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253.胡思亂想   
  
253.胡思亂想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眼前的一幕,蔡卓顏臉色瞬間發燙的厲害.燃?文小說 ??? ??.?r?a?n??e?n?`

她怎麼也沒料到,這場戲竟然是一場吻戲,如果只是普通的吻戲,她到也不至于臉紅,畢竟她也拍過,但是面前這兩人吻的實在是太有激情了,是一場光看就讓人臉紅心跳的法式濕吻.

雖然僅僅只有幾秒鍾的時間,但是看著江怡和聶唯親的十分火熱,還是讓小姑娘下意識的捂住了臉蛋.

而且讓蔡卓顏覺得十分尷尬的是,她甚至聽到了身旁男生們咽口水的聲音.

"猥瑣,變-態,有什麼好看的."蔡卓顏拍了拍臉蛋,心里一邊叨咕一邊躲到了一旁,剛才那一幕著實給了她挺大的沖擊,尤其是江怡那主動熱情的一吻,現在就仿佛刻在她腦海里一般,越是想忘記就越是浮現出來.

不過蔡卓顏覺得有些看不下去的東西,陳木勝這邊卻滿意極了.

激情,瘋狂,充滿情-欲的一吻,這就是他想要的,再配上聶唯最後神來一筆般的鬼臉,將本來緊張的警察追逐戰,反而變成了這幾個年輕人打鬧的游戲,也更加凸顯出這幫人的肆無忌憚,為隨後的劇情埋下了伏筆.

"cut,過了."看著鏡頭內聶唯閃身逃離鐵皮小巷後,陳木勝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滿意的喊過.

"收工了,場務收拾一下,小王記得和政府那邊報備,燈光小心些,攝影機入庫一定要給我清點好數量,少了一台,你們誰都逃不了責任."陳木勝十分老練的指揮著片場的每一個人做著收工的准備.

"聶唯,謝謝你和我對戲,下一次我還能找你麼?"江怡聽到一次就通過了這場戲,頓時一臉興奮朝著聶唯問道.

"當然,你表現的很好."聶唯回答道,不過剛說完他就發覺不對了,如果平時還好,但是現在兩個人剛拍完那段曖昧的吻戲,此時聶唯這句話反而有種調戲對方的感覺.

果不其然,聽到這話的江怡臉色頓時有些發燙,雖然她看上去是那種很狂野的女孩,但實際上本人很靦腆,那段問題還是聶唯開導的原因才放的那麼開,當然其中也不乏因為聶唯優秀的原因,內心隱隱想要給對方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看出氣氛的尷尬,聶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了句抱歉,然後便朝著導演走去.

"表現不錯."看到聶唯走過來,陳木勝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欣賞,大聲贊道.

"謝謝導演,在您的指導下我還有進步的空間."聶唯謙虛的回應道,下一秒,忽然故作疑惑的問道:"導演,怎麼這麼快就收工了,我記得還有兩場戲來著."

看似無心的一問,但卻讓陳木勝心情瞬間壞了起來,不過面對自己欣賞的聶唯,他還是耐著性子給了一個答案.

"謝廷鋒病退了,兩場戲留到後面拍."

"他沒事兒吧."

"或許吧,我也不太清楚."似乎很不想在提這個話題,給了一個模糊的回答後,陳木勝鼓勵似的拍了拍聶唯的肩膀,說道:"晚上別跟著一些人胡鬧,回酒店好好休息,明天有個好精神,我很期待你接下來的表演."

"知道了,導演."這句話看似有些管閑事兒,但聶唯卻知道,這才是導演真的在欣賞關心你,要不根本不會跟你多這麼一句嘴,所以聽到這句話後,聶唯很是認真的回答道.

聶唯的態度無疑讓陳木勝很滿意,聽話的孩子誰都喜歡,不過聶唯表現的越是乖巧,他心中對那個翹班的謝廷鋒就越是感到厭惡,真是的,當初自己怎麼就會看好那個家伙呢,現在和聶唯一比,簡直就是云泥之別.

陳木勝歎了口氣,又搖了搖頭,似乎很為自己的眼光感到羞恥.

聶唯回到化妝間,坐在了屬于自己的位置上,蔡卓顏沒在,只有一位不太熟悉的藝人坐在角落沒看到聶唯進來,兩個人互相打了個招呼就沒再說什麼了.

"聶唯,我來幫你卸妝."這時候羅媛走了過來,拿著准備好的卸妝水,一邊幫聶唯卸妝,一邊說道:"我爸去開車了,還有你需不需要吃宵夜?聽說咱們回片場的路上會路過一條美食街."

"嘴饞了?到地方你們去買吧,我晚上就不吃了."聶唯笑著說道.

被聶唯一句話戳破自己的小心思,羅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過也沒拒絕聶唯的好意,而且打定主意要多買些,聶唯雖然嘴上說不吃,但凡是都有萬一不是.

羅媛認真的幫聶唯卸妝,坐在椅子上的聶唯也不好動,只能盯著羅媛看,忽然發現這個當初瘦弱的小姑娘不知不覺中已經豐腴了不少,一張鵝蛋臉有了漸圓的趨勢,不禁問道:"羅媛,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這句話一出口,正麻利的給聶唯卸妝的羅媛整個人動作都停頓了下來,下一秒,臉色帶著一絲慌張,仿佛不敢置信的反問向聶唯:"你說什麼?"

"我說你是不是長肉了,臉蛋都有些圓了."聶唯又瞅了瞅羅媛,肯定的說道.

"我真的胖了?"這一次羅媛聽得更清楚了,一時間都顧不得才給聶唯卸了一半的妝,甚至還把聶唯擠到了一旁,整個人沖著鏡子一個勁兒的瞅,眼神犀利無比,對著自己的臉幾乎是一寸一寸在掃描著.

"真的胖了麼?好像沒有呀,不過好像也有些胖了,哎呀,好煩啊,都怪你,最近怎麼總是在港台拍戲,這兩個地方好吃的太多了,我都管不住自己的嘴了."看了半天,羅媛最後竟然直接把鍋甩給了聶唯,然後整個人無精打采的做在一旁,顯然在為自己胖這件事兒而苦惱.

"你這是郁悶什麼呢,我覺得胖點挺好,以前你太瘦了,臉上都沒有肉,看上去一陣風就能吹走,現在臉蛋有一點肉,恰到好處,顯得既健康又可愛,比以前好看多了."聶唯說道.

"是麼?"羅媛一聽,眼睛忽然一亮,然後再一次看像鏡子,似乎里面的映像比剛才順眼多了,臉上稍微有一點的肉肉剛才看上去是可惡無比,此刻卻真的顯得有些可愛.

"你自己看嘛,我還能騙你?"

"好像確實還不錯,不過今天晚上我就不吃宵夜了,再吃真的就要超重了."又看了看鏡子,羅媛滿意的點點頭,被聶唯幾句話哄的讓她此刻自我感覺很飄飄然,不過內心還是有了一絲警惕,宵夜這種增肥利器,她覺得最近還是忍住嘴饞,戒掉的好.

緩和了內心的忐忑,羅媛又變回那個手腳麻利的小助理,很快幫聶唯把妝卸完,就在聶唯這邊剛去換衣間把戲服換下來交給服裝師的功夫,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蔡卓顏終于返回了化妝室.

"阿sa."聶唯看到她進來,打了聲招呼.

"聶唯."蔡卓顏看到聶唯,神色一怔,隨後有些臉紅的回應道,因為她又想到聶唯和江怡那激情的一吻了.

蔡卓顏的神色有些古怪,但聶唯也沒太在意,閑聊了兩句便准備提出告辭.

"等等."一見聶唯要走,蔡卓顏忽然想起了什麼,叫聶唯稍等一會,然後整個人就如同一陣風一般跑了出去,五分鍾後,就見阿她手里拿著兩瓶飲料跑了回來,站在聶唯面前的時候還喘了好一陣粗氣,顯然這一路都在小跑,沒停下腳步休息片刻.

"飲料,說了要請你喝的."蔡卓顏把兩瓶菠蘿味的果汁遞給聶唯,小臉紅撲撲的,不知道為何,腦海中想到的竟然是告白這種事兒.

拋開這種危險的想法,蔡卓顏連忙晃晃腦袋,想要把這種想法甩出腦海,但這種下意識的忽然搖頭卻讓聶唯看的又好奇又覺得好笑.

"阿sa,你腦袋不舒服麼?怎麼忽然晃起來."聶唯帶著一絲好奇一絲關心的口吻,問道.

"不要這麼關心我啦."阿sa內心哀嚎道,聶唯此刻的溫柔讓她有點手足無措,但嘴巴上卻回答道:"可能有些晚,我有點困,不說了,飲料給你."

"那好,我也不耽誤你了,早點休息吧."聶唯接過飲料,打了聲招呼,邊待著羅媛離開了化妝室.

看著聶唯的背影消失在化妝室,阿sa松了口氣,然後在化妝師詫異的目光下又拍了拍臉蛋.

"是太久沒談戀愛的關系了麼?怎麼這麼容易胡思亂想."阿sa嘟囔了幾句.

"什麼?"一旁的化妝師聽到了阿sa似乎說了些什麼,以為在吩咐自己需要注意的地方,但聲音太小沒有聽清,下意識的追問道.

"沒事兒,快點給我卸妝吧,我要回酒店睡覺."被化妝師這麼一打岔,阿sa也緩過神,連忙吩咐道.

把飲料交給羅媛,聶唯這是拿出手機一邊給下課的舒暢發短信,一邊朝著保姆車走去,不過就在他快要抵達保姆車的時候,江怡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仿佛專門堵著他一般的湊巧.

事實也正是如此,拿著江怡送過來的兩瓶運動飲料,聶唯聽羅凱說著姑娘在這塊已經等了好半會了.

"聶唯,把握著點,我看著女孩似乎對你有些意思?"羅凱一邊啟動汽車,一邊說道.

"有麼?"聶唯沉吟了片刻,發現似乎還真是如此.

"呵呵,你有才華,有名氣還不缺錢,條件這麼好,對于她們這些小藝人來講簡直就是天生的大樹,如果能靠上自然最好不過了."聶唯還在思考呢,那邊羅凱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已經看透了一切.

聽到羅凱的話,羅媛也立刻點頭表示贊同,對方肯定不會是真的就這麼愛上了聶唯,但有的時候條件更重要,尤其是在這個更為現實的圈子里.

"呵呵."聶唯笑了笑,也沒回答兩人什麼,依舊低著頭發著短信,這麼一會功夫,除了舒暢,林亦菲也開始偷偷給自己發短信了,兩個人一來一回,夠聶唯忙活的,哪還有那麼多心思猜其他女孩怎麼想.

就在聶唯和自己的紅顏知己聊得火熱之際,謝廷鋒那頭卻剛剛出院,從頭到尾檢查了個遍,根本沒有任何被擊打的痕跡,甚至後腰疼痛不已的地方連一點淤青都沒有,最終醫生用各種儀器檢查了個遍,只得出了謝廷鋒腎透支過度的結論,還想要給他開一大堆補藥,讓謝廷鋒羞怒的直接撕爛了藥單.

因為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之所以後腰眼會那麼疼,完全都是聶唯那一拳給打的,和什麼腎透支根本沒關系,這幫庸醫,自己檢查不出來就亂給安一些名頭騙醫療費,謝廷鋒心里恨恨的想到.

不過他再惱怒,再生氣,內心深處此時最大的感受還是恐懼,聶唯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自己的背後,一拳就能讓自己一直疼痛到現在,這種手段真是堪稱恐怖,尤其此刻謝廷鋒的腦海中依然回蕩著聶唯最後那突然詭異的一笑,想想他面色都發白,他怎麼也沒料到,自己只是耍了個小手段,對方的報複竟然會這麼直接這麼突然,簡直沒有給他一點點防備.

不得不說,如果聶唯和他玩心眼,謝廷鋒一時間還真不會害怕什麼,可是聶唯忽然用出這種暴力加威嚇的手段,謝廷鋒反而真的怕了.

失魂落魄的走出醫院,謝廷鋒滿腦子都在想要不要找回這個場子,可是一想到聶唯那直接的報複手段,他內心又帶著一絲恐懼,就在他走神的差點跌下台階的時候,就看到自己司機拿著一部手機焦急的跑了過來.

"哥,老板的電話."跑到謝廷鋒身邊的司機只來得及說出這六個字.

謝廷鋒聽到後臉色又是一變,心里也有些忐忑,拿過手機,看著來電顯示上一串熟悉的數字,他就感到頭疼無比.

"哥,快點接吧,別讓老板等著急了."看著謝廷鋒接過手機卻遲遲沒按下通話鍵,一旁的司機頓時焦急的催促道,他現在顯然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生怕被老板遷怒.

謝廷鋒一聽這話,頓時瞪了他一眼,然後也不管司機縮到一旁的熊樣,深吸了一口氣,按下了通話鍵,迎接他的必然是一場狂風暴雨.

不過倒黴的日子似乎還僅僅只是開始,被老板狠狠訓斥了一頓的謝廷鋒忍著疼痛回到酒店,折騰了一晚上都沒怎麼睡好覺,後腰的疼痛就仿佛鬧鍾一樣,隔一陣就會疼一陣,剛睡著的他就被疼醒了,更痛苦的是,小便的時候後腰簡直就是撕裂般的疼,這讓他一時間甚至恐懼的想到是不是聶唯真的把他腎打壞了,而被撕掉的那張藥單他一時間也忽然懷念了起來.

折騰到早晨四點多,身體的狀況似乎有所好轉,謝廷鋒也終于放下了懸著的心,帶著一身的傷痛和疲憊,進入了夢鄉.

只是這一覺感覺還沒睡多久,謝廷鋒迷迷糊糊間就聽到自己房間的門鈴聲不斷的響起,吵得他根本難以入睡.(未完待續.)

上篇:252.簡單粗暴    下篇:254.笑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