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272.典型   
  
272.典型

g,更新快,無彈窗,!

聶唯一行人剛下飛機,就接到了王忠磊這'不近人情’的通知,都感到很意外.

尤其是羅凱,最先接到通知的他此刻還是一臉的茫然,畢竟自己這幫人可是剛剛下飛機呀,連家都沒回,甚至行李都還沒安置好呢,就被召喚回公司,這真的是那位人情達練的王總下達的命令麼?

只有聶唯目光悄然閃爍,猜出了一點原因.

"會不會是出什麼事兒了?"羅凱跟著聶唯,悄聲問道.

"別多想,如果是我們出事兒,現在機場早就埋伏著一堆記者了."聶唯笑著回答道,這句話他可不是吹牛,憑借他如今在內地的人氣,如果真是發生在他身上的問題,聶唯敢保證外面現在肯定有無數記者在等著自己.

不過看著此刻平靜的候機大廳,只有十來個蹲守的記者,看到自己出現後也僅僅只是拍了兩張照片,隨便采訪了兩句,聶唯就知道這事兒和自己沒多大關系,而拋出了自己的問題,王忠磊又這麼著急找自己去公司,那麼多半還是公司內部那個矛盾給鬧得.

一路無話,聶唯三人坐車,很快趕到了公司.

"聶唯哥,王總說了,您直接上去就好."王忠磊的秘書竟然在一樓大廳等待聶唯一行人,見到他們後,立刻上前通知道.

聶唯點點頭,然後示意羅凱和羅媛去自己的專屬休息室等著,而他則是在秘書的帶領下,朝著王忠磊的辦公室走去.

熟門熟路的走到門口,聶唯輕輕敲響房門,很快就有一個熟悉的聲音說了句請進,就仿佛一直在等待聶唯一樣.

和旁邊的秘書道了聲謝,聶唯推開房門走了進去,果然王忠磊此刻就坐在辦公桌前,看到聶唯走進來後,他立刻笑了笑,朝著聶唯打了聲招呼.

聶唯一邊回應,一邊走到王忠磊對面的椅子上坐下,同事也在偷偷觀察著王忠磊.

氣勢依舊很足,渾身上下的衣物乾淨整潔,頭發也疏的一絲不苟,但是充滿血絲的雙眼還是暴露了這位老板最近的日子過得並不是特順心,而且看他有些干燥的嘴唇,就知道最近王忠磊肯定很上火.

王忠磊並不知道這麼短短一段時間,聶唯就憑著對他外表的觀察得出了很多正確的猜測,問了句聶唯喝什麼,得到白水的答案後,王忠磊親自走到一旁的冰箱,從里面拿出了一瓶礦泉水.

聶唯接過水一看,禁不住一樂,這不是自家水廠產的溪白礦泉水麼.

"這水和平時咱們喝的純淨水不太一樣,你試試,我覺得挺特別的,如果喜歡我叫人多幫你訂幾箱."看著聶唯拿著礦泉水看個不停,王中磊以為聶唯好奇,當下便解釋道.

"還是別的,如果王總你喜歡的花,我倒是可以多送您幾箱."聶唯笑了笑,放下礦泉水,看著一臉驚訝的王忠磊,說道:"這水是我家在五小連池新建的水廠產的."

"嗬."聽到聶唯這句話,王忠磊驚訝的眼珠子差點沒冒出來,下意識張大的嘴,半天都沒合攏.

要知道這水最近可是賣的相當火,精致的外包裝,誘人的養生概念,獨特的口感讓這款水一經上市就脫穎而出,哪怕它的售價相較一般的礦泉水有些小貴,但也抵擋不住不少人對這水的熱愛.

王忠磊就是其中之一,甚至不光他自己喜歡,還和家人,朋友推廣了不少,不過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款水竟然會和聶唯家的水廠生產的,而且讓他疑惑的是,他記得聶唯家中應該是房產生意的才對,怎麼又做水廠了?

王忠磊的眼神讓他根本不用明說就被聶唯猜出他的心思了,不過對此聶唯也不會對他多做解釋.

"那倒是我獻丑了."王忠磊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推薦水推薦到賣水的頭上,這事兒著實有些尷尬.

聶唯搖了搖頭,感謝道:"忠磊哥給我的水做推薦,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要您把這水在公司做下推廣,我請您吃飯如何?"

"你這算是賄賂我麼?別想了,你這水忒貴,我可供不起整個公司的人喝."王忠磊失笑道,不過被聶唯這麼一打趣,心里倒是舒服了不少.

"我可以給您內部價嘛."聶唯笑著說道.

"我可不占你這點小便宜,省著你背後到時候在罵我小氣,這事兒到時候在說,先和我說說在港都拍戲如何?"王忠磊問道.

聶唯知道他在轉移話題個,但也不在意,這個話題到這里結束其實剛剛好,他讓王忠磊訂水也就是說說,雙方都不會把這事兒當真.

聽到王忠磊詢問自己在港都拍戲的事兒,聶唯回答道:"挺不錯的,陳導演還有程龍大哥都挺照顧我的,我也認識了不少朋友,挺有收獲的一趟工作."

聽完聶唯的話,王忠磊點點頭,滿意的總結道:"有收獲就好,多和那邊的朋友聯系,你未來的發展肯定不能局限在內地,港都和寶島都是你要開拓的市場,到時候這些人脈說不定就會幫上忙,你待會叫羅凱去一趟財務部,我會特批一筆人脈資金給你,屆時我派專人給你操作這筆資金."

"謝謝忠磊哥."聶唯道謝,沒有拒絕王忠磊的好意,倒不是他想要沾公司便宜,事實上這點錢他根本看不進眼,但在這個敏感時期,自己的每一次否定說不定都會讓王忠磊猜忌.

果然看到聶唯爽快的接受自己的好意,王忠磊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比剛才真誠了許多.

"對了,聽說在港都的時候你去給范彬彬探班了?"聊了會天,忽然王忠磊冷不丁的問起了聶唯港都探班的事兒.

對此聶唯很坦然的點了點頭,承認道:"沒錯,當時彬彬姐的劇組恰巧就在港都駐留,想著彬彬姐一個女孩子在人生地不熟的港都拍戲,我當時又正好有假期,就順便去探班,看看彬彬姐在新劇組過得怎麼樣."

"你做的很好,男孩子就是要多照顧女生,何況你們一個公司的,就要多親近親近才對,對了,你探班范彬彬沒和你聊些什麼?"王忠磊笑著點點頭,不過目光依舊在打量著聶唯,看似隨口不經意的一問,卻充滿了探究的味道.

聶唯表面淡然,但是聽到王忠磊這句問話,內心卻已經掀起一陣波濤.

他感覺的道,王忠磊應該是察覺到什麼了,只不過對方似乎也不能確認,所以才用這種看似聊天的方式在摸索下去.

不過王忠磊注定是要失望了,這種事兒,哪怕聶唯心里清楚,現在也不會說給他聽的.

就見聶唯淡然的一笑,隨機回答道:"就聊劇組的一些事兒唄,還介紹了幾個朋友給我認識,您猜我見到誰了,房祖明,就是程龍的兒子,兩人長得別提多像了,忠磊哥你有機會見見,保證也覺得像."

"是麼,哈哈,那我到真是想要看看."王忠磊一雙眼睛緊盯著聶唯,想要看出點什麼,不過最終什麼也沒查探到,聶唯的表現很自然,不像是在說謊.

事實上聶唯也確實沒有說謊,他去探班范彬彬也並沒有和他說什麼敏感的話題,也不存在哄騙王忠磊.

隨後王忠磊又拉著聶唯聊了不少在劇組的事兒,當然也少不了關心聶唯日常的生活問題,總之就是各方面都了解了不少信息,不過聶唯清楚,這些看似關心的話,都是王忠磊在試探著自己的忠心,估計最近王晶花那邊又鬧了什麼幺蛾子,讓這位大老板整個人都變得敏感了許多.

王忠磊確實存著試探聶唯的心思,最近公司內部人心浮動,他做老板的當然感覺的到,這讓他不由疑心漸起,而聶唯作為他在公司最大的王牌,在這種時刻必然是要緊緊綁在身邊的,所以說這一次試探其實更是一次考驗,只要聶唯能通過,那麼王忠磊就會准備實施內心的那個籠絡人心的想法.

現在看來,聶唯表現出來的一切依舊如往常一般,這很好,王忠磊也准備把自己真正的想法和聶唯說一說了.

"看樣子你在港都做的確實很不錯,沒給咱們華藝丟人,說到這,聶唯我有一件事兒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想法."王忠磊忽然問道.

"什麼事兒?"聶唯好奇道.

"你有沒有認購一部分公司股份的想法?"聽到聶唯的反問,王忠磊一笑,終于輪到他拋出准備已久的誘餌了.

讓明星,尤其是那些頂級明星認購公司的股份,這就是王忠磊最近想出來綁住明星,讓他們對公司更有歸屬感的想法.

畢竟只要認購了股份,不管多少,心態上都會發生變化,以前回事以打工者的心態看待公司的問題,但有了股份,就會有一份兒主人的責任感,看問題的角度變化了,想法自然也會有了變化,到時候公司內部人心浮動的問題也會跟著順其自然就解決掉了.

但這事兒卻也不能輕易的開口子,而且還需要一位榜樣,選來選去,王忠磊就覺得聶唯最合適,這也才有了今天這一幕緊急召喚的戲碼,實在是這件事兒迫在眉睫,王忠磊已經沒有耐心等下去了,哪怕一晚上都不行.

聽到王忠磊提到股份的事兒,聶唯忍不住一怔,怎麼自己這邊還沒動作呢,對方竟然就主動來送股份呢,這算是天上掉餡餅麼?

不過很快聶唯就想明白了,對方雖然提出讓自己認購股份,但顯然也不是隨自己胃口的,他們願意讓出來的股份顯然不會有多少,更多是象征意義,和自己未來計劃其實沒有多大的影響.

不過能提前拿上一點股份也是好的,緩過神的聶唯內心已經是同意的,不過在表面上卻依舊裝出一副茫然的樣子,仿佛從沒對公司的股份上過心一般,還好奇的問向王忠磊道:"認購股份,為什麼是我?"

"當然是對你出色表現的獎勵了,放心,我也會給你一個內部價,怎麼樣?機會難得呦,有了公司的股份,你也算是主人了,咱們華藝的前景你是知道了,這交易可是只賺不虧的."王忠磊用充滿誘惑的話忽悠著聶唯,卻不知道對面的就是一只小狐狸,心里小算盤早就打的噼啪亂響了.

"聽上去好像蠻不錯的欸."聶唯一臉'天真’的回應道,臉上恰如其分表現出來的期待讓王忠磊也不禁勾起嘴角.

"當然不錯了,要知道公司的股份可不是隨便給人的,原意讓你認購,還是因為你表現出來的能力值得公司大力培養,別猶豫了,我給你說幾個方案,你斟酌一下."王忠磊笑著說道,不等聶唯做出最後的選擇,他就已經一錘定音了.

顯然他是想要快刀斬亂麻的把這事兒做成,然後在用聶唯這個典型再去勸說公司其余的那幫藝人,然後付出少量的股份,把他認為有價值的明星統統綁在華藝這架戰車上.

不過王忠磊打的如意算盤注定是要不如意了,一些要走的人根本不是他想付出的那點小恩惠就能留的住的,畢竟王晶花那邊不但有著人情,也有著更豐厚的利益,再加上如今王忠磊還蒙在谷里,怎麼可能會有勝算.

很快王忠磊就給出了幾種方案.

像是不需要聶唯出一分錢,但是聶唯卻能獲得一部分干股,每年都會享受分紅,同時隨著他事業發展,這部分分紅的比例也會跟著增加.

還有讓聶唯直接掏出一筆錢,認購一部分股份,不多,甚至連百分之一都不到,當然聶唯付出的金錢也是極少的,幾萬塊就可以,象征意義多過實際意義.

還有幾種方案,王忠磊都一一和聶唯細說了一下,基本上大同小異,最後說完王忠磊便直接問聶唯想要選擇哪種.

聶唯沒有立即回答,反而在腦中思索,因為他發現了一個十分有意思的問題.(未完待續.)

上篇:271.解開    下篇:273.禮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