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一百零四章 騷抓奸   
  
第一百零四章 騷抓奸

g,更新快,無彈窗,!

邢越尚出院的時間是在上午,他算過了時間,等飛船抵達積厚學院的時候,大概是晚上八點左右,既不會影響自家殿下休息,也不會太引人注目.如果聊啊聊的不小心忘了時間,正好還能留下來過一夜.想必親王殿下這幾天都挺孤枕難眠的,或許不必自己提,殿下就會忍不住央求自己變成獸形給他摸摸抱抱親親什麼的……

邢越尚打定主意要給秦云行一個大大的驚喜,沒像上次那樣使用秦云行的私人停艦坪,而是將飛船悄然停在了學院的公用停艦坪上,看著對自己自動敞開的學院通道,邢越尚忍不住露出一個笑來.

他想起了當初和秦云行一道討論學院建設時的情形,那時殿下沒骨頭似地窩在云椅上,塞了根金屬牙簽進自己的爪心,笑眯眯地說--我會給你開最高等級的權限,然後任命你當風紀委員,如果發現有學生或者老師違反校規,你就立馬沖過去,咬殺他們!

沒想到,雖然自己最終未能成為積厚學院中的一員,殿下卻還是為自己保留了這個權限.他的殿下總是這樣,嘴上什麼都不說,私下里卻是為他悄悄做了許多.

想到這里,邢越尚那顆想見秦云行的心越發渴切,他幾乎都能腦補出當自己出現在宿舍門口發出拜訪請求時,秦云行那張明明驚喜卻還要強作淡定的臉--

等等,殿下宿舍前庭的門為什麼大開著?

邢越尚有點疑惑,莫非殿下已經知道自己要來?看著前庭里被特意布置過的花樹燈路,聽著公寓中隱隱傳出的音樂聲,邢越尚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測,自己出院的消息,若是殿下有心並不難知道,順著這個再查自己的飛船航線,目的地便一目了然了.

雖然驚喜現身是沒指望了,但一想到心愛的殿下特意為自己布置了整個宿舍,此刻還在房間中靜靜地等著與自己共度良宵.邢越尚就內心火熱,躁動不已.

邢越尚三步化作兩步地穿過前庭,來到宿舍公寓門前,公寓門倒是沒敞著,但在邢越尚抵達門口的第一時間,智能管家便主動蹦出來將人掃描了一番--

"權限通過,歡迎光臨."

眼前的門緩緩打開,邢越尚卻莫名有點局促起來,腦子也亂哄哄的:殿下搞得這麼鄭重,自己是不是應該也有點准備?衣服雖然是在飛船上新換的,但這件衣服就是件普通的日常服而已.來的路上有點急,不知道身上亂不亂,早知道應該先整理一下再進門……

在門徹底打開的一瞬間,邢越尚所有亂七八糟的想法都化為了無情的巴掌,冰冷地拍打在他的臉上!

邢越尚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打開門看到的會是他親王殿下赤裸著半身倚在泳池邊,頭枕著北極熊,手撫著海獺,懷里,還窩著一只企鵝的場景.更不提周圍那一堆飛禽走獸,圍繞著宴會中唯一的主角,是何等的恭順乖巧,隨時准備著迎接某人的臨幸.

食物與鮮花的香味瘋狂地湧動在空氣中,與靡靡的音樂聲攪合成一灘宴飲的泥沼,拖著邢越尚的心不斷下沉.客廳的吊燈明亮得刺眼,將空間拓展過的客廳照得纖毫畢現,廳中泳池反射著粼粼波光,泳池中人那格外白皙的皮膚晃得邢越尚眼睛紮疼!

"吼!"

一聲咆哮像罡風一般狠狠地刮過整個宴會廳,裹挾著冰寒的怒潮將整個客廳瞬間吞噬.眾人像是被誰按下了暫停鍵,僵在了這一聲怒吼之下,理智還未明白是怎麼回事,寒毛已經根根立起,忍不住瑟瑟發抖起來.

眾人循著聲音心驚膽戰地往聲源處望去,便見一頭氣場可怖的大黑豹正從門口一步步走進宴會場中,從那尚未完全長齊的皮毛中,還可隱隱窺見上一場厮殺的痕跡,凶暴之氣從那中泄出,凝聚為一張帶著腥氣的巨口,虎視眈眈,擇人而噬.

"邢……邢哥?"

秦云行身為被豹子目光鎖定的首要目標,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涼了,小心髒提到嗓子眼,連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求問,被武力值報表的追求者撞見了浪到飛起的爬牆現場怎麼破?

"殿下,您這是在做什麼呢?"雖然翻譯器里的機械音聽起來平淡無奇,但從豹子喉嚨中溢出的分明是攻擊前的低嘶.

救命!秦云行喉結滾動了一下,頭皮發麻.余光看到周圍的不少小動物們已經從抱緊自己瑟瑟發抖,變成抱成一團瑟瑟發抖,秦云行羨慕得不行,恨不能自己也湊上去汲取一下伙伴的膽氣.但理智告訴他,要是他敢這麼做,只會死得更快.

"少族長,您是要犯上嗎?"

忽然,一個帶著顫音的吱吱聲響了起來.小小的倉鼠攔在了黑豹的前面.

"你是誰?"看著眼前這個還沒自己爪子大的小東西,琥珀色的豹眼中帶著審視的光.

"我是殿下的新舍友,球球."小倉鼠努力張開雙臂讓自己顯得勇敢無畏,然而還是不爭氣地抖成了一個毛球.

"那其他人呢?"邢越尚環視一周,眾人攝于他的氣場,竟是沒有一個敢與他對視.

"都是殿下的客人,也是殿下的備選室友."球球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能說的,直接給了答案.

"呵."邢越尚忽而化為了只著短褲的人形,直接跨過小倉鼠來到泳池邊,居高臨下地看著秦云行:"殿下您前腳將小海豹趕走,後腳就找搞這麼大陣仗,也不怕小海豹傷心?"

邢越尚問的雖是小海豹,但秦云行卻清楚,邢越尚問的是他自己,舔了舔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邢越尚似乎料定了某宅男不擅長應付這種場面,也不在意他是否回答,直接踏入泳池,人一把攬了過來:"雖然沒有收到請柬就貿然闖進宴會,但以咱倆的關系,您應該不會生氣吧?"

秦云行被邢越尚這麼攬著,肌膚赤裸相貼的觸感從肩頸,從腰後側,從大腿處一路燒灼過來,瞬間漲紅了一張臉,吶吶地點點頭,徹底失卻了語言能力.

"大家接著玩兒啊."邢越尚攬著親王,像是這屋子真正的主人那樣招呼道.

而秦云行這個真正的主人,反倒像是個被主人逮到的誤闖者,弱小,可憐,又無助.這樣的邢越尚,太陌生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獵食者侵略感,哪怕只錮著肩膀的手並未使力,但源于不知何處的心虛與害羞已是將秦云行化為了任人魚肉的美味羔羊.

然而眾人卻為邢越尚這樣的姿態松了口氣,之前被豹子的目光掃過時,哪怕是北極熊這樣的猛獸也差點生出自己將血濺當場的錯覺.

團子們抱著團默契地挑了個遠離邢越尚的地方玩兒去了,就連忠心耿耿的倉鼠團也因為親王的默認姿態而選擇了暫且聽從求生本能,留下親王殿下以身飼豹,非常地不會看眼色了.

看著避之不及的小團子們,邢越尚低笑一聲,胸腔因此微微震動,順便將這震動也傳到了秦云行那邊.可憐的小宅男,整個人都紅透了,被迫接收了這一聲低笑的耳垂,更是像珊瑚珠那樣紅得通透惑人.

邢越尚也不客氣,張開口將珊瑚珠一口叼進耳朵,吮吸厮磨.秦云行本就不堪重負的魂魄瞬間升天,大腦一片空白,連反抗都忘了.邢越尚輕舔著齒間的軟肉,將團子們的驚呼與議論一一捕捉,強大的氣勢再度放出.

所有獸族在這一瞬間都收到了他的信號--這是我的地盤,我的獵物,我的!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騷報複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騷宣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