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647.偶像劇女王   
  
647.偶像劇女王

g,更新快,無彈窗,!

陳橋恩提著一個行李箱,坐在華藝公司的招待室***心忍不住有些忐忑,思緒也不由自主的飄向一個月前的某天晚上.

那天晚上她正在錄制一檔綜藝,她是固定主持人之一,當天節目錄制結束後,和她一起搭檔的男主持人沒有像往常那樣直接打招呼離開,反而叫住了要走的陳橋恩.

"喬恩,你現在的狀態很不對勁兒,我本來不想說,可你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問題了,最近一個月近十場的錄制,你都不在狀態,走神都是輕的,今天連嘉賓的名字都念錯了,我就問你,你到底想不想把這個綜藝做好?"

一進屋,這位被業內稱呼為'成哥’的男主持人就用嚴厲的語氣訓斥著陳橋恩.

陳橋恩被這突然的訓斥弄的一怔,然後就低著頭也不回答,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表現確實不夠好,對方說的也都是她犯過的錯.

可是陳橋恩的沉默在這位成哥看來就是一種'叛逆’的表現,他本來就積攢了一肚子的火,在陳橋恩消極面對的態度下徹底爆發了.

"陳橋恩,圈里人都知道你瞧不起綜藝,一門心思想要做女演員,可是你也不照照鏡子,你是演過不少戲,你是打破了寶島偶像劇紀錄,可是你人紅了多久?"

"現在你還瞧不上綜藝節目,我看你就是膨脹了,你要真覺得自己了不起,那你就給我離開這個節目,我不要你一分錢違約金,而且現在我就把話撂在這,你前腳走人,我能在二十四小時內就找到頂替的人,你信不信?"成哥說道最後,語氣滿是狠厲.

要換做別的女孩,此刻估計服個軟也能讓這位成哥不再計較,畢竟他也不算沒度量的人,但陳橋恩和普通女孩就不同,這丫頭天生就有些隔路,尤其成哥話里還有幾分踐踏她理想的意思,這讓女孩哪怕已經被訓斥的紅了眼眶,卻依舊倔強的低著頭,一言不發.

"哼,明天的錄制你不用來了!"丟下這麼一句話,成哥直接摔門而去.

半分鍾後,陳橋恩的經紀人一臉驚恐的走進房間,看到的就是自家藝人躲在角落里正抹著眼淚.

"喬恩,這是怎麼了,你和成哥到底談什麼了,怎麼成哥那麼生氣的離開?"經紀人進屋後,看著哭泣的藝人,連忙問道.

陳橋恩沒有回答,只是把眼淚擦乾淨,讓經紀人送自己回家.

這一路上,經紀人幾乎每個一小段時間就要問一句,方法也是用盡了,可是陳橋恩從頭到尾都是一言不發,一副軟硬不吃的模樣.

半小時後,車到了陳橋恩家的門口,這個家還是公司給她租的房子,平日里的租金和雜費也都是公司付的,算是對陳橋恩取得的成績的一種獎勵.

"喬恩,我希望你能冷靜的想想,現在這檔美食節目收視率不錯,你的位置又是非常難得的固定主持人身份,不知道有多少人盼著取代你,所以我建議你盡快想清楚,啊然後去和成成哥道個歉,不要自誤,明白麼?"把陳橋恩送到了門口,經紀人留下這麼一番話後才離開.

當天晚上陳橋恩失眠了,腦子里出現了一個天秤,一邊是理想,一邊是現實,來回的搖擺,一直躺到了凌晨三點多她才迷迷糊糊的睡著,而且還做了噩夢,夢中一個惡魔拿走了她的理想,她只能抱著現實一直哭一直哭.

早晨醒來的時候,陳橋恩發現自己的枕巾濕了一片.

坐在床上,陳橋恩腦袋空空的發呆了好一陣,才想起來要去洗漱,進了衛生間,對著鏡子卻發現自己兩個眼睛已經腫的的像個核桃,第一眼的時候甚至把自己嚇了一跳,這個樣子還能上節目麼?陳橋恩苦惱的想到,一邊擺弄著化妝品,看看有沒有什麼補救的辦法.

不過這個煩惱很快就沒有了,她的經濟人打電話過來告訴她,今天她不用去錄制了,因為已經有人代替她了.

"你是說小喬?"陳橋恩在電話中確認道.

"嗯,節目組早晨剛來的電話,我也有些意外,不過節目組那邊只是說來頂替一期,這節目還是你的,我估計只是成哥想要給你個教訓,所以你不要著急,到時候我和成哥談好了你再來道個歉就好."

安慰了陳橋恩幾句,經紀人就急忙忙的告辭道:"行了,我就先不和你聊了,我要帶小喬去節目組對稿子和流程,拜拜."

說著,經紀人就匆匆的掛斷了陳橋恩的電話.

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忙音聲,陳橋恩又走神了,她是真的沒想到,成哥會說到做到,更沒想到,取代自己的會是自己的隊友.

可不知為何,陳橋恩的本來該失落的心中,卻生出一種不該有的想法,她想著或許就讓小喬這麼代替自己去做節目也好,甚至完全取代自己好了.

她甚至對即將失去一個節目的可能都不是那麼在意了,因為另一種想法忽然從她的心里滋生,而這個女孩,對于這個大膽的想法,只用了半天就做了決定.

她要和公司解約,她要去內地發展!

她也不知道自己當時到底發了什麼瘋,竟然有那麼大的勇氣想要公司解約,但陳橋恩真的做了,而且非常果斷,當天她就來到公司,直接找到老總的辦公室,提出了解約意向.

老板被女孩的沖動嚇了一跳,問清情況後,老板也是氣的不行.

可是無論老板怎麼勸,陳橋恩就是鐵了心的給出兩個解決辦法,要麼給她拍戲,要麼解約.

這種事兒老板怎麼可能答應呢,要是人人都像陳橋恩這麼鬧就有戲拍,他這個公司還要不要做下去?

所以老板也是生氣了,直接對著陳橋恩放了狠話:"你可以不聽話,只要你付了違約金就可以滾蛋了."

聽了這番話,陳橋恩什麼話都沒說,默默的離開了老板的辦公室.

隨後三天的時間,陳橋恩一直都沒有再來公司,甚至就連公司老板都以為陳橋恩要服軟的時候,陳橋在第四天終于來到了公司,不過這一次她是帶著違約金來的.

不多不少,正好一千萬的台幣,陳橋恩為此掏出了自己這些年拍戲和做綜藝攢下的所有家當,還從朋友那里借了一部分,甚至連在老家的老媽都把自己的養老本錢全都給了她,才讓她湊夠了這筆錢.

老板實在沒有想到陳橋恩竟然做的這麼絕,可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雙方都不肯讓步的情況下,顯然是沒有台階可以下的,老板也只好收下違約金,和陳橋恩解約.

不過在簽訂合同後,這位老板也沒忘撂下一句狠話.

"小姑娘,有理想是好,但有時候也要量力而行,今天你離開我的公司,你信不信未來你會更沒有機會接觸這一行,希望你不會為今天的決定後悔."

"我不後悔."陳橋恩回答道.

"呵,還挺硬氣,可惜再硬氣的藝人,我也能讓她變成軟骨頭."丟下這句話,這位老板直接摔門而去,半小時後,圈里就傳出了這位老板要封殺陳橋恩的消息.

圈里所有人在得到這個消息後,都覺得陳橋恩要完蛋了.

甚至于因此陳橋恩還久違的上了一次寶島的娛樂雜志頭條,畢竟陳橋恩現在人氣雖然下滑的厲害,但畢竟也是偶像劇收視率紀錄的電視劇女主角,也是有一些粉絲支持的額,最關鍵的是,大眾就是愛看這種明星倒黴的事兒.

而陳橋恩的幾個朋友在得知消息後也覺得事情對陳橋恩來講非常的不利,可是當他們找到陳橋恩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已經被圈內不少人判了'死刑’的姑娘,顯得竟然格外的淡定,一點都沒有恐慌或是氣憤的模樣,見到他們的時候甚至還開心的露出笑臉.

而且大家進了屋之後才發現,陳橋恩竟然正在收拾著行李,一副要旅游的樣子.

"也對,出去散散心也好,我看喬恩最近這段時間確實太壓抑了."一位朋友開口說道.

"誰說我要去旅行的,我這是要去內地."陳橋恩回應的話,讓眾人驚訝萬分.

"你要去內地發展?"一位好姐妹認真嚴肅的問向陳橋恩:"你怎麼會有這個想法,你考慮好了,還是說內地有娛樂公司要簽約你,所以你才和現在的公司解約的?"

說道最後這個可能,幾個朋友都是眼睛一亮,如果真如這位朋友所料陳橋恩已經和內地某娛樂公司搭上線的話,那還真就不怕她原來老板所謂的封殺了,畢竟那位老板的能量也就是在寶島而已,而隔海的內地卻是那位老板根本觸及不到的.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陳橋恩卻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沒有內地娛樂公司聯系過我,更別說簽我了."

唉---!

幾位朋友都發出了遺憾的歎息聲,其中一位問道:"那你干嘛要去內地?真要去那邊闖蕩,你又沒去過內地,到那邊後呢,你怎麼找戲拍,遇到危險怎麼辦?那里你又沒朋友又沒親人的."

說道最後,這位朋友甚至難過的眼睛泛起了淚花,覺得自己這位好朋友的星途怎麼就這麼坎坷呢.

"其實我不是沒有一點想法的,你們還記得我和聶唯上過一次節目麼?"陳橋恩連忙上千摟住這位朋友,一邊安慰一邊又解釋道.

"聶唯?"這個名字簡直就像是游戲任務提示的關鍵字一樣耀眼,立刻吸引了陳橋恩所有朋友的注意力,就連快要哭的那位都瞬間收回了眼淚,不可思議的看向陳橋恩.

"那天下節目後,他和我說過,我更適合做一位演員,還說了,如果想做演員就要去內地發展,那里的舞台更大,說到時候如果我有這方面的想法,可以去找他."當時聶唯和自己說的話,陳橋恩依舊記得一清二楚,而且沒有一絲一毫的隱瞞,全都說給了朋友聽.

"只是個口頭承諾麼?而且都過去多久了."聽完陳橋恩的話後,有的朋友提出了自己的擔心.

"但至少是個出路,總比在寶島毫無希望的待著要搶,有那個吸血鬼壓著喬恩,喬恩在寶島的演藝之路暫時是斷掉的."平日里陳橋恩閨蜜團里一位很有主見的朋友站了出來,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這番話立刻受到了在場大部分人的認同,而其余那一小部分也沒有反對,只是對于陳橋恩僅憑著一個口頭承諾就去內地闖蕩表示了擔心.

一周後,陳橋恩辦好了去內地的工作證,然後在一群朋友和媒體的見證下,坐上了前往內地的飛機.

"這就是你突然找來的經過嘍?"聶唯遞給陳橋恩一瓶礦泉水,一邊笑著說道.

陳橋恩接過水,一邊點著頭.

"聶總,當初你說的話算數麼?我想要做一名演員."陳橋恩期待的望著聶唯,直接問道.

聶唯心想這姑娘性格可真夠直的,僅憑著當初一個承諾就找上自己,而且一見面就和自己說想要演戲,普通女孩怎麼都要委婉一下的事兒,在她這里似乎完全沒那些必要.

不過這種直來直去的性格,聶唯欣賞.

"我既然承諾過,就肯定能兌現,不過想要讓我給你戲拍,那你就必須要簽約華藝,合同年限六年,分成五五."聶唯一手比劃了一個六的手勢,一手比劃了一個五的手勢,把自己的條件說給了對面的陳橋恩聽,而且語氣很強勢,給陳橋恩一種不容商量的感覺.

這份兒合約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普普通通而已,但是讓陳橋恩有些躊躇的時,六年的合約年限她要不要答應.

79年出生的她,今年已經二十八歲了,未來的六年可以說是她最好的時光,如果簽下這份兒合約的話,那就等于把未來最好的發展期交給了華藝,或者說交到了聶唯的手里.

至于違約?

支付之前的違約金已經讓她傾家蕩產了,她覺得自己真的沒什麼能力再違約一次了.

"條件就是這樣,你可以思考,選擇簽還是不簽."看出了對面陳橋恩的猶豫,聶唯再一次用不容商量的語氣說道.

上篇:646.什麼最重要    下篇:648.洗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