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獨眠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獨眠

g,更新快,無彈窗,!

秦云行能玩得這麼嗨,與邢越尚那邊的順風順水也不無關系,那副專用機甲甚至連出場的機會還沒遇上,抓捕行動就即將到達尾聲了.

然而當兩人連線時,邢越尚卻一反之前報喜不報憂的風格,面上帶上了幾分凝重.

"怎麼?"秦云行皺眉:"眼見翻身無望,那群人狗急跳牆了?"

"不是."邢越尚沉吟片刻,然後壓低了嗓子才道:"我們這邊新發現了一些證據……具體內容我不能說,但證據表明,你身邊藏有他們的眼線."

"有眼線不是很正常嗎?這破組織都針對我多少回了."秦云行不以為意:"從小到大,盯著我的人多了去了,就算是在學院中,老師中不乏大家族的眼線,學生中也不乏被收買之人."

邢越尚肅色道:"不,我是指,藏得很近的那種."

秦云行臉色也跟著凝重起來:"獸人還是云昭人?"

"不清楚."邢越尚搖搖頭:"但能准確掌握您作息飲食的,想來也不會超過二十人吧?"

秦云行垂下眼,聲音泛寒:"能到我身邊的人,哪怕是那幾個獸族,也都是經過了重重檢驗的,這組織還真不是一般的有手段."

"你准備怎麼辦?"邢越尚焦躁地催問,只要一想到自家殿下身邊埋著顆不定時炸彈,邢越尚就恨不能立刻飛回秦云行身邊,二十四小事貼身保護.

"你們那邊先查著吧."

秦云行反倒很是鎮定:"那人既然埋伏了這麼久,都沒被我們這邊察覺出異常,就算我這邊有心要查,怕也很難找到痕跡,反倒容易打草驚蛇."

"那你千萬小心."

邢越尚暗下決定,等手上的任務暫時告一段落,就立馬退出行動.雖說會影響到自己在軍中的考評,甚至有可能讓自己之前的辛苦都打水漂,但這一切,都不及秦云行的安全來得重要.

秦云行點點頭,寬慰他:"放心,我這段時間一直都待在宿舍房間里,而且還會繼續待下去,那組織就算想對我下手,也找不著機會的."

"這樣和坐以待斃有什麼區別?誰知道那群人狗急跳牆之下,會干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

邢越尚不贊同地皺緊了眉,建議道:"就算是怕打草驚蛇,殿下你也該將這件事告知陛下,讓陛下幫忙,暗中處理內奸的問題."

"好,一會兒我就聯系姐姐."秦云行乖巧點頭.

……

結束通訊,秦云行卻並未聯系女皇.他將親衛和舍友們的資料一一調出,錄入專用存儲器,直接用精神力導入腦中,又點開宿舍監控,依法炮制.

大量的信息化為記憶進入腦中,秦云行有些不適應地揉了揉眉心,嘟囔著抱怨:"還以為精神力真是萬能的呢,多出這麼多圖像記憶有什麼用,還不是得一個個慢慢查看."

說是這麼說,但直接調取記憶和對著屏幕一幀幀看相比,還是要方便快捷多了,唯一的障礙是……

"哎喲,沒想到球球這麼老成持重一只鼠,也有卡在牆角爬不出來的時候,哈哈哈……要是我在場就好了,這個小屁-股,不戳不是人!"

"貓頭鷹居然還能盤腿坐的嗎?可愛,想擼~"

"有些小企鵝,表面上一副酷炫毒舌的樣子,結果走起路來還不是搖搖擺擺,一步一個跟頭!難怪每回看到我都這麼冷淡,從不主動靠近,其實根本就是怕走路不穩當,當面跌個嘴啃泥吧!"

"啊啊啊,大海獺抱著小海獺仰泳什麼的好萌!"

直到月亮高懸,肚子咕嚕,秦云行才意猶未盡地從回憶中醒來……

等等,我本來是想找什麼來著?

沉迷吸團不能自拔的秦云行後知後覺地想起了自己原本的目的,然後淡定地決定,吃了飯換個地方再戰.

月黑風高,吃飽喝足的親王殿下來到了一扇門前--

"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

白綿綿迅速開了門,心情還有點小激動:"殿下,這大晚上的,您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這會兒有事嗎?"秦云行禮貌性地問了句.

那必須沒事啊!白綿綿含羞帶怯地搖搖頭:"我今晚很空,任憑殿下安排."

"那就陪陪我."秦云行說著關上了房門.

白綿綿翹起尾巴,正想化為人形,秦云行卻是已是動作飛快地彎腰展臂,將小兔子撈進懷中.然後就抱著兔子在沙發上閉目坐下,愉快地擼起毛來.

秦云行:之前回憶監控的時候就手癢癢了,可惜不能找下頭那幾只有嫌疑的.好在這會兒還有只兔子能解饞.

白綿綿被摸得整只兔都酥軟了,甜蜜地閉上眼:沒想到殿下這麼溫柔,縱然是面對自己這樣的小獸人,也還願意花時間在前-戲上.

兩個小時悄然過去,白綿綿終于憋不住開口了:"殿下你……"這前-戲未免也太長了吧?

秦云行從回憶中醒來,看了眼時間:"啊,這麼晚了啊."

"是啊,很晚了."小兔子瘋狂點頭:"所以殿下您是不是……"該進入正題了?

"噢噢,我這就走."秦云行歉意地笑笑,放下兔子起身.

"我不是要趕您."小兔子連忙蹦跶下地,繞著秦云行的腳轉來轉去,急得都快哭了.

"不用害怕."秦云行只當兔子膽子小,唯恐冒犯了自己,安慰道:"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來看你."

小兔子愣在原地,滿臉懵逼:氣氛搞得這麼好,結果事到臨頭,說不搞就不搞?殿下你這套路臣妾實在是看不懂啊!

秦云行麻溜退場,留下白綿綿一只兔輾轉反側大半夜,最終得出一個結論:殿下要麼是想好好來一場先走心再走腎的愛情;要麼就是腎不好,走不了.

當親王殿下第二天一大早再度敲響自己的門時,白綿綿紅著兩只眼睛呵欠連天地想:他喵的,大清早就來擾人清夢,這大概就是愛情沒跑了!

秦云行這一擼,啊不,這一查,就查了整整一周,按照這個效率,那內奸要是真有什麼後手,也該發動了.

然而,誰都沒想到,秦云行這邊什麼事兒都沒有,反倒是邢越尚那邊先出了問題.

軍事法庭以泄露軍事機密罪起訴了邢越尚,認為他在任務期間頻頻聯系外部,涉嫌違反保密規定,致使軍事秘密被無關人員知悉,危及了軍事秘密的安全.

秦云行從新聞里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隨即便是怒火中燒,直接連線姐姐:"姐,邢越尚的事兒你應該知道了吧,到底是哪個混蛋在搞事?!"

女皇對于自家弟弟找上門來顯然也是有准備的,當即將案件的相關資料發送給了他:"你先看看再說."

秦云行強壓住滿心地暴躁,一目十行地看著資料--

"與外部聯系頻繁?哼,再頻繁,那也是在允許的時候聯系的啊,算什麼過錯!"

"聯系渠道特殊加密,無法查看?廢話,他的聊天對象全是我,親王的私聊頻道等級有多高,這群人心里沒點兒數嗎."

"任務成功率過高,疑與組織暗中配合.呵呵,可笑,什麼時候能力強功勞高也是罪了?"

……

看著弟弟邊看邊罵,連一貫的風度也難以維持,女皇心中酸酸的,剛對邢越尚升起的那丁點憐憫心迅速煙消云散.

"是誰起訴的小尚?"秦云行咬牙切齒.

"是有人暗中舉報."女皇輕撫弟弟投影的小腦瓜:"小行,你也不必太激動.那豹子與你既是正常往來,等查明情況,自然會無罪釋放."

"問題在于,他確實泄密了."秦云行咬著唇,眼底浮現起無盡的內疚:"他是為了保護我才泄的密."

說著,秦云行將內奸的事說了出來.

女皇皺眉,卻是有些不信:"真的?那你一周前怎麼沒跟我說?"

"照理來說,事關我的安危,軍部應該會將內奸的事盡快報到你這里對吧?"秦云行反問.

"這是當然."女皇點頭,弟弟的安全,向來是第一位的.

秦云行眼神銳利地看向女皇:"可是為什麼直到現在,姐姐你都沒收到消息呢?"

女皇愣住:"……"

"這就是我為什麼當時不說的原因了."秦云行冷冷道:"我想看看,暗中,到底還藏了多少鬼."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豹獨行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獨領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