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556.爭奪   
  
556.爭奪

g,更新快,無彈窗,!

被馬冬這麼一首,剩下的三組眼中,五號球絕對是最衰的那個.

接下來輪到歐弟,只見他走到抽獎箱前,直接來個了大鞠躬,還伸著手合十,朝著抽獎箱拜拜,一邊叨咕個不停,馬冬就在他旁邊,只聽他念叨著:"保佑我抽到三號,實在不行二號也好,千萬不要抽到五號,千萬不要抽到五號."

"這位選手,我覺得你那雙帶衰的手,一定能抽到五號信不信?"馬冬補槍道,話剛說完,就被歐弟捂住嘴.

"喂,不許亂說,我今天洗了八次手,手都洗掉皮了,肯定不衰."歐弟一臉氣急敗壞的表情,仿佛被馬冬說中了心事一般.

"那你有本事抽啊,叨咕什麼."馬冬掰開歐弟的手,用出激將法.

"那我可抽了哦."歐弟作勢把手伸進箱子里,一副受不了馬冬激他的樣子.

"快抽!"

"別墨跡啦,我們想要提早下班呢."

"反正你肯定抽五號."

手還伸在箱子里的歐弟咽了口唾沫,幾次想要把抓住的球拿出來,但幾次又縮了回去,在眾人的催促聲中,歐弟把求助的目光瞄向了坐在座位上有些拘謹的丁曉文.

"丁老師,要不還是你來抽吧."歐弟認慫道,現場噓聲一片.

丁曉文連連擺手,此時的她可不是後來參加過無數音樂節目的評審老師,這還是她第一次參與內地的綜藝,所以整個人都超緊張.

"歐弟,你如果真的慫了,要不就讓我幫你抽好了."作為寶島好兄弟的另一位陳建州站了出來說道.

"不要,你黑的都可以去非洲當酋長了,你抽還不如我抽呢."歐弟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陳建州沒想到自己'好心’幫忙,卻換來這麼誅心的一句話,整個人一副超受打擊的樣子,也不在提幫歐弟什麼忙了.

鬧得差不多了,歐弟終于還是把球抽了出來,當看到自己拿出來的是二號時,歐弟簡直像是華夏足球隊獲得了世界杯一樣,又是全場狂奔,又是跪劃,就差喜極而泣了.

隨後上場的是陳建州,不虧是被歐弟賦予'非酋’的稱號,五號一抽就中,看的坐在一旁的袁惟人都無語了,他感覺自己今天真的是上了一個假節目,從頭到尾透著'衰’字.

倒是一旁尉遲琳佳和胡海權的組合激動的夠嗆,陳建州抽到了五號,他們自動就獲得了三號,這個在他們看來可以說是最好的結果了.

"抽簽環節結束了,按照號碼,就是大家登台的順序,接下來我們還有一個環節."馬冬宣布道,不過話還沒說完,抽到五號的陳建州就一臉不耐的插話道:"還有環節,拜托,我已經累了."

"你可以不參與接下來的環節."馬冬眨眨眼,十分通情達理的說道.

不過馬冬這麼一說,陳建州反而不抱怨了,畢竟一期錄制節目這麼久了,馬冬什麼德行他也算是了解各七八,答應的這麼痛快,陳建州打從心里覺得這事兒有詐.

見陳建州不吭聲,馬冬又招呼他一次,示意他可以提前下班,但陳建州只裝作聽不到.

"現在沒有人要提前下班了吧,那麼我要宣布接下來的環節了."馬冬視線朝著幾個人繞了一圈,笑道:"大家都知道,做演唱會都會有舞台效果,有鐳射光線,有煙花,還有升降舞台,火焰等等,大家對這些特效渴望麼?"

"廢話,誰想要漆黑一片站在舞台上."

"當然想要了."

"馬冬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很快就有人從馬冬的話里察覺到不對勁,立刻反問道,馬冬也不藏著掖著,直接宣布節目組因為制作經費緊張,之前提到的那些特效都只能做一個,所以需要大家來競爭,誰能拿到什麼樣的特效,到時候表演的時候就有,沒能拿到的就沒有.

"就這麼簡單."馬冬手一攤,說道.

"我嚴重懷疑是馬冬的伙食費影響到了節目組的經費,畢竟上一次來,我印象中《無挑》的節目組還是蠻有錢的."聶唯坐在椅子上一臉正經的朝著鏡頭說道.

這話立刻被現場所主持人和嘉賓響應.

"對,看馬冬的體型,越來越胖了,都是節目組給養的."

"可不是,一頓飯我們正常一個盒飯就飽了,馬冬一頓吃五個盒飯才七分飽."

"強烈要求減少馬冬伙食費,增加我們節目預算."

看著大家群情激奮的聲討馬冬太能吃,工作人員忍不住偷樂,作為主持人的馬冬也是一臉無語,看向聶唯的目光別提多委屈了,畢竟真正的情況馬冬吃的還真不是最多的,最能吃的其實是陳建州.

馬冬之所以胖,是因為他不愛運動,但誰讓他胖呢,所以任由他如何辯解,大家都把節目組經費不足的原因怪在了馬冬伙食費上.

"就算我能吃行了吧,反正現在節目組就這麼和我說了,你們要麼玩游戲勝出,拿到舞台特效,要麼就一盞追光燈."馬冬破罐子破摔,直接玩賴了.

眾人見狀知道事情已定,也沒辦法了,只得接受.

馬冬要做主持人,所以高小松就必須要參戰了,隨後謝那和聶唯商量了一下,由聶唯出場,其余人也都多半選擇了嘉賓,除了丁小文太緊張,由歐弟先上.

"第一個舞台特效,是煙火!"馬冬先展示一下'獎品’,還不忘誇張的形容道:"想想,你們站在舞台上,唱到副歌或者高音的時候,煙火飛上天空絢爛爆炸的時候,一定能嗨翻全場啊,這就是點燃觀眾情緒的最佳利器,千萬不要錯過."

不得不說,馬冬推銷的手段還不錯,幾位嘉賓眼中都透著渴望,很顯然煙火這個確實夠搶手.

"首先,必須翻著跟斗過來,不能用走的,更不准跑,誰先搶到麥克風誰就先回答."馬冬簡單的說了一下規則,然後直接出題道:"請說出和夏天有關的五首詩的名字,並說出作者,開始!"

隨著馬冬一聲令下,聶唯第一個竄了出來,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只用了兩個翻滾就來到了馬冬面前,可謂是效率與速度兼備.

而其余的幾位參賽者連一個跟斗還都沒翻完了,最快的人連半程都沒到,而最慢的袁惟人甚至還停留在原地,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看著聶唯的背影.

甚至連主持人馬冬都被聶唯的身手嚇了一大跳.

"嚇我一跳."馬冬摸了摸胸口,一副怕怕的表情,聶唯沒理他,拿起了假麥克風瞧了瞧,看向節目組說道:"看來是真的沒錢了."

"請這位選手不要說有的沒的,認真答題,十秒鍾,請說出和夏天有關的五首詩的名字,並說出作者,開始!"

"《小池》楊萬里,《曉出慈靜寺送林子方》楊萬里,《望海潮》柳永,《夏夜歎》杜甫,《驟雨打新荷》元好問."沒有打一個磕巴,聶唯在馬冬的讀秒聲中,流利的說出五首詩的名字和作者.

剛被聶唯震驚住的眾人才緩過神,結果就被聶唯這番打題的速度又給震住了.

"這就是天才麼?"

"我一首詩都沒想出來呢,他竟然張口就說出五個."

"太打擊人了."

謝那開始也震驚了片刻,回過神後,立刻歡呼起來,雖然她也不知道聶唯說的到底對不對,但至少聶唯說的這麼順口,理應是很有自信的吧.

馬冬看了看節目組,一位PD臉上帶著驚訝的表情朝他招了招手,馬冬跑過去和這位PD耳語了片刻,似乎商量了什麼.

"答對了!"簡單的和PD交流了幾秒,馬冬便有跑回來直接宣布道.

聶唯自信的笑了笑,伸手就像拿過一旁代表煙火的小牌子,卻被馬冬阻止了.

"別著急啊,題還沒答完呢."馬冬說道:"你剛才說了五首詩,現在能不能把這五首詩中關于夏天的句子背誦一下?"

這句話讓本來已經覺得煙火無望的其余幾組嘉賓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聶唯卻是一臉無語,看了看遠處捂著臉不敢看自己的節目組PD,又看了看一臉壞笑的馬冬,抗議道:"之前出題的時候為什麼不說明,總之你們的題目只是讓說出詩的名字和作者,又被又讓背誦,我懷疑你們節目針對我,肯定有黑幕."

"對,肯定有黑幕,我懷疑剛才馬冬去和導演交流,就是想給我們挖坑."一旁的謝那也是一臉的不願意,大聲的說道,畢竟聶唯都已經完全答對了,煙火也馬上到手了,卻突然又多出了變故,她當然不甘心.

馬冬見聶唯不好'欺負’,又跑去和節目組PD商量了一會.

"這樣,我和PD商量過了,這個題目是我念的不夠完整……"馬冬說道這里的時候現場噓聲一片,不過馬冬臉皮夠厚,只是稍微紅了下就繼續說道:"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個就是這麼結束掉,我們給你們組合煙火的特效,還有一個就是繼續答題,說出五首詩的關于夏天的劇組,我們追加一種特效,任由你選."

說完後,馬冬便讓聶唯做出選擇.

"我選擇繼續答題!"聶唯毫不猶豫的選擇道,不就是五首詩關于夏天的詩句麼,讓他背全詩都沒問題.

不用馬冬說開始,聶唯直接開始了自己答題.

"第一首,《小池》楊萬里,小荷才樓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底下的歐弟聽到聶唯念完後忽然一臉的恍然,興奮的說道:"這首詩我知道,原來是這首詩."

不過剛說完歐弟就後悔了,這不是顯得自己很無知麼.

在歐弟還在懊惱的時候,聶唯已經把剩下的四首詩中關于夏天的詩句全都背誦了一遍,馬冬則是在一旁看向節目組,導演無奈的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全對.

"答對了,聶唯你選一個特效吧."說著馬冬把剩余幾張特效的紙牌拿在手中,像是玩撲克牌一樣弄成一個扇形,不過卻是背面朝向聶唯,顯然是想要聶唯盲選.

聶唯也是哭笑不得,節目組還真是費勁了心思啊.

好在他對于選到什麼並不太在乎,隨便抽了一張出來,結果是升降台.

"煙火和升降台都是你的了."馬冬一臉不甘心的宣布道,畢竟聶唯選走了,他們自己需要的特效就少了.

隨後的游戲過程中,聶唯被眾人一致聯手阻止繼續玩下去,畢竟聶唯展現出來的身手和知識儲備量完全碾壓了現場所有人,再這麼下去,特效全都要讓聶唯一個人包圓了,他們估計連湯都喝不到.

聶唯做樣子的抗議了兩句,也就從善如流的答應了,做游戲他又不想防水,但節目也需要效果,不能讓自己一人獨占了所有特效,所以躲到一旁偷懶是最好的選擇,至于謝那能夠拿到什麼,聶唯不在乎,反正已經有兩樣舞台特效打底了.

不過聶唯還是小瞧了謝那,別看她是個女孩子,玩起游戲來可是真拼,幾個游戲下來,還真讓她又拿到了一個特效,是鐳射光線.

最可憐的就是陳建洲和袁惟人的組合了,到最後竟然什麼都沒有拿到.

"我們要不把鐳射光線給他們吧?"謝那看他們可憐樣,朝著聶唯建議道.

"好啊."聶唯欣然答應了下來,畢竟那一對已經夠倒黴了,也不能真讓對方只打著一束追光燈在台上演出,未免太可憐了.

當謝那把鐳射光線送到兩人手中的時候,陳建洲九十度鞠躬表示感謝,把謝那當做恩人對待,一旁的袁惟人也是連連道謝.

隨後眾人又聊了聊各自的歌曲進度,可惜現場每一個人說實話的,大家互相扯了半天,中間檢查環節才宣布結束.

至于下一次的錄制則是放在兩天後,而夏日慶典則是准備在一個月後,畢竟規模比較大,需要准備的東西要很多.

節目錄制結束,聶唯和眾人道別後卻沒有離開繁星娛樂公司,而是來到了馬冬的辦公室.

進屋後,兩人在沙發坐定,看著馬冬,聶唯直接開口道:"我覺得公司是時候另開一檔綜藝秀了."

上篇:555.抽簽    下篇:557.新綜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