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一百五十三章 太軟萌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太軟萌

g,更新快,無彈窗,!

女皇對弟弟向來是有求必應,一見秦云行態度如此堅決,固然心底存憂,也不再多說.只讓院長抓緊研究,早日拿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治療方案來.

院長對患者及其家屬的意見自然是充分尊重的,點點頭道:"治療方案短時間內怕是還拿不出來,明日我會找易尚一起會診,畢竟在記憶和心理方面,他才是專家."

"還需要什麼只管提."女皇溫聲道:"小行的事還勞您多費心."

"陛下客氣了,還有兩項檢查,殿下你……"院長一扭頭,就對上秦云行那張寫滿了"放我去睡覺"的怨念臉.

"算了,剩下的檢查我們明天再做,殿下你早點去休息吧."

"哦."秦云行晃了晃昏沉的小腦袋,邁著飄忽的腳步,在治療室隨便尋了張軟塌就一頭栽了下去.

"小行你還沒洗漱呢……"女皇小小聲地提醒.

不知秦云行是假裝沒聽到,還是真的睡死過去了,對此的回應只有一連串小豬般的哼唧聲.

女皇無奈又好笑地走上前,從空間鈕中取出潔面儀,輕輕覆在秦云行的臉上,為他刷牙洗臉.又輕手輕腳地解了他的外套,替他擦手洗腳.

院長圍觀半晌,終是忍不住低聲對女皇道:"殿下這性格還真是變了很多……"正常來講,這麼折騰是不可能不醒的,但秦云行依舊睡得跟死豬似的由著女皇伺候,顯然就是在跟姐姐撒嬌耍賴了.

"其實這樣的性格也挺好的不是嗎?"女皇難得遇上弟弟撒嬌,面對此刻嬌軟成的小豬崽的弟弟,弟控屬性終于得以痛快施展,開心得簡直要飛起.

院長:"……"不是很懂你們皇室的相處之道.反正這一幕要是傳出去,女皇黨肯定又得罵親王大逆不道狼子野心.

秦云行這邊一夜好眠,邢越尚那頭卻是一直掛心著秦云行的情況,奈何帶著一群獸人不好脫身,所以直到第二天一早,他才總算是摸到了秦云行的治療室來.

睡得香噴噴的秦云行自是不會爬起來招呼他,好在還有愛崗敬業的院長,一大早就在治療室里忙前忙後.

對著邢越尚,院長一如既往關懷有加:"小尚,你這次救親王出火海,有多少榮譽點?要是湊夠了,咱們就趕緊開始下一階段的治療."

邢越尚心說:救殿下出火海的名頭我可不敢認領,推殿下進火坑的名單我倒是勉強能上,女皇不倒扣我榮譽點就不錯了.

奈何這些話都不好對院長直言,邢越尚趕緊換了話題:"這些以後再說,殿下怎麼樣?"

院長也不瞞邢越尚,直接將親王殿下受精神沖擊失了憶,精神力卻離奇恢複的狀況說了.

"你和殿下相處了這麼幾日,你覺得他變化大嗎?有哪些反常表現?"

"最反常的……"邢越尚有些不是滋味:"大概就是他竟然對我告白了吧."

"殿下之前居然一直都沒跟你告白嗎?"一直是兩人CP黨的院長聞言很是震驚:"那他是怎麼追求你的,靠強擼嗎?"

"喂喂,院長你對我們的關系是有什麼誤解?一直以來都明明是我在追求殿下啊."邢越尚激動地強調道.

發現自己竟然站反了CP的院長受到到暴擊,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還有別的反常之處嗎?"

"嗯……如果要細數反常之處的話,現在回想起來,殿下在受到沖擊後,似乎處處都與以往有所不同.尤其是在行為處事上,簡直像是另一個人了."

身為最了解秦云行的人之一,這幾日一直與秦云行相伴的邢越尚,感受比女皇還要深些.

"背後議論我什麼呢?"

兩人身後忽而傳來一個慵懶的聲音.

"殿下."看到秦云行的那一瞬間,邢越尚的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就像是貓看到了貓薄荷,帶著恨不能立馬撲上去的熱忱,和一旦抱住就會忍不住吸個夠本的癡迷.

此刻的秦云行卻是對這樣直白又熱烈的愛意接受良好,甚至還有點美滋滋:"哼,都覺得我像是另一個人了,你怎麼還這麼上趕著呢.新歡說愛就愛,舊人說棄就棄,你這是不是得算移情別戀?"

"殿下,你這是在吃自己的醋嗎?"邢越尚輕笑:"雖然外在的表現有所不同,但內在的本質還是一樣的啊,我要是因為您受傷就愛意消減,那我成什麼了."

"吃早飯了嗎?一起."新歡以行動對這個回答表示贊許.

院長繼續研究去了,新出爐的小情侶膩膩歪歪地擠在一個沙發上用餐,然而話題卻並不如何甜蜜.

"你覺得,我該趕緊恢複記憶嗎?"秦云行昨晚的姿態雖然擺得很剛,但心底也不是一點都不虛.

"如果接下來,不會再與之前那些針對您以及皇室的人對上,那自然是慢慢來,尋到兩全其美的辦法再進行治療更穩妥.但如果這次還是沒能把那群人一網打盡……"邢越尚說得委婉:"雖然我和陛下都會全力護您周全,但都不如您自身就具備自保之力可靠."

秦云行雖然不覺得自己記憶有缺,但對于自己變單純(蠢)了這點,他心里還是有點B數的,被邢越尚這麼一勸,頓時又想起了被趕鴨子上架所支配的恐怖,不由得心煩意亂:"但願這次能把那幫家伙徹底解決."

看出了秦云行的不安,邢越尚開口寬慰:"這次對方手筆那麼大,檢察院和軍方的勢力都動用了,就算不被連根拔起也得傷筋動骨."

"怕的就是有人不盡心,仗著我的姐偏寵,就欺上瞞下,肆意妄為."秦云行憶起昨晚裴逸那做派,也是糟心.

"嗯?"邢越尚敏銳地嗅到了八卦的氣息.

然而,不等秦云行吐槽,女皇的消息就發了過來:"小行,如果你醒了,就先回一趟宮.注:你一個人回."

不會是檢查院的人到了吧?還特意標注只能一個人回是幾個意思?就差把邢越尚和豹子不得入內掛宮門口上了啊喂!

秦云行想起自己即將獨自面對調查組,如實交代自己是如何欺騙群眾,難免心里惴惴.但他也不好多耽擱,草草用了幾口就起身了.

"你慢慢吃,我姐讓我回宮一趟."

邢越尚跟著起身:"我送你."

"就兩步路."秦云行失笑:"你忘了醫院有直達皇宮的地下專車了麼."

"兩步路也得送."在意識到殿下如今的狀態後,邢越尚就不可遏制地陷入了莫名擔憂之中,恨不能時時守護在側,將單純的小王子圈在豹爪之下,不讓任何人靠近.然而他能做的,卻只是送他離去.

兩人肩並著肩緩緩前行,然而不到三分鍾,直達皇宮的專車就不識趣地出現在了兩人的視野之中.

"我走啦."秦云行扯起嘴角,勉強擠出個笑.

邢越尚卻忽而伸手,將秦云行微微發冷的爪子攥在兩手手心:"陛下叫你回宮是有什麼事嗎?感覺你有些為難的樣子."

握著自己的手釋放著毫無保留的熱意,秦云行那顆提起的心不知怎麼的就慢慢地落了地:"不知道是什麼事.要是真有什麼對付不了的情況,我一定第一時間跟你求救.到時候就靠你啦,我的貼身親衛大人."

"殿下你忽然變得這麼軟……我還真有點不習慣."嗷嗷嗷,心都要萌化了好嗎?邢越尚低頭看著秦云行眼里難得的依賴,嘴角忍不住高高翹起.他雖深愛秦云行的獨立與強大,但他一直都超想把肩膀塞到秦云行腦袋下,讓他靠一靠,體驗一下將擔子分出去的輕松愉快.沒想到,失憶一場竟還能有這個功效.

秦云行切了一聲,嘟囔道:"有什麼可比較的,以前我也很倚重你啊,可以說除了姐姐,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只是沒有告訴你而已."

邢越尚的嘴咧得更開了,卻不再多說什麼.他像是一個蹲在小金庫中的土財主,小心翼翼地摩挲著手中的珍寶,恨不能向全世界誇耀,又怕惹來太多人垂涎,于是小氣吧啦地決定將這份竊喜獨享,暗自歡喜不提.

秦云行一進宮,就被等候在那里的親衛引著一路前行,眼前著路越走越偏,秦云行忍不住開口:"我們不是去和姐姐彙合嗎?怎麼現在所走的方向,卻像是……"

"是的,我們要去的是先皇夫婦的宮殿."

這個劇情走向完全出乎了秦云行的預料,而等到他在父母故居中看到姐姐和裴逸都在場時,心中猛地浮現出了一個非常不愉快的猜想--

"這樁婚事,我不同意!"

裴逸嘴角狂抽:"你想太多了……"

女皇讓引路的親衛退下,沉吟了好一會兒,緩緩開口:"小行,我叫你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爸媽的死亡,另有內情."

"和裴逸有關是嗎?"念及裴逸昨晚在聽裴不複提起十多年前時,那異常的反應,秦云行很難不往這上面想.

"是的."裴逸點頭,認下了這點.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太執拗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太明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