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498.最佳告白   
  
498.最佳告白

g,更新快,無彈窗,!

觀眾們明顯被劇情的轉折給驚訝住了,甚至一些膽小的人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太嚇人了!!!

"難道一直和卓然發短信的舒雅是鬼麼?"林詩詩聲音帶著一絲顫抖的問道.

林詩詩的話說出了在場很多人的心聲,畢竟那個女孩三年前就撕掉了,或許卓然真的是在做夢呢,尤其是之前卓然怎麼也打不通舒雅的手機一般,此刻觀眾也都恍然大悟,三年前女孩就死掉了,她的手機又怎麼可能打得通.

"當然不是了,不然怎麼能捏到胸…額."聶唯感受到腰間的溫暖和一旁女孩警告的目光,十分知趣的停止了調侃.

"咳,你們看下去就明白了."望著一旁的楊蜜和林詩詩望過來的好奇目光,聶唯隨便解釋了一句.

不理會兩個女孩因為被吊了胃口而不滿的目光,聶唯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大銀幕上.

和卓然發短信的舒雅當然不是鬼,因為劇情上實際是打了一個時間差,並不是大家起初想象的那般處在同一時間段,而是有一個三年的時差,也就是說三年後的卓然在同三年前的舒雅相互交換著彼此的人生.

而這個謎底,也正在逐漸的解開.

在的得知小鎮早已經在隕石的沖擊下消失,而舒雅已經在三年前死去的消息後,卓然也同樣陷入了極大的困頓當中,一方面他覺得交換人生後的生活是那麼的真實,不像是做夢,可是現實又擺在他的眼前.

更加讓他覺得害怕的是,舒雅用他的手機記錄的那些日記,竟然也開始一條條的變成亂碼,然後莫名的從手機訊息里消失.

而卓然翻遍了資料,找了無數相關的報道,都證明著那個小鎮已經不見了.

銀幕中,卓然再度打開手機里的日記軟件,可是里面依舊空空如也,卓然放下手機,雙手抱住頭部,一臉痛苦.

"一切都只是夢而已,我之所以記得那些景色,是因為在三年前看了相關的報道,如果不是這樣,難道真的是鬼?又或者都是我的妄想?"

卓然的這一番自我懷疑讓觀眾感到有些心痛,那痛苦的表情簡直能夠傳遞到觀眾的心尖,就像是被一根針頂住了心髒一般.

就在觀眾們還沒有在聶唯痛苦的神情中掙脫開的時候,就見銀幕里的聶唯表情忽然從痛苦緩緩變成了一種迷茫.

"她的名字……叫什麼來著?"

輕輕的一句自白,突然成為了最後的推手,將那根已經頂在了心尖的針在觀眾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狠狠的紮進了他們的心里.

這種疼不會撕心裂肺,但卻移不走,拔不掉,就那樣徘徊在你的心中,讓你隱隱作痛.

一些感性的女孩子甚至眼眶已經濕潤了,銀幕里特寫鏡頭下卓然那雙迷茫的眼神是多麼的讓人可憐,這一幕完全勾起了她們本能的母性光輝,很想把卓然輕輕摟在懷中,用溫暖的懷抱和輕柔的聲音去安慰他.

相比較感性的女孩子,現場的很多男生表情也沒了一開始的輕松,心里有種壓抑的感覺,輕松的笑容不在了,隨意的調侃也說不出來了,整個影院一時間安靜極了,這一幕感染了現場所有的人,自然也包括李儒.

李儒此刻內心早就充滿了對聶唯的佩服,可笑的是自以為猜到了後續的劇情,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了.

但這次打臉李儒高興,因為聶唯的電影果然沒讓他感到失望,此時的他很難再猜到下面的劇情了,他的視角也漸漸從一個仿佛看透一切的旁觀者,變成了一位真正代入到電影中的觀眾,以至于他根本沒有心思去分析聶唯此時的演技,只為片中的卓然感到心疼.

所在所有觀眾都因為劇情而陷入悲觀的情緒中時,轉折出現了.

飯店打工的前輩南晴來找卓然聊天,無意中提到了他受傷的繩結.

"你手上的同心繩結很漂亮呢,似乎是這個小鎮特有的一種編法,對麼?"南晴翻著小鎮的鎮史,上面記載著一種獨特的編繩手法,又想到似乎和卓然手腕上的繩結似乎很像,所以才有這麼一問.

"啊,我記得這是很久之前有人給我的,我把它當做護身符,所以一直帶著."卓然望著手上的繩結,解釋道.

說完之後,他微微皺著眉頭,癡癡的看這手腕上的同心結:"是誰給的呢?"

觀眾們此刻內心狂呼,是舒雅給你的啊,片頭的時候有過一個片段,在一趟地鐵中,兩人被人群擠散,舒雅解開了頭繩遞給了卓然,不就是這個同心繩結麼,卓然你怎麼可以忘掉啊.

觀眾們跟著干著急的時候,望著繩結的卓然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兒.

"我之前聽說過,這種繩結的編法代表著一種含義,編出來的結代表著時間,交錯,牽絆…啊!"說道這,卓然忽然怔了一下.

這一舉動立刻引起了觀眾的注意.

"它代表著時間,那麼……"卓然眼睛一亮,立刻翻出了小鎮的地圖.

"是那個山里的神像,就是埋酒的那里."看到聶唯用筆圈出的地方,有觀眾立刻反應過來,激動的喊道.

沒有人會埋怨她的失態,事實上此刻的觀眾全都跟著聶唯的舉動而變得激動起來,到此為止,大家似乎終于看到了希望.

此時此刻,他們也終于知道了桃花酒背後的含義,一半的人生,而卓然另一半的人生不就是舒雅麼,他們彼此交換的相互的人生,不就是另一半麼?

獨自背上行囊的卓然來到了當初藏酒的地方,把小酒壇挖了出來,抱著一試的心態,將其一飲而盡.

奇跡發生了,喝了桃花酒的卓然,仿佛又喚醒了被埋沒的記憶,當他再度醒來的時候,又已經身處在小鎮,而他也變成了舒雅.

"是舒雅,她還活著……"銀幕里的舒雅雙手環抱住自己的雙肩,就仿佛卓然抱住了舒雅一樣,現場不少的觀眾也下意識的做出了同樣的動作,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感受到銀幕里主角們激動的心情一般.

只是……

下一秒,依舊是熟悉的妹妹走到門前,一邊說一邊拉開房門.

"姐姐,你該不會又在揉胸……啊!?"

"噗!"

"該死的聶唯,你還我感動啊."

"哈哈哈哈哈,怎麼會這樣,逗死我了."

壓抑了許久的觀眾忽然笑噴了,里面坐在床上的舒雅竟然真的如同妹妹預想的那般在揉胸,只是讓妹妹驚到的是,姐姐竟然是一邊哭一邊在揉胸,一副仿佛被自己的胸部感動到了樣子.

這一幕讓觀眾內心壓抑的那些壓力一下子全都釋放了出來,女孩們紛紛笑罵著卓然是個壞小子,男生們也是偷笑個不停,彼此眼神交換中流露無限的默契,就連現場的演員,導演還有記者們也都是笑的開心極了.

"巧妙,巧妙至極."李儒一邊笑,一邊感歎,他現在完全被聶唯編劇的實力所折服,一個梗玩了三遍,卻展現出了三次不同搞得花樣,而且如此自然的就把之前一大段劇情帶給觀眾巨大的壓抑輕松的化解掉了.

這種編劇簡直就像是心靈的魔法師,能夠掌控觀眾的喜怒哀樂,就連自己這種本該站在客觀角度去看電影的專業影評人,也都在不知不覺中被其所影響,控制,而且樂在其中.

"厲害,真的是厲害."馮曉剛一邊笑一邊和身旁的徐帆說道,言語間毫不掩飾自己的贊賞.

他也是做過編劇的人,這種劇情上巧妙的設計,把這種本來很庸俗的梗卻能玩的清新脫俗,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這電影拍的確實有意思,我都想要找聶唯問問,他下部電影缺不缺演員了."徐帆笑著說道,至于找聶唯要角色這事兒是真心還是假意,只有說話的人心里最清楚.

在觀眾的笑聲當中,故事繼續.

卓然交換到舒雅的身體後,竟然被舒雅的外婆發現了,也知道了一個秘密,原來舒雅家每一代的女人都會做同樣交互人生的夢,這讓卓然有一種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的想法,隨後他也把隕石會落在小鎮的事情認真的和外婆坦白.

可惜的是,外婆竟然沒有相信.

卓然沒有放棄,他借著舒雅的身份,開始聯系同學,召開'作戰’會議,一定要在隕石到來之前,把大家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可是除了自己的兩位朋友之外,包括自己的親妹妹和父親在內,所有人竟然不相信卓然所說的話,而且這一路跑下來,卓然還得知了一個讓他震驚的消息,那就是舒雅竟然在一天前去過了自己所在的城市.

記憶的畫面一點點浮現,手中的繩結來源終于水落石出,原來在三年前,卓然就已經與舒雅見過面,而他戴了三年的繩結,就是舒雅的頭繩.

想著或許只有舒雅才能夠勸服小鎮上的民眾,卓然奔向了自己醉酒的地方,終于在時間交錯之際,在山頂彼此終于相遇.

"原來之前一直提到的時間交錯就是黃昏啊,身體竟然也互換回來了."

"這麼一想很有道理啊,太陽落山之際,月亮升起之時,這不就是交錯的時刻麼?"

"好感動,剛才兩人明明彼此感應到對方卻握不到手的時候,我都快看哭了,好在終于見面,好感動,嗚嗚嗚."

"喂喂,不要哭啊."

兩人終于見面了,這種時刻簡直讓觀眾有一種'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感覺,大家內心的激動也終于達到了頂點,看著男生和女生互相看著彼此羞澀的樣子,那種名為'戀愛’的甜蜜瞬間流淌進現場所有觀眾的心中.

很多情侶甚至不自覺的在椅子下面牽起了手,掌心感受著融合了對方體溫的溫度,心中的甜蜜更甚.

銀幕里的卓然和舒雅也在進行著輕松又帶著一絲甜蜜的互動,相互說著彼此的糗事,也不忘彼此關懷,卓然還特意拿出了一支筆,讓彼此在對方的手心寫下名字,以求不要忘記對方.

卓然先是在舒雅的手里了幾個字,輪到舒雅的時候,剛剛在卓然的手心寫下一筆,筆就已經掉落在了地上,而舒雅整個人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時間到了……"看著銀幕里已經暗沉下來的天色,觀眾全都明白了過來,三年前的舒雅已經回去了.

"舒雅,舒雅?本想要告訴你,無論你在世界的哪個角落,我都會找到你."望著掌心,卓然的臉上透著難以掩飾的失落,不過只是片刻他又振作起來,嘴里不斷念著舒雅的名字.

"我一定會記住你的名字,舒雅,舒雅,你的名字是舒雅,舒雅,我一定要記住,你的名字叫做……"一直念著舒雅名字的卓然忽然停頓了下來,現場也為止一靜.

"你…叫什麼,你來自哪里,我為什麼在這里?"

"對,我是來找她的,我要救她,我希望她活下去,可是…她是誰!?"

"她一定是重要的人,是我不想忘記的人,不可以忘記的人,可是她是誰,是誰,是誰……"

卓然最後嗚咽的聲音讓現場的觀眾都不僅濕潤了眼眶,他們的心跟著銀幕里的卓然一起痛著,卓然流出了每一滴眼淚他們都仿佛能品嘗的到其中的苦澀一般.

"要不要這麼虐啊."一位看上去二十多歲的男生悄悄摸了下眼眶,心中哀歎道,他一個大男人,竟然看電影看哭了,好丟人啊,幸好沒和朋友一起來.

可是雖然覺得丟人,但是看下去的心情一點都沒有改變,甚至更專注了,這麼讓人感動的電影真的是好久都沒遇到了,演員的演技,劇情的深度,全都讓他無法自拔的喜歡上,或許這就是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好電影吧.

如果李儒知道這個男生的想法,一定會對他豎起大拇指,說上一句沒錯.

好電影,看似簡單的評價,但是在李儒看來,確實對一部電影最美好的贊美了,因為這就代表著這部電影已經得到了觀眾的認可.

很顯然,面前的這部《你的名字》,完全配得上'好電影’這個稱贊,甚至在李儒看來,它做到的更多.

銀幕里的故事還在繼續,回到三年前的舒雅繼續四處奔波,勸大家去安全的區域,而他的兩位朋友也都賣力的幫忙,友情的珍貴在這一刻表達的淋漓盡致.

可是效果卻並不太好,鎮子上的民眾們都以為是舒雅他們的惡作劇,只有少數人來到了學校操場這個安全區域,但是更多的人還是停留在了鎮子里.

觀眾看的焦急無比,不少人心中早就對舒雅那頑固的父親還有一群絲毫沒有危機感的鎮民們罵開了花,又為了喊到喉嚨沙啞的舒雅感到心疼.

"必須動用消防員才能把大家疏散,舒雅,你必須說動你的父親."眼看著時間一點點臨近,舒雅的同學焦急的說道.

舒雅想道剛剛不久父親的嚴詞拒絕,咬了下嘴唇,再度奔向了鎮政府.

在這途中,舒雅的兩位好朋友也相繼被抓,一切似乎都在朝著壞的方向發展,就連跑向鎮政府的舒雅都因為體力耗盡摔倒在了路上.

而天空的彗星此刻已經一分為二,其中半顆化作隕石,從天而降,即將把這座小鎮變成曆史.

"起來啊,舒雅,不要放棄啊."

"舒雅快起來啊."

"求求你,站起來吧."

看這摔倒在地上的舒雅久久沒能起身,不少觀眾握緊了拳頭,暗暗為舒雅打起,甚至一些心急的觀眾屁股都離開了椅子,整個站起來望著大銀幕,因為沉浸在劇情中,甚至連身後的抱怨聲都無視掉了,而漸漸地,放映廳里不少觀眾也都開始站起身來.

這一幕讓不少前排的記者們發現,簡直驚訝極了,如果不是放映期間不讓照相的話,他們恨不得把這一幕全都拍下來.

標題他們都想好了,《你的名字》讓觀眾全體起立.

當然這很誇張,事實上影院內站起來的人只是那麼一小部分,而且很快就坐下來,但是這並不妨礙記者們心中把這件事兒變成一件值得津津樂道的大新聞,畢竟做媒體的,不就是追求'眼球效應’麼?

"為了防止我們醒來就忘記了彼此,我們互相寫下名字吧."伴隨著卓然的一句旁白,舒雅終于整開了眼睛,緩緩張開了寫著名字的那只手,似乎想從這里借到一份力量.

緩緩張開的雙手牽動著觀眾的心,他們希望舒雅在看到名字後能夠振作起來,救出數百名鎮民,可是真當舒雅張開雙手的一刻,現場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嗚!"觀眾席間,一名女生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是眼淚卻止不住的從眼眶中流了出來.

而他身旁的一名男生怔怔的望著大銀幕,眼眶情不自禁的濕潤了起來.

壓抑的哭聲充斥著整間放映廳,而造成這一切的,只是女孩手掌中的幾個字,那不是男生的名字,而是'我愛你’.

"這或許是年度最佳的告白了."李儒摸了摸眼角,心下感慨道.

上篇:497.《你的名字》首映式(下)    下篇:499.你的名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