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252.簡單粗暴   
  
252.簡單粗暴

g,更新快,無彈窗,!

上一秒還如同一位陽光BOY的聶唯,在帶上面具的一霎那,整個人氣質都跟著變了,這種瞬間氣質來去自如的轉變,簡直就像是無級變速一般.

坐在監視器錢的導演陳木勝看到鏡頭內的聶唯,也是怔了一下,剛才他本來還以為這小伙子有些拖大了,但誰曾想人家是真的有本事.

警鈴聲響起,聶唯一只手輕輕摟住胖保安的肩膀,另一只手垂著,手里還握著一把G3自動步槍,其余的伙伴則是埋伏在一旁,等候著警察的到來.

很快,警察就開到了他們對面幾十米的地方,隨即十幾個警察下車紛紛舉起手槍指向聶唯的方向,就聽一名警察大喊道:"放下槍!"

這時候現場的鏡頭紛紛對准聶唯,遠中近景一個都沒拉下.

"很上鏡啊."陳木勝看著攝影機反饋到監視器上的畫面,忍不住贊歎了一句,畫面中,聶唯微微低著頭站在胖保安身後,被風吹動的衣角在飛舞著,雖然被面罩擋住了半張臉,但不難看出他俊秀的面容,再配上高大挺拔的身材,十分吸引眼球.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那還不值得陳木勝贊歎,關鍵是聶唯這時候的表情簡直是演到了他的心底,輕輕的一笑,透著一股冷酷,不屑,尤其是在聽到警察喊話後那仿佛聽錯了般的一歪頭,簡直把這個反派此刻內心的狂傲表現的淋漓盡致.

下一刻,就見監視器中的聶唯忽然抬起手中的槍,毫無預兆的朝對面瘋狂的射擊,全然不顧他面前顫抖著雙腿的胖保安,顯然是拿他當人肉盾牌了.

旁邊的伙伴們在聶唯開火的一霎那就仿佛得到了訊號一般,紛紛扣動手中的班級,而且還時不時伴隨著一陣瘋狂的笑聲,就仿佛在嗨玩一場游戲一般,不過在這瘋狂的隊伍中,聶唯卻一臉的冷靜,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輕輕的念到:"一,二,三,四,五……"

每一個數字背後代表的都是一位警察的生命,被聶唯用如此平靜的語氣說出來,就連坐在監視器前的陳木勝都被此時聶唯展現出來的演技給嚇的渾身打了個哆嗦.

"停!"陳木勝緩過神,立刻喊停,然後朝著馬路中間的聶唯喊道:"聶唯,過來一下."

被叫道的聶唯把槍遞給一盤的劇組人員,然後跑到導演身旁.

"剛才警察喊話外,你歪了下頭的那個動作我沒給你講過吧."陳木勝看著聶唯,忽然問道.

"沒錯."聶唯點點頭,承認道:"是我自己加的,我覺得這樣更能表達一下這個角色的瘋狂的一面."

"唔……"陳木勝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沉吟了一下,片刻後忽然說道:"可以,很有想法,不過下一次你有什麼好的想法可以先跟我說一下."

"知道了,導演."聶唯點點頭,答應道.

"那好,表演你的很棒,繼續加油."陳木勝鼓勵了聶唯一句就讓他回去准備第二場戲了,正巧這時候程龍也來到了片場,看著聶唯離開的背影,笑著問向陳木勝:"這小子表現的怎麼樣?"

"優良中差的話,我毫不猶豫會給優,如果用ABCD打分的話我會給A+!"陳木勝笑了笑,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聽到這個答案,程龍臉上沒有任何意外的神色,當初在辦公室面試的時候,他就知道聶唯的演技如何了得了.

"以前就知道這孩子演技不錯,不過真沒想到會有這麼出色,怪不得你和我說他拍那部《向左走,向右走》白瞎了,那個角色確實發揮不了他的演技."陳木勝點評道,作為導演,他當然希望拍聶唯這樣演技優秀的演員,往小了說,工作輕松,往大了說,對電影最終的品質也有很大的影響.

畢竟一個人演技的好壞對于詮釋一個角色有很大程度的影響,這不是靠反複拍攝就能夠彌補的.

而聶唯這邊,蔡卓顏正圍著好奇的轉個不停.

"我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麼?"看著蔡卓顏從左面看到自己右面,也不說一句話,眼神直勾勾的,聶唯不禁好笑的問道.

"臉上奇怪的東西沒有,我是好奇你演技怎麼這麼厲害,我都看呆了誒!"蔡卓顏停下腳步,贊歎的同時又疑惑的問道:"聽說你是京電的學生,現在內地電影學院的老師都這麼厲害麼,教的好好,我都想要去報考一下了."

"你也可以去考呀,港都的學生去考還有特殊待遇呢,到時候你就是我的小學妹了."聶唯笑著回答道.

"我哪有時間啊,公司吧我們行程表都排到了明年了,就說現在我就要軋兩部戲呢."蔡卓顏本來挺聶唯提到學校的時候眼睛發亮,可是聽完後忽然又一陣泄氣,嘴里不禁有些埋怨的說道.

聶唯聽著一怔,他還真不知道蔡卓顏還有一部戲在拍,頓時好奇的問道:"什麼戲?"

"嘻嘻,你問我?我不告訴你."

"哦,那算了,我回頭上網查一下好了."聶唯聳了下肩膀,對于蔡卓顏賣關子的態度絲毫不買賬.

這一下還准備賣賣關子的蔡卓顏傻眼了.

"你好無趣哦."抱怨了一嘴,蔡卓顏主動承認道:"我還在拍一部叫千機變2的電影,我可是女一號哦,而且你覺得想不到男一號是誰."

聶唯一怔,忽然想到了什麼,順口說出了一個名字.

"房祖名?"

"你怎麼知道?"這一下蔡卓顏反而愣住了.

"哈哈哈,我乘飛機過來的時候和范彬彬坐在一起呀,你說我怎麼知道."蔡卓顏一提到千機變2,聶唯立刻反應過來這不是房祖名的出道作品麼.

"哦,原來這樣啊."蔡卓顏恍然大悟道,昨天才在那個劇組看到了范彬彬,她自然不會懷疑什麼.

"等你拍戲我又不忙的時候,我去給你們探班吧."聶唯說道.

"真的?"蔡卓顏臉上透著驚喜的表情,向聶唯確認道,聶唯自然點點頭,誰曾想女孩竟然伸出一只手,豎起小拇指,撒嬌的說道:"聶唯,拉鉤啦."

"OK."聶唯也伸出小拇指勾住女孩蔥白的小指,笑著聽蔡卓顏念著那段幼稚的承諾,看著她喜笑顏開的表情.

"記得,一聽要去探班."蔡卓顏笑嘻嘻的朝著聶唯再度囑咐道.

"放心吧,我們約定好了的."聶唯豎起剛剛牽過的那個小拇指,朝著蔡卓顏比了比.

"沒錯."蔡卓顏哈哈一笑,也伸出小拇指比了比.

兩人聊得開心,一旁的謝廷鋒卻郁悶的不行,蔡卓顏和聶唯聊得開心,完全沒有顧得上這位大師兄,而謝廷鋒顯然也不想參與有聶唯存在的話題.

望著聶唯冷哼了一聲,心情不爽的謝廷鋒起身朝著一旁一家超市走去,全然沒有注意到身後一道目光注意著他離去的方向.

因為劇組封路的原因,超市很冷清,不過對此劇組也給了這段路上商家們金錢的補償,所以超市老板也沒什麼話講,看到謝廷鋒走進來老板還熱情的打了聲招呼,只不過謝廷鋒心情不佳,只是敷衍的回應了一聲就朝著洗漱間走去.

來到洗漱間,里面一個人都沒有,來到小便池,謝廷鋒剛解開腰帶,忽然就感到身後一陣冷意,還沒等他回頭,就感到自己的後腰忽然被重重擊打了一下,然後整個人便感覺到一股針刺般的疼痛.

謝廷鋒不是戰士,當疼痛襲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彎下腰倒在了地上,小有潔癖的他此刻因為後腰的疼痛也顧不得洗手間地面肮髒了.

"舒服麼?"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傳進謝廷鋒的耳朵里,他臉上頓時浮現一股不敢置信的神色,抬頭一看,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聽錯.

在他後面給他一擊的正是聶唯.

雖然重活一世,聶唯覺得自己脾氣好了很多,但他從來都不是吃虧的性子,謝廷鋒敢在他背後耍絆子,那聶唯就要讓他里子面子全沒.

演戲壓他一頭還不夠,這一拳即是教訓也是警告,而且聶唯用的是暗勁,打的他腰眼,保證他內傷外不傷,根本看不出被人打過的模樣,而且聶唯敢保證這一擊不會影響他的行動,只不過這幾天對方小便的時候那股疼痛勁會讓他有的受.

"你,你打我什麼,我惹到你了麼."謝廷鋒捂著後腰咬牙恨恨的說道,同時眼神中還藏著一股懼怕,當初音樂節的時候他就領教過聶唯的武力值了,沒想到這一會聶唯竟然又動手了,這讓他趕到一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為什麼打你你心里清楚,別以為我脾氣好,上次給你的教訓這麼快就忘了,竟然還需要我再一次提醒你."聶唯彎下腰面向謝廷鋒,忽然一笑.

這個笑容充滿了邪氣,而且很突然,讓謝廷鋒腦袋都來不及思考,身體就本能的被嚇到打了個冷顫.

"記住,下次在讓我發現你搞小動作,就沒這麼簡單了."收回笑容,聶唯覺得也把對方嚇夠了,便直起身子,瀟灑的一個轉身,離開了洗手間.

而坐在地上的謝廷鋒不住的喘著粗氣,整個人眼神木木的,竟然一時間還沒從聶唯那個笑容中回過神來.

過了好半晌,他整個忽然打了個哆嗦,眼神漸漸恢複了清明,但是里面依舊還透著股恐懼,整個人臉色也是一片煞白,痛苦的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而此時聶唯早就走出了超市,迎面就看到蔡卓顏再朝著自己揮手.

"聶唯,看到我師兄了沒?導演在叫他呢."走近後,蔡卓顏直接問道.

"在里面上大號呢."聶唯隨口編了個理由,反正他不相信謝廷鋒那麼愛面子的人會把剛才那麼丟臉的事兒講出去.

"咦,臭臭的."蔡卓顏一聽,嬉笑的說道,而且還形象的舉起小手在鼻尖扇了扇,仿佛謝廷鋒就在他身旁大號讓她聞到了一般,把聶唯逗的哈哈直笑.

就在聶唯被蔡卓顏逗的開心不已的時候,一個古銅色膚色,身材高挑曼妙的女人忽然走了過來.

"聶唯,導演叫我來找你對下戲."來人是江怡,劇中聶唯的女朋友,這部電影聶唯和她的戲份僅次于和程龍的戲份.

"那去我那邊吧,我准備了椅子還有飲料."江怡看到聶唯點頭,立刻高興的說道,只是一旁的蔡卓顏卻一怔,然後仿佛想起什麼似得,連忙拉住聶唯,說道:"我還給你留了菠蘿汁呢."

"是啊,你不說我都忘了."被提醒道的聶唯也是一怔,隨即想起來開拍前蔡卓顏還讓自己選過的果汁飲料.

"一會再喝,待會還要拍戲呢."說完聶唯轉頭朝著一旁的江怡說道:"走吧."

"哦."蔡卓顏悶悶的回了一聲,看著聶唯走遠,就在這時剛緩過一口氣的謝廷鋒終于走回了現場,蔡卓顏看到他的面色嚇了一跳:"你沒事兒吧,臉色好差."

"有些不舒服,我助理阿菜呢,叫她幫我和導演請個假."謝廷鋒說道.

"剛才你不是要吃漢堡麼,阿菜幫你買漢堡去了,我去幫你請假吧."蔡卓顏依舊熱心腸,主動幫忙道.

謝廷鋒點點頭,也沒說什麼,直接朝著自己的保姆車走去.

那邊蔡卓顏找到陳木勝後,說了說謝廷鋒的情況.

陳木勝聽著皺起了眉頭,剛才還好好的人,怎麼可能一下子就生病了,這不科學呀,心下便猜測是不是這小子想要偷懶?

"就剩兩場戲了,你讓他堅持一下,拍完就收工."陳木勝最終還是沒有准假,畢竟就剩兩場戲,拍完這個場景就不用了,謝廷鋒現在請假,這兩場戲就拍不了,那到時候場地費怎麼辦?難道還要為這兩場戲再租一次?

蔡卓顏覺得陳木勝有些不近人情,但還是老實的准備把結果帶回去,可是等她找到謝廷鋒保姆車的位置時,那地方早就空空如也了,只有謝廷鋒的助理阿菜拎著一個快餐塑料袋,一臉舉目無親茫然的表情.

"人呢?"蔡卓顏面帶訝異,走到阿菜身旁問道.

"說是身體不舒服提前走了,阿Sa姐,一會能不能讓我做你的保姆車回去."小助理阿菜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求道.

"哦,哦,沒問題,不過你能不能給他打個電話,導演沒有准假誒."蔡卓顏顯然被謝廷鋒走了消息震了一下,緩過神後連忙叫阿菜打電話給謝廷鋒.

電話很快打通了,但是得到結果的謝廷鋒卻根本沒有回來的意思,只言身體不舒服,要去醫院檢查.

電話很快被對方不耐煩的掛斷了,阿菜一臉驚恐,根本不敢去和導演說這事兒,最後只好蔡卓顏再度出面,硬著頭皮把謝廷鋒去醫院的事兒和導演又說了一次.

"任性."陳木勝只回答了兩個字,然後就陰沉著臉把蔡卓顏攆走了.

蔡卓顏被導演甩了臉色,雖然知道對方不是針對自己,但是心情也終歸受到了一點影響,臉上的笑容也少了許多,就在這時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准備的喊聲,蔡卓顏一怔,隨即想到是聶唯的第二場戲,頓時好奇的湊了過去.

拍攝很快開始,這是一處精心搭建的鐵皮巷子內的槍戰,江怡裝著錢的背包在逃跑的時候遺落,正准備回頭去撿,就被飾演警察的王傑逮到,而聶唯則是趁著王傑和另一位助手放松的功夫忽然開槍,打傷了對方,救出了江怡.

這一段的拍攝的同樣十分順利,幾個演員出色的表現讓坐在監視器面前的陳木勝臉色也好了不少,尤其是聶唯,從頭到尾表演的都讓他十分滿意.

不過對聶唯越是滿意,就讓陳木勝對劇組另一位人氣男演員不滿,剛才他已經打電話給謝廷鋒的經紀人告了一狀,對方也承諾立刻把謝廷鋒叫劇組,可誰曾想幾分鍾後得到的卻是謝廷鋒直接關機聯系不上的消息.

經紀人也聯系不到對方,陳木勝就知道這次的損失無法挽回了,心里別提多氣了.

好在眼前這一位夠爭氣,表現的讓他很舒心.

蔡卓顏好不容易擠到一位攝影師身旁,伸著脖子好奇的望著場內,下一秒,她忽然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整個人的雙頰也瞬間變得通紅.(未完待續.)

上篇:251.較量    下篇:253.胡思亂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