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24.大戰序幕(第三更)   
  
24.大戰序幕(第三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啪!真是給我扣了好大一頂帽子!"燕山文報編輯部辦公室內,劉源把一份報紙摔在地上,憤怒的低吼了一句,然後又仿佛不解氣的狠踩了幾腳.

本來今天他是懷著相當愉悅的心情來辦公的,想著即將看到又上漲的訂閱量,他的心里就別提多美了,可是這種愉悅的心情僅僅只保持了十分鍾,就因為這份報紙瞬間煙消云散了.

真是太可氣了.

劉源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了,可沒想到這幫報紙雜志為了競爭真是無所不盡其余,就像他剛剛摔的那份《京都娛樂報》,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就在一周前他們還打著商量要挖自己過去,而且還特意點了要帶著《鬼吹燈》呢.

怎麼著,這才幾天功夫,就變成了這副嘴臉.

看著報紙上那個幾個粗黑的大字構成的標題,劉源的火就止不住的從頭頂上冒出來,什麼叫迷信愚昧,盜墓違法?還什麼某報刊愚弄大眾,良心何在!?

那就是一部小說啊,怎麼著就能聯系到這些東西!!!

而且如果只是《京都娛樂報》那還好,偏偏還有好幾家的報紙跟著搖旗吶喊,其中甚至包含了《香山文華報》這種很有影響力的飽含,要知道這份報紙的發行量可是足足有**萬,可想而知他們的一篇文章會造成多少讀者的誤會.

劉源是急的頭頂冒火,可偏偏一時間又沒有太好的辦法,尤其他還更擔心的是對方的聲勢會不會造成上面文化部門的干預,甚至下達一紙禁令,到時候正在騰飛的《燕山文報》一定會遭受重大的打擊.

紙質媒體所缺乏的機動性在這一刻暴露無遺.

如果放在幾年後**,微信的盛行年代,輿論戰根本不會這麼的被動挨打,信息都是即時的,大眾的輿論風向也是一目了然,哪像現在,哪怕站著理想反擊都沒辦法,只能等到第二天,而且大眾對于這些報紙文章的態度他們也不清楚,一切都顯得相當被動.

當然劉源也不是坐以待斃的主兒,能混到主編這個位置雖然不見得是心狠手辣,但至少也不會是一個'聖母派’,既然別人都打上門來了,他自然也要做好全方位的迎戰准備.

要知道《燕山文報》可不是什麼軟柿子,背後靠著的燕山文華集團屬于公私合營,既有公家的官方背景,又有著私企的豐厚資本與競爭力,只要有這頭'巨獸’的支持,劉源也不怕對面的'聯合軍團’.

很快劉源就寫好了一份報告打了上去,上面回複也相當的快,意思也只有一個,那就是狠狠的反擊.

得到了指示,劉源立刻開始吩咐手下的編輯,准備反擊的文章.

"劉主編,這是要正式開戰了麼?"有的編輯問道.

"必須開戰,對方都已經上門打臉了,咱們難道還忍著."劉源把總部命令宣讀了一遍後,狠狠的回應著在場的所有編輯.

"沒錯,這幫小心眼的就見不得咱們報社的好,淨整這些下三濫的手段."

"沒事兒,小人做派,邪不勝正,看我諸邪筆一會,小鬼瞬間消散."

"哈哈哈!老朱你說的好,那我這個就是蕩寇鍵盤."

幾位老編輯開著玩笑,也讓辦公室內的氣氛輕松了許多,劉源感激的看著那幾位一眼,很清楚是這些位老人故意這麼說的,為的就是鼓舞士氣.

畢竟報紙之間的競爭,全靠一支筆杆子,如果自己本身弱了士氣,那怎麼可能寫得出銳利的文章,直刺對方的心髒呢.

交代好所有編輯後,劉源又立刻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給聶唯打了一個電話報告這個情況.

而聶唯這頭其實早就已經得到消息了.

自從小說在《燕山文報》連載後,他就訂了十多份報紙,並不是他錢多燒手,而是他很清楚這行競爭的黑暗性,輿論永遠不可能朝一邊倒,這是聶唯前世對這一行最深刻的印象,所以作為直接關系人,聶唯要時刻保持著對輿論的關注,做到第一時間就能了解狀況.

所以在劉源打來電話之前,他已經看過了六七份關于抨擊《鬼吹燈》的報紙了,基本上都是指向盜墓的違法性和小說里涉及的鬼怪蛇神屬于封建糟粕的事兒.

"真是沒有創意的抨擊."又扔下一份報紙,聶唯嘲笑的看了眼地上的那些垃圾.

你說盜墓違法,可是事實上《鬼吹燈》里基本沒有牽扯到任何現實中的墓穴,基本上都是杜撰的,而且小說里的盜墓其實更是一種探險,所求的利益反而不多,不是那種為了金錢不要命的陰損行為.

你說鬼怪蛇神的傳說是封建糟粕,可偏偏這些東西傳了數百數千年,在有些人眼中是糟粕,可是在有些人的眼中又是一種寶貴的文華.

所以當劉源打過來電話後,聶唯直接回複道:"心中如佛,看人即佛,心中如屎,看人即屎."

突然聽到聶唯說這種話,好懸沒把劉源噎過去,不過這口氣順過來後,他也是跟著樂了,這小子話太有意思了,果然是大作家,罵人忒黑.

"還是老弟看的明白,這幫人說白了就是嫉妒,就那什麼《京都娛樂報》前幾天還因為《鬼吹燈》挖我呢,當時語氣那叫一個誠懇,我就不信他們就這麼幾天就脫胎換骨,就地成聖了."就這聶唯的話,劉源也狠狠的吐槽了兩句.

"放心秋後的螞蚱蹦的歡,可也死的快,說不定這一回我們還會因禍得福呢."聶唯意味深長的說道,聽得劉源一頭的霧水.

隨後劉闖的電話也不出意外的打了過來,意思大同小異,一方面安慰聶唯,一方面也表示自己的擔心,對此聶唯用不變的態度又回複了一遍,歸結起來就一句話,走著瞧.

畢竟對方明目張膽的算計到他頭上,那麼聶唯就一定要找回來這個場子.

(感激眾位書友的支持,這是本書上傳以來第一次單日推薦票超過了百數,小北的感激之情真實難以言表,謝謝,真的謝謝大家!)

上篇:23.雙贏    下篇:25.輿論戰(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