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一百零六章 騷宣示   
  
第一百零六章 騷宣示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憐的狐狸親王,此時已是被搞懵了,僅存的一點思考能力,也是順著邢越尚畫出的軌道傻乎乎地運轉:為什麼自己會這樣?為什麼和別的獸隨便怎麼玩都沒感覺,被邢越尚捏捏脖子就受不了?心里的某個答案……

此刻秦云行看上去簡直好欺負得讓人手癢癢,盈著淚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顯出罕于人見的脆弱與迷茫.水潤潤的嘴唇被牙齒無意識地啃著,臉頰微微鼓起,完全就是個被難題困住了的小寶寶模樣.

然而邢越尚面對這樣的秦云行,卻選擇了主動拉開距離,耐心地靜候著自家殿下的理智重新占據高地,再度變為那個高貴不可侵犯的親王.

'或許,自己該找個機會驗證一下自己對邢越尚的感情屬性.’

秦云行的思維沿著邢越尚的軌道抵達了終點,但他可不會讓邢越尚察覺半分,在回過神來的第一時間便道:"院長傳給你的那些話,什麼哭泣啊愛戀啊都是胡扯的.如果你因為他的那些話產生了什麼過高的期待,那麼歡迎你去揍他一頓,反正我是一概不認的."

果然!殿下一恢複理智就飛速甩鍋院長,還順便轉移了話題重心.

見秦云行如此油鹽不進,邢越尚心中不禁小小地失落了一把,但表面上卻做出一副感情被玩弄的愕然樣:"殿下你……哎,算了,沒關系,我等您."

不不,這和剛剛那情況不是一回事啊!

秦云行對著邢越尚這樣一副--好好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妥協作態,真是百口莫辯.都怪院長!要不是他瞎比比,小尚怎麼會誤會?要不是誤會小尚今天怎麼會這麼反常?都是院長的錯!回頭一定要找個機會報複他!

繼將自己的鍋甩給院長後,秦云行順手將邢越尚的鍋也甩到了院長頭上.邢越尚這個壞人坐回了受害人的位置,才被欺負過的秦云行將壞人又扒拉進了自己的窩里:"不說那個了,你的傷怎麼樣了?"

"已經好了,我怕你擔心,所以我一出院就來找你,好讓你親眼看看我的情況."邢越尚笑容里帶著酸澀,無害又委屈.

"真好了?"秦云行有點尷尬地舔舔唇,打量起了傷員的身體--

頭頂的燈光將肌理上的起伏紋路描摹得一清二楚:精壯的身軀沾染了水色,胸肌鼓鼓地泛著橄欖油一般的光澤;腹肌壁壘分明,惑著人的視線沿著深麥色的陰影寸寸勾勒,連帶著肚臍處那個黑暗的漩渦也充滿了邪惡的吸引力;再往下便是胯骨支棱出的那兩道人魚線,勾扯起注意力卻又狡猾地隱沒于腰線過低的短褲之下;不知是不是由本身的毛轉化而成的原因,褲子縱然松垮卻依舊將其下的起伏凸顯了出來……

秦云行猛地收回視線,好不容易才恢複了常態的臉再度漲成了一顆大番茄,他……明明只是想看看傷口而已啊!腦子里亂七八糟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呵……"

秦云行抬起眼,正對上邢越尚帶著戲謔的目光,好像在說--你對不喜歡的人就這反應?你裝,你再裝,我看你能撐到幾時?

秦云行簡直要痛恨起自己這沒出息的宅男本性了:才,才不是喜歡好嗎?自己只是不太習慣看到人類赤條條的身體而已.

"不游了!"秦云行惱羞成怒地爬出泳池,"我去換衣服了!"

邢越尚看著秦云行那逃得飛快的小身影,有點歉疚地摸了摸鼻頭,自己是不是把人逗得太過火了些?環顧一圈,卻見團子們盡是一副大開眼見,被閃瞎眼的無語模樣.剛浮起的一絲歉疚瞬間化為飛灰.

"我想你們也看出來了,我與殿下的關系並不一般."邢越尚並不介意自己成為眾人或明或暗的關注重心,或者說,這正是他那番笑鬧的目的之一:"別怪我沒提醒,你們要是也這樣對殿下,可不會和我一個待遇.不想死就認清自己的身份,乖乖侍奉殿下,別多想."

眾人腹誹:有你這樣的煞星擋在前頭,誰敢多想?

邢越尚懶洋洋地臥在泳池中,身上的威壓卻是無聲無息地擴散到了全場.他自是不會攔著自家殿下擼毛,但也絕不會眼睜睜看著別的毛團重複自己的道路.團子們被邢越尚這毫不留情的氣勢碾壓搞得臉色發白,整個宴會廳陷入死寂,膽子小的抱在一起瑟瑟發抖,膽子大的抱緊自己瑟瑟發抖,都在默默祈禱秦云行趕緊下來,把這只凶殘的豹子給收了.

然而,過去了整整十分鍾,期待中的救世主都沒能出現.反倒是邢越尚主動起身,在獸族們的注目禮中,泰然自若地上了二樓秦云行的私人領地.

看著邢越尚的身影徹底消失在樓梯上,團子們總算是從被震懾的戰栗感中解脫出來,紛紛松了口氣,隨即忍不住嗷嗷啾啾地議論起來.

"少族長好嚇人啊……他的獸形什麼時候變成成年態了?他進門的時候,我差點以為他要在這兒殺人."對少族長比較熟的小北極熊低聲道.

之前一起被擼的海獺小小聲:"你們走獸族少族長這麼厲害的嗎?那氣勢壓的我都喘不上氣了,實力起碼是得正常獸人的三倍了吧?"

"單論人形戰力的話,少族長本就是族內數一數二的.可惜一直被幼態獸形制約……之前不是有消息說殿下留他在宮里是為了治療嗎?現在看來他獸形的問題多半是已經被殿下派人治好了,沒准還得到了強化."北極熊的臉上露出些許豔羨之色來.

一只檸檬色中帶點水藍的小鸚鵡忽而插話道:"肯定強化過了啊,要不邢越尚怎麼可能考進帝國學院,還是軍事學院?帝國學院的招生標准,可不是說著玩的……之前我還和朋友討論過是不是有殿下的因素在,今天一看到本人,嘖嘖,答案很明顯了."

"我覺得最厲害的地方在于他竟然敢對殿下那樣……"小海獺趴在池邊踟躕著要不要下水.

小鸚鵡切了一聲:"他們明顯是一對好嗎?擺明了口是心非地秀恩愛呢.別看殿下一副任人欺負的模樣,其實雙標著呢,我來之前就查過了,過去的十八年里從來只有殿下調戲別人的份兒,要是有人敢反調戲,都是要被收拾的."

幾個小家伙卻是不知,他們的一言一行都被二樓的兩人聽了個正著.

"這小家伙還挺了解你的."邢越尚坐在秦云行對面的沙發上,和他一起看著宴會廳中的投影.

"哪兒了解了!"秦云行瞬間炸毛:"誰口是心非地秀恩愛了?"

"我說的是雙標這個事."邢越尚一臉愕然,似乎在問殿下你為什麼會想到那里去.

秦云行確定了一點,今天的小豹子真的是分外討厭.

看出再逗下去又要炸毛了,邢越尚機智地換了個話題:"殿下您准備選幾個室友?"

這個問題還算安全,秦云行答得也痛快:"一共五個."

"按照您的性格,應該是哪一只都喜歡吧?只選五個,選擇起來不覺得困難?"邢越尚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秦云行點點頭:"所以我的室友名單不會就此定死,隨時可能換人."

"為什麼?"邢越尚對于秦云行這個舉措倒是沒什麼意見,那些團子如過客般來來回回,總比長久地留在親王身邊好.但是外面的輿論恐怕會不太好聽,會說殿下花心又薄情什麼的……

"因為有些小團子長著長著就不可愛了呀."秦云行理所當然道:"比如小海豹,小雞仔之類的.成年形態看著就一點擼毛的欲望都沒有了."

"海小寶被您趕走原來是因為這個嗎?還鬧得那麼大一點體面都不肯給……"邢越尚愕然地看著秦云行,仿佛在看一個大寫的渣男.喜歡的時候就各種寵,不喜歡了就二話不說掃地出門?

"當然不是啊,讓小寶走是因為他哥哥被人挑撥著鬧到我跟前來,你怎麼會這樣想……"秦云行這才想起自己在邢越尚智腦上做的手腳,頓時止住話題,悄悄地發信息讓人把插件收了.

好在邢越尚沒有想到這方面去,轉而問道:"海小寶這算是事出有因,那您未來換其他人時准備以什麼理由?"

秦云行眨眨眼:"想換就換了,要什麼理由."

邢越尚微微皺起眉,從很早以前他就發現秦云行有一定的自汙傾向,或許是為了不動搖姐弟情,或許是為了不影響帝國安穩,殿下總是會有意無意地放縱自己的名聲在可控的范圍內受損.

邢越尚心中忽而感覺到了一陣酸澀:他的殿下為什麼總是要這麼委曲求全?

邢越尚垂下眼,遮住眼中的種種暗湧,保護欲在這滔天巨浪中生長為一座黑色的高塔,在這昏暗的天地間指明了他未來的方向:如果秦云行不在乎自己的名譽的話,那他就去替殿下在乎;如果秦云行不在意自己的利益的話,那他就去替殿下在意.這世上,總該有一個人,由始至終都將秦云行的利益放在首位,不讓他受半點委屈.

"殿下,您如果准備時不時地換室友的話,我倒是有個建議."

邢越尚斂起情緒,如閑聊般開口.殿下或許對自身的優勢渾然不覺,但曾經與殿下日夜相處的自己卻再清楚不過.不如就讓這批人,成為殿下最初的班底.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騷抓奸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騷增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