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749.沖突(中)   
  
749.沖突(中)

g,更新快,無彈窗,!

看到現場兩人互相扯著衣領的一幕,就知道剛才工作人員的描述真沒有誇大,雖然還沒有真動手,但這無疑已經到了爆發的臨界點了.

"戴航山,你這是做什麼呢,快給我松開手."

"程子墨,先松手,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兒了?"

見狀羅凱和李明雪連忙上千想要把兩人拉開,不過兩人互相拽的死死的,李明雪雖然身手不錯,到底是個女人,力氣怎麼可能拉得開兩個練武的大男人,至于羅凱就更別說了.

就在四個人僵持著的時候,聶唯上前走到了四個人身旁,伸手看似對著拉住程子墨衣領的那只手輕輕的拍了下,李明雪用了好大力氣都沒有拉開的手臂,就這麼輕易的松開了.

下一秒,那位叫戴航山還沒反應過來自己怎麼就松了手,就感覺一陣巨大的力量牽著自己向前撲,抬眼一看,只見一個碩大的拳頭朝著自己打過來.

戴航山想要反抗,但心里卻已經知道來不及了,准備硬受這一拳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眼前忽然出現一只潔白的手掌,恰巧擋住了拳頭打來的路線,耳邊也響起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用淡淡的語氣,說道:"子墨,撒手."

伴隨著這句話,還有一聲不情願的冷哼,不過拉著自己衣領的那只手卻瞬間松開了.

戴航山有些懵,明明就要挨揍的節奏,可現在自己卻好好的,最關鍵的是,自己剛才怎麼就松手了呢?

沒等戴航山想明白呢,李明雪看到兩人終于分開,立刻招呼幾位老師把戴航山拉到了一旁詢問.

而程子墨也被聶唯和羅凱拽到了一旁.

"程子墨,你怎麼搞的,你知不知道你是聶唯的保鏢,你不保護聶唯,還跑出去打架惹麻煩,我……!"羅凱本想說開除程子墨,可是說道這,他卻發現自己並沒有辦法開除這個不順眼的小子.

畢竟這家伙雖然在公司的職位是聶唯的保鏢,但卻也是跟著聶唯學武術的,和聶唯是師徒關系.

"總之,你在外代表的就是聶唯的形象,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聶唯,你今天這件事兒就做的不對."想了想,羅凱只能這麼說,反正這事兒羅凱覺得必須要和程子墨說清楚,不能因為他的出現,自己和聶唯努力了好幾年打造的形象就給破壞掉了,這是羅凱絕對不允許的.

程子墨被羅凱上來就一通訓斥,勾起了心里的火,頓時瞪大眼睛就要反駁,就在這時,聶唯終于開口.

他先是按住了程子墨的肩膀,然後朝著羅凱勸道.

"凱哥,別生氣了,子墨雖然平時魯莽了些,但也不是會輕易打架的人,我們先問清楚原因,再教育他不遲."

勸完羅凱之後,聶唯又看向程子墨,問道:"子墨,和我說一說你們沖突的原因,挑重點說."

"師父,是他先挑釁我的,我就去上個廁所,結果那小子忽然就蹦出來了,還說我是來挑事兒的,我到現在都覺得有些懵,我懷疑那家伙可能是神經病,碰到他算我倒黴."羅凱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說完還不忘委屈的看了眼羅凱,那意思顯然是羅凱願望他了.

"再想想,你們之前有沒有發生什麼沖突過,或是你沒意識到的磕碰?"聶唯細問下去.

程子墨煩躁的抓了抓頭發,想了想,很肯定的告訴聶唯:"沒有,真沒有."

這個答案讓聶唯不禁皺起眉頭,如果真如同程子墨所說的這樣,那問題顯然就是出在那個姓戴的教練身上了,如果真是對方挑釁在先的話,聶唯是絕對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

聶唯這邊詢問程子墨的時候,那邊李明雪幾位教練也同樣在問戴航山.

"小戴,你怎麼會和人起沖突,你知不知道哪個人是誰."李明雪很嚴肅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那家伙我一輩子都忘不掉."戴航山同樣一臉嚴肅,還帶著一絲憤恨,說道:"明雪姐,我跟你說,那個家伙來咱們武校,肯定是來踢館的."

"踢館,小戴你認錯人了吧?"聽到戴航山這句話,李明雪和幾位教練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一位男教練甚至情不自禁的就對戴航山的話進行駁斥,畢竟以對方的身份怎麼可能都不像是會跑來踢館的樣子啊.

"哥,我真沒騙你."戴航山看到眾人不信的樣子頓時也急了,急忙解釋道:"哥你知道我是最近兩年才來咱們武校的,其實之前我也在武校干過,不過是在冀州那里,那個程子墨就是我同鄉."

說道這的時候,戴航山露出了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仿佛想到了什麼深仇大恨一般,讓李明雪本來想要講明程子墨身份,都不禁暫時停住了嘴,想要聽一聽到底那個程子墨做了什麼事兒,讓戴航山這麼恨.

"我們老家雖然只是個小城,但卻是有名的武術之鄉,有很多有名或是無名的武術高手,這個程子墨在我們家鄉的武術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氣,一是他有個非常牛氣的祖上,就是那個民國的大宗師眼鏡程."

"哇,他是程老爺子的後代?"

"就是那個八卦掌大宗師程霆華?"

"厲害了,真是看不出啊,原來那個大個子竟然還是名門之後."

聽到程子墨竟然是程霆華老爺子的後代,現場凡是練武的都發出一陣驚呼,實在是程老爺子的大名太如雷貫耳了.

這位八卦掌的大宗師,當初在民國絕對是最頂尖的高手,也是被現代很多國術舞者奉為頂尖大宗師的存在,甚至現在八卦掌的兩大分支之一,就是由這位程老爺子傳下來的,也被稱為程派八卦.

所以一時間大家眼中的程子墨,身份也從聶唯的保鏢頓時變成為名門之後,放在武俠小說里,那就是變成了有名有姓的存在,不是之前僅靠著聶唯保鏢名頭的無名小卒了.

聽著大家的驚呼聲,戴航山心里老不舒服了,連忙提高一個音量開口,意圖快速戳穿程子墨那個家伙的真面目.

"什麼名門之後!"戴航山一句話讓所有人都不禁停住了嘴.

"在我們那地方,這個程老幺,也就是程子墨的名字都臭大街了,他還有幾位哥哥,全都是游手好閑的人,平日里沒事兒干,就愛欺負人,我當初所在的武校被他們兄弟無緣無故找上門,踢館了好幾次!"

戴航山還在抱怨或者說是控訴,但聽著的幾位教練卻全都明白了,很顯然雙方的矛盾點已經找到了,原來不是新仇,是舊怨啊.

只是憑此就判定對方也是來武校踢館的,李明雪心里覺得戴航山這一次怕是莽撞了,畢竟人家現在明明就是跟著聶唯來的,還是聶唯的保鏢來著.

"小戴,你這一次可能誤會程先生了,他真不是來踢館的."李明雪剛想要解釋,戴航山就激動的反駁道:"李老師,你是和他不熟,他們兄弟之前來我以前待得的武校,也都是先禮後兵的,開始對你笑眯眯,很有禮貌,你要是不答應,他們就開始冷嘲熱諷,到最後逼著你動手,這事兒他們做的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戴航山,你先聽我說!"看著戴航山激動的樣子,李明雪連忙阻止對方,因為她已經看到聶唯那邊正朝著自己這邊看過來,這件事兒現在必須抓緊解釋清楚了,不然讓聶唯那頭誤會下去,麻煩可就大了.

戴航山被李明雪這句話喊的一怔,因為這是他在學校和李明雪熟悉後,一年多再一次聽到李明雪喊他的全名.

看著李明雪嚴肅的樣子,戴航山不自覺的停住了嘴.

"那位叫程子墨的先生,他不是來踢館的,他是作為那邊聶唯先生的保鏢,跟隨聶唯過來的,而且他來了之後,也沒有任何挑釁的舉動,我想,小戴你是誤會他了."李明雪用很快的語速把這件事兒解釋清楚.

"啊?你是說保鏢?"戴航山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又帶著幾分尷尬,指著不遠處的程子墨問道.

"怎麼,你瞧不起我?不服練練."這句話程子墨也聽見了,立刻有些火大,這家伙剛才就無緣無故挑釁自己,現在又指著自己鼻子一副自己做保鏢多不可思議的樣子,這不是明顯瞧不起自己麼.

程子墨覺得戴航山這句話簡直比剛才的動手挑釁還嚴重,因為這就是在質疑自己的身手.

戴航山也沒想到程子墨會忽然搭話,轉頭看過去的時候就看到程子墨瞪著一雙牛眼正惡狠狠的盯著自己,讓戴航山下意識的倒退了一部,顯然程子墨曾經給他留下過挺可怕的心理陰影.

不過戴航山退了一步後,又覺得有些臉紅,因為這樣似乎丟人的樣子,讓別人一位自己真怕了那頭蠻牛,可自己怕他干嘛?要知道這兩年戴航山可是進步不小呢,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收拾程子墨已經不是問題了.

想到這,戴航山又前進了一步,回瞪程子墨,本來已經舒緩下來的氣氛似乎又要緊張起來.

好在這時候聶唯及時拉住了程子墨,而李明雪也擋在了戴航山的面前.

隨後李明雪上前主動解釋了一下,聶唯一直默默的聽完,知道李明雪把一切都說清楚,聶唯才開口道:"我覺得那位戴航山老師欠子墨一個道歉,另外他的教學工作我覺得應該暫時中止,這件事我會和你們武校反應."

事情和程子墨講的差不多,這件事兒其實完全源自于戴航山的主動挑釁,哪怕這是個誤會,但是犯錯就要挨打.

李明雪欲言又止,想要替戴航山開口求情,因為她很清楚,如果聶唯和學校反應這件事兒,不說這一次有豐厚報酬又輕松的工作肯定會丟,就是在學校的職位怕是也很難保住.

可是話到嘴邊,李明雪看到聶唯的眼神,卻終究沒有說出口,因為他從這位大人物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容勸說的堅定.

歎了口氣,李明雪轉身走回教練那邊,那聶唯的話帶給了戴航山.

"聶先生那邊的意思是你主動去和程子墨道個歉,畢竟是由于你的誤會造成的,另外這邊的訓練工作你也先別做了……"李明雪已經盡量委婉的去說,不過戴航山聽到後已經很不情願.

"工作沒了就沒了,不就少賺筆錢麼,至于道歉,更不可能,我覺得那個程子墨更應該過來跟我道歉才對."戴航山堅持道.

"小戴,要是對方先挑事兒,姐也不會逼你道歉,關鍵你這事兒放到哪都沒理,而且聶先生那邊本來就很不滿了,好像還有要找校領導給你處分的意思,所以這事兒你千萬別犯犟,要為自己的前途考慮,知道麼?"

李航山聽到前半句的時候,內心真有些動搖,他也知道是自己不對,就是以前被程子墨欺負的狠了,心里憋著一口氣,不想放下面子道歉,現在想想,自己確實理虧.

可就在李航山決定要道歉的時候,李明雪的後半句話卻讓李航山忽然一陣無名火湧上頭.

這算是幾個意思,是要以勢壓人麼?

"明雪姐,這聶唯什麼意思,讓小戴道個歉就完了,用得著找上學校麼?"一旁一位男教練聽完李明雪的話後,立刻不滿的叫道.

"不是,這只是我自己理解的意思……"李明雪看到這位男教練的反應,頓覺得失言,剛要解釋清楚,就聽到一旁的李航山朝著程子墨和聶唯那邊大喊道:"讓爺爺我道歉,做夢,有錢就了不起?這工作我還就不做了!"說完,李航山拽下脖子上掛著的工作證,直接摔在了地上.

他這突然一聲大吼,把圍觀的吃瓜群眾嚇了一跳.

羅凱的先是一怔,回過身後表情頓時一黑,多少年了,他還就沒見過這麼渾的人,反倒是被吼的當事人聶唯依舊一臉淡然,不過有人此刻仔細注意聶唯的眼睛,就能看得出他眼神中的嘲諷.

耍任性,玩沖動?是不是還該補上一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但是在聶唯眼中,對方這爆發般的一吼就是幼稚的體現,看著對方年紀三十多歲的樣子,也不算小了,他這一沖動,自己丟了工作不說,家里人怎麼辦?

聶唯不會和這種人當場起口舌之爭,沒意義,他可以逞一時之快,而聶唯什麼都不需要做,就會有人幫著聶唯讓對方一時之快後,後悔一輩子.

聶唯很淡然,但與之相反的時,戴航山很痛快的吼了一句之後,卻徹底惹毛了聶唯一旁的程子墨.

上篇:748.令人意外的沖突    下篇:750.沖突(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