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63.藝考到來   
  
63.藝考到來

g,更新快,無彈窗,!

面對忽然大哭的舒暢,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畢竟女孩情緒來的太突然了,大家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抱歉,我出去一下."似乎也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還在流著眼淚的舒暢直接逃離了包廂,留下的三個人則是互相大眼瞪小眼,都有些傻了.

"你們別去追了."看著林亦菲和朵朵想要起身追出去,聶唯攔了下來:"這時候去的人太多不好,我去看看就可以了."

雖然很擔心舒暢,但是聶唯的話也確實在理,兩個女孩留在了包廂,聶唯則是追了出去.

走廊里早就沒有了舒暢的身影,但是對于能不能找得到女孩聶唯一點都不擔心,進這家ktv的時候聶唯就看到大堂里這家ktv的整體布局,從包廂出去的這條路只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大門,另一個就是安全通道.

再回想剛才舒暢離開包廂時所說的話,是'出去一下’,並不是'告辭’,那麼很顯然女孩躲在安全通道那里的幾率更大.

果然,聶唯很快在安全通道二樓的樓梯口找到了坐在台階上正用手抹著眼淚的舒暢.

"哥,你怎麼來了."女孩看到聶唯出現明顯還有些慌張,連忙迅速抹了抹臉頰的淚水,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你都哭成這樣了,我能不來麼?大鼻涕哭出來了,就別用手抹了,我這有手絹……"話剛說完,正掏兜的聶唯表情忽然就怔住了,然後在舒暢羞憤又帶著點疑惑的注視下,聶唯忽然訕訕的笑道:"忘帶了,要不先吃塊糖吧?"

說著,聶唯就從兜里意外的掏出了兩塊糖,這還是早晨蘇晴塞在他的兜里的.

"噗嗤."聶唯尷尬的樣子太好笑了,連本來心情不佳的舒暢也逗樂了,不過也正是因為被聶唯這麼一打岔,她原本有些抑郁的心情也平複了少許.

兩塊巧克力糖,兩人一人一塊.

"知道麼,人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吃甜食,心情就很快好轉,而且這項說法也經過科學驗證,甜食尤其是巧克力,其中含有的一種叫做**的物質可以幫助人們調節情緒,除此之外巧克力中的鎂還有安神和抗憂郁的作用,另外甜食還會刺激大腦分泌一種叫做腦內啡的物質,帶來一種精神上的愉悅感……"聶唯嘴里含著巧克力糖呢,還不忘記開啟話嘮模式.

只是舒暢越聽越奇怪,因為聶唯的話根本不是在安慰自己,反而一直圍繞著巧克力和心情說個不停.

"所以呢?"聽了一大堆,舒暢忍不住問道.

"額,我覺得糖果對于現在心情不太好的你來講應該是對症下藥的,所以我覺得我選擇帶糖果是一個很正確的決定,不許笑,這有什麼好笑的,這真的是有科學依據的,你相信我啊."

看著聽了自己的解釋忽然捂嘴大笑的舒暢,聶唯不禁感慨道:"女演員就是女演員,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的,真是搞不懂你們心里究竟在想些什麼?"

"哭是因為你,笑也是因為你."

"我可以接受笑是因為我,但哭什麼的可和我沒有一點關系啊,你可千萬別以為我好欺負就賴我."聶唯嫌棄的朝一旁挪了挪,似乎生怕舒暢賴上自己一樣.

"我有說錯麼,要不是因為你唱歌太用心了,我能想起以前的事兒麼,如果不是想起以前的事兒,我能哭麼?"舒暢看著聶唯的樣子,有些不滿的說道.

"啊,原來不是因為我唱歌難聽啊,這個理由我倒是還能接受."

"別臭美了."面對聶唯嘚瑟的模樣,舒暢忍不住用手輕輕拍了他肩膀一下,只是當她的手貼到聶唯的肩膀的時候,那種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的體溫,卻讓舒暢下意識的不想將手拿開.

"哥,能借我肩膀靠靠麼?"說話間,舒暢遵從著本心已經把自己的腦袋靠在了聶唯的肩膀上,果然如想象中的那種安全感瞬間包裹住全身,讓舒暢享受到一種從未享受到的安心,這種感覺真的很舒服.

"怎麼了?聶唯有些奇怪的問道.

"就是想這麼靠一會,然後聽我說會話."舒暢答道.

"好吧,我聽著."聶唯稍稍垂下了腰,讓女孩能靠的更舒服,也很好奇舒暢到底要和自己說些什麼.

"從我記事開始,我就從來都沒有見過我爸爸,後來聽媽媽說我五個月的時候爸爸就離開我們了,而原因竟然是因為我是一個女孩,有時候我恨他,但有時候我也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是個女孩,還連累了媽媽."

"媽媽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女人,為了我操勞了一生,我現在都還記得我和媽媽住在那個只有八平米的小屋,睡在一個床上,只有一個打了好多補丁的破被子,我晚上睡覺不老實,媽媽每次都要半夜起床好多次來給我蓋被子."

"我還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媽媽特意給我做了一身紅棉襖,可惜穿去上學的時候被同學笑話我老土,媽媽知道這件事兒後還傷心的哭的,還有媽媽每一回都會站在家門口等我放學回家,然後親切的呼喚著我的小名'小仔兒’,還會為我的一句話用家里僅有的三個雞蛋換來一根香蕉,可就是對我這麼好的媽媽,卻在我八歲的時候……"

舒暢依靠在聶唯的肩膀上,小聲的說著一個個屬于自己童年的故事,語氣有時候帶著溫暖的回味,有時候又帶著遺憾,有時候很傷心,有時候又會很快樂.

聶唯默默的聽著,也終有明白女孩為什麼這麼獨立自主,也終于明白為什麼從頭到尾沒有見過舒暢的父母,也從沒聽她提起關于二老的消息,原來這一切對于女孩來講果然都是不願提及的過去.

而聶唯也終于懂了舒暢為什麼在聽到自己唱的那首歌的時候會哭的那麼傷心,因為那首歌里的那個人,和一直以來的舒暢是何其的相似,很顯然舒暢也十分渴望一個完整的家.

那一天舒暢說了很多很多關于自己小時候的事兒,聶唯也一直耐心的做一名最佳聽眾,兩個人就這麼互相依靠著,不知道說了有多久,反正等到舒暢講完故事和聶唯回到包廂的時候,就發現林亦菲和朵朵已經早就離開了.

聶唯給林亦菲打了一個電話,才知道因為時間太久,她已經帶著朵朵去樓下喝咖啡去了.

聶唯帶著舒暢連忙來到了咖啡廳和林亦菲,朵朵彙合,這時候的舒暢因為對聶唯坦誠的傾吐心情已經完全平複了下來,看著舒暢又恢複往日燦爛的笑容,林亦菲和朵朵明顯也開心不少.

只是因為發生了這件事兒,大家明顯也沒了多少繼續玩下去的意思,對此舒暢也感到很不好意思.

四個人坐在咖啡廳喝了杯咖啡,吃了點甜品,然後就准備分別回家過年了.

"茜茜,我決定了,過兩天我也要去報名藝考."就在四人已經開始打招呼告辭的時候,舒暢忽然說道.

這句話讓林亦菲臉上的表情瞬間燦爛起來,連一旁的聶唯都感到有些驚訝.

"真的嘛,暢暢你人太好了,讓我親一下."說著林亦菲就摟住舒暢,在她的臉蛋重重吻了一口.

"呵呵,我就是覺得作為一個演員如果連藝考都沒有考過,那就太遺憾了,不是麼?"說完,舒暢還不忘看向聶唯,顯然是想看看他是否認可自己的決定.

"當然."聶唯毫不猶豫的點頭:"說不定當天我還能給你們一個驚喜呢."

此刻的聶唯心中忽然有了一個計劃,只是無論好奇的林亦菲如何追問,聶唯都沒有說出口,畢竟是驚喜嗎,說了那還叫驚喜麼?

不知不覺中,時間又過去了兩周,聶唯等人早在一周前就返回了劇組繼續拍戲,不過伴隨著藝考的時間臨近,李戴維也不得不又為幾位主演放假了,畢竟這關乎到兩個小姑娘的人生大事兒,工作再要緊也必須要讓路.

(感謝qt丶乞討,淺悠涼雅,大約懂了,鬼武大帝等同學的打賞,換了個封面,大家再看看能不能看到,另外本書的書友群建立了,有興趣的可以加一下,我一會把群號放在簡介里.)

上篇:62.想要有個家    下篇:64.藝考進行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