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名昭彰絨毛控第一百七十二章 終出手   
  
第一百七十二章 終出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然而事與願違,直到嘉獎大會召開,邢越尚晉升軍團長,直到女皇懷孕已五個月的消息傳出,直到再度開學邢越尚又執行了好幾次任務,幕後之人都沒有任何動靜.

一直盯著邢越尚以求有魚能上鉤的秦云行,看著都過去七個月了還空空如也的吊鉤深切懷疑,那個幕後黑手是不是出門的時候不小心遇上了小學生偵探,已然領了盒飯.

又是一個邢越尚離開校園出任務的日子--

秦云行搓揉著惺忪的眼,不耐地驅趕:"行程報完趕緊走,我還要睡回籠覺呢."

大豹子耳朵拉平,尾巴也耷拉了下來:"小行你變了,以前我每次出任務你都一再叮囑的."

秦云行無辜攤手:"我當然還是會擔心你啊,但在經過了好幾十次擔心後,不管是誰也只會滿心都是'反派同志你他喵怎麼還不出手?’的暴躁吧."

"那好吧,我走了."

自家殿下當然是對的,于是邢越尚默默在心底給那幕後黑手記了一筆:"你好好休息,今天只是常規地去帝星彙報情況,雖然礙于軍規,沒法直播給你看,但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

"去吧去吧."秦云行一頭紮進云床里,再度將自己裹成一個大號棉花糖.

……

白日漸晦,日暮西沉,秦云行正邊玩智腦邊吃晚飯,眼見平靜無波的一天又將過去,管家系統卻忽然響起:"一級警報,有大量威脅性武器正瞄准宿舍,開啟防禦堡壘模式,為保障您的安全,建議您將宿舍中的其余人員全數驅逐或者囚禁."

怎麼可能!學院的防禦是假的嗎?怎麼會喵都不喵一下,就任由他人闖入,還把武器對准了它主子?

秦云行運轉起精神力,飛速開啟內部防禦,將所有房間都隔絕開,同時打開了監控視角,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囂張敢攻擊帝國親王.

屋外的畫面的映入眼簾,數十艘武裝飛船正以包圍之勢懸停在宿舍之外,炮口對准了這棟可憐又無助的……超級武裝堡壘.

看著飛船上的標識,秦云行終于明白為什麼學院防禦連個提醒都沒給了,這是帝國的軍隊,國家安全至上,就算是學院的防禦系統也得配合軍隊執行任務,現在他只希望,自己不是那個倒黴催的任務對象.

"接到外部通訊請求,請問是否接通?"管家系統再度傳來提示.

"接通."秦云行眯起眼,他真的很好奇,那幕後之人到底使了什麼通天手段,竟是能指揮著帝國軍隊調轉槍口來對付帝國親王.

對方的投影于眼前逐漸清晰.

看著對方那張辨識度相當高的臉,秦云行心中又是咯噔一聲.這是竟是位熟人--邢越尚的刀疤臉教授!

之前因邢越尚被誣告之事,女皇將邢越尚的原上司,第一軍團長調走,換了這位一直對小豹子照拂有加的譚教授(原第一軍團副團長,因傷暫退學院當教授修養).後來抓捕行動結束,論功行賞,邢越尚升中校銜,任第一軍團長,譚教授平調入更為安穩的第十軍團.而第十軍團駐地,剛巧在積厚學院附近.其實也不能說剛巧,畢竟積厚學院多獸族,而譚教授的人設,又"正好"對獸族毫無偏見,第十軍團長的位置舍他其誰呢?

頂著親王殿下冰冷的注視,譚團長倒是一點不自在的感覺都沒有,一臉嚴肅地宣布道:

"親王殿下,今日六點,邢越尚于率軍團圍攻皇宮,反叛帝國,還請您配合調查!"

"你說什麼?!"

秦云行呼吸一窒,直接斷開了通訊,然後飛速聯系起手下來.上次皇宮會面後,就有一隊精兵應女皇的指派,調到了他手下,暗中盯著邢越尚以待敵人後手.如果邢越尚那邊出事了,又怎麼可能一點消息都沒傳過來.

然而,智腦給出的回答卻是--鏈接異常,無法聯系.

秦云行又聯系了姐姐和邢越尚甚至裴逸,然而得到的回複卻都只有這令人心驚的八個字.

這又不是地球上那個動不動就沒信號的時代,這可是遍布整個帝國的星網,怎麼可能鏈接異常?!自星網建立起,從來都沒有過這種事……不,不對,這種情況曆史上發生過一次.那一次,帝國失去了帝後,他與姐姐失去了雙親.

秦云行搓了一把頭發,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得先確認一下,到底是自己的信號被屏蔽了,還是姐姐他們的都被屏蔽了?

秦云行試著聯系了帝星的其他人,通通失聯,看來整個帝星都被屏蔽了.

秦云行試著聯系了大巫,成功!

"殿下,您知道邢越尚那邊是怎麼回事嗎?"大巫一接到通訊,便迫不及待問出聲來.

"你也知道了?"秦云行話剛出口,心底便已經有了答案,若非鬧得人盡皆知,他們又哪兒來的膽子包圍親王公寓?

"應該不是您讓邢越尚……的吧?"前腳星網上爆出邢越尚圍攻皇宮,後腳學院就被反包圍了起來,大巫現在沒法不忐忑.

"不是."秦云行冷哼一聲.

"我就知道!這真要是您的手筆,怎麼可能還傻傻地待在學院里被人堵個正著."

大巫神色稍松,但很快又被擔憂覆蓋:"殿下,邢越尚絕非那種大逆不道的人,星網上傳出的消息一定是有人故意偽造的!"

"我知道."秦云行垂下眼,所以,他有點不敢去想,此刻的邢越尚會是個什麼狀態,是被洗腦操縱了,還是已然死亡被人頂替……

"那殿下您聯系我,是有什麼安排嗎?"

大巫可不認為秦云行在這種時刻聯系自己只是為了聊天,想到眼下的局勢,大巫的神色中不免露出幾分糾結,他個人還是很願意為親王效勞的,但若要帶著其他獸族一同攪進這腥風血雨中……

秦云行點點頭:"我確實有事要交代你去辦,我現在不方便出面,只能麻煩你約束一下獸族,讓大家都注意安全,別摻和進來."

確實有學生已經在往這邊趕來,畢竟秦云行為獸族付出良多,眼見著親王受困,一直對秦云行感恩戴德的獸族們又如何坐得住.

沒想到殿下被炮口指著,卻還惦記著獸族的安危,大巫羞慚垂首:"殿下,您也千萬保重,如果有什麼能用到我的地方,您只管提."

秦云行不以為意地擺擺手,就在這說話的功夫里,那死刀疤又發了兩次通訊請求,要是再不接,說不准就要開火了.

秦云行結束了與大巫的通訊,再度對上了譚團長.

"那邊剛出事,你這邊就急匆匆地趕來,准備挺充分的嘛."

譚團長倒是擺出一副忠臣樣,緩緩道:"女皇現在身處危險之中,為了帝國的安全與穩定,我們也只好冒犯了."

"論起來,你也算與邢越尚關系密切,這些戰士居然還肯聽你的話?"秦云行只要一想到這局棋,從那麼久以前就開始布子,就忍不住地心底發寒.

"正因為關系密切,這種時刻,我才越要證明自己對帝國的忠誠不是嗎?"譚團長也不多廢話,直接下了最後通牒:"殿下,若您真與此事無關,還請您主動配合調查.無論如何,您現在也還是帝國親王,我們不會為難您的."

"主動配合?是指我主動跳進坑里,讓你們這群叛逆多一個籌碼?你看我像是個傻子嗎!"秦云行譏笑.

"殿下,事到如今,您再玩倒打一耙的游戲還有什麼意思?"

譚團長振振有詞:"眼見著女皇有孕,帝國將迎來真正的繼承人,一直以為皇位遲早到手的您,發動反叛也並非什麼不能理解的事.若您當真拒不配合,吾等帝國將士,為了帝國,為了女皇,也只能對您不敬了!"

秦云行算是看出來了,這家伙是鐵了心要趁此機會把自己給抓走.秦云行不再跟他廢話,直接切了廣播模式,對著外面的所有士兵開始喊話.

"如果你們要逮捕我,那就拿出我姐的命令來!眼下帝星形勢不明,指令無法外傳,我姐對我是個什麼想法,你們根本摸不透.但我姐對冒犯我的人是個什麼手段,想來你們應該都很清楚.別扯什麼為了帝國安全,你們真要想以防萬一,好好守在外頭就足夠了,若是非要對著我開火,就等著事畢後被我姐清算吧!"

第十軍團到底不是刀疤臉的一言堂,秦云行這一席話,多少還是起了點用.很多蓄勢待發的炮口,漸漸都熄了火,畢竟局勢尚未明朗,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貿然去惹秦云行這整個帝國最不該動的人.

然而這話對刀疤臉卻是無效的,他所在的飛船,對准宿舍直接開了火.

上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貓鈴鐺    下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怎麼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