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一百五十章 想不到   
  
第一百五十章 想不到

g,更新快,無彈窗,!

邢越尚說帶人走,就帶人走.等秦云行從他懷中抬起頭來時,兩人已是登上了回皇宮的飛船.

"這會兒沒人了,你可以放開我了."秦云行推了推邢越尚.

邢越尚在他耳邊輕聲詢問:"如果我不想放怎麼辦."

"那就再抱一會兒."秦云行輕笑一聲,將下巴擱在大豹子的肩膀上,反手扣上對方的頸脖,輕輕摩挲.

萬萬沒想到,劇情竟然是這個走向!

邢越尚傻在原地,耳朵刷地一下冒了出來,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後高高翹起,擺來擺去:"殿下你……"

秦云行聽著邢越尚那因為太過開心而壓抑不住的呼嚕聲,一邊吐槽豹族人這都是些什麼毛病,一邊又忍不住覺得這樣暴露本性的邢越尚未免有點過于可愛.

"剛剛的你,真的特別特別帥!"秦云行仰頭望著他,那雙澄澈的眼里滿滿的都是邢越尚,雙頰緋紅,軟唇瑩潤.

邢越尚沒抵住這近在咫尺的誘惑,低下頭狠狠地吮住了那張塗滿了蜜糖的嘴.這一切美好得有點太超過了,他甚至在叼住唇瓣的瞬間,都還在詫異秦云行為什麼沒有給自己一巴掌或者一拳頭.

秦云行沒有拒絕他,這一晚,他見識了喪心病狂的屠殺威逼,經曆了肮髒透頂的汙蔑算計,還做了許多明明難堪得厲害,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做的事,現在,他迫切地需要一個安心的懷抱,和一點點的甜,讓自己重新開心起來.

那一對胡亂啃咬的牙像是一不小心叼起了香檳的木塞,壓抑太久的香醇的泡沫瘋狂漫溢,湧出口腔的封鎖,在唇與唇的連接處勾纏起醉人的酒香,他們用透軟的舌在酒瓶的深處啜飲勝利的甘美,像個不知足的酒鬼,明明四肢發軟血沖頭頂,卻還不肯放下懷中至愛,任由那震耳欲聾的心跳與胡亂摩挲的雙手向外界展露自己此刻混沌的大腦,一心只想在這忽如其來的醉意中沉溺到世界末日.

這一場誰都不肯中止的瘋狂纏綿結束于一個通訊請求,來自女皇陛下.

"姐?"秦云行接通通訊時還有點氣喘籲籲.

沒開投影的女皇不疑有他:"小行,一會兒檢查院的人就要來了,你想好要展示哪些證據了嗎?"

"讓檢查院的人遲點來不行嗎?"秦云行不滿地抱怨:"這一晚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我腦子都要炸了."

"是我考慮不周."女皇向來是寵弟弟的,自然無有不應:"剛剛邢越尚說的那些話是你安排的吧?效果很不錯.現在大家都擺出了讓事情回歸秘密審理的態度,這樣我們處理起來,就更方便了."

"不是啊!"秦云行聽到姐姐這麼說,忍不住露出了一個與有榮焉的笑:"這都是邢越尚自己的主意.我那時真覺得自己要完了,一句話都憋不出來,還是小豹子厲害,居然能想到從受害者受到二次傷害這個角度破局,還演得那麼真."

"那個……"

邢越尚有點尷尬地想打斷他,沒想到秦云行根本不理,自顧自地繼續誇:"那演技,我都震驚了!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到這一招的,干得太漂亮了."

裴逸的聲音忽而干巴巴地響起:"邢越尚剛剛那樣……恐怕不是做戲,而是發自真心覺得你受委屈了吧?"

"啊?怎麼會?"秦云行愣了愣,轉頭看向邢越尚.

邢越尚老實地點點頭,有些羞赧地撓撓耳朵:"我是真覺得哪些人太過分了."

秦云行怔住:"可你明明知道我並沒有真的……"

邢越尚抬手,輕輕撫上秦云行的發頂:"可你女裝示人的難堪是真的,滿身汙水的委屈也是真的,那時候你很慌張很絕望,我感覺得到."

"你……"秦云行說不出是個什麼感覺,就像是明明已經在摔了一跤後麻溜地爬起,大家都在鼓掌說你好勇敢你好棒.可卻有人偏要不依不撓地捧起你藏在背後的小爪子,為那一道道皮肉傷細細地上藥包紮.

秦云行看著眼底含情的邢越尚,之前那種喝醉的感覺再度從心頭湧起,讓他喉嚨干渴,讓他不禁想要再度從對方的唇杯中攫取滿滿的醇美,以紓解內心的干渴.

"裴逸,人找到了嗎?話這麼多!"女皇不快的聲音及時中止了秦云行的沖動:"這件事,邢越尚確實有功,回頭我會好好賞他."眼下之意就是,獎勵我會給,但別的,就別肖想了.

"不必了陛下."邢越尚揚起的尾巴悄然垂了下去:"這都是我理應為殿下做的,如果不是誤以為我在此地,殿下也不至于以身涉險."

秦云行一聽他這麼說,頓時急了.這老實孩子怎麼能連這個都交代!回頭姐姐還不得把他做成豹皮大衣:"都跟你說了,主要是為了救那些獸人,跟你有什麼關系.而且,要不是我本人來了,這次的局就真成翻身無望的死局了."

"到底怎麼回事?"女皇的聲音陡然變得嚴肅起來,她可不接受自家弟弟身邊平白出現這麼個軟肋.

"姐……"秦云行一咬牙,承認道:"我喜歡邢越尚,我想和他在一起!"

這次,邢越尚是真的震驚了!就算是在最放肆的夢里,他也不曾幻想過殿下會對著女皇,大方承認對自己的心意.

確實,真正的宅男秦云行哪怕愛慘了邢越尚,也絕不會如此直接坦蕩.那個來自古地球的小宅男,總是顧慮重重,瞻前顧後,哪怕是與親人相處也透著小心翼翼的味道.沒有萬全的准備,絕不肯多行一步多說一句.

可是,眼下這個殿下,自小身份尊貴,錦衣玉食,千嬌萬寵,萬事順心,他從不曾忐忑自己是否竊取了真正秦云行的人生,從不曾惶恐姐姐有當一日會視他如怪物,他可以理所當然地享受一國帝王的寵愛,他可以隨心所欲地向姐姐索取自己看上眼的一切,他可以任性妄為地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所以,他開了口,就像是跟姐姐撒嬌要新游戲那樣輕易地開了口.

邢越尚將秦云行一把抱入懷中,激動得整個身軀都在微微顫抖.有秦云行這一句,他就算被女皇給打成豹漿肉丸,也值了!

沉默良久,女皇終于從牙縫里擠出四個字:"我就知道!"

早八百年她就看出這豹子對弟弟圖謀不軌了,沒想到自己軟萌可愛的弟弟終于還是被自己養的豹子給反手擼了.

"那姐姐你同意啦?"秦云行倒是一點不心虛,順著杆子就往上爬.

"你不就是找了個情人嘛,有什麼好不同意的."女皇才不會在自家弟弟面前扮演惡人呢,越是阻攔感情越深的大家長式錯誤她可不會犯:"反正全帝國都知道他是你那啥,你自己玩兒得開心就好."

"姐姐我愛你!"秦云行歡呼出聲.

"謝謝陛下."邢越尚笑得牙不見眼:"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殿下的."

女皇直接結束了通訊,拒絕再吃狗糧.

她轉頭點開另一個通訊號碼,開口道:"院長,小行再有半個小時就回來了,我總覺得他的表現有點不對勁.還請您安排好全套設備,等他一回來就立刻為他做個徹底的檢查."

上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懟不過    下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反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