被拒絕了.

邢越尚擺出一副溫柔體貼的模樣,歉疚道:"殿下,既然您不願讓我看到你這一面,就不必勉強了."

秦云行憋屈得差點爆炸:給我個機會,我可以解釋的!

並沒有人給秦云行機會,似乎那邊已經認定了秦云行很需要掩耳盜鈴地哭過一場,便自顧自地先繼續對話流程了.

"院長,我這傷大概需要養幾天?能徹底養好嗎?"邢越尚有心給自家殿下寬心,于是問道.

"最多再躺五天就能出院了."院長心知邢越尚的用意,配合地作出樂觀模樣,大聲道:"只要你好好配合治療,保證一點後遺症都不會有."

"這給醫院打廣告一樣的誇張語氣是什麼鬼啊."秦云行又好氣又好笑地抱怨,眉頭卻是不知不覺松開了.

小海豹在一旁吃著炸丸子腹誹:親王心,海底針.

閑扯了大概二十分鍾,小海豹進房間收拾東西了,院長那邊也總算是單方面認定秦云行哭夠了,給他打開了語音通道,小心翼翼地問道:"殿下,您現在說話方便嗎?"

"我一直都很方便,謝謝."秦云行眼神死.

"那當然."院長哄孩子般點點頭道:"您有什麼需要我轉達給小尚的嗎?"

"不用了,我直接撥他個人智腦就行."秦云行這次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院長,他要再找院長傳話他就是個純種智障.

院長疑惑:"您之前不還說不方便直接聯系嗎?怎麼,陛下不干涉你倆戀愛了?"

"院長,你腦子里是住了個編劇嗎?整天腦補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秦云行心好累:"我和小尚就只是單純的朋友關系而已!我之前之所以不直接聯系他,是擔心用醫院探病系統投影進病房探望,太過張揚,若是落入有心眼里,可能會給他惹禍.現在我知道他的傷不算特別嚴重,不妨礙他使用個人智腦,自然就不用麻煩您傳話了."

"好吧."對于無法親眼見證這段偉大的"純友誼",院長感覺有點遺憾,但既然殿下覺得兩個朋友間的談話,很有必要瞞著自己,私下里悄悄地談,他當然也不會不識趣,當即帶著一臉祝福的笑容,為他們關好了門.

邢越尚對于院長的突然離開有點懵逼,一收到秦云行的通話請求,便立刻接通:"殿下,院長怎麼走了?"

"因為他戲太多,不能忍!"

看著秦云行此刻怨念深重的樣子,邢越尚忍不住抖了抖:說好的泣不成聲呢?怎麼一點都看不出哭過的痕跡,不光沒有梨花帶雨,甚至還有點凶巴巴?

秦云行眯起眼,惡狠狠地瞪著邢越尚:"說吧,這次受傷到底怎麼回事?"

"您知道多少?"邢越尚小心翼翼地觀察著秦云行的臉色,心虛道.

"從頭說起!"秦云行冷冷地道.

邢越尚只得老老實實地交代道:"想必您對于這次救援行動的特殊性,也是知道的.我之所以會去,一方面是因為我合適,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勝算並不低,危險性不算大."

秦云行嘲道:"一比五,危險性不大?小伙子,你是不是有點飄?"

邢越尚趕緊解釋:"他們進倉庫前,本身就都受了傷,有幾個傷還不輕."

秦云行的思維很快跟上:"難怪之前談判的能拖將近九個小時……想必他們之前也是在等自己人恢複."

"是的殿下."邢越尚接著解釋道:"所以我實際上要對付的,撐死就兩個戰力."

"別模糊重點,你該清楚,你這次救援,最危險的並非搏斗,而在環境."秦云行看著邢越尚身上的傷,依舊忍不住怨憤:"你才是個新生啊,之前又不是沒有舊例,在飛船上動手不就行了.為什麼非要讓你去,云昭人的命寶貴,難道獸人就不必惜命了嗎?"

"殿下,不是這樣的."邢越尚抬起手,牽扯著傷處的綿綿疼痛,細細描摹著視界中秦云行虛無的投影,眼里像是盛滿了光:"他們之所以讓我去,是因為我可以用獸形接近倉庫,而他們不行;是因為我可以不借助機械裝備在一分鍾內挖開牆壁,而他們不行;是因為我可以用冷兵器一擊傷四人,而他們不行.選中我,是因為我的能力,而不是因為我的身份,對此,我很榮幸.云昭一直以來都優待于我,我也想為它做點什麼."

秦云行張了張嘴,卻再說不出埋怨的話.其實從邢越尚選定學院起,自己就該明白他的路了,曾經的他,不吝于為獸族搏命,現在的他,自然也不會吝于為云昭奉獻.

"其實你不用瞞著我的,最恐怖的莫過于未知,只要知道你不是被人坑,我就不擔心了."秦云行輕笑著,像是真的不再為此糾結,語氣中甚至帶上了一點鼓勵:"冷兵器一擊傷四人是什麼情形,趕緊給我講講,那場景肯定很帥."

"當然!"見秦云行不再擺出興師問罪的架勢,邢越尚一下子精神了起來,叭叭地給殿下講起來:"我在射箭上還算有點心得,所以進倉庫救人的時候,就挑了弓箭和吹箭作為武器.因為之前搞不清他們在倉庫中的具體位置,我還擔心過不能瞬間將人制服.但等進去後,我就笑了,他們各守著出口,反倒對倉庫內部沒什麼防備,角度並不難找.我選好位置,一次搭上四只箭,咻的一下,四箭正中!那四個弱雞,大概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箭頭上的藥給擺平了."

秦云行:"那還有一個呢?"

邢越尚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是個意外,我也沒想到他們還安排了一個藏在人質之中.那小子還想同歸于盡,好在我反應不慢,沖上去把攻擊都擋了下來,用吹箭直接結果了他"

秦云行想問,你是怎麼擋的?是不是一點防護沒有就拿自己的身體當了肉盾?秦云行想說你下次能不能別這樣,你這次只是運氣好,下次在這樣沒准兒就死在當場了.

但秦云行看著邢越尚眉飛色舞的模樣,只是笑著說:"厲害了我們邢哥!可惜沒能親眼看到你救人的場景,肯定帥得人合不攏腿."

既然路已選定,那他就不能讓小豹子在披荊前行之余,再分神來顧忌自己的心情

"合……合不攏腿?"邢越尚瞬間紅了臉,殿下今天說話怎麼這麼直白火辣.

"呃……我就是習慣性地用了這個修辭,沒有別的意思."秦云行趕緊給小豹子潑冷水降溫,免得這個純情少年想太多.

"那殿下您對其他人也會這麼說嗎?"邢越尚不死心地問.

"當然會啊."秦云行硬著頭皮作風流狀.

邢越尚眼巴巴地瞅著無情的親王大人:"殿下您小心又惹出桃花債來,現在您身邊那只可還只是個幼崽,悠著點."

秦云行:"幼崽的醋你也吃啊?"

邢越尚鄭重點頭:"當然."

秦云行眼神漂移,那你要知道我即將迎來滿學院的後宮,那還不得炸了啊.算了,為了小尚的身體健康考慮,後宮這事兒,還是能瞞一時算一時吧.回頭就叫人幫忙往他智腦里放個屏蔽插件.

"聊了這麼久也差不多了,你好好休息,我這邊的事兒就不用你操心了,當務之急是把傷養好.想找我聊隨時聯系都行."

邢越尚雖然不舍,但還是乖乖地點頭:"好,回頭我再聯系你."

邢越尚的身體其實還處在虛弱狀態中,結束通話沒多久,便很快沉入了黑甜的睡眠之中.當邢越尚再度醒來的時候,不巧正逢後半夜,萬籟俱寂.

這種時候,邢越尚縱然再想某人,也不是不可能聯系他的.只得退而求其次地上網檢索起秦云行的消息來,不想,一搜就看到了個大新聞--

《新歡海豹被親王趕出宿舍,原因竟是……》

邢越尚一看新聞時間,正是今天,點擊新聞……點不開.其實不點開也無所謂,還有誰比自己更清楚海小寶被攆出宿舍的原因?

"殿下真是……就算要趕人也不用這麼大張旗鼓啊."

邢越尚一時間竟有些為自己的枕頭風而歉疚起來,但歉疚歸歉疚,那張快要笑爛了的臉倒是美滋滋得不行:"等傷好回學校之前,一定要先去殿下那里看看.殿下沒毛擼肯定很寂寞,如此深情,必須肉償!"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騷傳話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 騷報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